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11 天哪!媽祖娘娘幫幫忙
2017/03/20 17:49
瀏覽983
迴響0
推薦43
引用0
毋忘在莒光 一部瘋狂協奏的小島戀曲
天哪!媽祖娘娘幫幫忙

11 抱得美人歸 〔辣手紅娘吳曉惠〕下


紀庭雨表現得還不錯,到了跟老人家與小孩子們說再見時,仍溫婉有禮的應對得體,只是講話和腳步一樣,有些許漂浮偏移。李東恕跟在身後,從離開座位到走出門口,都在猶豫著是否該打電話,叫人開車來接。
偏偏兩對媒人公婆就是不同意,他們一付功德圓滿,木已成舟般的語氣;「當然是手牽手慢慢地散步回去!」

吳達志更是毫不避諱的說:「要珍惜獨處的美好時光。」
兩對夫妻送出門口,依然是曖昧不已的鼓舞神情,眼神明白閃爍著送新人入洞房的竊喜。
只有李東恕暗自叫苦,搖頭不已。等走遠之後,他試著問她:「要不要在這裡等一下,我找人開車來接我們回學校?」

「當然是散步回去!挺近的,不是嗎?別麻煩人家了。你別擔心,我沒醉,相信我,幾步路,我可以的。」紀庭雨說完,毅然地踏上捷徑-羊腸石階路。
他見她有些踉蹌,趕緊幾個快步,上去扶著她走。最後就真的牽她的手,爬一層層缺缺角角的蜿蜒樓梯。

走到一半,她忽然鬆開手,轉身面向海洋,迎風伸懶腰,口中興奮的說:「哇!滿天星斗,微風徐徐,這感覺真舒服,真幸福。」
說完回頭,貼著李東恕,她瞪著大眼一臉哀怨:「喂,你開心一點好不好?,曉慧說,你一直在煩惱我喝太多,我有失態嗎?我酒量還不錯,還沒有醉好不好?」

此刻李東恕心底的感覺真後悔:剛才應該叫車的!
他懊惱地想著距離與對策,她卻突然一陣急驚風,像趕路似的快步往上走。
再次追上去,護著她爬完四五十層的階梯,接下來是平地緩升坡的大馬路,離學校不遠了。他終於鬆了一口氣,放開她的手。

「好吧,我相信妳,妳酒量還不錯。」他站在馬路邊上,雙手叉腰喘大氣,抬頭看看上坡盡頭的彎道,敬恆國中小的校門就在那裏:好,剩三百公尺吧?我解脫了。

心裡才剛慶幸完,就聽到一聲「哇噢……噁……。」
李東恕一驚,猛地轉身,卻找不到紀庭雨。他著急的在黑暗中找人,星月迷濛中,在對面馬路邊的大樹後,發現她蹲在樹下,正對著樹根吐出"養分"!

晚餐加上至尊寶的辣味和馬祖老酒的香醇,經過胃裏加工後一道吐出來,那真是五味雜陳,不堪聞問。
從運動褲裏掏出小方巾,蹲下身子,默默地等著她吐完。
等她漸漸消停後,他皺著眉頭靠近,皺眉不是因為味道,而是老酒的後勁讓她已經吐的虛弱無力,醉得渾身癱軟了。

他讓她靠住自己胸膛,輕輕地用方巾擦拭一番。
他問了她好幾句,但紀庭雨盡是咕噥的酒話,越來越含糊,李東恕蹲坐草地上,無助的淚眼也越來越模糊。四周的暗夜越來越寂靜,靜的能聽見他心裡的聲音:
我就知道!自己肯定會遭殃,最慘的情況就是這樣,現在怎麼辦!?

這個樣子找救兵來,實在太難看,一個女老師,他當然要幫她保持形象。眼下似乎沒得選擇了,他開始深呼吸,腦子裡也開始浮現一堆數字〜校門口的距離300公尺。〜紀庭雨的基本資料:身高167,體重51。

媽呀,一包好長的水泥,前兩天才搬過。他搖頭嘆息,把人扶好坐正,將她右手掛過自己肩膀,雙手上下抱緊,咬牙一鼓作氣,挺起腰桿,邁開腳步,新娘抱的姿勢豪氣干雲,他像個英雄慢慢的走回馬路,這畫面好像悲壯的電影結尾,但李東恕邊走,邊想要掉眼淚。

電影都是騙人的,這好重啊!走了五十公尺吧,他沒力撐不住了,看到前面路邊有顆不小的石頭,他急忙大步快走。浪漫的新娘抱讓男人很困擾,現實中能走個幾步的已經算不錯了,那超出的神勇帥勁,要戲裡才會有。

李東恕抱著紀庭雨,勉力支撐的走到石頭邊,放她坐上去的時候,她身上的雪紡紗襯衫太滑手,抓不住的往下溜。他趕緊彎腰伸手,再抓住時卻已無力挽回了,就這樣兩人抱著摔過石頭,一起跌躺在草叢裡。

他心疼又自責的扶她坐起來,看看身上有沒有明顯的傷,要不是人喝醉了,這會兒一定哀聲叫痛。好家在,她今天穿著九分褲裙,若穿的是裙子,該如何是好?可是她要是穿著裙子,我應該早就決定叫人載我們回去了吧!?

後悔嗎?腸子都悔青了。李東恕在心裡自怨自艾,自言自語了半天後,伸手撥撥紀庭雨凌亂的長髮,卻赫然發現她雪白酥胸半露,深溝的事業線在星月下,起起伏伏若隱若現!仔細一看,那紫灰色紡紗襯衫的第二顆釦子,在跌下來時掙開了。

傲人的胸圍?這資料上可沒有。
我在想甚麼啊!他收回目光,轉頭環視四周一圈時,竟無由地感覺到心虛,就像做賊一樣。
我快瘋了我,老天爺存心整人是嗎?這掙開的鈕釦還真麻煩,扣與不扣都很要命。但是不給她扣回去,必然後話無窮,待會兒回宿舍,不管誰瞧見了,都會胡思亂想,想入非非。

李東恕想通了,黑夜荒郊再耗下去,情況要說清楚,將越來越難。
拿定主意後,他把紀庭雨的背靠著石頭,面對面的去扣釦子,表情篤定心無雜念,一手一個的在她乳溝上將襯衫兩邊拉近,可偏偏光線不好,自己又沒什麼幫人穿衣服的經驗,弄了兩三次,釦子就是進不了洞。

天哪!媽祖娘娘、滿天神佛、過往神明幫幫忙。這一幕要是被學生和家長們看到,他們會怎麼想?
好不容易,在雪紡紗被扯破前,總算扣了進去。他正要縮手吐口大氣,她卻突然垂下頭來,身子往前傾,一對柔軟而有彈性的胸器,就這麼硬生生地掌握在李東恕的雙手裡。

他嚇得連忙抽手,情願讓她軟綿綿的貼著胸口。這一刻,他出聲對自己說:「再不走,我跳到黃河也洗不清!」

他快手快腳地再次將她抱起,讓她坐在石頭上,自己迅速轉身用背頂住,蹲低身體後,把她的雙手提起,掠過肩膀垂掛在他胸前。分別夾緊紀庭雨大腿,李東恕奮力使勁起身就走。

他背著她走回馬路,沿著邊大步向前,壓低身體,雙手抓緊,雙腳不停地向緩升坡上的彎道邁進。雖然幾分鐘後漸漸有些吃力,步伐也慢了下來,但用背的顯然耐久又省力。

李東恕咬牙鼓勁,額頭上的汗水像清晨的露珠冒著霧氣。
閒不出手能去擦汗,大腿也慢慢沉重,可心情是振奮欣喜激動莫名!敬恆國中小的校門口到了。
在門楣下,他停住腳步,呼著大氣,臉上的表情彷彿看見珠穆朗瑪峰下的山景。
   正開心歡慶之際,背上爛醉如泥的紀庭雨忽然抬頭,把玫瑰花瓣的臉貼著他的面頰,開口:「噁…」了一聲,一縷酒氣中,她嘴巴裡的金津玉液混著絲絲濃白稠紅,全湧上他的臉頰,有的滑進他的胸口,有的流落在外,它們順著衣服褲子,一路優游的匯集在鞋子上頭。

李東恕兩眼無神,滿臉豆花,悲嗆的心底只有一個念頭:那些去夜店撿屍的傢伙,腦袋瓜裡到底是裝了什麼?

他搖搖頭,毅然決然地繼續向前走,穿過教室到了女老師宿舍前,李東恕將紀庭雨放在花圃邊的水泥椅子上,他擦拭臉上的濃白稠紅,還有汗水或者淚水。

這個夜晚真是沒有淚水,沒有盡頭。真絕了,我腦袋瓜裡還能想到李宗盛的歌。他撥撥頭髮,急忙地跑上樓找美玉老師幫忙善後,一心想"結束"這"獨處的美好時光"。

美玉老師從下樓到幫忙把紀庭雨送進房間,都是想笑想問卻又默不作聲的曖昧臉孔。李東恕走的時候也一語不吭,只是指著自己的衣褲和鞋子,對著美玉老師一臉苦笑,淚眼矇矓。


高掛免戰牌 〔阿良的冰原風暴〕

第二天,星期六早上,西莒島碧海藍天,風和日麗。
李東恕在自己的宿舍前,蹲在地上低著頭,他全身痠痛、大腿腫脹,仍然無怨無悔地的刷洗著昨晚被金津玉液玷汙清白的球鞋。


待續……

遊子 胡雲

攝影:曹雲峯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