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月光下的驗票員57「快了快了,你別催呀!」韓吉看著茶都泡開了,小聲地對金毛野狐說。
2017/07/12 18:14
瀏覽820
迴響0
推薦16
引用0

月光下的驗票員57「快了快了,你別催呀!」韓吉看著茶都泡開了,小聲地對金毛野狐說。

永原醫院門口旁的路燈下,停下了一輛郵務摩托車。

郵差老孫看了錶,這不?都快九點了,會客時間差點兒趕不上!從月光鎮到永原這兒來的山道,路面還有不少地方結冰,郵差老孫載著一箱子的慰問卡片、粉絲給韓吉的禮物,還有廚房梁嬸要他帶來的茶葉。他連安全帽也沒脫,扛著紙箱子,就進了醫院大門。

「哎喲!這一趟,騎得我全身熱得出汗!可外套上都得凍得結霜,風雪一陣一陣的,吹得我頭都疼啦!」郵差老孫兩腿一曲,老實不客氣地就坐在韓吉病房裡的小沙發上。

「哎喲!這麼冷的天,何必特地跑這一趟?我不就回去了嗎?」韓吉哈哈笑著,瞧出郵差老孫這一路騎過來,可真不簡單。

「怎麼樣呀?老傢伙?我一開始不知道你這頭疼的毛病有這麼嚴重,以為也就是個健康檢查。直到今天傍晚的時候,聽廚房梁嬸他們說了,才弄清楚你這是什麼…腦動脈瘤?還積水?這不嚇壞我了?趕快過來看看你的狀況。」

韓吉朝老孫揮揮手:「哎呀,不就是個病嗎?還能怎麼樣?醫生他們有他們的方法的!」他披上了外套:「梁嬸吩咐你帶來的茶葉呢?我來泡杯熱茶,瞧你凍的!」

郵差老孫將茶葉拿出來:「你泡茶?還是我來吧?你躺躺。」

「不用不用!我這醫院熟,你知道哪兒有熱水呀?」韓吉將茶葉放進外套的大袋裡,拿了連蓋兒的瓷杯跟一只大鋼杯:「你坐會兒,我泡杯熱茶過來,試試梁嬸這包茶葉味道如何。」

韓吉讓郵差老孫在病房裡待著,自己往醫院長廊的盡頭走去。

在那兒的拐彎角落,有具提供熱水的飲水機。韓吉這一層病房的病人大概都在房裡看電視,跟親友聊天兒或是準備休息。再過十五分鐘左右,會客時間就要結束。所以長廊上已經沒了晚飯時間時,那麼多走來走去的人。

韓吉將茶杯放在飲水機上頭,他從外套裡面拿出一小團衛生紙。小心地打開衛生紙團,裡面包著幾顆白色的橢圓狀藥丸子。韓吉腦子裡回想著,這可是好幾天晚上,護士拿來給他助眠用的安眠藥,他偷偷收著的。

韓吉拿出安眠藥全放在茶蓋兒上,此刻他的心跳撲通撲通地難以抑止!這時候可不能被任何人看見呀!韓吉禁不住左右張望,確定這時候沒人在附近。他儘量地沉穩住心跳,微微顫抖地,用手指逐一磨碎成粉狀。光是這樣,已經讓他緊張得額頭冒汗!等到韓吉認為這藥粉已經磨得夠細了,他再慢慢的,小心翼翼地,將所有的藥粉倒進瓷杯裡。

接著將茶葉包拆了,在瓷杯及大鋼杯裡加進茶葉。最後用飲水機裡的熱水,將茶沖開。

韓吉做完了這些事兒的時候,他眼角一瞟,那頭金毛野狐就站在角落旁,又是搖尾巴,又是對著他叫,像是在催促著韓吉手腳快一點!

「我知道,我知道!」韓吉低聲對金毛野狐說。此時他的心情像是被陣陣寒風刮過,一波波的激動,讓他混身哆嗦!可自己很清楚,越在這個時候,就越該表現得更冷靜自然! 「快了快了,你別催呀!」韓吉看著茶都泡開了,小聲地對金毛野狐說。

「來了這不?」韓吉將帶蓋兒的瓷杯地給郵差老孫:「燙呀,小心!」自己則坐回床邊兒,先朝手上的大鋼杯吹了幾口氣,然後小口小口的品著熱茶。

「這茶還可以吧?」郵差老孫問。

「我不幫你也泡了一杯?喝喝看呀。」韓吉哼了一聲。

郵差老孫啜了一口,點點頭:「還可以,不過你這茶葉下得也多了些。」

「你等會兒還要騎車,給你沖得濃一點兒提神。多些喝點吧,再過不久,會客時間就結束,你得走啦!」

「哎!我知道得太臨時!」郵差老孫又喝了口茶,覺得身子陣陣暖意從喉頭直下丹田:「不然的話,中午吃完飯,千里走單騎!我就過來啦!」

「你來我還在睡午覺呢!」韓吉看著老孫連喝了幾口茶:「外頭真是冷呀?瞧你喝茶喝得!」

「晚上溫度更低了!喝點熱的暖暖身子。」郵差老孫呼了口氣:「我跟你說呀,老酒鬼,你真是不一樣了!」

「怎麼不一樣?」

「遠的就不說啦,咱們說近一點的。」郵差老孫:「我還真不理解,你真的是因為劉彩的關係,特地跑一趟,讓小鐵回來掃墓祭拜?」

「是呀!」

「劉彩…」郵差老孫:「她有沒有…出來謝謝你呀?」 韓吉面帶微笑:「劉彩呀,她說她很高興,見到了兒子媳婦兒,還看見了孫子!滿意了!我給她剪了票,讓她搭上火車的最後一節車廂,往西方極樂去啦!」

郵差老孫一聽這說法:「你是說,那火車…還能載著靈魂上西天?這…玄啦!」他說著,覺得睡意陣陣襲來。

韓吉兩手一攤:「我哪知道是不是真的?總之劉彩是上了火車啦!」

郵差老孫將瓷杯放在邊桌上,他半撐著頭:「那…驢子呢?」

韓吉看著郵差老孫的樣子,像是安眠藥開始發生了作用。

「驢子的遺願,」韓吉抿著嘴點點頭:「驢子的事兒辦完了,劉彩的事兒辦完了,我也讓三毛搭火車出去玩了。這總該輪到我了吧。」

郵差老孫身子越坐越低,睡意越來越難以抵抗:「輪…輪你什麼?」

韓吉起身將郵差老孫叉上了病床:「我看你先躺會兒。」

「我躺什麼?」郵差老孫已經使不出勁兒,嘴裏還嘟囔著:「這是你的床…」

韓吉看著郵差老孫躺在自己床上,睡得深沈。他點點頭,拍了拍老孫的肩膀:「你休息,你休息。」

長廊櫃檯牆邊上的時鐘,已經是晚上九點五分。

這時候,幾間病房的親友訪客也紛紛要離開,因為探視的時間已經結束。

從韓吉病房裡走出個戴著安全帽的郵差,一邊關上房門,一邊還對著病房裡說:「早點兒休息呀,明兒個再來看你啦。」

晚上的氣溫,跟早先氣象局新聞發佈的低溫特報是一致的。幾個山區還會降大雪。有些道路會因為安全的理由封閉。

一輛郵務摩托車,騎上了往月光鎮的山道。 車尾的白煙,因著山道曲曲折折,像條白龍似的蜿蜒上昇。

穿著郵差衣服,騎上摩托車往月光鎮去的,是讓老孫吞了安眠藥的韓吉。

作者:房純輝

每週更新

*以上圖檔來自網路,經文案合成後再製。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