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21世紀三國志 三部曲 大戰袁紹第一章 攻其不備 05「是…是董事長…要我這麼幹的。」楊彪再一次強調。
2017/12/07 18:20
瀏覽499
迴響0
推薦26
引用0

21世紀三國志 三部曲 大戰袁紹第一章 攻其不備 05「是…是董事長…要我這麼幹的。」楊彪再一次強調。

「嗯嗯,董事長叫楊彪找人殺曹操,曹操沒死,反倒拿著人正去找董事長要個公道,給個條件?」袁紹看著郭圖。

「然後大家交換利益,從此相安無事。」郭圖將話接過來說。

田豐雖然脾氣比較衝,可是聽了這樣的剖析,他也認為其中不無道理:「這樣子才能解釋,為何視頻中的瑞克,只把話說了一半,沒告訴大家殺曹操的真凶是誰。」

袁紹瞟了田豐一眼:「哼,你還擔心曹操會要不到公道?說不定,他已經去找董事長,準備從董事局跟投審會的口袋裡掏東西了!」

郭圖一聽袁紹這話,兩手一拍:「那咱們可不能落人之後呀!這就出發去面見董事長!否則別說要不到東西,連咱們手上的證據,到時候都會變成燙手山芋了!」

「是呀!萬一曹操跟董事長最後講和了,倒霉的是咱們跟郭汜!」顏良說:「一個主謀,一個受害者,兩邊聯手說咱們手上的證據是誣賴…那也真是太憋屈啦!」

「帶上證據,你跟我走!」袁紹繃著一張臉,手指郭圖。

想錯了是嗎?

袁紹看著眼前的劉協,楊彪真的是失心瘋,自己獨著幹下這檔事兒?那接下來應該怎麼解套?

郭圖聽完楊彪的自白,心裡頭一陣咒罵:弄了半天,這事情繞不到董事長頭上!他看著楊彪將真相道出之後,一臉垂頭喪氣,失了鬥心,於是心計又起…

「嗯嗯,」郭圖點了點頭:「我只能說,楊兄是我見過對自己老闆最忠心的人了!」他豎起大拇指:「了不起,罪過全一個人擔了!」

楊彪抬頭看著郭圖,一時之間弄不清這人說話的意思。

「啊?」

「你明知道,為了替董事長分憂,而幹下暗殺曹操的事。若是自己全扛了,不是死罪,也是死緩。若是老老實實說出真相…」他看著楊彪,一臉惋惜的神情:「道出指使你的主謀,就算這人的權勢通了天,我家袁大董事也會奮起全力,讓這人應該負起的責任,一分也跑不了!」郭圖說到這兒,兩手一攤:「唉,我也無法逼你說出真相,」他搖搖頭:「既然如此,也就幫不了楊兄您。」郭圖伸手敲敲前座司機的隔音板:「就在這兒讓您下車吧?」

楊彪聽了郭圖剛剛說的一番話,猛地聞出了一條生路! 難不成,眼其這郭圖,正在暗示自己,要是能將董事長給拉纏住,自己或許還有得救?真是這樣嗎?

「慢!」楊彪抬手阻止郭圖:「您的意思是,若是我說出『主謀』,就算此人『權勢通天』…袁大董事也會保我平安無事?」

「好話不說第二遍!」郭圖不給楊彪緩衝的時間:「停車!」

「是董事長!」楊彪這一句話,可以說是賭上身家了:「是他要我動曹操的!」

郭圖臉上假裝一愣!但是知道車內的錄音設備,已經很清楚的錄下剛剛楊彪說的話了!

「你說什麼?」郭圖問楊彪:「你再清楚地說一次?」

楊彪看著郭圖,知道剛剛這番話,已經讓郭圖這「買家」收貨了!

「是…是董事長…要我這麼幹的。」楊彪再一次強調。

「現在載我去找曹操!」大漢金控董事長劉協對著袁紹發號施令!

袁紹此時心裡頭一陣亂,這真是弄巧不成蝕把米了!早知道聽田豐的不就好了?要是不聽他的,那就是以下犯上。要是聽劉協的,把車開到曹家大宅,給曹操看到自己,那我袁紹的臉就丟大了!

劉協正想再命令袁紹時,袁紹卻拿出手機,像是收到了一份重要資料似的。他見到袁紹的表情,從凝重尷尬,變成輕鬆得意…

「先莫急著下車,」袁紹將手機朝向劉協,並且同時按下擴音鍵,把剛剛收到的音檔播出來: 「是董事長讓我去殺曹操的!」 楊彪這句話從袁紹的手機裡播放出來,讓劉協當場傻住!

「這…這楊彪胡說八道!我要當面跟他對質!」劉協大喊!

袁紹這時候,終算是站在絕對上風處。他沈穩地對董事長劉協說:「對質的事,等你們上了法院再說吧?」

劉協看著袁紹露出嚴肅的臉色:「上法院?」

「我現在可以帶著你跟楊彪去見曹操。然後讓警察將你帶走。」袁紹將身子的坐姿調得更舒服一點兒,像是老闆跟員工交辦事項似的:「退一萬步說,楊彪幹了這事,就算與你無關,你這董事長的位子也該下了!自己最親近的部署,竟然對擁有兩席董事的集團重要成員發動暗殺,你就已經脫不了身了,更何況現在你是主謀,還想什麼『對質』、『找曹操』,」袁紹用力朝座椅扶手一拍:「甚至對我大聲說話?」

「我是被冤枉的。」大漢金控董事長劉協冷冷地對袁紹說。

「這話,也留在法庭上說吧。」袁紹冷笑:「看了我的證據,再加上楊彪的證詞,曹操手上還捉著那個殺手瑞克,他第一個不會放過你。董事會的成員們也不會放過你!」

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劉協臉色鐵青!他實在弄不懂,為什麼楊彪要幹這種事,還誣賴在自己身上?眼前這個袁紹,為何要在這個時候找自己上車?是為了要藉著暗殺曹操這件事,將自己一舉扳倒嗎?

「你想怎樣?」劉協依然不輕易低頭!畢竟他沒有指使楊彪,還是理直氣壯!

袁紹笑著對劉協說:「我可以護著董事長您,如果楊彪真的是誣賴,這一時半刻也理不清楚。但是這樣子讓他繼續說下去,您這董事長的位子,已經沒了!就算有一天真相大白,也於事無補。是吧?」

劉協看著袁紹,等待他繼續往下說。

「幸好,楊彪在我手上,他剛剛說的話,只有你、我跟郭圖聽到。」袁紹說。

「曹操難道不知道?他剛剛已經上傳了殺手瑞克的視頻了!」劉協用這一題來考較袁紹。

袁紹心裡也一直對曹操這個舉動存著疑慮。

「這…」他對劉協說:「你我這時可得賭一把!」

21世紀三國志 三部曲 大戰袁紹第一章 攻其不備 06是你不能沒有大漢金控,不是大漢金控不能沒有你。

「賭?」 袁紹笑了笑:「總之,我在第一時間跟董事長您已經把這事情給說開了。曹操跟我不一樣,他一定不會像我這般護著你。有我在,你這董事長的位子就穩穩的。曹操?今晚甭去找他,改日讓他來見你吧?」

劉協看著袁紹,不久之前,他還密會了劉備,要他想方法將袁紹給拉下馬。現在呢?袁紹卻成了自己要面對這場暗殺風暴的擋土牆?時局的變化,真令人難以駕馭捉摸啊!

「怎麼?」袁紹看劉協半天不說話。

劉協經袁紹一問,這才回神過來:「不,我在想的是,楊彪怎麼處置?」

袁紹一聽,他知道這傢伙跟郭汜對自己來說,都是掌握劉協的阻礙!不能讓他們跟曹操接觸…

劉協看著袁紹若有所思:「有什麼方法,可以讓曹操永遠抓不到正主兒嗎?」

「呵呵呵,」袁紹心中有了個計劃:「楊彪嘛,趕緊讓他離開這個風暴中心。你之前讓曹操到南美洲去放羊牧牛養豬,這回,就讓楊彪也依樣畫葫蘆,叫他先離開北京,看看局勢怎麼發展再說吧。」

曹操戴著眼鏡,正與大漢金控全球醫療及生化科技事業群的運營官劉表視訊:「哎!劉董啊,我也不想這樣幹,但茲事體大,不得不然呀。」 視訊屏幕中的劉表,站在劉備身前,一臉不悅地說:「我明白曹董您剛從生死邊緣上走了一回,可是這個上傳視頻,搞得大家人心惶惶的,就能夠找出真凶嗎?我先說,您這遭到暗殺的事情,完全與我無關呀!」

曹操這時頭正犯疼!偏偏這劉表又要跟他視訊,一開頭就是埋怨自己幹嘛將瑞克的視頻到處上傳?他也解釋了,收到視頻的人,都是集團內的董事及八大事業群裡的運營官集第一級高管。真正的目的,曹操並沒有說出來,他是要這位「主謀」自亂陣腳,若是不止一個人的話,更有可能彼此爭著出賣對方!

曹操剛服下的止痛藥還沒發生功效,他皺著眉頭對電腦屏幕中的劉表說:「我知道,我知道!」

「你太衝動啦!」劉表對著曹操搖頭。 曹操因為是透過電腦屏幕看著劉表,因此他的眼鏡上的人臉辨識系統,受了電腦視頻光線的影響,一直在更新辨識狀態,讓曹操的眼睛老是閃呀閃的不舒服,頭疼得更嚴重!

「我瞧你有點臉色發青,」劉表念歸念,看著屏幕中曹操的面色:「沒事兒早點休息,找兇手的事兒,就交給警方吧。別多搞事,咱們要開投審會啦!」

話說完,劉表便關了與曹操的視訊。

「何必讓我跟他說話呢?」劉表轉身對劉被埋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嘛。」

劉備微低著頭:「這話沒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可之前曹董發了視頻,我們不能不關心一下,表示您對這件事情的重視。」

「好好好,關心完了。」劉表揮揮手:「我的高壓氧艙準備好了嗎?這兩天總覺得我的腰椎有點緊繃。」

劉備對劉表說:「已經準備好了,在恢復室裡。」

劉表點點頭:「那沒事了,你也回去歇著吧。」他說完就自己往樓上的恢復室裡走去,留下劉備一個人在書房。

劉備將剛剛與曹操對話的視訊記錄,從電腦中叫出,然後將手機屏幕靠近電腦,手指從電腦屏幕上往手機的方向一滑,電腦屏幕上的視訊記錄,就全進了劉備的手機裡。

曹操好不容易應付完劉表的嘮叨,他摘下眼鏡,按摩著雙眼:「媽的!我這頭疼究竟什麼時候才能治得好?」

蔡文姬祇得安慰曹操:「我相信郭嘉會幫您找到最好的辦法!」

曹操抬頭看著趙文姬,從他的眼神裡可以發現,曹操一點也分辨不出這個說話的女人是誰?他祇得又戴上眼鏡,從眼鏡裡的人臉辨識系統,將面前蔡文姬的資料、名字一下列出來,曹操才知道是誰在跟他說話。

「要找就快,快快快!」曹操發怒:「我受不了啦!」他非常不耐煩地將話說完,便操縱輪椅,往大廳裡去。

孫權此時還沒走吶!

曹操從眼鏡裡辨識出孫權,他一臉疲態:「唉!剛剛是劉董跟我視訊。」

孫權知道曹操打從南美回來之後,頭疼的毛病就一直沒停過!臉上老是戴著一副眼鏡,也瞧不出來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沒事兒!」孫權起身:「我看時間也晚了,該走啦。」

蔡文姬對孫權說:「多謝孫董親自跑這一趟,我送您出門。」

曹操因為頭疼不止,不太想說話,只是對孫權點了點頭,表示謝意。

等到孫權出門離開,曹操問司馬懿:「你說,我這『打草驚蛇』,蛇會出洞嗎?」

「盯著郭汜。」司馬懿對曹操說:「現在他是我們唯一得把握住的人。」

曹操點頭:「嗯。時間晚了,你們先回去吧。」

司馬懿應了一聲,便和蔡文姬轉身朝大門離去。

曹家的大廳這時只剩曹操一人。他取下眼鏡,閉上眼睛,想要讓自己平心靜氣,抑制住因為頭疼所造成的焦躁不安。

「人都走啦?」一個溫柔的女人聲音傳了過來。 曹操往內室一看,是位漂亮的女人,穿著一席麻布家居服,看上去約莫四十來歲。他認不出這女人是誰?怎麼會出現在家裡頭? 眼前的女人看他一副陌生的模樣,便搖搖手上的小鈴鐺:「看到沒有?」 曹操看著那女人手腕上的小鈴鐺,還是皺著眉頭:「我記得這東西…戴著這鈴鐺手鐲的…」他想了想:「是我妻子…」

曹操還是戴上了眼鏡,鏡片上立刻顯示出面前的女人,是他的妻子卞琴。

「唉!」曹操長長地嘆了一口氣:「真是糟透了!」

卞琴的臉上透著擔心的神情:「我看這樣子不行。咱們明天找劉表去,讓他派人看看?」

曹操搖搖頭:「萬一我這『臉盲症』的事情傳了出去,我是擔心對於集團會有影響呀。」

卞琴蹲在曹操身旁:「對集團沒有影響,你怕的是對你自己在集團裡的地位有影響。」

曹操沒說話。

「都到這時候了,還想不明白?」卞琴柔聲對曹操說:「是你不能沒有大漢金控,不是大漢金控不能沒有你。」

曹操緩緩說道:「之前那三個月,我依著董事長的安排,將自己沈潛在南美洲。然後呢?」他指著自己的眼睛:「我招誰惹誰了?弄得差點沒命回來看妳,現在搞成這樣?」

他搖搖頭:「這個世界,就是一個江湖。我正當壯年,還做得動活兒,幹得了事。要是之前妳這麼跟我說『是我不能沒有大漢金控,不是大漢金控不能沒有我』,我不但承認,還會轉念。乾脆辭呈一送,我就撤了!從此七海逍遙,咱們自在快活去!」

卞琴看著自己的丈夫曹操。

「可現在,」曹操虎目一睜:「想要善始善終,越來越難了!」

卞琴拍拍曹操的肩膀:「平安是福。咱們過日子,要的是這個。等眼下這事兒辦完,咱們看看曹丕去。」

「哼哼哼,」曹操聽了妻子這話,他將右手握成拳頭:「我現在要求個『闔家平安』,還真得拼了命使腦

子、動拳頭才行。」

「早點休息吧?這麼晚了,還會有人來嗎?」妻子卞琴對曹操說。

曹操從輪椅旁的小袋兒裏掏出止痛藥瓶,掏出三顆放在嘴裡乾嚼,一臉戾氣,恨恨地說:「董事長今晚是不會過來了。」

「那就早點上來睡吧?明天有什麼事嗎?」

曹操嚥下止痛藥,他眼睛半閉,緩緩說出五個字:「投資審議會。」

作者:房純輝

每週更新

*以上圖檔來自網路,經文案合成後再製。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