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百貨女王49為什麼女魔頭這麼巧,會在那個時候出現在地下停車場?
2017/05/19 17:53
瀏覽498
迴響0
推薦29
引用0

百貨女王49為什麼女魔頭這麼巧,會在那個時候出現在地下停車場?

「好啦好啦!」項熊插話打圓場:「有事的受累了,沒事兒的請客慰勞慰勞兩位行吧?」

「停職倆禮拜…那我可以回家啦。」崔麗話說得無精打采:「我媽一定也看到了視頻,她要是見到我,一定會念死我的。下午就傳信息來問了!我都還沒回吶。」

「叫女魔頭回啊!」夢萍:「讓她跟你媽解釋!我們算是救了她吶,她都沒幫我們說話!」

「我看她也擋不住。」麗雲看著懲處令:「上面要辦,她能說什麼?」

「喲?」夢萍怪眼一翻:「你們倆人逢喜事精神爽呀,心情好到連女魔頭都可以幫她說話了?離婚的事兒辦妥啦?」

麗雲被夢萍頂了這一句,不知該怎麼回答?

「妥了妥了,」項熊:「我查過法院那兒,判決書已經發出來了。這兩天就能收到。」

「這麼順利?」賀強問。

「對方屢傳不到,麗雲這邊也沒有分產的要求。而且證據都齊備,當然沒得說啦。」

賀強舉杯:「那就恭喜啦!」

「總算有件好事!」崔麗也跟著舉起啤酒杯:「麗雲姐,我敬妳。」

麗雲跟項熊笑瞇瞇地舉杯,要回敬夢萍、崔麗跟賀強,但是動作到一半,就停了下來,朝崔麗的背後看去。

崔麗不解麗雲跟項熊的表情:「幹嘛?」她喝了口啤酒,然後往後瞧,不看沒事,一看之下,嘴裡啤酒差點兒吐出來!崔麗站也不是,不站也不是,她將差點兒噎死自己的一口啤酒好容易嚥下去,然後說:「副理好!」

站在崔麗背後的,正是豐年百貨集團營業部的副理,女魔頭王宇悅。 這也是崔麗第一次看到換了便裝穿著的女魔頭。

王宇悅拉開吧台旁的高腳椅,直接坐了下來。她臉上沒有表情,對崔麗及夢萍說:「我明白這次妳們是委屈的。」王宇悅邊說,邊跟吧台服務員講:「跟他們一樣的來一杯。」

夢萍壓根兒不想聽女魔頭講話,她將臉朝向麗雲。

項熊朝王宇悅點頭致意:「副理好,妳也會來這裡啊?」

「有的時候,」王宇悅摸了摸剛送上來的冰涼啤酒杯:「會跟朋友約在這裡小酌兩杯。」

麗雲聽了這話,沒多說什麼。

崔麗坐在王宇悅旁邊,渾身上下很不自在!她心想:女魔頭哪來的朋友啊?

「我來謝謝妳們,當晚特地來解圍。」王宇悅對著崔麗及夢萍、賀強說。

賀強推了推眼鏡:「請問副理,您同意公司對她們倆的懲處嗎?」

王宇悅想了想,她喝了口啤酒:「不同意。」

夢萍聽完女魔頭的回應,小聲地抱怨:「不同意還簽名…」

王宇悅似乎沒聽到夢萍的抱怨,她繼續說:「記小過的事情,暫時還不補回來。但是停職兩星期的事,過兩天就取消了。」

夢萍一聽,頭立刻轉回來對著王宇悅:「取消?」

「妳們只能休息個兩天,」王宇悅看著崔麗跟夢萍:「週年慶的事情很多,每個人都要上緊發條。」她說到這兒,沒等兩人回應,直接跟賀強說:「今晚吃的喝的,記得打發票跟我請款。」

「啊?」賀強還沒反應過來,王宇悅已經放下啤酒杯離開吧台。

夢萍看著推開酒吧玻璃門離開的王宇悅:「真是來去一陣風啊。」

崔麗眼睛睜得亮亮地:「她剛剛說是來謝謝我們的呀。」

「不容易呀。」賀強也顯得喜孜孜:「妳看,」他模仿女魔頭的語氣對夢萍說:「『妳們只能休息個兩天。』人家還是維護自己人的啦!」

「哼!」夢萍還是順不過這口氣來。 項熊看了一下手機,然後對麗雲及夢萍幾個人說:「對了,我還有事,得先走啦!你們繼續聊。」

「去哪兒呀?」夢萍問。

「今晚上約了健身房教練,」項熊笑著拍拍肚子:「得練練了!」

「不用這麼拼吧?你這樣我這杯酒還怎麼喝得下去呀?」賀強抱怨。

「就這樣啦!」項熊摟了麗雲一下,表示道別。

夢萍看著項熊離開,笑著問麗雲:「妳這麼放心他呀?身材保持得這麼好,不會招蒼蠅?狂蜂浪蝶撲上去?」

「說什麼妳?」

「對了,」崔麗突然想起來:「為什麼副理這麼巧,會在那個時候出現在地下停車場?她又沒開車?」

賀強搖搖頭:「誰知道?可能是去找停車場的管理人員麻煩吧?」他喝了口冰涼的啤酒:「女魔頭就是這樣,從來不讓人好過!」

「說得就是呀!」夢萍拿自己的啤酒杯,敲了一下賀強的杯子:「以為剛剛來這麼一趟,說聲謝謝,然後我們就得感激涕零呀?我要回家了!」

「這麼早回去?妳明天甭上班呀,懲處令寫的很清楚,忘了嗎?」賀強對著起身離開的夢萍說。

「我明天一大早要出去玩兒!」夢萍丟下這句話,頭也沒回地走出酒吧。

「夢萍她有時候就是這麼陰陽怪氣的!」賀強搖頭:「但還是比女魔頭好對付。」

麗雲在一旁聽著賀強跟孟萍唧唧咂咂地在背後數落著王宇悅,其實她心裡面有點兒不是滋味。

「幸好妳今天早班,要不然一樣跟我們會在停車場裡看著一場大混戰發生,搞不好還會被記過吶。」賀強對著麗雲說 。

「她不是無緣無故去停車場的。」麗雲想了想,還是決定把這件事說出來。

「找管理員麻煩對吧?」賀強挑了挑眉。

「她的丈夫跟女兒…」麗雲說到這兒,停頓了一下,然後點點頭:「她的丈夫跟女兒,就死在那兒。」

崔麗除了聽到麗雲說的這段話之後,小酒吧裡的人聲呼喝談笑像是完全被消了音似的,啥都聽不清!

「這…」賀強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麗雲從崔麗跟賀強臉上的表情看得出來,他們聽得很清楚。於是繼續往下說:「到今年是第七年。今天晚上,應該是她丈夫跟女兒的忌日。」

「妳怎麼知道?」賀強問。

「我跟你說了吧,我跟王宇悅是大學同窗,早就認識了。只是平常她忙她的,我做我的。」

「那我們罵她…」賀強臉色鐵青!

「又不是罵我,」麗雲喝了口啤酒:「我才懶得跟她說!況且,我有時候也跟著你們一起說嘴她呀。今天你們問我說有什麼地方可以喝兩杯?你們來的這家小酒吧,就是我有時候跟王宇悅約了碰面聊天的地方。她沒啥朋友的。」

「麗雲姐…」崔麗看著她:「副理的先生跟女兒是怎麼…」

「這件事情,現在整個旗艦店裡,大概就剩我跟總經理知道而已吧。」

賀強跟崔麗看著麗雲,等著她繼續往下說。

作者:房純輝

每週更新

*以上圖檔來自網路,經文案合成後再製。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