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枕戈待月》外傳 Ⅲ 無數個十三太保
2020/03/19 21:41
瀏覽897
迴響0
推薦12
引用0
               電影「十三太保」海報,躍起者為李存孝(姜大衛飾演)



第一個蛙人游上岸,衝上傾斜的路面,越過哨所後,就在教官面前一聲大吼,隨即騰起身子向前空翻,接著背部「碰!」的一聲撞在水泥地面,危險的「搶背」一做完,他便翻身兩掌著地,開始伏地挺身。

胸前的手榴彈帶跟著身體起伏,不停的碰觸地面,滴出的海水跟腰帶的匯集往腳後流去。
做了五十幾下之後,蛙人身體逐漸顫抖,兩支肘臂尤為明顯,臉上青筋浮現,發白的嘴唇卻已恢復血色。

「六十七下。」教官皺起眉頭,蹲下去緊盯著他的膝蓋說:「你要是上半身再碰到地面,我就取消你的資格,宣告結束!」
「是!長官。」蛙人調整呼吸,挪動雙掌,提縮小腹,全身緊繃的將速度放慢,不停顫抖但沒有間斷的做完伏地挺身,然後大喊:「報告長官,一百下完畢!」
「很好!把石頭倒掉,繳回彈帶,原地待命。」

周圍響起一片掌聲,不只給第一個打頭陣的,也為後面幾乎同時搶背在地的七位蛙人鼓勵。而沙灘上還有一波蛙人從海裡衝出,彷彿無數個『李存孝』,前仆後繼的從千軍萬馬中殺來,喊聲震天氣勢驚人。

但他們破浪、搶灘、攻頂,一路喊殺的到達教官面前時,已是一附難穿魯縞的強弩之末,即使外表武裝的再堅強,那蒼白的臉,朦朧的眼睛卻無法隱瞞。
分不出是海水還是淚水?看不清是決心還是灰心?

耐力、體力盡皆極限,支撐他們疲憊身軀的是最後的意志力,當掙扎的身體在最劇烈的搖晃裡徬徨,放棄或認輸?只差一根稻草的重量!可是人群中不時傳來真誠的加油打氣聲,像一束稻草綑紮成的火把,點燃了血液裡潛在的能量,讓他們都能堅持挺住,走完終點前最煎熬的一段,驚險過關。

就在這個時候,十三太保出現了。不!應該是兩個活寶。不!嚴格切實的說,是兩隻落湯雞或鬥敗的公雞。
在電影院穿堂調侃我跟王邦的兩個蛙人,正跑完斜坡往我們這邊來。張著大嘴,氣喘呼呼的噴出臉上流下的水,步伐紊亂乃至踉蹌,一看便知道狀況不妙。

倆人勉強的完成搶背動作,水泥地上「啪!」的一聲脆響,令圍觀者倒抽了一口涼氣,我跟王邦更是捏了一大把冷汗。
還好,似乎沒有大礙,只見他們緩慢的翻過身來,做出下一個動作︱伏地挺身。
兩人一起低頭衝刺,做了三十六、七下之後,抬起頭來緩口氣,兩個活寶默契絕佳,看到我跟王邦,便露出一模一樣的呆呆傻笑,然後又同時埋頭繼續伏地、挺身。

又做了八、九下左右,這對哥兒們漸漸露出疲態,挺身時四肢抖個不停,伏地也是吃力的緊,本來就不太流暢的動作,越來越遲滯緩慢,越慢它越吃力。
教官走到他們中間,右手拿起掛在脖子上的哨子,單膝著地,來回查看:「你們再把彈帶停靠在地上,就通通判定犯規!五十七下。」

兩個人的動作已經不同步,一樣的是僵硬的身體越抖越厲害,像要快斷氣似的,每一下都在垂死邊緣。
他們終於抬起頭來,表情充滿挫折與痛苦,兩雙無助絕望的眼神落在我和王邦身上。

我突然心中一陣翻攪,一股衝動不由自主的跳出喉頭,我開始發出禱告般的聲音:「李存孝,李存孝,李存孝……」
王邦轉頭看我一眼,隨即大聲附合:「李存孝!李存孝!李存孝!……」
然後同學們加入,在每一句後面齊聲大喊:「加油!」

聲音越來越大,猶如滾雪球一般,接著整個岸邊的百姓不再只是觀眾,他們真心熱血的參與其中,發自肺腑跟著節奏:
「李存孝,加油!」「李存孝,加油!」「李存孝,加油!」

從我跟王邦站的位置,可以很清楚的看見兩個蛙人的情緒波動,受到現場充滿鼓舞的氣氛感染,他們眼角濕潤隱隱地泛著淚光,但淚水洗滌後的眼睛跟心底一樣雪亮:自始至終只有兩種選擇-徹底失敗或者過關。

天堂?或地獄!他們互看彼此一眼,甦醒般的轉過頭來,雙眉糾結面露猙獰卻是一臉不服輸的鬥志,咬著牙使出僅剩的力氣,在大家加油的聲浪中,緩慢艱難的一下,再一下……
也許真的有奇蹟,也許只是教官偷偷放水;也許是眾怒難犯,迫於觀眾的淫威!但不管怎麼說,他們做到了。

最高興的居然是其他的蛙人們,這對難兄難弟莫非是連隊裡最弱的一環,就他們倆特別的險象環生。不然就是存心蓄意的欺騙觀眾感情,為了製造高潮迭起,如果是,那他們也做到了。

兩棲部隊原地解散,休息十五分鐘,他們一夥一夥的到雜貨店裡,每個人像不用錢似的拿了一堆零嘴、飲料充飢止渴。
圍觀的群眾退到兩側邊上,人數比之前少了些,天色漸暗,有人得回家準備晚飯。
兩台軍用大卡車進入廣場,阿兵哥忙碌的抬下橡皮艇,從崗哨前等距展開,一排一排的有十幾艘。
我們一票同學站在公車站的人群前,也準備解散回家,卻看到那對被稱作「李存孝」的活寶,嘴裡含糊的塞滿食物咬個不停,腳步卻很清楚的往我們這兒跑來,大夥遠遠的便給他們來個英雄式的歡呼:「十三太保!十三太保!十三太保!……」

兩個蛙人漲紅著臉,一股腦的將手上的牛肉干跟幾包豆乾塞給我們,然後猛搔我跟王邦的頭,這時集合的哨音剛好響起。
「小鬼,謝謝你們。」兩人有些靦腆,拍拍我的肩膀,帶著一臉微笑跑回隊伍裡。

教官確認完人數,隨即散開隊伍,所有隊員都站到自己橡皮艇的邊上,每組六個人圍住一艘,站的方位便是海上操舟時的配置。
蛙人海上操舟是一項基本而重要的技能,在無法或不能支援的情況下,這項戰技能幫助他們完成任務或逃出生天,因此生活上常與之朝夕相處,就是為了熟能生巧。
「目標:連隊集合場。時間:二十分鐘。哨音響開始計時!二十分鐘內全員到達。」值星官一講完便吹響哨音。

兩棲偵察營的連隊總部位於清水村,距離這大約三千公尺,扛起一百多公斤的橡皮艇,挑戰急升山巔、驟降海邊的馬祖公路,考驗體力的好漢坡可是一個接一個。
但最艱難的部分都已經渡過,終點也已近在眼前,而且負舟跑步對千錘百鍊的蛙人來說,只能算做飯前運動,更何況晚餐還有長官才給的加菜金在等著呢

蛙人們頂著橡皮艇成一路縱隊出發,赤腳跑過水泥路面,劈哩啪啦的腳掌聲迴盪廣場。那屬於年輕的幹勁活力像重新充飽電一樣,他們鬥志昂揚精神抖擻的答數並呼喊口號。
直到海龍蛙兵一路往牛角嶺挺進的背影消失,響徹雲霄的口號逐漸遠去,廣場上的人群看到劇終落幕了,這才像電影散場般的離開戲院。

可是海龍蛙人要下戲,沒有那麼容易!
他們得在這樣磨難的日子裡,待個兩、三年,光榮退伍。
或者在大海上,或者在敵後,在對岸的礁岩雕堡裡,為國壯烈成仁!
千錘百鍊的熱血青年,能不能打敗敵人?誰都說不準。
可是他們今天戰勝了自己。有人說自己是最大的敵人。


《枕戈待月》外傳 Ⅳ 誰是誰的主人翁

遊子胡雲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