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單挑41 用智卷03鯊魚盧盛突然一拍桌子:「哎呀!『天元』想當人!」
2019/04/10 14:11
瀏覽766
迴響0
推薦40
引用0

單挑41 用智卷03鯊魚盧盛突然一拍桌子:「哎呀!『天元』想當人!」

*「用智」一詞,出自『棋經十三篇』,品格篇: 夫圍棋之品有九。一曰「入神」,二曰「坐照」,三曰「具體」,四曰「通幽」, 五曰「用智」,六曰「小巧」,七曰「鬥力」,八曰「若愚」,九曰「守拙」。九品之外不可勝計,未能入格,今不復云。 單挑 珍瓏棋局,自此進入第五章節:用智卷。

鯊魚盧盛現下成了地面機動裝甲部隊的指揮官!他一雙佈滿血絲的眼睛,像激光似地快速掃視目前的混亂局勢! 「哼哼哼!」鯊魚盧盛冷笑:「這可是一場主題叫做『出賣與背叛』的大秀呀…」他抬頭看著戰場上不時呼嘯而過的隱形戰機群:「你不可能一開始就想跟我鬥,你需要我的力量!但是我也不會相信你,當局勢一有變化,你跟我,隨時都會出賣對方…嘻嘻嘻嘻!問題是…『天元』怎麼想呢?」

「殺!」坐在倪晴對面的「天下第二」鯊魚盧盛,夾起一枚黑子,在人工智能的「天元」佈陣處下了一手「刺」!

「天元」則透過倪晴手上的平板,用白子下了一手「扳」!這手「扳」,完全是衝著利見天而來!根本不理會鯊魚盧盛的「刺」!

「看來,」倪晴微笑對著鯊魚盧盛說:「『天元』沒把你當對手呀!」

鯊魚盧盛哈哈一笑:「哈哈哈哈!這個好笑!」他看著「天元」接續自己之後所下的那手「扳」,繼續說道:「寶貝,妳的垃圾話…還得多練練呀!要是『天元』也會垃圾話,那它肯定是垃圾話冠軍,一定把這個脖子纏絲巾的傢伙給比下去!」

利見天也笑了:「哼哼哼,只要是棋盤上的事兒,我這『天下第一』的排名,都不願意輕易讓出去!」利見天話一說完,伸手又取了一顆灰色小石,在鯊魚盧盛的「刺」之後,跟著下了個「鎮」!這一子落下,鯊魚盧盛知道這白無常的想法,一口氣兩子連擊,「天元」靠近自己的這一塊,不只是攻勢受阻而已,連守成都要崩啦!

「好!」鯊魚盧盛此時軍心大振!快手夾起一枚黑子,直接對著利見天的左下角叫吃!

利見天見到鯊魚盧盛這手棋,直接衝著自己而來,剛剛幫了他的一手「鎮」,反而被恩將仇報了!白無常利見天點了點頭,一副稱讚的表情!他心裡想著:果然這瘋子也開始進入狀況啦。他要是跟著我的「鎮」,去攻擊「天元」,那也只賺小利!我就可以選擇攻擊或是自補。這小子…知道我要自補,所以才會讓利一子,去幫他限制「天元」…

「天元」怎麼想呢? 利見天想到這裡,看見倪晴取了白子,用一個「接」,試圖將方才鯊魚盧盛的「刺」,與白無常利見天的「鎮」,這黑、灰兩子聯手所造成的傷害降低!同時補強白子的陣型。

每一步,都要考慮另外兩方的變化呀…白無常立見天此時心中興奮莫名!這突然令他想起了九星棋院院長從抽屜裡所拿出來那張小時候與傅宇沒下完的棋譜…那盤棋…當年也如今時一樣,令自己感到興奮莫名呀!利見天提醒自己別走神!傅宇這混蛋!從我的腦子裡滾出去!

傅宇縮身一鑽!就出了九星棋院到車站來接的小巴!他背著包,抬頭看著那盤踞在絕壁半空中的懸空寺。這會兒,已是近點燈的時候了。 來接他的僧人知秋,將傅宇領到飛樓另一側的廂房。

「傅先生,這就是您的廂房。等會兒就吃飯了,您歇會兒。」僧人知秋低頭合十,便掩上房門離去。

利見天頭上滲出汗珠!眼下這局勢,已經算是收官階段。縱橫十九路,共三百六十一子的空間,近八成給三色棋子給占滿了! 自己手上這一子,應該如何運用呢? 鯊魚盧盛在這局棋的後半段,像是成了啞巴似的,連氣兒都不出一聲!專心凝神的應付這盤棋。利見天一直在審酌「天元」與鯊魚盧盛的佈局與衝殺。除此之外,又想放手一搏,跟人工智能「天元」,還有這「天下第二」同時較量!當然,他明白這樣的想法過於幼稚莽撞!因此,從後半段開始,他看「天元」與鯊魚盧盛交手的段落,和自己對弈「天元」,對弈鯊魚盧盛的段落,是更為用心!

利見天必須在這場三方棋賽上,盡可能地吸收「天元」與鯊魚盧盛的棋招應用。同時,他也明白,鯊魚盧盛必有相同的心思… 利見天想到這裡,突然聽見棋盤邊出現個聲音「噠」!原來是鯊魚盧盛夾起一顆黑子,在棋盤邊敲了一下,表示承認落敗,不下了。

「哼,我大概明白了!」鯊魚盧盛兩手一撐,將自己的身子撐起,站在大殿中央伸懶腰:「太有意思啦!哈哈哈哈!要是第三輪四川戰能夠碰上『天元』,或是你白無常…」鯊魚盧盛獰笑道:「我能讓你們從棋盤上給抬出去!」

白無常立見天看著鯊魚盧盛:「棋下完了,你還有垃圾話?」

「我是不是說垃圾話,你倒問問後面這個呀?」鯊魚盧盛對利見天說完,立刻向倪晴陪笑:「寶貝兒?餓不餓呀?咱們別留在這兒吃齋菜了,一起下山吃燒羊肉吧?」

倪晴給鯊魚盧盛一個大白眼看!「甭!我還有事兒!」她心底有點兒興奮,居然能同時讓「天元」收集白無常利見天跟鯊魚盧盛的思維意識!

「你來幹嘛?」

倪晴正要走,忽然被利見天這一聲叱問給嚇了一跳!她轉頭一看,這不就是九星棋院派來參加國際圍棋名人邀請賽的見習生傅宇嗎?

傅宇一放下包包,便走出廂房,信步在懸空寺逛逛。沒想到竟然在大殿裡,見到利見天、鯊魚盧盛,還有一位年輕美女在大殿中央對弈?他本想扭頭就走,可是一想:怎麼三個人同時下一盤棋呢?這份好奇心,讓他站在利見天背後,一站就是半小時!

可現下,被這利見天一叱問!整個人怒氣陡起:「怎麼?你一個氣喘鬼,能管得住我嗎?」他毫不客氣地衝著利見天罵回去!

「你站在後面看了半天,倒是說說,」鯊魚盧盛走近傅宇,一臉邪笑:「我有沒有本事收拾了你們九星棋院的白無常?」

傅宇看著眼前臉上滿是歪斜傷疤的鯊魚盧盛,知道這人半瘋半顛狂!可嘴上照樣不饒了:「這還需要問?你也就『天下第二』不是嗎?」

鯊魚盧盛突然雙手一攏!用力捧住了傅宇的臉頰:「那是因為那盤棋下到一半,醫生說我狂躁症發作!撤了我的資格呀!要不是這樣,我已經贏了白無常,說不定還順便挖出他的眼睛吞下肚子裡呀!嘿嘿嘿嘿…」

傅宇右手用力一揮:「少來!」說真格兒的,他心裡可是嚇了一大跳!沒想到這個瘋子一抬手就抓住自己呀!

倪晴知道傅宇是何許人也,她的雙眼露出異樣的精光!這小子,跟爺爺關著的那人…倪晴也弄不懂,為什麼一個小小的「見習生」也會被派到這兒來?她將平板收好,準備回房去驗查方才「天元」的意識融合狀況:「你們慢慢叫罵吧?我先走一步!明兒個有心情,『天元』可以再跟你們下一局!」

利見天臉上表情陰沉冰冷!他連句話都不想跟傅宇說,徑自經過鯊魚盧盛身邊,就要離開大殿。 就在他經過鯊魚盧盛時,突然被拉住!

「哼哼哼…我問你。」鯊魚盧盛右手用力拉住利見天的臂膀,他正要往下說,卻發現這個叫傅宇的見習生,還站著沒動,他便不耐煩地對傅宇說道:「走開走開!大人們說話,見習生到一邊兒去!」

傅宇根本不理鯊魚盧盛的話!依舊站著不動。

「呿!」鯊魚盧盛見這個傅宇壓根沒理會自己:「你不動,我就沒法子說話了嗎?我們倆動!走!咱們順便吃齋飯去!」鯊魚盧盛拉著白無常利見天往飯廳走去。

白無常利見天雖然跟鯊魚盧盛並非好友知交,但也清楚這個傢伙,沒事不會拿自己做戲! 兩人在懸空百丈的迴廊走了一段,鯊魚盧盛詭異地笑:「剛剛聽見了嗎?」

白無常利見天讓鯊魚盧盛一問,兩人相視一笑,同時說出:「你知不知道,『天元』有一回差點兒被你給搞瘋啦!」

鯊魚盧盛聽完自己跟利見天同時說出來的話,一模一樣!不禁開心的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他指著利見天:「好你個白無常!」 兩個人說出來的話,是在利見天走到大殿,看見鯊魚盧盛跟倪晴手上的「天元」對弈時,倪晴無意間說出的話。

「今天之前,你沒跟『天元』私下對弈過吧?」利見天問鯊魚盧盛。

鯊魚盧盛搖搖頭:「跟人工智能下棋?多無趣!說垃圾話也沒人回嘴呀!」他眼神一閃,看著利見天:「這個『天元』,怕不是…」

利見天一抬手,接續鯊魚盧盛的話,繼續說下去:「若是這樣,『天元』第一次出場,是在上海開幕戰,然後是杭州戰。你都沒跟『天元』對弈過…」

「我是怎麼差點兒把『天元』搞瘋的呢?」鯊魚盧盛臉上笑嘻嘻地說:「上海戰!我吞了大量的鎮定劑!」

「『天元』在偷偷下載我們的棋招?」利見天說到這裡,立刻搖頭:「不是這樣!我們的棋招不需要到這時候才下載!互聯網上多得是!『天元』想要下載的,是我們對弈時的思維!」

兩人走到了齋飯房,一起坐在餐桌旁,桌上是三菜一湯,筍絲炒猴頭菇、地三鮮、麵醬燜腐皮,一大碗白菜湯!另外備了饅頭跟一大鍋白米飯。

鯊魚盧盛不客氣,自己盛了一大碗飯!夾起一大筷子麵醬燜腐皮放在白米飯上,邊扒進嘴裡邊說:「人工智能『天元』,不需要碰觸我們,就可以下載我們的思維。怎麼弄的?」

「我不懂這麼多。」利見天話說得簡潔。他挑了饅頭,撕成一小口,塞進嘴裡。

「遙測!」鯊魚盧盛吞了半碗飯,舀了一大瓢白菜湯澆在飯上繼續扒,邊扒邊湯飯邊說:「我們的心跳、體溫變化、表情變化、瞳孔…皮膚電阻、動作行為…」

「聽說,」利見天夾了一口筍絲炒猴頭菇嘗,爽脆加上滑嫩的口感,吃著甚是舒服:「有個叫『行為心理學』的不是?」

「哈哈哈!利老師除了會下棋,還有其他的好奇心呀!」鯊魚盧盛笑了出來:「還有!主辦單位在我們參賽者身上加了無線麥克風,那麥克風的穩定架,不就圍在咱們後腦上嗎?」

「這是?」利見天看著鯊魚盧盛。

「腦波偵測。嘻嘻嘻嘻,透過遠端傳輸…進入『天元』!」鯊魚盧盛笑得陰惻惻!「所以我家寶貝兒會說,我差點搞瘋了『天元』!因為上海戰的時候,我吞了一大堆鎮定劑,腦波不正常,卻還是漂亮的收拾了對手!」他盯著利見天,指著自己的頭:「我腦子太好使,就算亂七八糟,也搞得對手雞毛鴨血!哈哈哈,寶貝一句話,洩了『天元』的底呀!」

利見天搖頭:「『天元』已經夠強了!剛剛我贏不下來,可以窺見要是真的一對一…要取勝『天元』,亦是難中之難…所以,『天元』沒有必要用這法子,讓自己變得更強!它已經夠進化了!」

鯊魚盧盛聽利見天說到這裡!突然一拍桌子:「哎呀!」

利見天嚇了一跳:「怎麼?」

「『天元』想當人!」鯊魚盧盛興奮地大聲說!

*「刺」圍棋術語:瞄著對方陣地薄弱之處下子。

*「扳」圍棋術語:在黑、白子互相帖近時,一方從斜角上向對方兜頭下一子,以阻止對方的出路,稱為「扳」。

作者:房純輝 每週更新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