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親身經歷 『案例K』10 摺飛機
2020/06/25 11:14
瀏覽562
迴響0
推薦35
引用0

親身經歷 『案例K』10 摺飛機

摺飛機

飛往斯德哥爾摩的777客機,再過十五分鐘,就會降落在阿蘭德機場。機長向全體乘客通報完之後,空中小姐就開始巡視機艙,請乘客們將椅背豎直,繫好安全帶。

這時候,副機長發現面前的儀表板上,出現了一個警示燈,然後是第二個、第三個… 「嘿?你看到了嗎?」他一臉不解的問機長!

機長一臉好奇,正想回答副機長的疑問時,兩人同時感覺整架777客機發出了尖而刺耳的金屬聲!然後飛機開始劇烈抖動!

「怎麼回事?」機長大聲問,但是他的問題,卻不知道該問誰?

搭乘這班777客機的聶巧兒剛剛才扣好安全帶,就聽到整架飛機發出了刺耳的聲音!她感到機身開始大幅度不規則的擺動!雙手反射性地抓緊了座位扶手!還沒喝完的咖啡直接翻倒!

這班飛機的所有乘客,都不會看見,在幾秒鐘之前,這架飛機的一對巨大機翼,開始朝內一點一點的捲曲變形!然後是尾翼,也開始扭曲!因為這樣,所有機內乘客與機組人員,才會聽到尖利刺耳的金屬變形聲!

商務艙的洗手間拉門打開了,走出來的,是穿著紅夾克的案例K!她在機身劇烈搖晃的狀態中,好像一點兒也不在意!露出惡作劇似的玩笑表情,看著坐在商務艙第二排靠窗的聶巧兒!

「嘻嘻嘻,怕不怕呀?」案例K靠近聶巧兒,她很喜歡看著人家露出驚慌害怕的表情!

777客機的尾翼一直變形捲曲!整架飛機完全失控!所有乘客發出驚聲尖叫!機艙內的燈光忽明忽暗,聶巧兒看見窗外的機翼居然蜷縮成蝸牛殼的樣子?怎麼可能?她看見機翼油箱中的燃料,不斷地噴灑出來,在半空中形成紊亂的白霧!

「我要把飛機摺起來!對摺,再對摺喲!」紅夾克案例K笑嘻嘻地看著聶巧兒!

聶巧兒死命抓住座椅扶手:「妳是誰?」她看著眼前陌生又詭異的年輕女子!她從來沒見過這個女子,一臉慘白,眼睛又大又嚇人!黑眼圈很明顯…她沒見過這個人呀!

「我剛剛才跟妳說過話呢!妳好傻喔!」紅夾克案例K挺開心地回答!

就在飛機即將墜毀前,商務艙另一個洗手間的門也打開了!穿著紅夾克的案例K,突然感到有奇怪的人出現在機艙裡!這不對吧?難道有人跟她一樣?這種感覺,好像不久前才出現過?是在哪裡?案例K想起來了!在一個很冷很冷的倉庫,她看到一個屍體,一個男的躺著,然後她當時很煩,因為這個男的,就算是死的,也不應該出現在那裡…然後呢?對了!現在的感覺,跟當時一樣呀!是誰呢?我被抓住,那個人還看到我的腦子裡面!

「誰呀?」案例K看著剛剛從洗手間裡出現的人!

「我不允許妳這麼做。」那個人的聲音傳出冷靜、了透的的語氣。對案例K說話的人,便是從先進全腦醫學研究中心出走失蹤的朱蒂院長!

案例K看著眼前說話女人的形象,以為自己眼花了?這是另一個聶巧兒嗎?怎麼看起來如此模糊? 飛機的抖動程度還是很大!乘客與機組人員還在驚慌失措!

朱蒂院長面無表情,她走向案例K:「不可以!」 這個時候,飛機已經捲曲變形的機翼,竟然開始神奇的恢復原狀!案例K發現整架飛機受到了眼前這個女人的控制!

「妳好煩喔!」案例K瞪著這個奇怪的女人,她要這女人像紙張一樣,完全碎裂掉! 朱蒂院長看著自己的雙手開始消失!她似乎不以為意,抖了抖自己的雙手,就這麼恢復原狀!

「妳想試試看嗎?」朱蒂院長看著案例K:「妳體會一下這種感覺吧?」

案例K立刻發現自己的雙手開始裂解!怎麼會這樣?

「拉起機頭!」在駕駛艙的機長,滿臉的汗水,跟副機長大聲發出指令:「告訴塔台,我們要緊急降落!」

副機長趕緊聯絡機場塔台!他的心跳快要超過負荷,眼睛的視線也不清楚,但是他一直提醒自己:要冷靜!冷靜!要活下去!

「我不要!」案例K對朱蒂院長大吼一聲,便朝著經濟艙的方向跑去!

「妳怎麼會在這裡?」聶巧兒看著自己的母親,大惑不解!飛機差點失事,而母親出現了?

「剛剛那個女人是誰?」聶巧兒:「她是因為我而來嗎?為什麼她說『剛剛』才跟我說過話?」

朱蒂院長搖搖頭:「不要記得她,不要和她產生『連結』。」她的雙眼透出聶巧兒從小就很少看見的溫柔:「妳不會記得剛剛發生過的一切,所有人都不會記得。這樣才好。」

聶巧兒聽完了母親的回應,卻沒有得到任何具體的答案!她只感覺到一陣朦朧,好像整架飛機,進入了一種難以言喻的朦朧狀態…

「媽…」聶巧兒頭暈目眩,她看不清楚周遭的人事物,好像所有人都跟著似夢似醒,神智不清的樣子。

「沒事的,沒事了。」 聶巧兒知道自己聽到了母親說的話,可是自己卻頭昏腦脹的!像是從一場宿醉中醒來,依稀記得在夢裡,夢見了什麼,聽見了什麼,遇見了什麼人?但是當她開始試著回想的時候,記憶卻一次又一次的更模糊,然後就完全記不得剛剛發生的事情,是作夢?還是曾經親身經歷過什麼?

機艙內傳來機長宣佈即將降落阿蘭達機場的廣播。 機艙裡的燈都開亮了。聶巧兒將冷掉的咖啡,一口喝完。因為她看見空姐已經出現在座艙走道,開始收拾乘客們餐桌上的杯具,並且提醒繫好安全帶,豎直椅背。

聶巧兒覺得頭痛,同時有著重重的疲累感!是因為前男友要來機場接機嗎?她決定先吞兩顆止痛藥...

一支湯匙,從咖啡杯的小瓷盤上掉落到機艙走道上。這隻湯匙,原本是和咖啡杯,一起擺在聶巧兒餐桌上的。空姐有點兒不好意思,收咖啡杯的時候,突然一下子沒站穩,所以讓湯匙滑落到機艙走道的黑色裹金紋的地毯上。

聶巧兒和空姐,同時發現那隻湯匙居然已經扭曲成一圈一圈的?怎麼會這樣?

「啊!」 一聲突如其來,撕心裂肺似的慘叫,把所有機艙裡的人都嚇了一大跳!聶巧兒坐在商務艙的第二排,她往後看,末端是機組人員的工作區,還有洗手間。再往後,就是經濟艙。她看見一個穿著紅夾克,臉色黯沉,顯得陰森森的女子,帶著玩笑似的詭異笑容,從洗手間裡走出來…

慘叫聲不止一聲! 聶巧兒注意到商務艙最後一排兩側的乘客,也發出駭人的慘叫!總共有三女一男,他們一下子站起,一下子又摔倒!聶巧兒看到了從未見過的恐怖景象!那幾位乘客,身體竟然扭曲超過了一百八十度?眼珠爆出了眼眶!滿臉都是血!聶巧兒甚至聽到了人體骨骼爆裂的悶響?怎麼回事?機艙前後都出現了驚心動魄的慘叫聲!

她看見剛剛撿起奇怪變形湯匙的空姐,就在自己面前七竅噴血!先是頭部往脖子前彎,然後脖子再往胸口彎曲,胸口再往肚子捲曲!空姐倒在過道上,聶巧兒眼睜睜的看著空姐的身體繼續以不可能的程度彎曲!她的小腿往大腿彎曲,大腿往上伸繼續彎曲,包住了原先已經卷在腹部的上半身!

聶巧兒發出了前所未有的尖叫!

「嘿嘿嘿,」穿紅夾克的怪異女子對著聶巧兒說:「我不會讓妳看到我的照片喔!」

「妳是誰?」聶巧兒覺得自己快要暈過去了!

整架飛機裡的人,包括駕駛艙裡的機長與副機長,全部都被一股巨大又不可抗拒的可怕力量,捲曲成一團血肉!飛機失控了!劇烈的擺盪,讓座艙裡面血跡四散!聶巧兒雙手緊緊抓著扶手,好讓自己不要被甩出座椅,在機艙內亂撞而死!她快要沒力氣了!就看見一個怪異女子,好像完全不受影響的,一步步朝她走過來!

紅夾克案例K歪著頭,好像一個要碾死蟲子的小孩子好玩表情:「妳也試試看吧?捲起來!一切都捲起來吧?」

聶巧兒忽然覺得自己無法呼吸!一股極大的扭曲力,強壓著自己的四肢百骸扭曲變形!她看著地上那隻完全變形扭曲的湯匙!眼前一花! 完了!聶巧兒心想。

「喔!妳真是講不聽呢!」

案例K的身後,出現了一個女人的聲音。這聲音聽起來似曾相識。她一回頭,就看見了另一個…另一個聶巧兒?

「妳找的人是我吧?」那個在案例K眼中,看起來跟聶巧兒一模一樣的女人,就是先腦中心的朱蒂院長!

聶巧兒好不容易又可以呼吸了!他看見自己的母親,就站在機艙裡面!尹麓教授說母親失蹤了,怎麼會在這裡?

「妳怎麼在這裡?」聶巧兒喊出聲來,才發現自己的聲音是如此無力!

朱蒂院長看著聶巧兒,臉色一陣青一陣白,還在不斷地大口喘氣。她瞪向案例K:「妳的媽媽,曾經想用棉被悶死妳,是嗎?」

案例K嘴唇往下:「妳說什麼?」

「她曾經把妳捲在棉被裡,是嗎?」朱蒂院長:「妳以為妳也可以這樣子對人嗎?」

案例K分辨不出來,面前這個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女人,到底是什麼模樣?既像一個老婦人,又像是坐在椅子上的那個女人?為什麼呢?

「離開地獄的方法,就是不要繼續創造地獄啊。」朱蒂院長看著座艙內還不斷四處碰撞的乘客與機組人員變形扭曲的屍體:「要不然,妳就永遠脫離不了地獄喔?」

紅夾克案例K感覺到這個飛機裡的空間開始出現改變!時間的流向不同了?

「妳好強喔!」案例K對朱蒂院長說。

朱蒂院長搖頭:「原來,是妳很弱。」

雖然飛機還在猛烈的搖晃,但是聶巧兒感覺到好像不是往下墜落?

「討厭妳!」案例K發起念動力,要把眼前的朱蒂院長,或者是另一個聶巧兒給一口氣扭成麻花!

「對對對,」朱蒂院長感受案例K的念動力攻擊:「就是這樣!妳還是不懂得害怕呀!」

案例K聽到自己腳骨傳來碎裂的悶響!那種驚訝,讓她叫了出來:「哎喲!」 那是自己發出的念動力反噬嗎?不可能呀!自己很…很厲害的不是嗎? 案例K倒在過道上,她看見不久之前還在慘叫驚呼,身體扭成一團的乘客們,開始恢復原狀,機艙裡四散的血液,好像離開了艙壁、椅背、扶手跟地板…

「啊!」案例K對著朱蒂院長大吼!「妳是誰?」

朱蒂院長瞪著案例K:「我是聶巧兒,你不是要來找我嗎?」

案例K單腳站起,她表情兇惡,用手按著自已內部斷裂的小腿,就在朱蒂院長的面前,把受傷的小腿復原:「妳叫做…聶巧兒?」

朱蒂院長挑了一下眉頭:「妳還記得自己的名字嗎?」

案例K沒有回答這個問題!

「嘻嘻嘻,好玩好玩!」案例K的表情猙獰:「我要繼續玩!」

朱蒂院長手一揮,就看見案例K往後一摔!撞上了商務艙與經濟艙的隔板!朱蒂院長覺得這一撞應該肯定不輕,卻發現案例K消失了?

「媽?妳怎麼在這裡?」聶巧兒問。

朱蒂院長看著女兒:「沒事了。飛機就要降落了。」

「那個女的是誰?」

「那女孩,是個可憐的孩子。」朱蒂院長說:「妳對她無能為力。」

聶巧兒沒有得到問題的答案。

「不要想著她,時候還沒到。」朱蒂院長對女兒說:「想著等下飛機降落之後,妳要做什麼?」

聶巧兒望住母親,她不由自主地受到引導,開始想著自己接下來要做什麼? 好模糊…做什麼?接下來要做什麼? 聶巧兒看向座椅旁的窗外,想瞧瞧地面城市的霓虹燈光。這時候,她發現自己的手臂有點模糊不清…分不出是自己的視力模糊,還是手臂的形狀變形扭曲了?

她在飛機停好之前,打開礦泉水的瓶蓋,一次吞下了三顆止痛藥。

飛機迫降了嗎?怎麼停到跑道末端了?曾經發生過什麼事嗎?記憶並不完整,有些片段,悄無聲息地消失在腦海… 聶巧兒一邊聽著機上乘客的歡呼聲,一邊起身,離開位子,拉著手提行李,邊走邊深呼吸,不想讓人看出自己的不舒服。

飛往斯德哥爾摩的777客機,已經與機場塔台聯絡,準備降低飛行高度。

機長呼出一口氣,表情輕鬆,他想來杯加了冰塊的可樂。才一回頭,就看見一個臉色慘白,帶著黑眼圈的一個怪異東方年輕女子,穿著一件紅色夾克,憑空出現在駕駛艙,而就站在自己和副駕駛的後方,露出令人覺得詭異而危險的笑容!

「妳怎麼會在這裡?」機長嚇了一跳!

副機長正要起身,卻發現身體不太聽使喚?他看向自己的手背,居然出現了老人斑?這是怎麼了?

機長突然感到背部一陣酸痛!不憂該是這樣呀?他要叫副機長把這個來歷不明的怪女孩帶出去,可看見旁邊的副機長,一下子老了十幾二十歲?是看錯了嗎?那發白的頭髮,肌肉萎縮的手臂,面部皺紋變得又深又密的模樣…

「一年、五年、十年、二十年…」穿著紅夾克的案例K,像是唱兒歌似的數著光陰。她看到駕駛艙裡的椅子、控制面板,一切都開始變得斑駁、掉漆、老化。她轉身走向駕駛艙的門,機長看著那女子,像是穿過了厚重的艙門,消失在另一邊…而自己則不斷地老化,齒牙鬆動…怎麼會這樣? 他最後聽到的,是駕駛艙的前窗密封邊條蝕裂,「嘩啦」一聲響!機長與副機長老朽的身軀,被吸出機艙!

聶巧兒的心情變得很不好!方才與尹麓教授通話,才知道自己的母親從白色禁區的病房失蹤了!為什麼偏偏在這個時候呢?她往椅背用力一靠,正好空姐過來收咖啡杯,她看見空姐沒拿好,將咖啡杯的湯匙掉在過道上。空姐不好意思的看了聶巧兒一眼。聶巧兒吊起嘴角,給了這位年紀約三十歲的空姐一個理解的微笑。

可是聶巧兒看見那過道上的湯匙,怎麼氧化得這麼厲害?看起來像是用了很久似的,表面暗淡得沒有任何光澤。然後就是這位空姐的手,清楚的青筋浮現,三十歲女生的手,不應該這個樣子吧? 聶巧兒順著空姐的手背再往上瞧,空姐的衣服也是一樣,是磨損的關係?還是她本來就穿著一件很舊的制服,而自己從一上飛機到現在才發覺?

接著,是空姐的脖子,皮膚鬆弛得誇張了!聶巧兒抬頭看著空姐,她倒抽一口冷氣!這位空姐在前一刻,才不過三十來歲,怎麼現在成了一位八、九十歲的老太太? 聶巧兒看著這位一眨眼就變老的空姐,呼吸不過來的倒在過道上,她又是緊張,又是疑惑的站起來要叫人來幫忙!但是聶巧兒話還沒說出口,就看見整個商務艙裡的乘客,都已經在極短的時間內迅速老化,有一位已經氣絕死亡!而整個機艙裡的座椅、靠墊、過道上的地毯,以及上方的置物櫃,都嚴重蝕裂、破損!

她斜對面最後一排的商務艙座位窗瞬間爆裂!將四、五位已經斷氣的老朽乾腐乘客吸出艙外!飛機開始翻滾失控下降!

聶巧兒發現自己的雙手也像七、八十歲的老太婆一樣,又細瘦又浮著一條條交錯的血管!

「怕不怕?」她模糊地聽到有人跟自己說話? 聶巧兒站不起身,卻又在飛機墜落的狀態中,一下子撞到了上方已經壞掉的置物櫃,一下子又跌在已經翻開了破舊地毯,露出氧化老舊表面的內艙隔板上!

案例K讓這架飛機的密閉空間裡的時光流逝,加快了一萬倍!十萬倍!五十萬倍!機艙內所有的人事物的老化崩壞,有如發生了瞬間的「天人五衰」現象,直入銷亡境地!

案例K笑著看那面貌像銀髮老婦的聶巧兒:「這次妳完了吧?」 聶巧兒看不清楚,她看不清楚跟自己說話的人是誰?

「滾出去!」 有一個聲音,喊得很大聲!好像說話的人很生氣!

聶巧兒知道自己即將死亡,可這聲音,聽著挺熟悉呀? 案例K猝不及防,突然被人從機艙裡甩了出去!她看著那架飛機,在空中已經解體了一半! 「怎麼這樣啦!」案例K的身體一直往下掉落!她完全弄不懂自己是被誰給甩出來的?她要看著那個女的死掉才好玩呀!

「哼!」案例K咬牙,發著脾氣說:「我去妳房間找妳好了!」她突然變得開心起來:「對嘛!我已經叫妳不要走了呀!我自己都忘了,好好笑喔!」

有一種很溫暖,很有生命力的能量,從手腳四肢傳進來… 聶巧兒開始覺得自己慢慢恢復了活力,身體變得輕飄飄的,是來到了死後的世界嗎?

「不,妳沒有死。」 那是母親的聲音沒錯!聶巧兒看著母親出現在機艙裡,她坐在自己身邊。

「妳去哪裡了?尹麓教授說妳失蹤了?」聶巧兒問母親。

朱蒂院長微笑著對女兒說:「我一直對妳很嚴厲。我知道我那討人厭的樣子。」

聶巧兒完全沒想到,母親會對自己這麼說話?

整架飛機變得平穩了起來,但是涅巧而無法看清楚飛機的模樣,還有其他乘客的模樣。

「我讓妳失望的地方,就是不會說『我愛妳』。」朱蒂院長繼續對聶巧兒說:「真不曉得我是哪根筋不對?」

「妳對我不好。」聶巧兒突然有了情緒的浮動!她頓時間,從心裏冒出了許多話,要一次跟母親說個清楚!好多好多!但是…從哪裡開始呢?

「妳知道嗎?小學的時候,有一次我放學了,跟小朋友比賽,看誰的作業寫得更快?因為作業寫完了,就可以去玩。」聶巧兒看著母親:「結果我贏了!我第一個把作業寫完。」

朱蒂院長點點頭:「是喔?」

「但是我不開心。」聶巧而繼續對母親說:「因為我知道,我寫得飛快!所以字跡很潦草,不好看。等妳回到家,看到我寫的作業之後,會叫我重寫!所以,我在妳回家之前,又重寫了一遍!」

聶巧兒的眼睛浮現了淚水:「我是最先寫完作業的!我是第一名!卻沒有跟他們去玩!因為我知道,我的『第一名』,不是妳要的,我的一百分,在妳看來是零分!所以,妳不知道,那份作業,我已經寫過一遍了!我沒有跟小朋友去玩!」聶巧兒邊說邊哭。

「喔!」朱蒂院長覺得很難過:「巧兒,我很抱歉,真的!我不是妳想像中的媽媽。我不懂得怎麼當媽媽?」她摸摸女兒的臉龐,手指沾到了聶巧兒的淚水,溫溫的…

「我希望妳很好很好,可是我不懂得該怎麼做?我很抱歉!讓妳寫了兩次同一份作業。我很抱歉,沒有讓妳開心的和我分享,妳那次的『第一名』。妳看我,媽媽沒當好,工作也沒做好…我兩邊都失敗了。」朱蒂院長讓女兒看到自己心疼又遺憾的表情。

「媽…媽媽…」聶巧兒哭著想安慰媽媽。

「妳別學我。妳不會學我,妳跟我不一樣,妳比我更好!」

「妳…」聶巧兒不想讓其他乘客看見自己哭哭啼啼的模樣。她抹去臉上的眼淚:「妳怎麼在這裡?」

朱蒂院長看著自己的女兒:「妳比我更堅強,更聰明,更棒。」她亮出一把手鎗。

聶巧兒嚇了一跳:「手鎗?」

「這是駕駛艙裡的手鎗。」朱蒂院長對聶巧兒說:「妳要做對她好的事,就是讓她解脫,她走不出自己的迷宮了。這是唯一的方法,讓她不再傷害別人,包括妳。」

「『她』是誰?」聶巧兒問。

朱蒂院長撫著女兒的頭髮:「妳不要想著她是誰?不要太早與她產生情感上的『連結』,那會讓妳更加危險!」

聶巧兒看著母親將那支手鎗,放進座椅前方的一個…那是一個抽屜嗎?前座椅背後面,怎麼有一個抽屜?

「忘了這一切。」朱蒂院長:「妳是我唯一的寶貝,我怎麼可能不愛妳?忘了我來過這裡。記得一件事,」她看著聶巧兒:「抽屜裡有個東西,妳要去拿。直到妳在那裡碰見她之前,妳都認不出來那是一把鎗。因為妳要是提前知道了,她也會知道。這樣,妳就無法讓她從瘋狂中解脫。」

聶巧兒覺得耳鳴,頭也開始發脹!

「沒事的,」朱蒂院長:「妳會沒事的。飛機要降落了,去忙妳該忙的事吧?」 話說完,朱蒂院長看向機艙的窗口。

她大惑不解!朱蒂院長看到了窗戶那邊,有一個男的,斜坐在一張藤編的躺椅上,正用扇子給自己搧涼。

「嗯?」朱蒂院長對著窗子外說話:「原來,我一直沒有忘記你呀。」

「妳在跟誰說話?」聶巧兒問。

「我保護我們的女兒,你呢?」朱蒂院長站起身,似笑非笑的說:「你在躺椅上納涼?」

聶巧兒聽母親這話,難道…她是在幻想跟父親說話嗎?

「他在哪裡?」聶巧兒問。

朱蒂院長對聶巧兒說:「沒關係,我來跟他說。妳安心等著飛機停好。不要記得這些。」她走到了機艙的隔間前,回頭對女兒說:「媽媽很愛妳。」然後就消失了。

聶巧兒大大吸了一口氣!她剛才哭過嗎?要不然,這感覺又是什麼? 飛機怎麼斜停在跑道的最尾端?記憶是如此的破碎…她在飛機停好之前,精神一直恍恍惚惚的,無法集中注意力。

接駁車將所有乘客從飛機接下,經過一整排消防車、救護車。到了停機坪接口處。剛吞下兩顆頭痛藥的涅巧而,覺得自己好了許多!但是…彷彿有些記憶,還有情緒,憑空消失了?有嗎?

接駁車上的乘客們魚貫下車。而且都發出大難不死的呼聲!彷彿要把剛剛承受的一場「空中驚魂」帶來的衝擊與壓力,完全釋放!

聶巧兒突然感受到一絲暖心的滋味。「前男友」留著一頭銀白色短髮,看出來年紀將近四十歲。高瘦的身材,穿著學院風的獵裝。碧藍的眼珠,看著聶巧兒,大步走過來!臉上露出鬆了一口氣的笑容。 聶巧兒看著「前男友」胸前掛著的識別證吊牌,照片下的名字是:威廉.布洛克。

#親身經歷 案例K 每週四更新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