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單挑59 入神卷01 「我幫你找到了傅思退的兒子,你幫我找到傅思退了嗎?」郝芝蘭問。
2019/09/13 10:15
瀏覽535
迴響0
推薦42
引用0

單挑59 入神卷01 「我幫你找到了傅思退的兒子,你幫我找到傅思退了嗎?」郝芝蘭問。

*「入神」一詞,出自『棋經十三篇』,品格篇: 夫圍棋之品有九。一曰「入神」,二曰「坐照」,三曰「具體」,四曰「通幽」, 五曰「用智」,六曰「小巧」,七曰「鬥力」,八曰「若愚」,九曰「守拙」。九品之外不可勝計,未能入格,今不復云。 單挑 珍瓏棋局,自此進入第九章節:入神卷。

我要跟你說什麼?段青玉站在大師兄利見天面前,她要說什麼?

「你跟魏敏之間的故事,我都已經知道了!她已經不會再出現了,你應該放下她,繼續往前走。因為,未來有我陪著你。」

說不出來!段青玉紅唇半張,她這當口兒,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利見天看著一言不發的段清玉:「怎麼了?」

段青玉的手機鈴聲,恰好在這時候大聲響起!

「我接個電話!」段青玉慌張地拿出手機,按下通話鍵:「喂?」

手機那頭傳來的,是黑無常趙墨石的聲音:「小玉!我趙墨石!」

「啊!黑師兄…不!趙師兄!」段清玉一臉糗樣,看著利見天說話。

「妳到了蘭州,見到利見天,記得跟他說,別跟傅宇過不去!他全想錯了!他們倆都想錯了!知道嗎?」 段青玉聽得莫名其妙:「什麼過不去?什麼想錯了?」

「一切等我到了之後,我跟他們倆說說清楚!先這樣!」手機那頭的趙墨石一說完,便結束通話。

「趙老師說什麼?」利見天問。

段青玉看著利見天說:「他要我告訴你,別再跟見習生過不去。他說,你全想錯了,見習生傅宇也想錯了,你們全都錯了。等他到了,會跟你們倆說清楚。」

利見天覺得段青玉這話說得沒頭沒尾的:「就這樣?」

段青玉點頭:「嗯。」

房間裡的鯊魚盧盛不耐煩了:「喂喂喂!你這盲棋還下不下啦?再拖時間,那就算我贏,我可要去找我那寶貝兒囉!」

利見天一聽,就知道鯊魚盧盛想去倪晴那兒串門子。他回頭一笑:「我倒好奇,她會不會理你?」

鯊魚盧盛起身,順了順上衣,經過利見天跟段青玉的身邊:「你這遲鈍的傢伙,對於感情這種事,一點兒也不好奇,哪能知道女孩子的心思呢?」他邊說,邊將段青玉拉走!

「幹嗎幹嘛呀!」段青玉被鯊魚盧盛強拉到走廊!她對於這個狂躁症天才,一直有忌諱!因為誰也捉不著鯊魚盧盛的心思! 他會不會突然發狂咬我呀?段青玉心頭狂跳! 鯊魚盧盛的笑容,讓段青玉看了就怕!

「嘿嘿嘿嘿!別擔心,我不會咬妳!我跟妳說,你們家那個白無常呀,根本不懂女孩子的心思!」他看著段青玉:「我這麼聰明的人,一秒鐘就知道妳在向啥了!我懂我懂呀!」

段青玉臉上一紅:「你懂什麼?」

鯊魚盧盛被段青玉一反問,臉上立刻出現不耐煩的表情:「我最討厭不夠聰明的人在我面前裝模作樣!妳愛利見天愛得要死,但是那個白無常一臉的死相,完全不把妳放在心上!搞得妳一點自信都沒了!」

段青玉沒想到這個鯊魚盧盛竟然拉著自己在走廊上邊走邊大聲說出自已的心聲?她連忙制止:「哎哎哎!盧盛老師,你說話太大聲了!說什麼呢你?趕緊去找你家的寶貝吧?」

「哈哈哈哈!」鯊魚盧勝戲謔笑道:「妳記好了,絕對不要挑戰我的智商呀!」

利見天站在房門內,將鯊魚盧盛跟段青玉兩人漸走漸遠的交談內容,聽得一清二楚。

什麼呀?他面無表情…

倪晴在房間裡,看著平板上「天元」的進度。「天元」在四川盲棋戰的過程中,應用了利見天、傅宇、鯊魚盧盛等眾家高階棋士的思維邏輯,與自身的二代類神經計算網路,已經解開珍瓏「鄧艾開蜀式」的謎底!那是一張兩千年前的「水文圖」。經過「天元」的搜尋比對,原先定位出兩千年前的「琅琊」跟「濮陽」之間的那張「天文圖」,直徑距離四百公里,面積範圍廣達十二萬五千六百公里。現在加上這張記載兩千年前河渠水道的「水文圖」一破解,描述埋藏十二金人所帶來的「禮物」收藏地點,已經縮小到五百平方公里的範圍了!

「我不能看著千古難遇的珍寶,被這個傢伙攔在面前!我不允許!」 倪晴想起四年多前,爺爺那副暴怒的模樣!

倪中強那時,臉色因怒氣而極度扭曲:「傅思退這個傢伙!敬酒不吃吃罰酒哇…」

「爺爺,」倪晴那時勸慰爺爺:「我們就跟他再好好談一談…」

當時的倪中強惡狠狠地瞪著倪晴:「『我們』?」

「我是說,您,您再好好跟他談談?」倪晴被爺爺一瞪,嚇得連忙改口! 倪晴沒想到,自己的爺爺,居然會因為執念,叫人闖進了人家的家裡,還放火故佈疑陣,卻因此更牽扯了一位無辜犧牲者?就為了幾張珍瓏棋譜? 她自小在爺爺的刻意栽培下成長,知道爺爺雖然看起來一派仙風道骨的模樣,其實心裡卻截然相反,凡有不順他心意的,爺爺從不放過!凡有他想要的,爺爺也近乎偏執地想方設法得到!

「我一定要!」當時爺爺對手下人說:「三張珍瓏棋譜,不計代價!」他說到這兒,忽然露出了然的笑容。倪晴知道,爺爺想出了他自認為絕妙的好計!

「除了珍瓏,我還讓那姓傅的,成為我手裡的甕中之鱉!」

倪晴為自己,套上了驕縱任性的外衣,用來應對自己的爺爺,讓爺爺知道,自己是個強悍的女孩子。 可再強悍,也有個底線不是?倪晴最大的不安全感,來自於自己的爺爺!她的爺爺,是個「只要找到理由,誰都可以犧牲」的人呀!

倪晴知道傅思退被關在自家地窖裡,是在她幫助爺爺倪中強完成人工智能「天元」第一階段測試的時候。有一天夜晚,她因為「天元」類神經計算網絡出現矛盾運算,要跟爺爺討論程式修改的問題。倪晴在自家大宅裡,沒找到爺爺的身影,卻在一樓大廳旁的迴廊,無意間撇見了爺爺隱沒在迴廊底端一幅舊畫作的後面…

倪晴第一次,偷偷進了迴廊畫作後面的階梯,到了一處自己從不知道地下空間!她見著的,除了堆疊的工具、雜物,還有一間背厚重鑄鐵大門鎖著的房間… 當她聽到房間內傳出可怕的不知用什麼東西刻牆壁而發出來的聲音時,自己立時全身毛骨悚然…

「誰在外面?」從厚重鐵門內傳出的聲音,把那時的倪晴,嚇得花容失色!拔腿就跑!

走火入魔了嗎?倪晴盯著平板上的「天元」,想著自己的爺爺。她不得不讓這個不為人知的訊息,傳出去給應該知道的人…一份兩千年前的「禮物」、一樁縱火案、一個被自己爺爺囚禁的人、一個無辜的火場受難者。還有,不知道何時會被爺爺犧牲掉的自己.. 貪欲,會讓人做出不可思議的事。倪晴知道,「害怕」也會如此。

金永進死在爺爺的「貪慾」之下!他不容許任何人佔了那份埋藏兩千年的「禮物」的便宜。倪晴害怕,如金永進這麼重要的「天元」技術顧問,爺爺都能輕易除掉!那麼自己呢?當自己沒有價值的時候,爺爺會怎麼做呢?倪晴害怕這樣的猜測!她得早一步做好打算,自己對不能被爺爺當成犧牲品!

「妳要跟我聊什麼?」坐在書房沙發上的倪中強瞪著九星棋院院長郝芝蘭。

郝芝蘭無視倪中強既防備又忿怒的瞪視:「你當初讓我找到傅思退的兒子,把他賽進這次的棋賽裡面,說他可能知道三張珍瓏的正確解法。」郝芝蘭走近倪中強:「我說呢,你也該跟我分享一下最新的進展到哪兒了吧?」

「妳跟著調查員跟警方一起進來,還跟我提這個?」倪中強左手緊握著手杖!一副想要將手杖砸在和郝芝蘭身上的模樣!

「巧合。」郝芝蘭看著倪中強的手杖道:「我出門向來不看黃曆,路上能遇見誰,不在我的掌握之中。如果我要對付你,第一步就是讓九星棋院退賽。你的『禮物』計畫,也早就被大眾知道了不是?」

倪中強側耳聽著那一票警方及調查員的動靜,似乎不在周圍:「妳說。」

「我幫你找到了傅思退的兒子,你幫我找到傅思退了嗎?」郝芝蘭問。

倪中強冷哼一聲:「哼!這重要關頭,找人比不上『天元』解開珍瓏重要!」

「警方跟那調查員,是來幹嘛的?」郝芝蘭嘴上這麼問,但心裡面已經明白,倪中強是個不折不扣的說謊高手!但是他的弱點,就在於太自信了! 因為,在郝芝蘭剛剛抵達倪家大宅時,她接到了一通手機來電。來電顯示的名字,是倪中強。 當她接起手機,聽到的第一句話是:「我只能相信妳!」

郝芝蘭一聽,這聲音不是倪中強,而是另一個男子的聲音!而且,這聲音好久沒聽見了!

「你?」郝芝蘭走下座車,神情一點兒也沒露出訝異,讓其他人包括趙墨石,都沒瞧出異狀。

用倪中強手機與郝芝蘭通話的,正是被關在倪家大宅地窖裡,超過四年的傅思退:「我不是縱火殺人犯,我被倪中強陷害了。」手機那頭的傅思退,語氣顯得小心謹慎。

郝芝蘭當時回應:「你平安就好了。他怎麼陷害你?」

「他找我商量發掘三張珍瓏裡的秘密,但是我認為這個秘密,不應該由他私人掌握,就算要解開,也得當成國家寶藏來看待。他不同意。」傅思退在手機那頭說:「於是,他一邊假裝跟我反覆討論,同時派人趁我不在,偷進我的古玩店找珍瓏棋譜,然後一把火燒了,想用一場火災,掩滅他的闖入痕跡,卻沒想到,這場火,燒死了一個女孩子。」

郝芝蘭看見左琳正要進入倪家大廳,同時回頭看著自己正在講手機,於是郝芝蘭對著左琳招招手,同時對傅思退說:「給我一個證據,我幫你。」

「我的兒子還好嗎?」手機裡的傅思退問。

「你放心,我照顧著。」郝芝蘭回答。

「我告訴妳,倪中強這四年來,把我關在哪裡。」手機那頭的傅思退說道:「一樓迴廊底,掛著一幅舊畫。後面是一道往下的樓梯,我就被關在裡面的一間有厚重鐵門的房裡,我在那牆上,刻了一幅大棋盤,第一手是黑子,刻在棋盤上的位置是…」

左琳當時走向郝芝蘭,意思是要她一起進宅。郝芝蘭像是聽著自己棋院內的職工打電話來報告例行事務般的表情,而不是聽著四年多來失蹤的老友,第一次打電話給她的驚訝模樣:「好,我知道了。」

她看著院長收起手機,臉上似乎思考著什麼?

她對左琳說:「你們有搜查令?」

左琳點點頭。

「這大宅子,藏東西的地方很多,」院長郝芝蘭緩緩說道:「或許有些地方,你們沒發現?」

現在,郝芝蘭就站在倪中強的書房裡,和他面對面。 此時,刑警隊長出現,對坐在沙發上的倪中強說:「我想請倪老先生跟我們走一趟,配合調查。說說金永進手機的事情,還有,地下室裡是不是藏過誰?」

「現在?」倪中強皺眉頭:「我傷成這樣?」

隊長笑臉說道:「擔心您因為身體不適,車子都準備好了。我們也就是做個筆錄,讓上面知道大家有在做事,您也很配合,這案子辦起來就明快了,是吧?」

倪中強臉色非常難看,但是他此刻不能跟警方犟!

「我的律師可以陪同嗎?」他問。

「這個當然!」刑事隊長說:「那就走吧?」

早上九點鐘。 蘭州車站的列車月台,擠了一大群棋迷與媒體! 國際圍棋名人邀請賽的第四戰「青康藏鐵路四強賽」即將展開! 司儀宣佈了包括人工智能「天元」、利見天、鯊魚盧盛、傅宇四人抽籤對戰的組合!

「黑組!『天元』對九星棋院利見天九段老師!白組!中原棋院盧盛九段老師對九星棋院見習生傅宇!這是兩天一夜,超過十八個小時的棋賽!隨著列車從蘭州,古代絲路的第一站,直到拉薩!『青康藏鐵路四強賽』,就是為了紀念漢朝張騫通西域,將圍棋這門智慧的競技藝術,推廣到中亞,一路進入歐洲!」

「嘿嘿嘿嘿!失望又開心!」鯊魚盧盛揹著背包,走在傅宇前頭,上了列車車廂。

傅宇看著鯊魚盧盛,沒搭腔。 鯊魚盧盛上了列車車廂,對傅宇說道:「失望是沒對上『天元』或是『白無常』!開心,是因為跟你下棋,挺輕鬆!可以邊玩兒邊欣賞沿路風景呀!」

傅宇做了個鬼臉:「這麼早就說垃圾話?不嫌口乾嘴臭嗎?」

作者:房純輝

每週更新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