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單挑20 若愚卷07 『天元』這一局棋,可說處處衝著李世聰『滾打包收』!
2018/11/08 17:46
瀏覽360
迴響0
推薦38
引用0

單挑20 若愚卷07 『天元』這一局棋,可說處處衝著李世聰『滾打包收』!

九星棋院總部的演講廳,在下午三點前,已經擠滿了人!

段青玉很擔心利見天會責罵他!但是…限定棋力在職業棋士五段以上的師兄姐弟妹們,實在遠遠超過十個人的名額!中午她一進棋院,就被群裡的棋院同儕給圍住了!那時候,段清玉說要採取抽籤制,可是這些棋院同儕們不讓抽籤!直嚷著要「維權」!段青玉沒法子,找了棋院行政主任來說也不成!最後協調的結果,行政主任說只要講習室坐得下,一人一張椅,坐滿為止!

結果,當利見天到了棋院總部,他看見的是,棋院開了演講廳,裡面共有六十三位職業棋士五段以上的棋手恭候他的大駕!

白無常今日一樣穿著合身剪裁的西裝,象牙白色的西裝左領上,別著一枚小小圓章,那是九星棋院的標章。圓圓的標章裡,精雕了排成正方形,一共三排的九顆星星,代表著「九段」的位階。而正中央的一顆星鑲著一顆紅寶石,表示他在九星棋院裡,所有九段棋士中,利見天是處於最高位階的棋士之一!

至於段清玉,她胸前的棋院小圓章上,只有五顆星。而五顆星中,沒有一顆星鑲了紅寶石。表示她目前的位階是職業棋士五段。

利見天眉頭一皺,雪白的面容上,罩了一層不悅的寒氣!小聲地質問段清玉:「這是怎麼了?我不是說得很清楚,十個人嗎?」

段青玉一聽這話,連忙縮身到棋院行政主任後面,她一邊假笑著,用手肘將行政主任推得向前一步!

行政主任開口對眼前的白無常利見天說:「哎呀!棋院裡的人,一聽說您要親自解盤,給大家分析分析這次上海開幕戰的幾張棋譜,實在是反映熱烈!利老師您就不吝分享分享,這也是讓伙伴們增廣見聞的好機會呀不是?」

利見天摸了下脖子上的領巾,看著連主任都站出來說話,他只好點點頭:「就依主任的安排。」

「好啦!大家坐好了!」行政主任朝演講廳裡的男女棋士們說:「上海開幕戰,對戰旗譜分析,我們這就開始啦!歡迎利老師!」

利見天對於滿廳的熱烈掌聲恍若未聞!他徑自走向中央的大屏幕上,面對參與講習會的棋士:「我們現在開始!」

段青玉坐在第一排的正中央!這可是她擔任聯絡安排講習會的一個小小特權!倆眼睛盯著利見天發亮的她,臉上帶著開心的笑容!

「開始了!開始了!」段青玉興奮地拍手!

利見天面向大屏幕。此時大屏幕上出現了一面巨大的圍棋棋盤!利見天雙手並用,在大屏幕上的空白棋盤落子!右手手指在棋盤上一點,就出現了一枚黑子!左手手指在棋盤上一點,就出現了一枚白子!如此這般,利見天雙手在大屏幕上連續點了二十手,然後轉身面對演講廳裡的五段棋士們,冷冷地問:「這張棋譜,是上海開幕戰中,哪一組對戰組合?」

段青玉第一個舉手!手臂伸得長長的!她當然知道! 不過,知道利見天這問題的,可不只一人!全場超過有四分之三的棋士都舉手了!

「雷師兄,請說!」利見天朝著演講廳後排的一位中年男子點頭。 這位年近四十歲的七段棋士挺直了上身:「這是『天元』對戰馬來西亞八段李世聰!李世聰黑子,『天元』白子!」

利見天微微點頭:「『天元』。近兩年來,『天元』的戰績是十七勝零敗。它打敗了十位九段,六位八段、一位七段棋士。這連續十七勝裏,五次持黑子,十二次執白子。六次中盤勝出。這表示,『天元』無所謂先手後手,它都能贏!諸位師兄姐都清楚,持黑子先下,就表示有了五到七目的優勢。這份優勢,對於『天元』來說,是幾乎無視的!為什麼?」

段青玉又是第一個舉手!

利見天朝她點了點頭:「小玉說說看。」

「從這張棋譜的前二十手來看,『天元』在第五手就使出『壓』!如果『天元』是真的棋手,他根本不顧對方的佈局,一開始就採取主動,先強攻!」

利見天點點頭,繼續追問段清玉:「然後呢?」

段青玉繼續回答:「『天元』用強攻對手的方式,要破壞八段李世聰的佈局!不等對方佈陣,就像一隊騎兵,快速衝殺,無非就是要打個對方立足未穩!」

利見天嘴角浮出微笑,他聽著眼前段青玉繼續說出她自己的看法:「後手先攻,通常極為兇險!但是『天元』的下法,照我看來,就像是電玩裡的大BOSS似的,這個大BOSS不在乎一開始被提子,甚至自己不佈陣也無所謂!那些被提的子,只是『天元』這個大BOSS的小嘍嘍!而『天元』這一局,就是要藉由一路攻勢,切碎了八段李世聰的戰略佈局!既然陣勢無法開展,李世聰就在第二十手居於下風了!」

利見天兩眼看著段青玉的眼神不一樣了!

「妳的看法,非常好!」他脫口稱讚了段清玉。

這句稱讚,在段青玉心裡非常受用!自個兒說出的這一番話,可是經過了不眠不休,利用極為有限的時間裡琢磨出來的心得呀!

利見天對著演講廳的棋士們分析:「從這一局的對戰來看,」他邊說,雙手又開始將黑子、白子點上了大屏幕裡的棋盤:「有一個重點,非常值得身為真正棋手的我們,密切關注!」 利見天將上海開幕戰『天元』對抗馬來西亞八段李世聰的棋譜,一次展現完畢!這表示,利見天將整個對戰過程的起承轉合諸多變化,早已牢牢記在腦海之中!

當他將整張棋譜重現完畢後,看著眾人道:「這個重點,就是『打棋譜』的基本功!各位有沒有發現,『天元』從第五手開始,就像圍棋課本裡的『死活題』教材一樣?」

「沒錯!」

這發話的,是坐在第二排右邊,一位年約三十的長髮男子。他的上衣衣領,也別著一枚九星棋院的小圓章。小圓章上精雕了一共排成正方形三排的九顆星!左上角的第一顆星上,點了個小小的白點,表示他是九星棋院裡,九段棋士裡的最初位階!這人名叫紀中,職業棋士世界排名第三十一!今年剛剛升上九段棋士。

「『天元』這一局棋,可說處處衝著李世聰『滾打包收』!這個人工智能『天元』,對於基本打棋譜的功夫,可說是爛熟!基本的死活棋形,比目前所有職業棋士加起來還記得多!基本功練得頂天,使出來便出神入化!如果我們不在基本棋形上重新痛下苦功,碰見了『天元』,就會像李世聰一樣,輸得灰頭土臉!」

「壓」圍棋術語:將對方棋子逼在低位,叫「壓」。

「死活」圍棋術語:即一塊圍棋棋形是死是活的問題,也是圍棋中最重要的基本概念。在棋局開始以後,雙方棋子不可能馬上做活。所以死活問題從序盤開始,就一路貫串到終盤為止。在這個過程中,黑白雙方必須要掌握時機,率先殺對方的棋子,或為我方的棋子做活。圍棋大師吳清源曾經過說:「死活就是填塞」。

「滾打包收」圍棋術語:是指連續採用撲、打吃、封等手法來使對手棋子成為無效率的凝形,再加以攻擊的方式。其中滾打是指把對手棋子攻成凝形,包收是指進一步圍攻。滾打包收是圍棋攻擊常用的手法,通常首先以撲和連續打吃來破對方可能的眼位並減少氣,再加以圍攻追擊。

利見天一看是紀中開了口,便順著說道:「紀九段老師,跟李世聰交手過四次,四戰三勝,自然對李世聰這一局的了解,要比我們深。」

紀中九段朝利見天點了點頭,他接著說道:「其實,與其分析『天元』的棋譜,」 利見天極其聰明,他立刻聽出了紀中九段的『其實』,隱藏著另外的意思,紀中九段另有主意!

「我倒想知道,咱們九星棋院,憑著什麼?居然安排了一位『見習生』參賽?利老師對於這位『見習生』在上海開幕戰的表現,您有什麼評價?」 此話一出,整個現場的棋士們也露出了質疑棋院此番安排的神色!

利見天本來就不願意談論傅宇的情況!所以本次的研習會,將重點放在『天元』上!但是紀中九段卻挑明了要談傅宇這個傢伙!難道他得將院長的交代,拿出來當擋箭牌嗎?

我竟然還得替這個混帳解釋?

利見天臉上絲毫沒顯露出難色!他反而壓抑了自己心中的怒氣,平淡地說:「這次的『國際圍棋名人邀請賽』,並未列入職業積分計算。因此,棋院安排『見習生』參加,也無可厚非。」

中間座位上有一位女棋士舉手問:「『無可厚非』?整個棋院包括總院、分院,總有幾百位『見習生』,甭說這個姓傅的我們都沒見過,連聽都沒聽過!他是怎麼代表棋院上去比賽的?」

「哼哼哼哼…」利見天的臉色變得更白!

段清玉知道利見天這下子不太高興!但她不明白的是,這白無常不是因為棋士提問而不開心,完全是因為這個姓傅的傢伙,讓利見天想起來就不開心!

利見天轉身面對大屏幕,雙手一揮!大屏幕中的棋盤倏地變為空白!

「紀中九段的問題,真是問到了節點兒上呀!」利見天冷冷地說:「『見習生』!」

他雙手又開始在大屏幕的棋盤上連點!傅宇對戰德國職業棋士七段維克多的棋譜開始一子一子的呈現!

「這是上海開幕戰,各位師兄姐完全不認識的本院『見習生』所下的上半局!」 利見天對著現場六十三位棋院棋士說:「這個混蛋,上半局竟然下成這樣!」他說到這兒,嘴裡上下排雪白細牙,緊緊地咬在一起!

在座的棋院棋士,有許多人都露出眉頭深鎖的神情,還有人伸出手指,依著大屏幕上這張棋譜目前的棋路,一子一子的講究著!然後搖頭不解!

「這樣子外行嫩弱到不行的下法,根本就是個『屎棋』!最後居然還能扳得回來?」其中一位棋士實在弄不明白!

作者:房純輝

每週四更新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