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月光下的驗票員59金毛野狐沿著月台盡頭的鐵道上快速地衝進雪夜之中,一眨眼就不見了!
2017/07/26 17:49
瀏覽468
迴響0
推薦22
引用0

月光下的驗票員59金毛野狐沿著月台盡頭的鐵道上快速地衝進雪夜之中,一眨眼就不見了!

傍晚下起的大雪,彷彿也需要稍微喘口氣兒,這時,漸漸停了下來。 一輪飽滿圓月破雲而現,映得山中白雪在夜裏,沿著山勢勾勒出如同層層海浪般的模樣,還反射出浪花也似的銀光,看了幾乎會感到扎眼。

整條山道上,就見一部摩托車,因著蜿蜿蜒蜒往月光鎮的方向前進。這已經近了午夜時分。韓吉從永原的醫院,就全速前進到這個節骨眼兒上。 整個月光鎮,差不多已經進入夢鄉。

韓吉將郵差老孫的摩托車,停在鎮外的山道邊,再用乾草堆擋住。他兜攏郵差的大外套,挑著陰影處走,避開路燈。 月光大道上還有三三兩兩的年輕遊客喝多了閑晃。 這時候韓吉心裡就有點兒不樂意:都幾點了!這些年輕人不回民宿去打呼,還在大街上混啥呢? 他可不能被認出來呀!這是重要關頭!

醫院裡的午夜巡房。 護士來到了韓吉的病房前,她靜靜打開房門,朝韓吉的病床前走了過去,要探視一下韓吉的狀況如何? 沒有異狀。 房裡一個大紙箱擺在小沙發旁邊。護士知道韓吉是個大網紅,還是年紀頗大的那種。據說有通靈的能力,是從月光鎮來的。她還有些朋友想跟這位大叔合照。護士對韓吉的事兒,知道的也就到這兒為止。網路和視頻上傳的就是這位韓吉大叔沒錯!「月光下的驗票員」。

護士看著韓吉整個身體裹在被窩裡,就知道他睡得挺熟。簽好了病床前的巡房卡就沒事兒了。護士開門走出韓吉的病房,再輕輕地將房門關上。

走沒兩步,護士想想不妥。睡覺的時候將被子裹得太緊也不好,空氣不流通是吧? 韓吉病房的門又被她打開。護士無聲地移動腳步,走到韓吉病床旁邊,她要幫韓吉大叔整整被子,別裹得太緊,怎麼也得露出半張臉來才好呼吸是吧?

這是韓吉大叔嗎?護士看著床上熟睡的人臉,她有點兒莫名其妙!怎麼回事兒呢?

韓吉進了月光鎮,一路躲躲閃閃的,終於來到了月光車站。

最後一班火車已經開走。月台上除了積雪,啥人都沒有。 韓吉張望了一下,確定附近都沒人影兒了。他貼著月台牆邊,躡手躡腳地摸進了驗票員的小小休息室裡。他看著掛在休息室裡的驗票員制服,像是見著久違了的老朋友一樣。韓吉將身上的郵差制服脫下,用極其細心的動作,將這套制服穿戴上身,拿出抽屜裡的票剪放進口袋。

這票剪不容易呀!剪了三毛的車票,讓他搭上火車出去玩兒。剪了朱彩的票,讓她往西方極樂去…

這時候他不知怎麼地,心情突然激動了起來!怎麼回事兒呢?韓吉擦掉臉上的眼淚:「我這是哭啥咧?真莫名其妙!」

韓吉眨眨眼,瞄見還有小半瓶酒也在抽屜裡躺著:「喲?小小驚喜呀!」他點點頭,也將這小半瓶酒,放進大衣兜兒裡。

當韓吉關上了休息室的門時,凍人入骨的寒冬夜風又開始吹襲。像是老天爺剛剛喘口氣休息過了,準備好再來一場夜半時分的雪宴。一輪高掛的滿月,被四周的灰雲一分一分地擋住。雪花飄落的方式從緩緩片片,逐漸成了帶著勁道的白色斜刀。

韓吉走過月台那塊大型留言板,他見到整塊留言板上密密麻麻地釘滿了祝福自己早日康復出院,繼續回來當班的卡片。韓吉看著看著,感動不已!

「真有心啦。」 韓吉深深吸進帶著雪片的冷冽空氣,一步一腳印地走向月台最遠處的長凳邊。 那金毛野狐出現在韓吉的腳旁,在繼續積雪的月台上舔著自己胸前的毛。

「去去去,」韓吉面帶微笑地蹲下身來,搔著金毛野狐的頭:「告訴小月,我到了,我在這兒等她。」他拍了拍金毛野狐的背。 金毛野狐抬頭看著韓吉,牠嗅了嗅空氣裡的味道,尾巴在空中掃著落雪。像是認定了方向似的,金毛野狐朝鐵道上遠方的轉彎處嚎叫一聲,然後沿著月台盡頭的鐵道上快速地衝進雪夜之中,一眨眼就不見了!

「不見了?」

Tracy坐在副駕駛座上,一臉不解地問王奕軍! 王奕軍是被鎮長馬大祿半夜一通急電,從暖呼兒的被窩裏給硬生生挖起來的!他一抓衣褲,將自己裝進厚外套裡,抓了鑰匙就要出門!沒想到Tracy也是這麼動作快,王奕軍一發動車子,她也坐進來了!

「躺在醫院病房裡的不是韓吉!是郵差老孫!」王奕軍也顧不得熱車,油門一踩就往山道上衝,往永原的方向飆!

「不知道什麼時候給調包的!」王奕軍用力握緊方向盤:「這個韓吉!他究竟想幹啥呀?明天一早就開刀了!」

「鎮長有報警了嗎?」Tracy問。

「醫院方面已經跟警察聯繫了!老孫的摩托車在醫院那都沒找到!估計是韓吉換穿了老孫的制服,騎上摩托車跑了!」

「怎麼之前都沒看出徵兆?我昨兒個上午見他,一切正常呀!」

「哎!麻煩的就是,昨晚上發佈大雪特報,山區道路封閉!」王奕軍見外邊兒風雪更大了:「他要是騎上摩托車往月光鎮回來,萬一困在半道兒上…」

「你是說他會回來?」 一個急轉彎,將Tracy甩得幾乎緊貼著車門!

「要不然妳說韓吉還會去哪兒?我這時候想不到!」王奕軍:「該不會又是看到了什麼幻覺,又去哪兒找人了吧?當班的護理站跟鎮長說,老孫應該是給韓吉餵了不少安眠藥,叫起床了還昏昏沈沈的!連衣服也給韓吉扒走了,他是靠那身郵差衣服混出醫院的!」

「現在怎麼辦?」Tracy一手抓緊車門上的扶手。

「要是運氣好,警察從永原那邊往這裡搜,咱們從這裡往永原找,或許可以在半山道上攔住韓吉。眼睛放亮點兒!」

王奕軍心裡頭想的,是這樣的低溫下,一個帶病老頭兒,能夠支撐多久呢?

作者:房純輝

每週更新

*以上圖檔來自網路,經文案合成後再製。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