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月光下的驗票員58馬大祿用毛巾擦乾雙腳:「見紅帶喜,百無禁忌,萬事太平啦!」
2017/07/19 17:40
瀏覽682
迴響0
推薦45
引用0

月光下的驗票員58馬大祿用毛巾擦乾雙腳:「見紅帶喜,百無禁忌,萬事太平啦!」

「我這毛病,沒啥事兒吧?」韓吉問幫他診治的醫生。

永原醫院的專科醫生,看過了之前X光片及MRI的檢驗報告之後,這位年約五十開外的專科醫生,像是法官宣判似的口吻對韓吉說:「你這不是毛病,是大病。」

韓吉當時在診間裡一時不知該回應些什麼?

「大病?」

「你這裡面,」專科醫生指著韓吉的左腦袋:「有不少的梭狀動脈瘤。還有積水的情況。一不小心就會嚴重中風。出人命的。」

韓吉是前一次在鎮長辦公室門口昏倒,被馬大祿派秘書跟觀宣課長火速送到永原的醫院之後,才第一次知道自己真正的病情。

「咳咳,」韓吉的乾笑,聽著像是咳嗽:「您…您別嚇我呀,我還有要事得辦。您知道嗎?我在月光車站當驗票員,每天晚上都要當班的。」

專科醫生搖搖頭:「這個班,你不能再當了。現在得趕緊的預備療程。首先就是你要待在醫院裡靜養。直到我們覺得你的身體狀況回穩了,才能幫你儘快安排開刀。」

「我不開刀!」韓吉一聽到驗票員的活兒不能幹,這一下就急了:「我怎麼不能當這個班?我就是專門在月光車站當班的,誰不知道?這很重要的呀,我幫助人的!」

「您先別激動。」專科醫生的語調還是很平淡,似乎他見多了病人在明白病情之後的情緒起伏:「幫助人的事兒,可以交待別人做。」

韓吉幾乎跳起身來,坐不住椅子了:「我沒法兒交代呀!我跟您說呀醫生,我有特異功能的!陰陽兩界我都能夠溝通,我之前在車站見了三毛,我以前死去的小時玩伴…」

專科醫生抬手想制止韓吉,但是韓吉還是一直往下說!

「是他讓我回學校裡教孩子們打球,不要放棄小時候的希望,我現在把當初的希望,放在月光小學的孩子們身上!還有,我那死去的老鄰居朱彩,也是一樣呀,她希望兒子帶孫子媳婦兒回來看看她,我當下就立馬趕去大城市裡,把他兒子小鐵給罵回來!」

「韓先生,這些都…」

「我跟您說,醫生!前回我還把我們失蹤多年的驢子給找回來!」

專科醫生看著韓吉。

「驢子!不是四隻腳的驢子!是我們『月光三劍客』之一的驢子!他出外拼搏多年,下落不明!是我領著鎮長,靠著特異功能,才讓他的屍首落葉歸根的!最重要的是…」

韓吉還想說出他做大的希望,就是接下來能夠在車站月台見到過世多年,日夜思念的妻子小月!

「這些所謂的『特異功能』,」專科醫生制止韓吉再往下說:「都是因為腦部積水腫脹,加上動脈瘤壓迫血液循環,可能產生的幻覺。等您動完刀之後,一切就會恢復正常了。」

韓吉止不住自己當下的激動:「你這是什麼話?」他站起身來:「我幻他媽的什麼覺呀!你別不懂裝懂了好不?」

專科醫生將韓吉的病歷表放在桌上:「我就做我懂的事,救你的命。從現在開始,您就在醫院好好休養,別出去。保持心情平和,三餐定時定量,照著時間吃藥。我會讓護士長派最好的人手看護你。直到我們認為您的身體狀況可以開刀了,就先進行移除腦部少量積水的手術,然後再針對動脈瘤的清除程序進行評估。要是您的身體狀況許可,我們希望越快治療是越好的。」

完全就是跟空氣說話似的!韓吉認為這醫生根本不聽他的!

幻覺?不可能!這些都是實實在發生的事兒!

韓吉頂著夜深風雪,雙手緊握著摩托車龍頭,車燈像光柱似的射破前方的矇矇夜路!眼睛看得久了,會感覺到這一切都不像是現實!前方的視線不是立體的,而是平的!

「我不是幻覺!」韓吉大聲叫出來!嘴裡還被噴進了少許迎面而來的雪花。

他回想那個看診完的下午,整個人獃坐在病床上… 原來是一場空嗎? 韓吉已經好幾個小時維持著姿勢動也不動。倆手扶著床沿,身體曲螻在病床上,兩腳似觸不觸的在地板上,小腿如同枯死的樹幹,了無生氣的垂著。 原來是一場空嗎?
他一直盯著病房裡白牆上的一點。視線完全沒有移開,也不介意自己是否眨眼過。韓吉就這麼在病房裡,盯著牆。 沒了這個,我還剩下什麼? 腦子裡的思緒,像少了水的麵糊,攪不動了,全粘成一塊…

不成呀! 當下的他,有個聲音提醒自己,那聲音很大,又很遠,模糊不清!但韓吉知道那意思。

你還有跟小月的約定吶! 穿好你的制服,帶上票剪,小月要到月台啦!

沒了這個,我還剩下什麼?

韓吉在白牆上,看見一個自己,大喊著:「希望!沒了這個,你就什麼都沒啦!」

他對著牆,露出了似懂非懂的笑容。 「沒了?有了?有了?沒了?」

那個下午,他好累好累,卻一丁點兒都挪動不了自己的姿勢。就這麼吧?我不動了,我不動…

哐噹一聲!摩托車忽然跳了一下!像是碾過什麼東西,讓韓吉走了神的情況,在一個跳動的驚嚇中回了神。

「哎喲我的媽!這可不能出事兒呀!我得平平安安的回去!」

摩托車燈前,有隻金毛野狐在光圈邊緣忽隱忽現!金毛野狐張著嘴不斷哈氣,雙耳緊貼著頭,撒開四腳,看上去像是快得足不點地!身體不住地一張一縮,尾巴平直伸出,像根棍兒似的,急速往前飛奔!

「你呀!」韓吉朝那金毛野狐大喊:「幫我看著路,剛剛差點兒翻車了!還想不想你那頓肉骨頭啦?」

鎮長馬大祿正在家裡頭泡腳,暖呼呼的舒服!

他在電話裡跟永原的醫生道謝:「是嗎?那太好了!照您的評估,明天就進手術房!您說是先將腦部積水給什麼?…『引流』,流到哪兒去呀?噢!…排出體外是吧?懂,懂,我理解!」他邊聽著醫生解釋,心裡是很替韓吉高興的!

「這『引流』,腦殼兒還得削掉一片?那補得回來嗎?…那就好那就好!」鎮長馬大祿倆腳丫子在熱水盆裡搓著:「那…那個什麼動脈瘤呢?我是想呀,有沒有辦法兒一次過,全給解決了,別分兩次呢?…要先開了,先引流才知道是吧?…今天晚上就沒讓他吃飯,明天早上十點全身麻醉前得空腹是吧?那行!我明天一早就去看他,給韓吉打打氣!」

鎮長馬大祿將雙腳移出熱水盆,踩在一旁的厚毛巾上:「謝謝您啦!明兒個見!」

「哎呀!泡得太久了,會不會熟啦!」馬大祿兩腳半乾不濕的在空中甩:「燙燙燙!」

他用毛巾擦乾雙腳,還自言自語著:「見紅帶喜,百無禁忌,萬事太平啦!」

作者:房純輝

每週更新

*以上圖檔來自網路,經文案合成後再製。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