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單挑63 入神卷05 最終回!魏敏一臉無可奈何的表情。打吧打吧!段青玉笑著說:今天就打這一場行啦!
2019/11/05 16:18
瀏覽547
迴響0
推薦36
引用0

單挑63 入神卷05 最終回!魏敏一臉無可奈何的表情…「打吧打吧!」段青玉笑著說:「今天就打這一場行啦!」

*「入神」一詞,出自『棋經十三篇』,品格篇: 夫圍棋之品有九。一曰「入神」,二曰「坐照」,三曰「具體」,四曰「通幽」, 五曰「用智」,六曰「小巧」,七曰「鬥力」,八曰「若愚」,九曰「守拙」。九品之外不可勝計,未能入格,今不復云。 單挑 珍瓏棋局,自此進入第九章節:入神卷。

眼前的棋盤上,四周的八個星位,已經被黑子所佔據。而己方的白子第一手,居然下在棋盤中央的「天元」星位上?這就是傳說中李世民對虯髯客的第一手?如果這局棋,真的曾經發生,那麼,當下的李世民在想些什麼呢?他不知道虯髯客想趁此取了他的性命嗎?

傅宇的臉上沒有表情,心裡卻對這一連串的珍瓏「定乾坤」開局設定,有了這麼些想法。 現在不是追思古風的時候!沒有心思在珍瓏傳說上推究了。

傅宇看著倪晴。昨晚上他已經和黑無常趙墨石,直接到倪晴的酒店住房,把事情攤開來說清楚啦!

「你…」倪晴站在房間門口,看著傅宇,還有一個身高快到兩米的皮膚黝黑西裝壯漢!那便是九星棋院的黑無常,趙墨石九段。

傅宇指著倪晴,盡力克制自己的激動憤怒情緒:「妳知道多久了?」

「什麼?」倪晴一時間弄不懂傅宇的問題!

傅宇往前站了半步,幾乎跟倪晴臉貼著臉!他狠狠地瞪著倪晴:「你們一直關著我父親!」

倪晴這下子才弄懂,眼前這個「見習生」問的問題! 黑無常趙墨石連忙將傅宇往後拉,跟倪晴說:「這個事非同小可,咱們別盡站在走廊上說!」

倪晴讓傅宇和趙墨石進了行政套房,她將傅宇的怒氣當作沒瞧見,直接開門見山的說:「我是後來才知道的!」

傅宇重重一拳打在桌上!使得倪晴剛沖好的一壺茶直接翻倒!

「那妳做了什麼?」傅宇大聲吼著倪晴!

倪晴看著傅宇,不為傅宇的暴怒所動:「你會來到這裡,都是因為我的緣故。這就是我做的『什麼』。」

這會兒,倒是傅宇語塞了!

趙墨石的大手用力地按著傅宇的頭,哈哈大笑:「哈哈哈哈!我是不是跟你說過了?這女孩子不簡單呀!」

「我知道你的父親已經到了山東。」倪晴:「你的工作,就是明天好好地根『天元』較量。其他的事,自有其他人出手處理。」

「妳,」傅宇冷冷的說:「妳會捨得出賣自己的親人?」

倪晴看著地上一灘打翻的熱茶:「我要個『法外施恩』!」

「『天元』出手了!」棋評直播主柳葉大聲道:「這一手『碰』,下在白子中央天元星位的旁邊!看來要一次解決傅宇啦!」

女棋評方老師點頭:「這個選擇是對的,有利的位置,全都被人工智能『天元』佔據了,直接攻擊對『天元』來說,是最佔便宜的做法。」

「哎呀!這有啥好稱讚的?」大聲說話的,是正擠進棋評直播間的「天下第二」鯊魚盧盛!

「就算是兩方抽籤的順序相反…也就是說,無論是誰持黑子,都會這麼幹呀!」鯊魚盧盛快手快腳的拉了張椅子,擠到棋評直播主柳葉的身邊:「你們倒是說說,我家寶貝倪晴今天的裝扮如何?真是美若天仙不是?哈哈哈哈!」

女棋評方老師露出禮貌的微笑:「這次特別在總決賽上,邀請盧勝老師參與,是因為決賽中的傅宇,是擊敗了盧盛老師才晉級的,想聽聽盧盛老師在總決賽的過程中,對於傅宇的講評。」

「嘻嘻嘻!套著盧盛老師剛剛的說法,」棋評直播主柳葉笑咪咪地說:「無論是誰坐在我旁邊講評,那都是在準決賽裡輸掉的一方呀!」

「喔喔!」鯊魚盧盛不懷好意的邪笑:「你激怒一個坐在旁邊的精神病患,有什麼好處呢?」

棋評龐老師沈穩說道:「傅宇回應了,在兩分鐘之內!」

包括鯊魚盧盛,所有人都看著傅宇這一手「掛」!

「哼哼哼…」鯊魚盧盛冷笑:「左上角星位的「掛」呀!這個對。一方的優勢太盛,反而不好決斷出手的最佳選擇。傅宇無任何先勢可佔,當然要放開拘束,先衝殺一陣再說!」他回想第四戰,青康藏鐵路戰,傅宇處處示弱,反覆磨蹭的功夫:「『天元』得小心這個見習生的詭計呀!不過…」鯊魚盧盛的反應與思路本來就比常人更快:「傅宇也要小心自己整了自己喔!」

「此話怎講?」棋評龐老師好奇問。

殺魚盧盛看著倪晴,一副神魂顛倒的模樣,可話卻說得清楚明白:「人工智能『天元』,用的是最新的類神經計算網路,它的學習力比任何人工智能更高。因為『天元』可以轉錄職業棋士的思維!也就是說,『天元』會偷取人的思考方式,達到『多元思維』的新境界。所以我說,這不只是人工智能『天元』對上傅宇!而是所有參賽過的職業棋士,加上『天元』,一起對付這個突然穿上西裝,圍著領巾,一付白無常利見天打扮的傅宇呀!」

女棋評方老師大為吃驚:「原來是這樣!」

不能輸超過二十目半! 傅宇心裡提醒自己。不,是提醒利見天! 在他的腦海中,是兩個十來歲的小男孩,一個是他,一個是小天!

「咱們這次不容易啦!可以說是越級打怪咧!」小傅宇對小天說:「一個錯都不能犯!」

小天吸了一口氣管擴張劑,他一臉興奮:「對!之前被它擊敗的棋手,都被這大BOSS給吸收了!所以它的絕技很多的!」

「嘻嘻嘻嘻!」小傅宇露齒冷笑:「這下子刺激了!」

小天得意地說:「這裡!我猜大BOSS下一手,會在這裡!」

「開始了!」利見天在山東,和院長郝芝蘭、傅思退、段青玉,還有國家一級文物保護局的首席調查員左琳,都在大型箱型車裡,盯著北京紫禁城大圖書館裡的棋賽直播!

「傅宇的選擇沒問題,我猜『天元』的下一子,應該會在這裡!」利見天說話時,聲音壓低,盡量不費力,以免牽動喉嚨的傷口。

九星棋院郝芝蘭院長此刻也被直播的棋賽進展給吸引住:「嗯!一般來說,它會先取傅宇的『天元』星位。這是個大好機會,可以合縱連橫。不過…這是跳脱本場遊戲規則的做法。如果我是『天元』,我會直接迎戰傅宇!因為我的每一手,都是『先手』。」

左琳不懂圍棋,她心裡盤算著,這回可不是文物探查這麼單純!倪中強這老狐狸一定也在臨沂市,眼下最重要的,就是行跡不能提早曝露!她得比倪中強早一步找到兩千年前的「禮物」,還要反手將這老狐狸繩之以法…

倪中強盯著平板,同時思考著「天元」的進度。他明白,三張珍瓏棋譜,一開始若是不知道順序,是無法運用人工智能的多元思維去處理的。畢竟,他要的,不是棋局上的勝利,而是棋譜內藏的秘密。從杭州解開的珍瓏棋譜「忘江湖」,是一張天文圖。在四川時解開的「鄧艾開蜀式」珍瓏棋譜,是一張水文圖…這第三張「定乾坤」珍瓏棋譜,又代表著什麼意義呢?

倪中強明白,每一張圖的範圍,應該是越縮越小!可是失之毫釐,差之千里! 「天、地、人…三才圖會?」倪中強皺著眉頭,思考著珍瓏棋譜「定乾坤」的代表意義是什麼?

馬管家在他身邊說道:「人都出發了。」 倪中強聽到這話,微微一笑:「好極了。不管這臨沂市有多大,咱們以靜制動!」

在傅宇的腦海裡,十來歲的利見天,和自己一起趴坐在棋盤的同一側。

「你不是說,這三張珍瓏棋譜,都是來自你家的嗎?」小天問小傅宇。

小傅宇皺著眉頭:「是呀,可是這一張棋譜『定乾坤』,我只聽過,沒見過,更沒練過!」

「我們現在要孤立四角!」小天對小傅宇說。

小傅宇點頭:「我知道呀!所以保住中央天元的星位,是一個假動作!左上的星位,跟左下的星位,也是佯攻!可是這所有的先勢都沒了,真糟糕!」

「你想多了,」小天對小傅宇說:「我們這局是一定以輸收場的。所以重點不會在反敗為勝,而是要讓黑子的局形越破碎越好!這就是我們打敗大BOSS的方式。」

會場上的傅宇,眼睛中帶著冷冷的光,他的右手夾起一枚白子,緩緩落在棋盤上。

「哼哼哼哼…」坐在棋評直播室的鯊魚盧盛冷笑:「傅宇這傢伙!穿上了利見天的行頭,好像兩人合體似的!這一手白子,還真有白無常的味道!」

「是嗎是嗎?」棋評直播主柳葉興奮問:「真的是這樣嗎?這不就是兩人齊心合力啦?」

「哎呀!」此時鯊魚盧盛一拍腦門:「這真沒道理!」

棋評龐老師好奇:「傅宇這一手,下得沒道理?」

「我是說,人工智能『天元』參加棋賽,真沒道理!」鯊魚盧盛此時說話速度極快!表示他的腦子正在快速運作!

「何必呢?」鯊魚盧盛說:「只為了對付幾個世界排名五十強的職業棋士?花這麼大工夫,藉著比賽來轉錄、探知職業棋士的思維邏輯?然後呢?若是『天天元』一直贏下去,比賽也就沒人看了!況且,人工智能對於圍棋手來說,本來就是個輔助工具。人不會飛,但是飛機可以,可是咱們不會這樣就斷言:飛機比人強大!是吧?」他看著場上比賽中的傅宇,忽然靈光乍現!

「利見天人呢?這兩傢伙不是一直勢同水火的嗎?」鯊魚盧盛問!

棋評直播主柳葉回答:「他先前不是因為高山症合併氣喘,送進西寧醫院了嗎?我們因為這樣,今天沒邀請他來現場呀!」

鯊魚盧盛連忙拆下身上的麥克風:「什麼跟什麼呀!我問的是他人在哪兒?你跟我說為什麼他沒來到舊新聞?牛頭不對馬嘴!」

「喂喂喂!你去哪兒?」棋評直播主對鯊魚盧盛問了個根本得不到回答的問題!

倪中強看著手上的平板屏幕,「天元」已經開始進行運算!珍瓏棋譜「定乾坤」的棋賽,已經進行了兩個半小時! 他隱隱覺得事情有蹊蹺!但又說不出來在哪兒?他撥了手機到實驗室。

實驗室主任接了電話: 「倪老先生!」實驗室主任很快接了電話。

「你那兒的狀況一切正常吧?」倪中強問。

「一切正常!」實驗室主任回答。

倪中強聽到這話,居然還不是很放心!他又追問:「『天元』的運作呢?」

「也沒問題!目前和北京賽場的連線都順暢。」實驗室主任這麼對倪中強說。

「如果現在有不應該出現在你那兒的人,你就回答『紅燈』,如果沒有,就說『綠燈』」倪中強這段話的語氣非常冷峻!

實驗室主任聽完倪中強的質問:「…綠燈!全是綠燈!」

「好!」倪中強放心了:「現在我屏幕上顯示,『禮物』埋藏的地點,有一百四十七個可能區域,是嗎?」

「目前是這樣!按照賽局的即時進度來分析,有一百四十七個可能地點。接下來,他們每下一子,地點鎖定的精確度會更高!」

「好!就這麼繼續保持!」倪中強結束通話。

「我們現在已經跟『天元』連上線了!」左琳從背包裡掏出平板:「『禮物』的埋藏地點,目前有一百四十七個可能區域。」

「現在還不夠精確吧?」傅思退一臉嚴肅:「這麼多地點,跟沒有是一樣的。」

郝芝蘭點頭道:「每多下一子,『天元』的推算就越精確。」

「不過,這位倪晴小姑娘,還真是藝高人膽大。一邊下棋,還能一邊將『天元』的資料傳輸給我們。」傅思退點頭稱讚!

左琳笑著說:「她希望藉著自己的努力,幫倪中強拚一個『法外施恩』呀!」

「哼哼哼…」傅思退冷笑:「可能嗎?」

利見天和段青玉不參與他們的討論,而是凝神看著比賽現場的棋盤畫面,利見天在思考:「白子這一手,應該下在哪兒呢?」

在傅宇的腦海裡,小天陷入苦思!而小傅宇看到了一個棋盤上的轉折點!他哈哈大笑:「有了有了!咱們下在這裡!」小傅宇趴在棋盤前,興奮地撈起一枚白子,朝棋盤上用力落下!

穿著一身利見天衣裝的傅宇,當他手上的白子落定,現場及棋評直播室都發出了驚呼!

「居然有這一手?」一直保持穩重的棋評龐老師道:「這下子,『天元』一開始在『定乾坤』這棋盤左邊三路一整列的佈置,硬生生讓傅宇給斷啦!」

女棋評方老師也驚訝:「這樣一來,『天元』雖然穩固了中央,但是九分天下,已經有兩塊搖搖欲墜?這可能嗎?」

「我的媽呀!」棋評直播主柳葉連忙搖扇:「這小子也太猛了吧?輸不到二十五目,是有可能達成的喔!」

「四十五個可能區域!」 經過將近四個小時後,左琳看著平板上的推算,依著北京紫禁城大圖書館總決賽的即時對弈進度,在人工智能『天元』與傅宇對戰中的多維思考下,所得出的最新結果!

傅思退沒想到自己的兒子,居然棋力有這麼強?從國際圍棋名人邀請戰一路打到現在,可不能只單憑運氣呀!

「這張『定乾坤』珍瓏,」傅思退說道:「我自己都沒認真研究過,傅宇也只是聽過,沒親眼見過。他能夠支持到現在,真的不簡單呀!」

「自來虎父無犬子!」九星棋院院長郝芝蘭笑著說。她看了院內五段的段青玉一眼:「妳呢?」

段青玉跟著利見天一上了大廂型車見到院長,便一直不太敢說話!畢竟自己跟院長之間,差得太多的層級。

「嗯…」她被院長臨時抽問,只得恭恭敬敬,乖乖說實話:「我承認,傅宇的棋力,遠遠在我之上!這盤『定乾坤』,我是撐不到現在的!不過…有幾步棋,看著倒像是大師兄的手法。」

「哼哼,」利見天冷笑:「他穿上我的衣服,不是要模仿我的手法,而是決心融合我跟他的思考判斷。」

「是這樣嗎?」段青玉追問。

「他的眼神裡,露出的是我倆從小一起下棋的神采。」利見天目不轉睛地盯著屏幕直播:「那是我們倆,棋力進步最快的時候。」

「真有意思,又令人緊張呀!」左琳看著利見天:「一個封藏兩千年的大秘密,居然得靠下圍棋才能解出謎底。」

「還剩下四十分鐘的時間,棋局就要結束。」院長郝芝蘭說:「傅宇現在還是輸了三十多子。」

這張珍瓏,解得開嗎? 坐在棋桌前的倪晴,偷偷瞄著傅宇!若是他的判斷不對,找到『禮物』的整盤計畫,就淪為一場空了呀。

就在此時,「天下第二」的鯊魚盧盛,滿頭汗的回到棋評直播室!

「好小子!」鯊魚盧盛一坐下,連招呼都不打,看著現場傅宇跟倪晴『天元』的對戰,直接開門見山的說啦:「利見天根本不在醫院!早就離開了!你這白無常跑山東去幹什麼?」

棋評直播主柳葉連忙打斷鯊魚盧盛:「盧老師,咱們就針對眼下的棋賽進行講評好不?」

「我說的,就是眼下的棋賽!」鯊魚盧盛大聲說道:「這棋賽讓『天元』加入,本身就存在著更深的一層意思!」

「什麼意思?」棋評龐老師問。

「就是讓倪晴跟我相會!」鯊魚盧盛口沫橫飛:「而且!讓倪晴在我跟利見天之間做個選擇!現在答案出來啦!一定是利見天被倪晴拒絕交往,他因為情傷,就從西寧醫院直接跑到山東去啦!兒且我打了好幾次手機,這個白無常都不接!因此,我把整個狀況想了一遍!這就是我剛剛花了不少時間,得出來的最終答案!」

「他在說什麼呀?」利見天看著珍瓏「定乾坤」的棋賽直播,聽到鯊魚盧盛這般胡扯!

「糟糕!」傅思退一聽鯊魚盧盛這番莫明其妙的推論,卻面露擔憂!

院長郝芝蘭:「倪中強一定跟我們一樣,盯著棋賽現場的狀況!」

左琳對利見天搖頭道:「你這位棋友,不但暴露了你,也暴露了倪晴!」

「真被我猜中了?」倪中強看到珍瓏「定乾坤」的直播現場,那位叫鯊魚盧盛的說話內容,心裡一陣冰涼!接著是極度的憤怒! 你們!傅思退、郝芝蘭…還有倪晴!你們都聚到山東啦! 他看著屏幕中鯊魚盧盛的的說法,就推估出倪晴要不是跟九星棋院的人接過頭了,這個利見天怎麼會在這時候也到山東來?若是這樣,郝芝蘭老早跟傅思退連絡上了?而傅思退盜了自己的平板,當時還連著「天元」…最後的傳輸訊號,就出現在山東!

你們都一夥兒的! 倪中強氣到整張臉發紅!真的在這個節骨眼,給我出這麼個大狀況!這表示…傅思退他們也跟我此時一樣,透過倪晴,接收到「天元」最新的推算進度嗎?

「可惡!」他重重地拍了座車扶手:「叫北京那邊的人,等到比賽結束,立刻把倪晴給我帶走!還有姓傅的那小子也一起!」

馬管家坐在前座,他看看時間,棋賽還剩下二十分鐘結束:「明白!」

「還有!」倪中強的語氣峻冷:「傅宇在時間到之前的最後一手,一但落子,就立刻截斷『天元』在北京的連結。」

「曉得!」馬管家回答。

在棋局現場對弈的傅宇和倪晴,一點兒也不知道直播室裡的鯊魚盧盛說了什麼?即將會造成怎樣的影響?他們一直專注在棋盤上…

「時間差不多了呢!」在傅宇腦海中的少年利見天,額頭上已經冒了不少汗:「看來咱們這局棋,快要結束了。」

小傅宇也是一副精疲力竭的模樣:「就剩下這最後一手了…」

兩個少年看著棋盤,同時想著白子在時限內的最後一子,應該落在哪兒? 這裏! 小天與傅宇,同時看著棋盤上同一個位置!

「傅宇手上已經持了一枚白子!」棋評直播主柳葉緊張地說道:「這應該是比賽時間到之前的最後一手了!」

「終於!」倪中強看著直播屏幕:「這麼多年的心血堆疊,總算有個結果就要出爐了。」他回想這些年開發人工智能『天元』,一直沒有突破性的進展!對於三張珍瓏的破解,老是有概念邏輯上根本的缺陷無法克服!終於在這次的國際圍棋名人邀請賽上,得到解答!多元思考進化後的「天元」,加上天才棋士的聯手,即將一舉破解埋藏了兩千年的秘密!

「『禮物』,就要到手啦…」倪中強掩不住臉上的激動表情!

輕輕地一聲「噠」,白子在最後時限到達的前一秒,落在棋盤上! 現場觀眾爆出一聲喝采!就算他們無法在第一時間知道雙方勝負!是人工智能「天元」贏超過二十六目?還是九星棋院的見習生傅宇輸不到二十五目半?但是在這總決賽的過程中,真是高潮迭起!毫無冷場呀!

「經過我們三部計算機計算,」棋評龐老師看著最新的計算結果!他瞳孔突然放大!「三部計算機得出同樣的結論!」

棋評直播主柳葉與女棋評方老師同時發出驚呼!「啊?真的是這樣?」

棋評龐老師點點頭:「真的是這樣!」

現場司儀將判定結果,透過麥克風大聲公布:「判斷結果!」 所有人都屏息以待!

「白子!九星棋院代表,見習生傅宇!輸二十五目!在決賽珍瓏『定乾坤』一局,戰勝『天元』!」 現場爆出驚人的歡呼聲!久久不絕!

「我們贏了大BOSS!」傅宇腦海中的小天和小傅宇,兩少年開心地大叫:「贏啦!贏啦!」

贏了!

在棋賽現場的傅宇,一副力竭似地,好不容易才搖搖晃晃站起身來!

「糟糕!」倪晴發現自己平板中的『天元』連線已經被切斷!

爺爺在幹什麼?倪晴的心一下子跳得飛快!這絕對不是件好事,她明白自己爺爺的行事風格,這可不是「過河拆橋」而已,根本是「過河炸橋」!他要來對付自己了嗎?

倪晴真的害怕了起來!她見到爺爺身邊的一個手下,身材不高,留著小鬍子,但是眼神冰冷冷地看著自己…

果然! 倪晴想要立馬離開這裡! 左琳他們…知道「禮物」最後埋藏的地點了嗎? 剛剛傅宇手上最後的白子一落定,「天元」的連線就被切斷了!連她自己都來不及看到「天元」的位置推算!這樣的話,自己偷偷連上線的左琳,不也跟著斷線? 這可怎麼辦?

得先安全離開這裡再說!倪晴心裡目前只剩這個想法!

「知道地點了!」倪中強看著平板上人工智能「天元」,經過和傅宇對弈珍瓏「定乾坤」棋譜之後,綜合了前兩張「忘江湖」、「鄧艾開蜀式」,終於脫算出兩千年前,十二金人送給秦始皇的「禮物」所埋藏的位置了! 臨沂市,超過十公里長的河流超過三百條!經過這場「定乾坤」決賽之後,「天元」依著多元思維運算,比照自古以來水文與地理位置、區域名稱的變化,找出了「禮物」最重的位置!

「八河匯聚之處!」倪中強開心地笑:「這「八河」,指的就是這裡呀!」

「定乾坤」棋譜中,一開局,就是傳說中的虯髯客先下八子,這八子,指的就是「八條河川」。但是臨沂市從古至今的河川流向不斷隨著時間改變,八條河川原來在兩千年前的模樣,早已改變!所以得靠著傅宇和「天元」的對弈,才能推算出真正的答案!

「『禮物』就在沂水縣關帝廟村!」倪中強對馬管家發號指令:「叫直升機待命!所有人帶好裝備,都上去!咱們往北飛!」

二十分鐘!只要二十分鐘就到了!倪中強覺得自己現在無比的強大!之前花費的心血,二十分鐘後就要兌現!

倪晴顧不得現場媒體記者與主辦單位的包圍訪談!她一溜煙就脫離了人群!傅宇早就發現倪晴的神色不對,他在主辦單位通知頒獎日期之後,便皮笑肉不笑地離開會場!才剛剛結束一場耗盡心力的棋賽,這下子,又要邁開腳步追人,不能讓這個倪晴給跑了!

「這女的想去哪兒?」傅宇嘴裡叨唸著,可腳下一點兒也沒停!

「喲?」棋評直播主柳葉興高采烈地要來做個傅宇的專訪,可是傅宇頭也沒回的快步離開,最後棋評直播主柳葉只得看著傅宇奔離會場的身影道:「怎麼啦這是?尿急太久了嗎?怎麼就不理人呢?」

大圖書館的地下停車場。倪晴一邊快步走著,一邊四處小心張望,剛剛那個小鬍子男人,有沒有出現在附近?

「大小姐。」一句威脅感十足的叫喚,出現在倪晴的身後!

「老爺吩咐了,要帶您去見他。」那下巴留著小鬍子的男人,帶著兩個手下,出現在倪晴的身後!

傅宇這下子急了!他跟丟了倪晴!傅宇在樓梯間裡氣急敗壞!

「真是遭透了!」他連忙轉身要離開樓梯間,卻在門口突然發現眼前一黑!像是個罩子還是袋子似的東西抽冷罩住了頭!傅宇想大叫掙扎,正要揮拳亂揍一通的當下,全身倏地抽搐不已!電擊器已經將強大電流將他放倒了!

小鬍子將兩人都戴上了黑色的大廂型車。他一坐定,便撥了手機回報倪中強:「人都上車了。」話一說完,便收起手機,讓司機加速離開地下停車場。

可是大廂型車剛剛要開上路面,車身還沒脫離地下停車場的遮頂,就突然聽見「澎」地一聲巨響!像是有個巨大沈重的東西掉落在車頂上!

「哈哈哈哈!想去哪裡?怎麼沒邀我一起呀?」 掉在車頂上的,竟然是鯊魚盧盛?

他兩手緊緊攀著大廂型車的車頂兩側!三分之一的身子掛在擋風玻璃上,對著車內的司機跟小鬍子男人獰笑!大聲喊道:「你們剛剛在停車場,押著我的寶貝兒倪晴想去哪兒呀?」

倪晴一看,竟然是這個瘋子趴在車頂!於是大叫:「他們想綁架我跟傅宇!」

鯊魚盧盛不顧自己安危,趴在疾駛上路的大廂型車上!他看見了倪晴激動地對自己說著話,可是聽不清楚她說話的內容!

「快甩掉他!」小鬍子男要司機想法子甩掉這不知從哪兒篩不來的程咬金!

鯊魚盧盛一使起性子來!那可是任誰也攔不住!他一邊在不斷改變方向,想將自己甩掉的大廂型車車頂上瘋狂大笑,一邊看著擋風玻璃裡的司機!鯊魚盧盛使了個充滿惡意玩笑的眼神,然後從外套裡拿出一柄方才經過地下停車場時,在緊急消防箱裡拿來的斧頭!

「這傢伙想幹什麼?」小鬍子男千想萬想,想不到這時候居然有人趴在車頂上,拿出把斧頭對著自己獰笑?

「霹啦」一聲!斧頭用力地在擋風玻璃前砍出一個蜘蛛網似的大裂痕!

「他根本是瘋啦!」司機大叫!差點兒握不著方向盤!

鯊魚盧盛此刻腎上腺素大爆發!他可開心啦!以前被押在精神病院裡管束時不能幹的事兒,這會兒全幹了!他又是咒罵,又是大笑!「哇哈哈哈!」鯊魚盧盛將斧頭往擋風玻璃上一斧一斧地用力劈!擋風玻璃出現了一張張像蜘蛛網似的裂痕!

倪晴看到鯊魚盧盛瘋魔的樣子,這個人既是天才,又同時是個不折不扣的瘋子!這種人真太少見了…可現下,就需要這樣子不顧一切的人,才能把自己從爺爺的手中給救出來!

司機看著鋒利的斧頭,距離自己不到兩呎!即將把整面擋風玻璃給劈碎了! 司機眼睛一閉,不超過兩秒鐘的時間!整輛廂型車便撞上了路旁的便利商店!鯊魚盧盛一下子撞進了便利超商最裡面的冷藏飲料櫃!霹哩啪啦地將一整櫃的飲料、汽水、果汁、可樂全給撞得亂飛!整輛大廂型車,卡在便利超商裡動彈不得!

交警很快的排開了圍觀群眾,還有幾位大難不死,差一點就被大廂型車給撞個正著的路人,一邊通報中心,一邊進了超商查看狀況!

「嘿嘿嘿嘿…」摔得鼻青臉腫,滿臉是血的鯊魚盧盛還笑得出來:「想在北京擄走我的寶貝兒?哪有這麼容易?哈哈哈哈哈!」

倪中強的三架直升機,降落臨沂市北方靠近山區的關帝廟村,一口古井旁。

他迫不急待地走下直升機,領著一隊十來人,他急切地告訴馬管家:「『天元』推算出來的位置,就在這裡!快找快找!」

馬管家一頭霧水!就算這裡就是兩千年前十二金人所遺下的「禮物」埋藏地,這經過了兩千年,哪裡能輕易看出埋藏地點呢?

「從這口古井下去!」倪中強看向古井深處!這口井,怕不止經過數百年的光陰,他看見井裡早已枯水,井邊的泥磚也剝落過半!倪中強要手下們備好繩索!他要親自下去找找!

「倪老先生!」 一聲呼喚,從村子裡傳來!這聲音挺熟呀!

倪中強抬頭一看,居然是…國家一級文物保護局的首席調查員左琳!

這是怎麼回事?

時間推回稍早。 當倪中強隱隱覺得事情有蹊蹺!但又說不出來在哪兒?他撥了手機到實驗室。實驗室主任接了電話: 「倪老先生!」實驗室主任很快接了電話。

「你那兒的狀況一切正常吧?」倪中強問。 「一切正常!」實驗室主任回答。

倪中強聽到這話,居然還不是很放心!他又追問:「『天元』的運作呢?」

「也沒問題!目前和北京賽場的連線都順暢。」實驗室主任這麼對倪中強說。

「如果現在有不應該出現在你那兒的人,你就回答『紅燈』,如果沒有,就說『綠燈』」

實驗室主任聽完倪中強的質問:「…綠燈!全是綠燈!」

倪中強不知道的,是在他這通電話之前,左琳早就因著倪晴的通報,知道了人工智能「天元」的實驗室所在地。趁著倪中強帶著一隊手下直奔山東之際,他發動搜索,早就派人守著「天元」的實驗室。因此,當倪中強一直等到傅宇在北京紫禁城大圖書館下出最後一手白子的當口,切斷了「天元」與倪晴的連線,讓倪晴的平板,也斷了與外界的連結之後,倪中強認定自己這一招萬無一失,除了自己,再沒人能知道「禮物」真正的埋藏地點!

實驗室主任那後半句「全是綠燈!」那「全是」兩個字才是重點。

當時的「天元」實驗室裡,早都是國家一級文物保護局跟警隊的人!倪中強這點思慮的疏漏,她壓根兒不知道,「天元」跟左琳之間的連線,自始至終沒斷過!

傅思退從左琳身後站了出來,而此時,倪中強發覺,自己已經被警隊團團包圍了。

「倪中強,」傅思退穿著一襲棗色大衣,昂首走向倪中強:「你我之間下的這盤棋,到這裡收官啦!被你困在地窖裡四年的光陰,還讓我揹上縱火致死的罪名,我傅思退,今天一樣站得直直的,告訴你這盤棋的結局,你輸了!」

「金永進、傅先生、還有四年前因為被你教唆放火而死去的女孩子魏敏,」站到左琳身側的刑警隊長嚴肅地對倪中強說:「還有剛剛才通報的北京街頭擄人事件,都算在您的頭上啦!律師呢?」刑警隊長想到那個幫著倪中強第一次到警局接受訊問的律師就有氣:「他沒跟著您搭直升機一起過來嘛?可惜呀!」

刑警隊長一揮手,對著警隊人馬發號施令:「兄弟們,全押嘍!」

郝芝蘭緩緩走向被上了手銬的倪中強:「入界宜緩、慎勿輕速。」

「哼,」倪中強搖頭怒哼一聲:「這時候,還跟我談什麼『圍棋十訣』呢?」

「你要我幫你找到傅思退的兒子,我幫了。我為的,不是你。是為了傅思退的平安,為的就是看到你有今天。」九星棋院院長郝芝蘭面帶微笑:「你好好休息,好好靜思補過,接受現實吧。」

在古井外,正進行倪中強等人逮捕行動時,利見天、段青玉,已經先行進入古井之中。果然如「天元」推算的位置,這口古井,原先即是一個隱密的通道!

左琳為了不要讓即將到達的倪中強起疑心,讓利見天跟段青玉下了古井探路,然後撤去井口邊的垂降裝備,讓倪中強以為自己是唯一到達這裡的人。

利見天和段青玉兩人,頭上戴著有燈光的頭盔,穿戴護具,一下古井之後,垂降剛過十米,就發現井道出現一個斜斜向下的漆黑岔口。這岔口口徑,差不多半個人高。利見天帶頭,先鑽了進去。

「這裡面挺窄,動作別太快,免得卡住。」利見天對身後的段青玉叮嚀。

「大師兄您也慢著點,別急,安全重要!」段青玉回答。

利見天聽了這番關切,心理著實受用!當他聽了院長郝芝蘭的說明,知道了魏敏真正的死因,害死魏敏的真相大白,並且,見到了傅宇的父親傅思退,知道服伯伯這四年多來的遭遇之後,深深感到愧疚,也明白自己將情感封閉了四年多,把一切對魏敏的思念,轉成對傅家父子的憤怒!是多麼的不成熟。

「兩千年前,十二金人送給秦始皇的『禮物』,究竟是什麼?我真的很好奇呀!」利見天的語氣中帶著少有的興奮!

「這可是咱倆頭一回一起探險吶!」段青玉在利見天身後邊爬邊說。

「嗯。」利見天回頭,看著段青玉說:「希望以後還有機會!」

「『希望以後還有機會』?」段青玉腦子裡重複了利見天這句話…那就是有機會囉?她邊弓身跟在大師兄後面半走半爬,心裡卻覺得甜滋滋的!

利見天沿著這初始擠窄,需要半趴在地上爬行的古井岔道,經過將近兩百米的緩慢前進,現在可以直起身子,正常走路。

「變成一條地道了。」利見天回身將段青玉攙起。

段青玉眼前,出現了一條明顯經過人工修建的地道!順著頭上的燈光,這條筆直的地道,是用墨黑色的石版砌成:「這墨黑色…」她邊問邊踩:「這是石板嗎?」

利見天主動牽起段青玉的手:「這整條地道修完後,再鑲嵌了燒成墨黑色的琉璃磚。不過…」利見天蹲在地上又摸又按:「感覺可不像印象裡的琉璃呀!」

「原來是這樣呀!」段青玉邊說,邊感受著心儀的大師兄手掌傳來的一絲暖意!

「初極狹,纔通人;復行數十步,豁然開朗!」左琳的聲音,從利見天和段青玉身後出現!

「呵呵,這被妳說成了『桃花源記』呀!」傅思退跟在左琳後面笑著說。

左琳回頭說了一句:「你八成不信我去過。」

傅思退朗聲笑答:「哈哈哈,要是真去過,那就太玄啦。」

四人面前,呈現的是一座渾然天成的地底峽谷!其中奇石怪峰幽深無垠,如同進入洞天地府! 此時腳下看似刻意鋪置的墨黑色琉璃磚,突然發出陣陣藍紫色的幽光!像是要引導他們前進。 利見天、段青玉、左琳、傅思退四人,順著腳下引發出的藍紫色幽光前進。地道順著地底溶洞曲曲折折,走不到一百步,四人眼前呈現的,是一座人工精細打造的大殿!周圍貼上幾乎達手掌一半厚度的純金瓦片!整個黃金用量,怕不止二十噸!

大殿中央的地面與天頂,都是同樣的墨黑色看似琉璃磚的材質,此時,這些看似琉璃磚的墨黑色材質,一起發出點點星光!從四人的腳底,無數的點點星光,霎時充滿整座大殿!

「這是…」利見天看得眼都花了! 不止利見天,其餘三人的心跳也跟著星光乍起,差點跳出喉嚨!

「小天,」傅思退興奮抬頭,邊轉圈邊說道:「這是一副星空圖呀!」

左琳也欣賞著這男得一見的奇景:「是說明『十二金人』的來歷嗎?」

整座大店的星空圖,正在緩緩移動!他們在這幅三維立體的星空圖中,看見了眾多星系裡的銀河系!接著在銀河系璇臂近邊緣處,又認出了太陽系!然後是太陽系的行星越來越靠近!然後是自己在教科書、科普視頻上熟悉的土星、接著木星、小行星帶…像是坐在宇宙飛船的駕駛座似的,一路經過火星,往地球前進!

剎時之間!無盡的點點星光一起消失!地底深處的大殿裡,出現了十二道金光!四人定睛一看!這十二道金光,正是從十二座高達近三米的「金人」身上發出來的!

「十二金人?」利見天從沒如此驚訝過! 這眼前的「十二金人」,全部都在臉上罩個一塊像是深黑色,順著臉部曲限訂製的漆器面罩,卻又在面罩上看見了宇宙星團的緩慢流動!身上雕塑的衣飾,條簡潔,從頭到腳,沒有多餘的裝飾!只見到他們手腕上都刻著一枚手環。十二金人兩手都只有四指,手指都併攏,朝著胸口上的五角形護甲。

「『禮物』?」段青玉問:「『禮物』在哪兒呢?」

傅思退走向其中的一座金人,他看著這金人胸前的五角形護甲:「這是?」 五角形護甲上,刻著縱橫交錯的細線!細線的交錯點上,有的是黑點,有的是白點…

「這是棋譜嗎?五角形的棋譜?」段青玉對利見天三人說道:「你們面前的金人身上也有五角形的棋譜嗎?」

五角形的棋譜?利見天面前的金人胸前,同樣有著這塊五角形的護甲:「我想…兩千年前來到地球的十二金人,不會跑了這麼遠的路,來教秦始皇下圍棋吧?」

傅思退連連觀察了五位金人胸前的五角形護甲:「這幾個金人胸前的護甲上刻著的圖像,乍看相同,可是每個黑子跟白子的位置不一樣呀!」

「十二面體!」利見天大聲說出來他的看法:「這十二金人胸前的五角形護甲,可以合併成一個十二面體!這是一個立體的圖像!圖像裡黑子白子,在一個立體的棋盤格裡面!」

左琳用手指,依著利見天的假設,凌空比劃著這想像中的「十二面體」:「這是什麼意思呢?」

傅思退也跟著猜想:「若是小天的說法為對,那麼,這十二面體中的黑白子的位置,依照圍棋棋盤的邏輯來解釋,應該越靠中間的,越在十二面體的裡面是吧?」

左琳喜歡這個猜想!

「這整個地方,都會好好的封鎖、保存。我們文保局,有合作已久的研究單位,讓他們跟人工智能「天元」,一起來破解吧!」左琳笑著對利見天說:「謝謝你在棋賽裡的精彩表現,還有你方才的推論。」

她看著傅思退:「兩千年來的圍棋棋士,為了保存這份『禮物』的完整性,所吃過的苦頭,恐怕不比您少!您辛苦了!」

傅思退點點頭,他看著這整座地下宮殿,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我太幸運了!歷代所有棋士祕密保存的機密,我是頭一個,看見『十二金人』,發現『禮物』的人之一呀!」

「請問…」段青玉弱弱地舉手,朝著左琳發問:「可以自拍留念一下嗎?」

「哈哈哈哈!」利見天、傅思退、左琳被段青玉這一問給逗笑了!但是左琳笑完,嚴肅地對段青玉說:「不方便!」

十天之後。

國際圍棋名人邀請賽的頒獎典禮,邀請了所有參賽的棋士一起參加!包括了: 世界職業棋士排名八十三,七段的德國棋院棋士維克多、世界職業棋士排名第十六,來自日本京都棋院的九段職業棋士一之倉健、馬來西亞吉隆坡棋院的八段棋手李世聰、職業棋士世界排名第二十的俄羅斯棋士亞歷山大、來自荷蘭的八段職業女棋士愛瑪、悉尼棋院的代表威廉七段、世界排名第十的俄羅斯棋士馬列科夫九段、排名第四的東京棋院代表小田新一九段、加拿大棋士麥卡倫八段、巴黎棋院法蒂瑪八段、曼谷棋院納塔彭恩九段。還有世界排名第一的職業棋士,九星棋院的「白無常」利見天、「黑無常」趙墨石,以及連著幾天臉上總是春風拂面,喜上心頭的段青玉。當然,中原棋院號稱「天下第二」的鯊魚盧盛九段,也坐在貴賓席觀禮!

「當然呀!我對於這場比賽的勝敗看得當然很淡呀!」上回抓著斧頭,趴在大廂型車撞進超商裡,傷勢未癒的鯊魚盧盛,坐在台下肆無忌憚地講手機:「真的!冠軍金盃跟妳比,我當然選妳啦寶貝兒!」

旁邊巴黎棋院的女棋士法蒂瑪八段皺著眉頭瞄他:「你有禮貌點行嗎?頒獎典禮呀!」

「先這樣!先這樣!我晚點兒去找妳,咱們去巴黎!」鯊魚盧盛滿臉笑容地看著巴黎棋院的女棋士法蒂瑪八段:「啊?為什麼要去巴黎?哎呀寶貝兒,我也是剛想到的!因為我旁邊坐了個來自巴黎的醜八怪女人!一直干擾咱們小倆口兒說話!所以我想帶你去巴黎找她算帳!清蒸了怎麼樣?嘿嘿嘿嘿!」鯊魚盧盛邊說,邊對法蒂瑪獰笑:「好了好了,先這樣!我兄弟要上台領獎啦!愛妳喔!」

鯊魚盧盛笑咪咪地收起手機,對坐在旁邊的法蒂瑪說:「我女朋友!哎!真粘人呀是不?她要我帶她去巴黎找妳玩,要把妳清蒸了吃!真是沒禮貌是吧?也不問妳跟我的意見,說清蒸就清蒸呀?要我說,當然是…」鯊魚盧盛看著法蒂瑪:「紅燒嘛!嘿嘿嘿嘿!」

司儀在舞台上大聲宣布:「現在為各位隆重介紹國際圍棋名人邀請賽的主辦單位!同時也邀請頒發冠軍獎座的頒獎人!讓握們以最熱烈的掌聲,歡迎大漢金控全球休閒娛樂及媒體事業群的運營長!郭嘉先生!為我們上台頒獎!也恭喜冠軍得主,來自九星棋院的傅宇!」

穿著一身深棗色訂製西裝,外型瀟灑俊美的大漢金控全球休閒娛樂及媒體事業群的運營長郭嘉,滿臉笑意的出場!他的笑容像陽光一般,感染了現場的每一位參與嘉賓!

「謝謝各位全球頂尖的棋士,參與今天的盛會。」郭嘉面向台下的所有觀眾們說:「還有所有支持本屆賽事舉辦的棋友們,我是大漢金控,郭嘉!各位好!今天這個冠軍獎盃,有個更適合我的人來頒發!」

傅宇站在運營長郭嘉的身旁看著他。

「就是傅宇棋士的父親,傅思退先生!」郭嘉大聲說出,並且帶頭鼓掌歡迎傅思退上場頒發冠軍獎盃給自己的兒子!

傅思退難得穿上一身正裝,從郭嘉的手中,將冠軍獎盃,頒發給自己的兒子! 「好小子!真有你的!」傅思退對兒子傅宇開心地說!

傅宇開心地從父親手中接過獎盃:「那是當然的呀!哈哈哈!」

父子倆同台,開心地朝台下貴賓、觀眾、棋友們深深一鞠躬!

利見天和趙墨石兩人也跟著鼓掌。

「呼呼呼,」趙墨石對利見天說:「怎麼樣?我的徒弟夠厲害吧?」

「你徒弟?」利見天斜眼回道:「他是我朋友,怎麼可能會是你徒弟?別想著在輩份上吃豆腐,棋盤上分高低吧!」

大漢金控全球休閒娛樂及媒體事業群的運營長郭嘉一走下舞台,在台側有一位穿著一襲紫紅色小禮服,襯托身材完美曲線的絕世美女笑著迎接他。這絕世美女,便是大漢金控董事局新任秘書長的蔡文姬。

「怎麼?」郭嘉笑問:「喜上眉梢啦?」

「好消息。」蔡文姬盈盈笑說:「咱們跟文保局合作的高端材料研究所,已經解開『禮物』之謎了。」

郭嘉一聽,臉上也亮了:「『禮物』是什麼?」

「十二面體的棋盤黑白子,其實是一種全新的人工合成的元素立體模型,前所未見!」蔡文姬回答。

郭嘉興奮:「然後呢?」

「這世上目前所有的能源供應系統,跟這個新元素所發出的功率一比,都成了『過去式』!每克新元素發出的電力瓦數,可以持續供應整個亞洲三個月的用電量。看來,世界上所有發電廠,都得關門大吉!要不然,就只能參與這項新元素的開展計畫了。」蔡文姬繼續說:「我們給這個兩千年前來自十二金人,送給秦始皇的『禮物』,取了個新名字。」

郭嘉好奇:「什麼名字?」

「這是個組合字,左金右秦,合成一個新字,讀作『珍』。」蔡文姬得意地告訴郭嘉答案。

「真是個好名字,嘻嘻嘻嘻!」郭嘉的笑容,有點像是當年曹操的笑容,卻更像是個剛剛打電玩,破了最後一關,喜孜孜的小男孩兒笑容:「好名字呀!」

這是個風合日麗的午後。

傅宇和利見天,還有段青玉,一起來到陵園,弔念魏敏。

傅宇將自己剛剛得來的圍棋邀請賽冠軍獎盃,放在魏敏的墓碑前。

「我贏了。」傅宇看著魏敏碑上笑容暖暖的照片說道:「我畫了一幅很美很美的畫給妳。我會繼續『畫』下去。我喜歡『畫畫』,很喜歡!」

利見天知道,傅宇所說的「畫畫」,是代表著下圍棋的意思。

「妳放心吧。」利見天對著魏敏的照片說:「我答應過妳,會好好看著他。」他的表情帶著柔和與真誠。不過當利見天看著傅宇,立馬換了個臉色:「現在這臭小子,是九星棋院初段職業棋士!年紀這麼大了還在初段?看來他好日子過完了,得加緊上進才行!」利見天挑眉對傅宇說:「我是你大師兄!以後見了我,記得叫『大師兄』。」

「想得美!」傅宇回嘴:「什麼人可以臉皮厚到往臉上貼這麼多金呀?打敗『天元』的人,可是我呀!」

「你穿著我的衣服打贏了,」利見天也不讓,手往傅宇肩頭一拍:「是我的精神,讓你過了『定乾坤』這一關!」

傅宇撥開利見天的手,他也往利見天肩膀重重一拍:「我穿你衣服,是帶著你,讓你有機會沾沾光!笨!」

利見天讓傅宇這使力一拍!身子晃了晃,他不甘示弱,朝傅宇胸口一推:「能進九星棋院,是我當初讓黑無常下江南到杭州去提拔你的!傻子!」

「哈!」傅宇還手在利見天胸口也用力一推:「你不知道黑無常第一次跟我交手,就是大敗呀?白痴!」

「你才白痴吧?初段的菜鳥!」

在段青玉眼裡所見到的,可不是兩個大男生掄拳頭對決了起來! 「哎哎哎!你們…」段青玉張嘴想阻止兩人的爭鬥拌嘴,可是這當口的,反而看見的,是兩個十來歲的小男孩,不管他人觀感,傻勁兒似的你一拳我一腳的胡鬧扭打!

段青玉覺得真是又好氣,又好笑!怎麼又來了?

她轉頭一看,像是漂亮大方的魏敏又出現在旁邊,一臉無可奈何的表情…

「打吧打吧!」段青玉笑著說:「今天就打這一場行啦!」

全文完。

作者:房純輝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