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詩人空間變光房 那些年原來我們一起寫過詩
2018/09/25 18:26
瀏覽77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乘車經過紅磡漆咸道北,常常聽到有人叫「歐化有落」。漆咸道歐化傢俬遷出了好幾年,反而一街之隔的淡黃色唐樓,其中一層外牆印有「詩人空間」的單位,卻讓人好奇不已。單位的窗簾總是微微落下,沒有窗花,與其他顯然已被改裝成劏房的單位稍為不同。

沿着狹窄的樓梯往上走,推開三樓的大門,裏面有幾個「中青」在高談闊論。他們是「我們詩社」的成員,上次有人摸上來,已是十多年前。那人也是對「詩人空間」好奇,忍不住跑來問:「林燕妮是不是在這裏?」

如今,「詩人空間」將要交由社企「要有光」改裝成「光房」,供低收入家庭租住。他們不得不告別過去。這些年來,詩如何聯繫生活?詩在他們生命中激起什麼變化?他們又如何看待這段一起寫詩的歲月?

詩人,予人很文青的印象,但他們,沒有留長頭髮,也不覺文質彬彬。20年前,他們在這裏讀詩,曾喧嘩吵鬧,曾嚴肅爭論,夕陽之下,臉上盡是未被生活打磨的朝氣。那時,何文田港鐵站還未動工,周遭沒有發展的痕迹,每次過來都是山長水遠。

五月,「我們詩社」成員難得在「詩人空間」再聚。這裏就像塵封了般,不見任何變化。佈置一如既往簡潔,兩邊的書架放滿文史哲書籍,角落的老爺錄影機原封不動,拉開窗簾,一片開揚寬敞,空氣中還殘留着些許書香氣息。這是詩社的會址,很快被改建成光房。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