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單挑60 入神卷02 他是一個鯊魚獵人,乘著一小船,出海尋找飢餓嗜血的大鯊魚…
2019/09/20 15:05
瀏覽570
迴響0
推薦55
引用0

單挑60 入神卷02 他是一個鯊魚獵人,乘著一小船,出海尋找飢餓嗜血的大鯊魚…

*「入神」一詞,出自『棋經十三篇』,品格篇: 夫圍棋之品有九。一曰「入神」,二曰「坐照」,三曰「具體」,四曰「通幽」, 五曰「用智」,六曰「小巧」,七曰「鬥力」,八曰「若愚」,九曰「守拙」。九品之外不可勝計,未能入格,今不復云。 單挑 珍瓏棋局,自此進入第九章節:入神卷。

這列載著國際圍棋名人邀請賽四強的鐵道專車,一共有八節車廂。兩節車廂作為比賽現場。兩節車廂為參賽選手休息睡覺之用。一節餐車,一節為工作人員與轉播人員工作使用,餘下的,是賽會人員休息睡覺的車廂。

青康藏鐵路四強賽進行至今,列車已經到達青海省西寧市,海拔高度為兩千兩百米。總共兩天一夜的比賽,第一天的賽事,已經超過了三個小時… 在這三個小時裡,兩組選手,九星棋院利見天對上人工智能「天元」。中原棋院鯊魚盧盛的對手,則是九星棋院的見習生傅宇。

「嗯嗯!」鯊魚盧盛持白子後攻,與傅宇應了幾手之後,他抓抓發癢的鼻子:「我們上一回交手,是在懸空寺。」他看著傅宇,嘴巴拉出一個看起來令人發毛的微笑曲線:「我後來查了一下你的棋譜,發現…正式的紀錄!只有從這個賽程的第一場開始。真奇怪呀!你不是個弱手,應該也是千錘百鍊出來的,怎麼一點紀錄都沒有?像是橫空出世呀!」

傅宇冷眼看著鯊魚盧盛:「你果然是鯊魚,真的不停地游動,不這樣,一定喊難過吧?」

「當然當然!哈哈哈哈,」鯊魚盧盛笑道:「不保持游動,尋找獵物,我會發瘋的!」

我會讓你發瘋的!傅宇心想。

他從棋局裡,看到一整片大海,既廣且深!他是一個鯊魚獵人,乘著一小船,出海尋找飢餓嗜血的大鯊魚… 鯊魚獵人知道,這片海域裡,有一條特別聰明狡獪的大白鯊!牠從來不停止游動,四處尋找獵物。這條獨一無二的大白鯊,統治了整片海洋… 鯊魚獵人將沾飽了血腥味的魚餌,一塊一塊地丟進海裡,希望能等到那條狡獪的大白鯊出現,讓自己鋒利的魚鎗鎗頭,精準地刺進牠的心臟!

「你沒下過這種兩天一夜的棋吧?」鯊魚盧盛看著棋盤,覺得這個見習生,對待自己的方式有些隨便!

「一天分為上下半場,兩天一共四個半場,每半場三小時。」傅宇看著棋盤:「時間好充裕呀!」

鯊魚盧盛嘿嘿笑了出來:「嘿嘿嘿,你真是樂觀!時間充裕,那精神充不充裕呀?請!」 鯊魚盧盛的白子,應了一手「衝」。

傅宇面無表情,他全神貫注,鼻腔裡,甚至聞到了海浪上下起伏,所帶起的鹹味海風…

九星棋院的頭牌,職業棋士九段利見天心裡頭很開心!他有機會成為第一個擊敗眼前最強的人工智能「天元」的職業棋士。尤其這次執黑子先攻,在勝率的表現上,又更添利頭!

看著平版屏幕,代替「天元」執白子的倪晴,也感受得到從利見天身上隱隱飄來的喜悅興奮之情。她不明白,「天元」自從升級以來,打敗了許多頂尖職業棋士,早就威名遠播!到後來,甚至連重金邀請,也請不到職業棋士來對弈!因為沒人想輸給機器!而當這個比賽開始之後,她發現利見天似乎只將「天元」當成唯一的對手,其他人都不放在眼裡。

「你很高興嗎?」倪晴問。

白無常利見天露出一口白齒細牙,陰冷的笑說:「開心到不行呀!」

倪晴從國際圍棋名人邀請賽開始前,就聽過白無常利見天的大名!知道他的公眾形象溫文儒雅,外型俊俏,親和力很高。但是一上了棋桌,才能真正體會到「白無常」的陰沈氣魄!就算自己只是按著「天元」的計算下棋,也深感戰戰兢兢!他和過去與「天元」交手的棋士,完全不一樣!沒有猶豫、沒有緊張,更別說是畏懼!

「那好!」倪情依著「天元」的只是回應白無常利見天的棋招:「你好好領教吧。」

「妳應該也很開心吧?」利見天看著「天元」的應手道。

「開心?」倪晴問。 「『天元』吸收了我們這麼多位棋士的思考邏輯,」利見天看著倪晴:「圖謀的大事,應該很有進展吧?」他對倪晴眨眨眼:「不僅如此,妳還雙喜臨們吶!」

「啊?」倪晴一是不解,他為何會說出「天元」在融合頂尖職業棋士思維邏輯的事兒?他知道了什麼嗎?「雙喜臨門?」

「鯊魚盧盛,可拜倒在妳石柳裙下呢!他沒能跟妳一起對決,挺失望的。」利見天邊說,邊在棋盤上落子。

倪晴一聽這話,立馬臉頰緋紅!既氣又糗:「他是個瘋子!」

「所以看人的眼光,特別不一樣。」利見天回應。

「你要跟我聊什麼?」倪中強瞪著九星棋院院長郝芝蘭。

郝芝蘭的臉色也變得凝重:「我真希望金永進還活著!這樣他就可以告訴你是誰出賣你?我也希望那個傅思退別搞失蹤!大家三頭六面講清楚,到底是誰,讓國家一級文物保護局知道『禮物』的事?」

倪中強一聽到「傅思退」三個字,臉色微微一變! 郝芝蘭要看的,就是倪中強的反應!她在棋盤上,久經戰陣。閱讀人心,是她苦學得來的本事。 先是驚訝,再是憤怒!然後是提防小心… 郝芝蘭將倪中強臉上細微的表情變化,看得一清二楚!

「麻煩倪老先生跟我們回局裡做個筆錄。」刑事小隊長走到書房門口。

倪中強左手輕拍沙發扶手,氣定神閒地微笑說:「行!」

他的笑容,在郝芝蘭看來,只是一張毫無用處的假面具。

經過三個小時,青康藏鐵路戰的專屬列車,停在青海省西寧車站。此刻正是中午休息時間。西寧市的海拔高度有兩千兩百米。這對利見天來說,有些敏感。他的氣管一向不好。利見天邊用餐,邊吸點純氧。

「哎呀!寶貝兒!找得我好辛苦呀!」鯊魚盧盛在餐車車廂,看見了倪晴,連忙快步迎上:「那個白無常,沒對妳不禮貌吧?」

「最不禮貌的是你呀!」倪晴拿著餐刀對著鯊魚盧盛:「誰是你寶貝呀?蹭過來幹什麼你?」

鯊魚盧盛連忙搖手:「幹嘛一下子就動刀呀!冷靜冷靜!妳這模樣,看起來就像個瘋婆子!」話雖這麼說,但是鯊魚盧盛還是坐到了倪晴旁邊:「餐刀是拿來吃飯的,不是拿來捅人的!」

「你坐這麼近幹什麼?坐遠點兒!」尼晴依舊拿著餐刀指著鯊魚盧盛!

鯊魚盧盛一笑:「那就聽妳的!」他一個跨步,從倪晴身邊的座位,轉到了倪晴餐桌對面的座位:「這樣欣賞妳的美,就更全面啦!」

「走開!」倪晴大罵!

鯊魚盧盛張口,但他先頓了一下,等看見倪晴沒話再說時,他才緩了個語氣道:「我剛剛想呀,為了不讓妳的『天元』繼續偷錄我們這些棋士的思維邏輯,準備跟大會提出全體退賽呢!」

「啊?」倪晴沒想到鯊魚盧盛竟然跟她說這個?

「然後想想不對!」鯊魚盧盛繼續說:「應該是跟大會說,讓妳跟『天元』退賽!你們搞人工智能的,應該自己去辦一場人工智能的圍棋大賽!我們去當棋評還挺好玩兒的不是?」

「什…什麼呀?」倪晴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鯊魚盧盛這番問題?

餐車服務員為鯊魚盧盛端上了餐點。鯊魚盧盛毫不客氣地開動,他喝了口熱湯,對倪晴說:「吃吧吃吧?吃完了,妳就抱著『天元』下車離開!西寧是個好地方,順便逛逛再回老家啊!」

沒想到…沒想到這個傢伙,竟然要自己退賽?還要我趕快吃完了下車?

餐車裡,還有利見天和傅宇。

他們坐得離彼此遠遠的。 但同時都聽見了鯊魚盧盛跟倪晴的對話。

對傅宇來說,這令他被觸怒了!經過三個小時的對弈,這鯊魚盧盛居然還能像個沒事上車打醬油的路人甲,跟倪晴邊吃飯邊插科打渾,一派輕鬆無事的模樣?那自己整個早上的拼搏,究竟在幹嘛呢?難道對這瘋子來說,自己給不了他一點兒壓力嗎?

傅宇閉上眼睛,讓自己收斂心神,看著窗外。他告訴自己,獵殺鯊魚的進展,現在不過是在佈局罷了…

對利見天來說,他見到鯊魚盧盛裝瘋賣傻的在戲弄倪晴,就對傅宇更感到不滿!這小子,一點威嚇力都沒有嗎?可以讓鯊魚盧盛這麼輕鬆過關?

從另一方面來看,他倒佩服鯊魚盧盛的好奇心。這份好奇心讓他轉化成動力,直接對倪晴出手了!說不定,還真能耙出什麼背後的秘辛出來哩!

利見天很清楚,什麼要發動退賽,或是叫倪情吃完午餐就下車滾蛋的話,都只是煙霧彈!倪晴要是這麼看輕鯊魚盧盛的智商,那只能讓自己一直被耍得團團轉罷了!

手機裡播放著一段視頻。那是一個中年男子,在一間書房裡自拍的畫面。

國家一級文物保護局的左琳,看著九星棋院院長郝芝蘭播放的內容:

「我是傅思退。四年前,我被誣陷是一樁縱火案的主嫌。事實上,我這四年來,並不是逃亡,而是被倪中強拘禁在他家裡的地下室裡。你現在看到的,是倪家大宅的書房。我正用倪中強的手機,在他的書房裡,錄下這段自白!」

左琳臉上表情,一開始有些震驚!她看得出來,這段畫面,應該是在夜半時分錄的,雖然光線不佳,這個自稱「傅思退」的中年男子,說話的蓻聲音也壓得極低,但一字一句,她都聽得清清楚楚!

「我被倪中強強行拘禁的原因,是因為我掌握著一份兩千年前『禮物』的秘密。這份『禮物』,是兩千年前,由天外十二金人,送給秦始皇的『禮物』。但在當時,嚴禁以任何文字形式記載。兩千年前的有志之士,將這份『禮物』的藏處,用三張棋譜代替文字,偷偷記下。」傅思退說的這裡,停頓了一下:「我並不知道『禮物』的內容是什麼?只知道秦始皇將『禮物』的秘密,化成八個字,刻在傳國玉璽上。」

左琳看著手機屏幕道:「『受命於天,既壽永昌。』」

「『受命於天,既壽永昌』。」手機屏幕裡的傅思退道:「我的家族,歷百年來收藏三份珍瓏棋譜,以我的推斷,這份『禮物』,肯定不是什麼長生不老藥!因為秦始皇並沒有長生不老。也不會有得了這樣的藥不用,還埋藏起來的。但是我只有棋譜,並沒有這份『禮物』的描述。當倪中強的知這個傳說時,他找到了我。」傅思退說這裡,他忽然四顧張望了一下!好像聽到有人在大宅裡走動似的! 「我並不想和他合作,找到『禮物』的下落。」

傅思退站到了書櫃前繼續說:「他居心不正!」傅思退的神情露出了後悔:「沒想到,他故意約我出遠門,說是找到了第四張棋譜…其實是支開我,派人到我家裡,假裝行竊,故佈疑陣,想要翻出棋譜。沒想到,竟然還害了一條人命!」

郝芝蘭對左琳說:「這件事,我已經讓趙墨石跟杭州棋院的人去查了。」

手機屏幕中的傅思退說:「我時間不多,這裡不宜久留。我被關在倪家大宅的秘密地下室裡。你們從一樓大廳旁的迴廊盡頭,一幅畫後面就能進入地窖。我在那小房間裡的牆上,刻了一幅棋盤,黑子第一手落在…」

九星棋院院長郝芝蘭解釋道:「他說的圍棋起手佈局,是三連星。就是妳在地下室,擦掉未乾白漆的那幅棋譜的前五手。」

左琳不懂圍棋,但眼前的狀況很容易懂!她的確找到了舊畫後方的地下室通道,也因為院長的告知,看見了牆上原本被白漆蓋著的大棋譜。眼前的事情越來越明確了!這屏幕中自拍的中年男子,不是與倪中強合謀,就是倪中強的受害人。

「我不知道現在的狀況是什麼?」手機屏幕中的傅思退道:「我要離開了,倪中強的手機、皮夾、平板,都在我這兒。我希望我的冤屈,能夠洗刷,我希望一切,能夠真相大白!」 傅思退的視頻,就錄到這裡。

「他什麼時候寄給妳的?」左琳問院長郝芝蘭。

「今天早上。」

左琳突然想到,她從大宅走出來,要找院長一起進倪家宅子時,她看見院長鄭在跟人通電話…「那個時候,不會正巧就是傅思退跟妳通話吧?」

郝芝蘭似笑非笑:「不這麼巧,妳怎麼會知道要翻那張掛在迴廊盡頭的舊油畫?擦掉地下室牆上的白漆?」

左琳很清楚,眼前這位棋院院長的本事。職業棋士,遇事都這麼冷靜平淡嗎?她當時根本看不出來一點端倪呀!

「現在怎麼辦?」左琳問。

「建議按兵不動。」郝芝蘭回答:「還有第三張棋譜未出現,我們對倪中強還得客氣客氣。」

左琳笑了。她非常明白院長的意思。 手機屏幕裡錄下自白的傅思退,能夠被囚禁四年之後,猝然發難!靠著一己之力逃出去。身邊的九星棋院貴為院長的郝芝蘭,還有隔壁房間裡由律師陪同報案,將事實隱匿,反過來報案稱家裡昨夜遭入侵行竊,遺失手機、皮夾、平板等失物,並且與竊賊扭打才受傷的倪中強,都是頂尖聰明的人物!左琳就喜歡跟這樣的人物周旋!

「這個見習生傅宇,真是讓我驚豔呀!」在青康藏鐵道列車上擔任棋評的直播主柳葉:「他根本沒有大賽的經驗,卻能在這兩天一夜的棋賽第一階段,表現得如此沈穩!」

「雖然這麼說,」棋評龐老師看著傅宇和鯊魚盧盛從早上下到中午休息時間的棋譜:「但是傅宇的佈局,在左上角這邊有點薄了!」

另一位女棋評方老師點頭道:「見習生這塊區域,我的看法跟龐老師一樣。但是鯊魚盧盛九段,好像也不急於出手呀!」

「光就這次國際圍棋名人邀請賽的內容看來,傅宇在系列賽到目前為止,都傾向被動,他比較不擅長攻擊,是嗎?可是鯊魚盧盛,他是條大白鯊!殺的時候,那完全是一口吞的!」

棋評直播主柳葉道:「而且他的智商極高,細算力驚人!最喜歡跟對手打劫!」

棋評龐老師點頭表示贊同:「現在鯊魚盧盛大約還在海裡巡游,等著一口吞的機會吧?」

「相較之下,利見天九段和人工智能『天元』的對局,步調上還快了一點兒!」女棋評方老師道。

「對於一般人來說,人工智能的出現,好像會對職業棋士造成威脅。」龐老師接著說道:「但其實不然。對於職業棋士來說,人工智能的出現,反而成為他們精進自己的工具!透過人工智能的輔助,職業棋士能更精確的推算每一步棋後續的影響!比如我們到棋院裡下棋,常常看到棋士們運用人工智能,推算出這手棋下了之後的勝率是提昇?還是降低?人工智能,像是他們很容易上手的輔助工具。」

「是呀!只要圍棋還是人與人之間的競賽,人工智能就是最好的輔助工具之一!」棋評直播主柳葉說:「就像我們人類,沒必要跟汽車比誰的移動速度快是一樣的道理!」

山東臨沂市,古稱瑯邪。轄區內山高水長,沂河穿流其中,蒙山沂水甲天下! 臨沂市境內,十公里以上河流有多達三百條!這已經是午後時分,一名下巴兩頰都掛著鬍渣的中年男子,穿著一套卡其衣褲,坐在沂蒙湖邊的一家小吃攤前吃麵。他便是傅宇的父親,傅思退!

傅思退看著從倪中強手裡拿來的平板,他知道人工智能『天元』已經推算出兩張珍瓏棋譜的秘密!

「水文圖呀!」傅思退看著平板。突然之間,平板的『天元』訊號消失!

他先是皺眉,然後一笑:「哼哼哼,現在才撤下『天元』的連線?晚啦!」

*「衝」圍棋術語:從自己原有的棋子出發,向對方棋子的空隙衝去,叫「衝」。

作者:房純輝

每週更新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