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人生半百17 到院子裡澆花
2019/12/02 18:46
瀏覽484
迴響0
推薦37
引用0

人生半百17 到院子裡澆花

「什麼?先是在十字路口趁著等紅燈的時候,搶了摩托車騎走?然後再搶了公園旁邊人家正在騎的Ubike?」如珊對著手機那端的刑警趙Sir急問:「那人呢?你們太奇怪了吧?都知道這個混蛋怎麼跑的,卻抓不到人?他還受傷耶!那個我給你的『前任女友』呢?」

如珊說的,是在紀錄片「人生半百」中,曾經出現在受訪者慧玲家裡的年輕女子。

「已經有巡邏員警發現了,我們正在盯著她。」手機那端的刑警趙Sir回答:「目前沒有發現異狀。妳為什麼這麼相信,跑掉的葛天明會去找前女友?而不是現在這個?」

「我有心電感應!」如珊嘴上說得直白,其實,她這是自身經驗來的呀!可現在,她沒心思跟刑警趙Sir分享「自身經驗」。

愛情,有一部分是付出。因著付出,讓人在愛情中,感覺到自己的價值,感受對方的回饋,然後繼續付出,繼續感受回饋。在這樣的循環裡面,走過時時刻刻、日日夜夜、歲歲年年。當這個循環被打斷的時候,原本的付出,沒了方向,沒了目標。本來該有的回饋,一下子消失了?在如珊的心理定義上,這就叫「失戀」。

當那個人又出現時,「付出」的行為會暫時出現…而「那個人」,因為先前已經習慣了兩個人之間的「循環」,因此,剛開始,好像挺有默契。但那只是暫時性的。 如珊心裡知道,那只是暫時性的。

那只是「習慣」還沒有消失。可終究,會消失的。

有句歌詞不是這麼說嗎?「只看過合久必分,沒看過分久必合的。」

會消失的。就像這紀錄片裡的慧玲,活在如珊的生活圈之外。她在樓梯間裡痛哭的情景,深深觸動了如珊…然後呢?消失了。

如珊忽然覺得一陣悚然!她將雙腳縮回沙發上。她想起慧玲哭著說「自己好累!」,是老天爺聽到了嗎?所以…她就被老天爺「帶走」,不用那麼累了?

多想了?如珊心裏自問。

多想了。如珊心裏自答。

累?每個人不都很累嗎?累這個,累那個,為自己累,為別人累。總有些人老是放不下心。在她的期末報告裡,曾經表示,多是來自於個案過去某種不愉快的經歷、挫折、恐懼,經過壓抑,經過時間的堆積,演變成不同的型態,表現於現在的言行舉止中。

但是看到現在,如珊挺認同,處於「三明治世代」這年紀的人,是比較累的。而這也是她未來幾乎閃避不過的階段呀!

紀錄片「人生半百」的時間,是晚上八點。

台北車站的夜晚已經來臨。人潮進進出出。在台北車站的大門出口兩側,遊民們已經佔了不少位子。他們大多用紙箱攤開鋪在地上,再加一層睡袋,阻隔從地面透上來的寒氣。

剛剛有位志工推著板車,板車上是一箱箱便當。志工正在發送最後一批便當給遊民們。

其中一位看起來黝黑、頭髮花白乾澀、臉皮縮皺,鬍渣不規則佈在臉頰、下巴的遊民,穿著兩件羽絨外套、灰黑色的卡其褲、一雙工地常見的膠鞋,手上拿著剛剛拿到的便當,坐回自己的紙箱區。

「你的便當是什麼的?」旁邊一位吃到一半的遊民,好奇地問。

手上便當還沒打開的遊民笑瞇瞇的說:「我呀知?」

「我的是蝦捲的。」那位頭髮剃光,戴著毛帽的遊民說。

捧著便當,臉皮皺縮的遊民笑笑回應:「我攏沒在挑的。我都沒在想一定要吃什麼?有什麼就吃什麼,安呢卡簡單啦!」他說完,打開便當:「喔!這次是焢肉捏!不錯不錯。」

臉皮皺縮的遊民掰開免洗筷,先夾起半涼不熱的焢肉,一口咬下。滿意地露出笑容:「還燒燒咧!」

過往的民眾,沒有人會多看這位臉皮縮皺的遊民一眼。

「你今天去叨位?」邊吃焢肉便當的遊民問身邊的同伴。

剛剛吃飽的遊民抓抓額頭:「去幫忙收寶特瓶啦,歹賺!透早就去了,賺沒兩百塊!買菸就沒啦!」

臉皮縮皺的遊民,吞下便當裡半顆涼掉的滷蛋:「你就當作那是運動啦,運動一下嘛真好!」

「哪有運動整天的?」

「平常時攏沒運動,拿一天出來運動咁唔好?」

焢肉便當?吃得比我還好!如珊半躺在自家沙發上,邊看「人生半百」邊打開一瓶紅酒。

好哇,這長得像老猴子的遊民,挺悠哉的嘛!如珊將酒杯倒了半滿。她看著那位臉皮縮皺的遊民,心裡給他起了個綽號:老猴子!

這老猴子在幹嘛呀?

紀錄片「人生半百」中的老猴子遊民吃完了焢肉便當,他從袋子裡拿出一瓶水,自己喝了一口,然後,將自個兒舖在地上攤平紙箱的邊邊,四個紙便當盒子依序挪到前方。如珊看清楚了,那四個紙便當盒,被這老猴子遊民拿來當花盆!

便當盒子裡都裝著土,還都種了花!老猴子遊民拿著瓶裝水,仔仔細細的澆著便當盒裡的花。 那一刻,如珊覺得這老猴子根本不是遊民!他就像住在一樓公寓似的,吃飽飯,出來到院子裡頭澆花,順便跟鄰居聊兩句!

「這也太有生活品味了吧?」如珊真想找時間,給這老猴子遊民送瓶紅酒過去!

「刺激。」坐在私人飛機上的貴婦Barbie,依舊帶著眼罩:「刺激,是讓人覺得自己活著的方式。有些人,種花蒔草,就夠刺激了。而老天爺給我的刺激,遠遠超過這個。」她的雙腿,落在長椅墊上已經好一會兒了:「我說我結婚之後,先前的幾個好姐妹,留在身邊的就不多了。也好。我省心省事得多。」

Barbie的嘴角往上翹了翹:「當小三,有小三的心思。當正宮娘娘,有正宮娘娘的心思。我老公一直希望有個兒子。我幫他生了個兒子。然後,我就說服他去結紮。我跟他說:『有的時候,就是想出去野一野。這樣就沒負擔了不是嗎?省得說不準哪一天,多了一堆不知道是不是你生的孩子,來跟你要錢花?到時候你見了那些『父不詳』的孩子跟一堆當媽的來哭鬧,還不煩死?萬一弄到見報,鬧上媒體,糗大了。』我老公的事業很大,他精明得很!精明的人,就討厭那些沒付出努力,就想來分杯羹的傢伙!吃白食的,他最瞧不起!我就是順著他的性子,引導他這麼想,讓他決定結紮去!從此以後,外面沒有哪個女人可以佔他的便宜!」

貴婦Barbie挪了挪雙腿:「有句話說,『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著。』是嗎?越攔著他,他就越想往外跑。不攔著他了,這男人跑起來就沒勁兒啦!他能去玩兒的地方,我全知道。可我從來不會去找他。我養兒子,幫他理理行程,就夠忙了。」

「唉。」Barbie嘆了口氣:「我以為日子可以這樣過下去。或許是老天爺看著可惜,可惜我這麼個人才吧?所以,祂給我安排了新的『刺激』,讓我覺得自己還是挺行的。這樣想,似乎太美化一切了是吧?我也覺得,老天爺可能是不想放過我,不讓我清閒,不想我日子過得好…這樣想,有比較開心嗎?」她搖搖頭:「好像不會。」

Barbie將大墨鏡戴在眼罩外面,然後將墨鏡蓋住的眼罩拿下來。 這時候,貴婦Barbie的大墨鏡,又回到她近乎無暇而美麗的臉龐上。

「他死了。」Barbie說得雲淡風輕:「從發病到離開,也就半年。時間快得我幾乎沒有任何準備。現在回想,就算有準備又怎樣?該來的,還是會來。我說的,不是生死。而是戰鬥!是『刺激』!他的前妻,和他的姊姊站到了一塊兒,要來分家產。」

說到這裡,貴婦Barbie的臉色一寒:「宮鬥劇,又演回到我身上了。」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連載小說
自訂分類:人生半百
下一則: 人生半百16 貓的背,聳起來。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