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21世紀三國志 三部曲 大戰袁紹第一章 攻其不備 03+04郭圖指著楊彪:「暗殺曹操的主謀,就是你!」
2017/12/04 18:18
瀏覽485
迴響0
推薦17
引用0

21世紀三國志 三部曲 大戰袁紹第一章 攻其不備 02郭圖指著楊彪:「暗殺曹操的主謀,就是你!」

「啊?」楊彪這下子知道大事不妙到了極處!

大漢金控董事長劉協跟楊彪兩人一前一後地離開運動場。

在劉協正準備上車直奔曹操家前,突然一輛黑灰雙色加長型賓利,及一輛朋馳,雙雙停在自己的車子前面。 他正想叫自己的護衛將擋路的車子趕走,卻看見從加長型賓利後座下車的,竟然是袁紹?

「董事長晚上好興致,跑步健身呀?」袁紹皮笑肉不笑地朝劉協打招呼。

另一輛朋馳的車門打開,下車的是郭圖。他對站在劉協身後的楊彪揚了揚下巴,算是問候。不過臉上一副知道楊彪已經出了大事的表情。

「哎!」劉協嘆了口氣:「袁大董事,你也看過視頻了?」

袁紹微笑點頭。

「那好,跟我一起去見曹操吧?」劉協話說完,準備上車。

「慢!」袁紹伸手攔住劉協:「若我說,您一見了曹操,就會像董卓一樣,從大漢金控徹底消失了呢?」

「你這話什麼意思?」劉協一驚,怒目瞪著袁紹。

「容我在車上向您解釋。然後再去找曹操也不遲。如何?」袁紹加強語氣:「我是為了您好,真的!」

郭圖看著董事長劉協上了自己老闆的車,他也對站在原地沒動的楊彪說:「楊兄,在下郭圖,也請您上我這車,大家親近親近,聊一聊。」

「田豐呢?」楊彪腳步移動,卻問著郭圖:「他沒來?」

郭圖笑著將楊彪送上車,然後自己也跟著進了車廂,關上車門:「田兄另有要務。他要我向您問候一聲。」

大漢金控董事長劉協百般不願意地坐上了袁紹的車。雖說如此,他也好奇著,為何袁紹會對自己說出這樣的話?什麼叫做「跟董卓一樣,從大漢金控裡消失」? 劉協鎮定自己的心緒,用手撥了撥額頭上未乾的汗珠。

「我這兒有手巾。」袁紹面帶微笑地從座椅旁的置物櫃中拿出一條手巾,交給劉協。

劉協臉上沒有笑容,他接過手巾,看著袁紹:「說吧?我會因為去見了曹操,然後從大漢金控裡消失?袁大董事,你應該好好解釋清楚。」

袁紹看著劉協還在擦汗,他再出發之前,早就已經盤算好了整個佈局。

「你…」袁紹說出了個「你」字之後,想想又改口:「董事長,我在大漢金控的年資,雖然比您這位董事長還久一點,不過這次的事情,」他對著劉協冷笑:「可真是讓我開了眼界!果然『長江後浪推前浪』呀!」

劉協完全不明白袁紹在說什麼:「什麼意思?」

袁紹撇過頭去,看著車窗外的夜色不斷地晃過。車子運轉得非常順暢,連一絲晃動也沒有。

「我想,您一定看過了曹操剛剛發佈的視頻。」袁紹一手支著下巴:「畫面裡的瑞克,會出說暗殺曹操的主謀是誰。」

劉協「哼」了一聲:「真是夠了!曹操抓到了人,就交給警方,幹嘛搞這個?弄得天下大亂!」

「哈哈哈,」袁紹聽了劉協這番話,哈哈大笑:「我說董事長,都到這個節骨眼兒了,您還真能裝蒜呀!」

劉協孫然對袁紹有著顧忌,但也不能讓這傢伙在自己臉上胡踩:「怎麼?袁大董是,我在你車上坐了半晌,還是弄不明白您的意圖,我看還是乾脆點兒吧?說。」

袁紹盯著眼前這位董事長心想:你是完全不知道大難臨頭了?還是依舊在死撐?

「暗殺曹操的主謀,就是你!」袁紹一句話講得清清楚楚!

大漢金控董事長劉協一聽,嘴巴不由自主地張開!

「你…你在胡說些什麼?」劉協的聲音大了起來!

袁紹冷笑著,將筆記本電腦打開:「我胡說?」他將屏幕轉向劉協:「這個叫瑞克的,就是帶頭去刺殺曹操的傢伙。」

劉協看著電腦屏幕上有關於瑞克的資料,以及一連串銀行帳號的匯出匯入交易記錄,以及各個轉賬戶頭的持有人資料。而在整個紀錄檔案的源頭…他覺得是不是自己眼睛花了?

「楊彪?」劉協這下子整個人竪直了腰背,差點兒讓自個兒的頭撞到車頂!

袁紹的臉上露出虎狼般的猙獰神色:「來這一手,你可真夠狠的!這幾年讓董大胖子給帶壞了呀?想除掉曹操?讓楊彪出面處理。」

劉協這下子知道了袁紹找他,原來是以為自己就是想暗殺曹操的真凶?

「這不關我的事!我完全不知道有這麼回事!這全是楊彪自個兒幹的!」劉協急忙向袁紹解釋!

袁紹瞪著劉協:「你以為曹操幹嘛公佈視頻?他老早知道想殺他的人,就在咱們集團裡!而你,從董卓落馬之後,先是給了他一席董事,卸了他的心防,然後找個理由把曹操調出北京,丟到南美洲去。」袁紹陰陰地笑:「董事長真是狠毒呀,挑在伊瓜蘇瀑布下手?想讓他屍身墜入瀑布裡,餵鱷魚吃一頓飽是吧?這個帶頭的殺手瑞克,現在落在曹操手上,曹操已經把槍口對著你啦。」他突然用力一拍座椅扶手,大聲斥喝:「你不想想,當時我們怎麼幫你的?董卓沒有我跟曹操擋著,你這位子還坐得住嗎?他媽的你是這樣子對功臣的嗎?」

楊彪自從上了郭圖的車,就一直坐立難安!他的腦海裡,一直在翻攪著視頻中的瑞克,將要公佈自己的名字!何時呢?現在還來得及補救,還跑得了嗎?楊彪此時覺得全身燥熱發汗,非常不自在!

郭圖坐在車後座的主位上,他看看楊彪,終於將話匣子打開:「楊兄,大家好久不見了。上回碰面,是在呂布和貂禪的訂婚宴上,您還記得嗎?」

「啊?」楊彪連忙回答:「是是!」

「沒想到,士別三日,刮目相看呀!」郭圖冷笑著說:「您如今可是董事長跟前的大紅人啦!」

楊彪知道郭圖並非找自己上車話家常的:「郭兄,您…您跟袁大董事找董事長,有何話說?」他幹脆自己先挑明,想問個清楚再說。

「乾脆!」郭圖豎起大拇指:「楊兄果然是痛快的人!那,小弟也就不繞圈子,直說了?」

楊彪這時心口撲通撲通地跳:「郭兄您請說。」

郭圖指著楊彪:「暗殺曹操的主謀,就是你!」 楊彪眼睛睜得牛鈴般大:「郭圖!你別亂說話,血口噴人!」

郭圖搖搖頭:「楊兄。我郭圖是什麼人?我有幾分證據,說幾分話!」他將置物箱裡的筆記本電腦打開:「現在就讓你看看證據。」

楊彪額頭直冒汗,眼巴巴地看著底記本電腦屏幕上,跳出一頁頁瑞克的銀行賬戶交易資料!最後匯出一千萬美金源頭的記錄,明明白白的就是自己在香港的銀樓!

「我這司機啊,現在只有三條路可走,」郭圖指指車內隔音板前座司機的方向:「一條路是往曹操家走,把你交給他。一條路是往公安局開,將你交給警方處置。」郭圖笑著對楊彪說:「第三條路…就看楊兄您交待得清不清楚?把整件事兒給說清楚了,我這車,您想往哪兒開都行!」

楊彪看著郭圖,心中尋思:人正在曹操那兒,事證在郭圖這兒,自己這下子真是插翅難逃了! 郭圖在與袁紹出發前的密商,就是要從楊彪下手,套出董事長劉協主使暗殺曹操的真相來。

「第三條路,可以保我平安無事嗎?」楊彪小聲地問。

郭圖收好筆記本電腦,兩手交疊在腿上:「您說得越清楚,越平安無事。」

楊彪聽了這話,其實依舊非常掙扎!他不能就憑郭圖這句話,就將自己全給交了出去…

「如果我們家袁大董事真要辦你,早就把你扔給曹操,或是交給警方了!何必讓你在我車上吞吞吐吐?是給你最後一次機會,讓你將事情的來龍去脈交代清楚,然後想想看怎麼補救?」郭圖對楊彪說:「你也明白,我家袁大董事,跟曹操的交情,是所有董事局裡最好的。」

他伸出左手給楊彪看:「手心向上是活,手背朝天是死,你接下來的死活,對我家袁大董事來說,根本是易如反掌!」

「我說!我都說!」楊彪抓著郭圖的手:「一切都是我鬼迷心竅!」

郭圖將手抽回,對著楊彪點頭微笑:「鬼迷心竅?願聞其詳。」郭圖說完,用手拍拍西裝前胸,狀似要傾心以對:「有我們袁大董事相助,天大的難事,也有個解法兒呀。」其實他是趁機偷偷按下了車內的錄音鍵。

楊彪深深地吸了口氣,然後一個長歎:「唉!那時候,董卓下台,我看著董事長終於掌握了大漢金控。以為他可以從此勵精圖治,好好地將集團重新經營起來!可是董事長畢竟年少資淺,有許多事情他看得不夠清楚,我們當幕僚的,多少有些心有餘而力不足。」

他看著郭圖,想了想,終究將實話說了出來:「這『力不足』,就是個大阻礙!我得先有了『力』,才能好好地輔佐董事長。」

「請繼續。」郭圖從置物箱中拿出一瓶水,交給楊彪,並用手勢引導楊彪繼續往下說。

楊彪喝了一大口礦泉水,覺得喉嚨不再那麼乾澀:「我見到董事長並沒有將董卓留下的董事席位分派下去,也未決定董卓的三大事業群運營官的人選。」他又喝了口礦泉水:「所以,我就想,現在正是董事長用人之際,我要是能夠得個一席董事,或是出任事業群的運營官,不就能夠為大漢金控好好地幹一些實事,做出成績來回饋董事長嗎?」

郭圖心想:果然鬼迷心竅,還敢說得大義凜然吶!但這番聽來,難道暗殺曹操的是,完全是楊彪自己悶著頭幹,連董事長都被他蒙在鼓裡嗎?

「要是在投資審議會召開之前,董事會幾位成員,或是裏面的席位有個什麼大變動,我又是董事長的心腹參謀,或許就可以因此掌握多一點兒權力,補上我這個原來的『力不足』…」

郭圖看著楊彪:「把話說清楚了。」

楊彪心想,都說這兒了,就一路說到底吧!

「所以我依著投審會之前的紀錄,發現了孫家曾經投資過的『黑水公司』,從這份資料裡,我找到了瑞克…」他將眼睛的視線,從郭圖身上移開:「跟他談好了價碼…想趁著曹操遠在南美的莊園…」

「說清楚。」郭圖冷冷地對楊彪說。

「佈置成一般的劫匪搶奪意外…」

「意外怎麼啦?」郭圖輕聲問。

「佈置成當地一般的搶匪意外,殺了曹操…」楊彪終於說出這話來!

「你這說的是什麼話?」劉協聽了袁紹一頓喝斥,也大聲罵回去!

「不就是你指使楊彪動手的嗎?他一個人能獨幹?」袁紹也不客氣地更大聲回應:「你現在抵賴,有沒有想到楊彪那兒已經一五一十地全說白了?」

原來是這樣呀! 劉協此時才搞懂了,為何袁紹邀自己上車,而讓郭圖帶著楊彪上另一部車?這是要將兩個人分開問話,所佈下的局。

「楊彪他要是能將殺曹操的事兒說得清楚明白,就更證明這完全跟我無關!你也別想血口噴人!」劉協覺得袁紹這也太大膽!冤有頭債有主,暗殺曹操的事兒,不是自己做下的,而袁紹,完全不在這件事當中,竟然敢站出來對自己大小聲的叫罵?

對於曹操被刺殺的事件,袁紹到此時都看不出劉協有表現出任何心虛或是慚愧的模樣,難道自己想錯了?

「你心急什麼?我會給曹操一個公道!」在袁紹與郭圖未出發找董事長劉協的時候,他在自家大宅的書房,當著郭圖、文丑、顏良的面喝斥了田豐:「曹操沒死!你就這麼向著他?」

「我不是向著他,我是向著您!」田豐也上了火氣:「董事會裡,他是您最大的助力!現在告訴他真相還不晚,再拖下去,機會就沒了。」

郭圖見兩人真吵開了,連忙出來打圓場:「這機會,不在曹操身上,在我們自己手上。袁董,田兄,二位請想,」

袁紹「哼」地一聲,接過顏良遞上來的七葉茶。他真不想理會這頑固的田豐了!

郭圖繼續往下說:「曹操這時候,說不定已經知道了真相。我是說他現在是『說不定』。」

田豐及袁紹不約而同轉頭看郭圖。

「要是曹操真想把這個暗殺他的主謀給揭了,根本不必這麼費事兒的把視頻傳給集團裏的大家看!」他對袁紹與田豐說:「直接拿著這證據找事主或是交給公安就算完了。何必這麼幹?」

「他是給主謀留個最後的臉面,」田豐道:「也在集團裡的大當家們面前立個威。」

袁紹依著郭圖的話,想到了一點:「如果他是裝裝樣子,只抓到了瑞克,但是還套不出話來呢?」

「不會吧?」文醜說道:「瑞克這傢伙都在他們手上了,還怕問不出來?」

顏良也皺著眉頭:「他們幹嘛故弄玄虛呢?」

「只要事情還沒說破,我們就還有機會!」郭圖對袁紹說:「咱們先發制人,不是對著曹操。」

「那是對誰?」袁紹問。

「曹操若是拿著這個視頻去見董事長,要求換個什麼東西來補償的話。我們手上的這些證據檔案,就沒用了!」郭圖解釋。

作者:房純輝

每週更新

*以上圖檔來自網路,經文案合成後再製。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