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人生半百14 老狐狸
2019/11/13 14:28
瀏覽518
迴響0
推薦30
引用0

人生半百14 老狐狸

前情提要:

「即時新聞 李如珊報導: 短短八個月之內,橫掃全球各大國際影展的紀錄片『人生半百』,在榮獲坎城影展最佳紀錄片大賞之後,又殺進了今年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紀錄片的入圍名單裡,而且成了競相報導的大黑馬!但是在這個佳音傳來之際,『人生半百』紀錄片中,一位四十七歲的女性受訪者,卻因為兒子酒後施暴,被毆打重傷!頭顱破裂,左腦積血嚴重,昏迷指數只剩三!現正在加護病房裡密切治療中!警方已經逮捕該名婦女的獨生子,目前檢察官正在漏夜進行偵訊。 紀錄片『人生半百』,導演為房純輝。紀錄片內容深刻記錄著幾位「三明治世代」,也就是年約四十五至五十五歲的中生代,上有高堂雙親,下有妻小子女,在職場上屬於「前浪」位置,所以導演房純輝稱之為「兩片吐司中間那塊火腿」的「三明治世代」!」

紀錄片「人生半百」。畫面來到一家復健中心。

這是下午將近五點的時候。復健中心裡面有不少人。有老婆婆坐在輪椅上,雙手不靈活的,正試圖把幾個不同形狀的積木,放進相應的空格裡。有位老先生,坐在塑膠皮單椅上,正在吊脖子,看來是頸椎有些問題。還有一位家庭主婦,她的手腕,正在做超音波理療。家庭主婦的旁邊,就是身上有刺青的早餐店老闆。

「這個算職業傷害啦!」早餐店老闆的右肩膀上蓋著一大塊熱敷毯,右手的腕部還有手肘處,都貼上了電療貼布。儀器上顯示,電療還有九分鐘才結束。

「每天站在鐵板前面炒鐵板麵、蘿蔔糕、煎荷包蛋,你不要以為這個很輕鬆喔!」年約五十歲的早餐店老闆看著自己手臂隨著電療,出現輕微的抖動。

「我本來喔,我的意思是說,我少年的時候,有想過自己將來一定會很厲害!很成功!美女左擁右抱,夜夜笙歌,大家看到我都叫老闆,爽得不得了!」早餐店老闆看著坐在輪椅上的老婆婆在拿積木:「阿桑!是那塊紅色的,不是藍色的三角形啦!哎喲!」

老婆婆有點不耐煩:「挖哉啦!」

「我等一下幫妳用好了!免得拖時間!」

「阿城你惦惦啦!」老婆婆笑罵。

老婆婆身後的外籍看護看著早餐店老闆,偷偷笑著。

早餐店老闆笑著對鏡頭說:「我們這一群喔,」他的左手比劃著這裡來復健的人:「我們都是這裡的VIP會員啦!三不五時就會在這裡集合啦,哈哈哈!」

早餐店老闆叫做阿城。

阿城用手將右肩上的大塊熱敷毯掀開一點,然後再放好:「喔!這個熱敷很夠力,我都流汗了。」他頓了一下,擦掉額頭的汗:「剛剛講什麼?對啦!我的少年願望,美女左擁右抱,夜夜笙歌,大家都叫我老闆,爽到不行!嘻嘻嘻,結果咧?有啦!」

早餐店老闆阿城笑著說:「一群女的跟我開早餐店!只是沒有美女,都是大媽啦!啊~」他故意裝作驚訝:「你真的有在拍喔?我慘了!剛剛說的不算,我早餐店裡面都是美女喔!像那個慧玲就是大美女喔!看不出來快五十歲了喔,還有阿霞,雖然屁股大腰粗,但是人家當年也是村子裡的一枝花喔!我早餐店裡有四大美女喲!但是大家,『相見恨晚』啦!哈哈哈哈!然後是什麼?大家看到我都叫『老闆』!這個也OK了。我開早餐店當老闆,連不認識的都進來叫我『老闆』嘛!這個也OK了!就剩下『夜夜笙歌』,我現在是『夜夜早起』,凌晨三點就要起床了。三個願望,實現兩個喔!」早餐店老闆阿城的左手比出「二」。

「用想的,都嘛很簡單。」阿城的語氣變得正經:「以前…想很多啦。」

他的眼光,飄向窗外的街道:「想稱霸做大,想呼風喚雨…很多事情不太在乎,就是往我想去的地方去,直直走,直直走。」

阿城的目光轉回鏡頭:「後來喔,發現其實想的跟真的,差很多。什麼『錯了沒關係,再來就好』…」他的頭低了下來,像是在感受電療不時傳來的麻麻刺激。

「錯了,有關係。很有關係!」阿城繼續說:「人生喔,能夠讓你犯錯的空間很小,真的很小!」

他好像想起年輕的時候,眼睛透著看得仔細清楚的光亮:「你站後面一點,老大覺得你在躲,故意叫你去做事,然後你就倒霉了。你過關,其實很虛,會怕。然後大家覺得你可以,你還不躲,硬撐!然後就去第二次、第三次…你只是一開始在一群阿弟丫裡面,想要站在一個不起眼的地方,因為你不想去,因為你不想一出去就被砍…後來才知道,我旁邊那個,站的位置才是對的,他都沒被叫到,出去也是跟著大家一起,他都沒事,我有事!我只是站錯位置,差不到一步,我就站對地方了。」

阿城抬頭看著攝影機:「只差不到一步。這就是人生可以容許你犯錯的距離。」他苦笑了一下:「『錯了沒關係,再來就好。』我就站錯了不到一步的距離,我差點沒辦法『再來』ㄟ!講都很簡單,『再來就好』,人家給不給你『再來』的機會?」

早餐店老闆阿城皺著眉頭,眼中又露出暴戾的殺氣:「『再來』很辛苦。哪有人希望你『再來』?都嘛希望你滾開,滾得遠遠的。」

復健師走過來,拿起敷在早餐店老闆阿城右肩上的熱敷毯:「差不多了喔,等一下還要拉腰跟照紅外線。」

「OKOK,感恩啦!」阿城對復健師表達謝意。然後臉色從可親,變得冰冷,他繼續對著鏡頭說:「有一個刑警。他現在應該早就退休了,不然就是已經種下去了。我認識他的時候,他就五十幾歲了,一個老油條,老狐狸啦!碰過他好幾次。有一次,又碰到這個老狐狸,他就笑我。」

阿城再強調一次:「他就笑我喔!他說,每次都有你,你都沒辦法升級破關喔?啊你都沒想過,你不適合做這行喔?」

他苦笑搖頭:「幹!搞到連警察都同情你!幹!我都進了『大學』幾次,用輪的我也可以輪到一個堂主呀!你知道那個老狐狸後來跟我說什麼?他說:大家都熟識這麼久了,我當你自己人直接講啦!一開始碰到你,我可以記嘉獎。」

阿城自己拍拍肩膀:「那老狐狸邊講,還邊搭我肩膀喔!他說:但是我發現,你一直讓我記了好幾年嘉獎,都沒有記到小功!我再過幾年就退休了,我也沒時間等你大尾到可以讓我記功了。比你更大尾的,都讓我抓進去蹲了,比你更大更大的,都去當議員、立委了,好不好笑?你在這裡混,只能記到嘉獎,你換一下頭路,搞不好可以記大功喔!我跟你講真的,我刑警都幹幾十年了,誰會變大尾,我都看得出來啦!人不怕別人跟你開玩笑,最怕自己跟自己開玩笑,知沒?懂得什麼時候放下,才是真英雄啦。」

早餐店老闆阿城想了想,左手抓搔著頭:「這個老狐狸,我後來知道他是騙我的。三個嘉獎,會累積,變成一個小功。三個小功,會變成一個大功。幹。」

阿城手放下,似笑非笑:「嘿!他騙得不錯!所以我叫他老狐狸。」

「我現在也快要到那隻老狐狸的年紀了。」阿城繼續說:「我可以知道,他當年看著我的時候,是怎麼看我的?我有時候看現在的年輕人,也會用老狐狸的眼睛去看,看他有沒有在跟自己開玩笑?」

「我後來才知道,少年時站在我旁邊的那個,人家現在公司開了好幾間,股票還上市,賺錢跟喝水一樣簡單!」早餐店老闆阿城說:「你要搞錯了,才會知道哪裡錯。我兒子常常搞錯!幸好只是搞錯,不是犯錯。他有自己的想法,不容易站錯地方。我就想喔,」阿城嘆了口氣,又笑出來:「再過幾年,我應該就不用當我兒子的『ATM提款機』了!哈哈哈哈!以後碰面就是吃吃喝喝,跟妹妹把他媽媽照顧照顧好,就是幫了我大忙!」

攝影記者大同打開剪輯室的門,看見如珊。他面帶微笑:「喂?在幹嘛?」

「做功課。」如珊回答得刻意隨便。

大同聽了如珊的酷酷回答,也不在意:「幹得好!」

「什麼意思?」

「逆子弒母案呀!」大同當作沒看見如珊在瞪他:「第一波高峰,出現在那個早餐店老闆潑湯,差點燙死那個逆子!」他拿著閱聽調查分析表:「網路聲量暴漲!然後就開始逐漸往下!」

如珊看著表單,面無表情。

「然後第二波,就是妳在人家臉書上面罵幹!」大同興奮地說:「現在吵翻了!鄉民分成兩派,一邊說妳有圖有真相,留言祝福的都很虛偽,罵得好!另一邊說大家都只是盡自己的一份力量,就算是集氣也是一種心意!」

如珊眉毛挑了挑:「喔?這樣也能吵翻天?」

「網路鄉民就是一窩蜂,吃瓜群眾嘛!哪裡有熱鬧就往哪裡蹭!」大同繼續說:「總監說妳這個叫『犧牲小我完成大我』,要我告訴妳,這條新聞繼續操作。」

如珊聽到這裡就火大了:「『操作』?操作個屁呀!我是講真的,罵真的!哪來什麼『操作』呀?」

大同一下子被如珊給吼傻了!

「我的意思是…」大同有些思緒紊亂:「就是妳用妳的方法,繼續做。」

如珊討厭大同一副示弱,一副總在出錯後才示弱討好的死樣子!她還想繼續罵,可這時候,手機響了!

如珊接起手機:「醫師好。」

大同看著如珊接起手機後,眉頭一下子皺起來。

「喔…好,我知道了,謝謝醫師通知。」如珊說完,將手機丟在桌面,雙手撐頭,好一陣子不講話。

大同蹲下來,望著坐在沙發上的如珊,輕聲問道:「幹嘛啦?」 兩人之間的沈默,被如珊首先打破。

她大大嘆了一口氣:「唉!」

「怎麼了?」

「她死了。」如珊搖頭,雙唇向內收攏。

「救不回來。」如珊讓自己全身放鬆,無力似的說:「希望她像是在作夢一樣,在夢裡面走了,不痛,什麼都沒感覺。」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