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葉法善 天下長安 帝都卷04 萬仙會
2020/05/25 14:33
瀏覽679
迴響1
推薦39
引用0

葉法善 天下長安 帝都卷04 萬仙會

「殷之五遷,恐人盡死,是則以吉凶之土,制長短之命。」《隋書·高祖紀》 「長安城東西廣十八里一百一十五步,南北長十五里一百七十五步。」《唐兩京城坊考》

「嚓」地一聲!田鳳翔手中軍刀不知何時冒出來的?葉法善連刀出鞘的聲音都沒來得及聽清,只是發現身後刀光一閃!那被葉法善認出來的神獸饕餮,已經被田鳳翔一刀劃出一條口子!田鳳翔的刀術正是迅如電閃,又快又猛!

「糟糕!」葉法善看著那顆肉紅色小球,自從吞下一塊燒雞之後,球體脹大了一半!而且還因為田鳳翔這一刀的勁力,撞得這肉紅色皮球大的神獸饕餮快速地在堂內到處飛彈!一時之間,磚牆出現了一塊一塊被撞擊後的龜裂痕跡!

田鳳翔覺得這奇異的怪肉球,比想像中的更堅韌十倍有餘!本以為憑自己這無比凌厲的一刀,連人都可以劈開了!何況是這肉紅色怪球呢?實際上,只是畫開了一小口子?怎麼就這樣而已吶?

小蝶的眼睛,緊盯著在堂內四處亂彈的肉紅色可怕球體,她發現才被田都尉劃開的那一小道口子,已經變成了另一張長滿細白尖銳利齒的大嘴!「又多出一張嘴了!」小蝶躲在葉法善跟田鳳翔中間,看著那肉紅色怪球的球面上,有兩張嚇人的大嘴!在堂內快速地四處亂彈亂撞,而一碰見那些本來要請田都尉吃的酒食,就大口撕咬!

田鳳翔連連揮刀,想要劈開這妖異之物,但是每多劈一刀,肉紅色的球面上就多了新的長滿細白利牙的血紅色大嘴!

「別再砍了!」小蝶對田鳳翔說:「越砍嘴越多!」

「這肉球,吃得越多,變得越大了!」田鳳翔橫刀在胸前,對葉法善說:「你說它叫『饕餮』?」

葉法善左手劍訣已備,雙眼直盯著四處飛彈破壞的神獸饕餮:「我家『集異錄』裡有過記載。神獸饕餮,性暴而貪食!肚量堪比無底洞,有如人子之慾,無窮無盡!饕餮具吞食天地污穢之奇能!是為神獸,不可不慎!」

「然後呢?」小蝶一臉驚恐的,聽見神獸饕餮在內堂大力飛彈的碰撞聲!這神獸饕餮,無論撞到什麼,就是一口咬下!眼見這舊道觀內堂,四壁與地板、堂頂,已經被咬得坑坑洞洞!

「你家的『集異錄』裡,『不可不慎』的下一句是什麼?」身上已經掛彩了的田鳳翔急問!

「我還沒想通!」葉法善咬著下唇,直盯著已經長成孩童般大小的神獸饕餮!

小蝶忽然叫出聲來!這神獸饕餮,有如一顆移動迅速的怪異肉球,一下子掠過小蝶,將小蝶的大腿及手臂,咬出了傷口!血腥味一出,球狀的神獸饕餮像是極為興奮!在快速移動時,還發出了「吱吱」的叫聲!

「你沒想通?」田鳳翔大聲罵道:「咱們快被這妖物給撕啦!」

葉法善右手往小蝶及田鳳翔一兜攏:「借天地風雷雨電相,」葉法善低聲道:「風馳!」 葉法善咒語一念,田鳳翔看見了神獸饕餮的動作變慢了? 其實不是這妖物動作變慢,而是葉法善的借法「風馳」,讓他們的行動在瞬間變快!這神獸饕餮的球狀身體上,已經出現了十多張血盆大口!葉法善腳下一動,兩手拉著受傷的小蝶與掛彩的田鳳翔,一步晃過神獸饕餮,將他倆引到外堂院子裡!

「這才好對付你這貪吃的神獸!」葉法善冷冷轉身,對內堂的神獸饕餮道。

田鳳翔突然發現自己跟小蝶被兩條毛茸茸的巨膀給籠住!「還有妖怪?」

「那是我朋友,金福!」葉法善對田鳳翔說完,緩緩走進已經快傾倒的內堂。

「葉先生的朋友…妖比人多…」小蝶一身衣裳,已經沾了大片血漬,她對田鳳翔說完話,便暈了過去!

「不能讓這妖物在長安城裡到處竄呀!」田鳳翔大聲對走進半傾倒內堂裡的葉法善喊著。

「借天地雲霧冰霜相,」葉法善右手一揮:「霧罩!」

霎時之間,一團大霧像是堵牆似的,將整座舊道觀當頭罩下!田鳳翔只覺得啥都看不透,啥也聽不清!更別提外邊要是有經過的居民,壓根兒不會發現,這永和坊的破舊道觀裡,竟然出了這麼件妖祟大事?

大山魈金福將小小蛙妖放在田鳳翔肩膀上,便看著身邊原先要劈了當柴燒的樹幹,挑一支順手的,準備也往濃霧中的內堂衝進去幫葉法善。田鳳翔這一看,才知道葉法善這位「朋友」,身形有多麼巨大駭人?

「我怎麼全身是血?」

田鳳翔低頭一看,原來是臥倒在地上的小蝶醒了!他見小蝶雙手撐地,坐起身來,還一副怒氣沖沖的模樣!

「妳剛剛受傷了!」田鳳翔對小蝶說道:「因為有隻妖物叫神獸饕餮…」

「什麼呀?什麼神獸?」

田鳳翔大奇:「剛剛在裡面,妳沒聽見我跟葉法善說的話嗎?」

「我不是小蝶!」這時說話的,可不是小蝶!她一下子站起身來,對田鳳翔說:「吾乃妖狐紫影!」她看著被一團濃厚大霧籠罩著的舊道觀,轉頭看著田鳳翔:「那個弄傷我的混帳在裡面?」

田鳳翔看著形貌是小蝶,卻自稱「妖狐紫影」,雙眸還閃著隱隱紫光的女子,只得點點頭:「沒錯。」

小小蛙妖在田鳳翔肩上,也指著內堂,對妖狐紫影激動的「喎」、「喎」的叫著!附在小蝶身上的妖狐紫影,這下子完全清醒了!她發現自己一副蓬頭垢面的狼狽樣子,一邊將長長烏黑頭髮理順,一邊怨怨唸道:「把我衣服都弄破了…什麼饕餮鬼傢伙?」妖狐紫影大聲罵了出來:「趁我睡覺就找碴搗亂啦!」

小小蛙妖還趁機向妖狐紫影告狀!「喎喎喎!喎喎!」意思是:「那顆怪球!吃光了我的燒雞!」

妖狐紫影一竄進內堂,就看見一顆滿是細牙大嘴的肉紅色大球,不斷的衝撞葉法善!而葉法善已經給咬出幾個血淋淋的傷口啦!她噗哧一笑:「臭葉法善,就一顆大球,你…」話說到一半,妖狐紫影發覺整個道觀內堂,已經被神獸饕餮毀得差不多了!她雙眼大張!臉上的怒氣陡然爆發:「我幾天前才辛辛苦苦補好的牆…可惡的大肉球!」

她對葉法善罵道:「臭葉法善,你行不行呀你?」這時,妖狐紫影的身後,浮現了一條邊飄動邊散發著紫色霓光的絢麗妖異彩帶!她心裡是又喜又急!喜的是這臭葉法善也嚐了苦頭!急的是萬一臭葉法善死了,自個兒的包袱,就要不回來啦!這顆奇怪的大肉球,個頭比葉法善還高大?什麼球這是?

「混球傢伙,去死吧!」紫影妖狐一扭腰身,掃影刀毫不囉唆地就砍中了神獸饕餮!可她沒想到,這妖怪居然沒被鋒利迅捷的掃影刀給一剖為二?反而又多砍出了一張怪異長滿利齒的大嘴?而且朝著自己咬過來啦?

「借天地五行之相!金相!」葉法善一手按著地上那只收存金葉子的鐵盒,唸出括蒼葉家的仙道借法,及時在神獸饕餮咬住紫影妖狐之前,將自己變成一身鐵灰色的金身!手臂擋在紫影妖狐面前!「鏘」地一聲!葉法善的金屬臂膀,發出火星!神獸饕餮血紅大嘴中的利齒,硬是在葉法善的金相手臂留下了十多條淺淺齒痕!

「妳越傷牠,牠威力越大!」葉法善臉色嚴肅:「小心饕餮遍體大嘴!貪吃得很呀!」

「那就砸爛牠!」妖狐紫影身子一扭,掃影刀一捲,將神獸饕餮捲住!先是往上一舉:「喔!這傢伙好沉呀!」然後再用力往地上一甩!神獸饕餮被妖狐紫影的掃影刀,以十象之力,狠狠砸在地上!

「看你死不死?」 妖狐紫影一連砸了三次!沒想到第四回要砸,神獸饕餮卻咬穿了自己的掃影刀?

「妳這法子不靈呀?」葉法善瞪著遍體是利牙大嘴的球狀神獸饕餮,口中低聲唸道:「借天地風雷雨電相,雷刀!」

瞬時之間,舊道觀上空出現陣陣青色閃光,一道巨雷轟然劈下!直接砍在神獸饕餮的身上!葉法善及妖狐紫影,都聞到了來自神獸饕餮身上又腥又臭的燒烙味!這威力萬鈞的雷刀當空劈下,神獸饕餮歪倒在地上,球狀的身體,處處焦黑,還冒出青煙…

「這就完事兒了吧?」紫影妖狐額頭上已冒出不少冷汗!她從來沒見過這麼蠻橫詭異的怪物呢!她可以感受到這過怪異的大肉球,那種無與倫比的貪食慾望!好像無論給牠多少?能吃的跟不能吃的,這顆大肉球的嘴,全都能吞進去!怎麼都餵不飽你這傢伙,是嗎?活該被雷劈!貪吃的大笨球!

葉法善可一點兒也沒透出放鬆的神情:「我看未必。」他看著歪倒在地的神獸饕餮,球面上完全焦黑,像一層腥臭的硬殼… 紫影妖狐眼睛睜著大大的,這神獸饕餮被葉法善的雷刀重重一劈,焦黑變硬之後,居然裡面開始向外崩裂?「這是幹嘛?怎麼這樣?」

從幾道裂縫中,葉法善看見神獸饕餮露出了內層,又是新鮮肉紅色的球狀妖體! 「嘭」地聲音一響!一顆比剛剛小一號的神獸饕餮又冒了出來!一張血盆大口,衝著葉法善與妖狐紫影撲了過來!

「雷刀!」葉法善借法再施!又是一道閃電對著像是剛剛從殼裡孵出來,完整無傷的神獸饕餮劈下去!這一次,讓這從燒焦外殼蹦出來,稍微變得小一點的神獸饕餮,照樣冒出青煙又腥又臭的歪倒在地!可是,沒一會兒,又是一隻全新的神獸饕餮,再度從外層被雷刀燒焦的腥臭破殼裡鑽了出來!差別只在於,這饕餮的身形,又變小了一點,但是瘋狂張嘴噬人的威力卻絲毫不減!

「又活了又活了!再劈個牠十萬八千次,牠就沒啦!」妖狐紫影對著又孵出來的神獸饕餮大喊!

「站著說話不腰疼,我哪來十萬八千次的雷刀哇?」葉法善現在滿腦子想的,就是怎麼樣才能降伏這顆「不可不慎」的怪物?遭透了!繼續用雷刀先劈著唄?

從原先內堂大門處,竄進來一個巨影,正是大山魈金福!牠雙手握著一截大樹幹!朝著第三次脫殼的神獸饕餮揮擊!「碰」的巨響,大山魈金福以為這一棒子夯下去,還不打爛這個怪肉球啦?結果反而是手中的大樹幹被一口咬斷?大山魈金福大聲怒吼!巨掌上的利爪瘋狂地往神獸饕餮的球狀肉體上招呼!可是每劃出一道口子,就等於讓神獸饕餮多出一張大嘴!大山魈金福須臾之間,就讓滿是大嘴的神獸饕餮連皮帶肉的咬下了好幾口!這幾口大山魈金福的血肉一吞,讓神獸饕餮的強壯身軀,又脹大了不少!

「喔喔喔!嗚嗚!」大山魈金福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對付?就看著一張大嘴猛地咬了過來!葉法善的金相身軀,吃力地往前跨一步,雙手向前一擋!正好抓住了神獸饕餮的一張大嘴!

「可能是這樣!」葉法善對妖狐紫影說!

紫影妖狐問:「可能啥?」

「『不可不慎』之後…就畫了一個要圓不圓的圈…」葉法善用力撐住神獸饕餮的利牙大嘴:「告訴田都尉,讓他去找…」

紫影妖狐跳到葉法善身邊:「找什麼?」

葉法善快撐不住神獸饕餮大嘴的恐怖怪力!他只能跟紫影妖狐咬耳朵說話! 紫影妖狐聽完葉法善的交代,神色一頓:「開玩笑吧?」

「快…快去!」葉法善咬牙道:「雷刀!」

一陣震耳欲聾則轟擊聲,在妖狐紫影的背後響起!都尉田鳳翔看見了小蝶的身影從一陣濃煙中竄了出來,卻不知這時她是妖狐紫影!她一手拉著自己說:「咱們走!」

「去哪裡?」田鳳翔軍刀一收,便被妖狐紫影拉著跑出舊道觀前院大門!

「借天地雲霧冰霜相,」在內堂的葉法善右手朝神獸饕餮一指:「冰封!」 大山魈金福就看見那兇猛貪咬的神獸饕餮,被葉法善手指洩出的寒氣,漸漸凍結在一層堅冰之中,落在地上成為一顆大冰球!

葉法善呼出一口氣,原先的金相身體,也恢復成肉身:「哎!要是在白馬坂,我就可以毫無忌諱的叫出真鋼來對付牠了!」葉法善看著自己的衣袍又破又爛,這內堂也毀得近乎九成!身上留下的饕餮齒印也帶著未乾的血漬… 「真鋼一叫出來,整座長安城的百姓就得跟著和這顆大肉球一起遭殃了吧?」因為葉法善非常明白,邪劍真鋼,靠的是吸取生命力才能發威的,在長安城裡舞這把邪劍治饕餮?萬萬不可行!他想到這裡,搖搖頭對大山魈金福說:「『冰封』這一招…可制不住貪吃的大肉球呀!」

葉法善看著被凍住的神獸饕餮,球面上的一層厚厚堅冰,開始發出「嗶剝、嗶剝」的聲音!那是冰層從裡向外裂開的跡象!

田鳳翔與妖狐紫影,連跑帶走的出了坊巷!田鳳翔回頭一看,整座舊道觀看上去,竟是一點兒異樣也沒有?

「就這家先問問!」妖狐紫影拉著田鳳翔,來到一處民居門前,她用力拍門:「有沒有人呀?」

這民居大門,讓紫影妖狐拍得「碰碰」作響!好一會兒,才出來一位老婦,臉色不耐地問:「啥事呀?」

田鳳翔從懷裡亮出銀魚袋:「吾乃當朝五品相州大都督府都尉田!要徵收你家的物事!」

老婦看著門前這一男一女,全身衣衫破爛,還帶著滲血的傷口、兩個狼狽不堪的模樣…還亮出個銀魚袋,心中疑惑,不知這男子自稱都尉是真是假:「這…這…」

「別這個那個啦,我要的妳拿出來便是!趕著辦事要緊吶!」妖狐紫影說話很不耐煩!

田鳳翔一說出要徵用的物事,老婦連連揮手:「這現在沒有!明…明天再來吧?」

妖狐紫影不待田鳳翔回應,直接轉頭就走!這會兒,她學聰明了,乾脆一次拍了三、四間民居的大門!「失火啦!失火啦!大家趕緊起來呀!」妖狐紫影大聲叫喊! 田鳳翔一見小蝶這反應挺快,「急中生智」也就這意思吧?他看見幾戶人家紛紛開門,想瞧瞧哪裡失火了?

「吾乃當朝五品相州大都督府都尉田!要徵收你家的物事!」田鳳翔亮出銀魚袋對出現的街坊們大聲說!

「有的都給我拿出來!快快快!」妖狐紫影急得催促!

「嘩啦」一聲!內堂後面的大水缸,讓神獸饕餮給撞破了!一時間內堂地上溼淋淋的!葉法善見狀,左手劍訣一捏,凝神急道:「借天地五行之相,水相!」 咒語一念畢,葉法善全身瞬間化成透明晶瑩的水相!大山魈金福看得張口成圓:「喔嗚喔嗚!」

神獸饕餮朝著葉法善張口大咬!反而嗆了好幾口水!大山魈金福拍手叫好:「嗚嗚喔!嗚嗚喔!」

葉法善其實心急如焚!這借水之法,只能暫時自保,奈何不了肉紅色的大怪球呀!神獸饕餮嗆了幾口水之後,忽然又彈向葉法善!球體上的幾張大嘴,直接開始吸收葉法善的水相之水!想要一下子,將葉法善直接「喝光」!

這還得了?「麻煩麻煩呀!想喝水是吧?」幻化成水相的葉法善又捏劍訣:「借風雷雨電相!雨箭!」 忽然從舊道觀內堂被打穿的屋頂上方,傳來急促的「沙沙」聲!一陣傾盆大雨朝神獸饕餮當頭落下!不僅於此,這雨落之勢,如從數千百支利箭似的,直接射入饕餮的球狀身軀!立時將神獸饕餮的身體,硬生生射出幾百個不到小指粗細的血窟窿!要是換作別的精怪妖物,或是盜賊匪人,早就被這陣萬箭穿心般的雨箭給射成蜂窩,化作一灘血泥啦!可偏偏這神獸饕餮,越是受傷,肉球上的細牙大嘴就越多越難對付!

「拿到了拿到了!」原先的內堂口,妖狐紫影興奮地朝葉法善喊!

葉法善手掌一伸:「快給我!」

田鳳翔一掌推出,將懷中的竹籃子朝葉法善面前一推,直接從神獸饕餮與大山魈金福之間的縫隙穿過去!葉法善兩手抱著竹籃子,身體借勢一轉,化去了田鳳翔擲竹籃子的力道!他從竹籃子裡面,取出一白色物事,對著撲咬過來的神獸饕餮一亮!

葉法善心裡也是七上八下,沒有十足把握的對眼前巨大的恐怖血紅色肉球說:「是這個吧?」

#葉法善 每週一更新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馮紀游(陸游:約旦古城傑拉什及安曼)
2020/05/25 20:13
看得好緊張!尖叫
呵呵,謝謝陸游兄觀賞^^ 房純輝2020/05/25 21:12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