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臥冰求鯉〈一〉王祥
2010/10/26 00:05
瀏覽1,007
迴響0
推薦57
引用0

東漢末年,瑯琊郡王祥,字休徵,歷經東漢西晉三個朝代。以孝行著稱,也就是《二十四孝》中【臥冰求鯉】的主角。 

 

(不過他還沒有到脫了衣服臥冰的程度啦...

王祥也是官宦之後,生母早逝,後母氏不喜歡他,常在父親前面說王祥的壞話,所以連父親也開始疏遠他,甚至派他去掃牛糞。雖然如此,王祥仍然恭謹地事奉父母,如當父母生病時,王祥親嘗湯藥忙碌地服侍著。

氏總想著法子要虐待王祥,叫王祥去屋外看守一棵「丹柰」,應該就是蘋果樹,說是少一顆果子就要罰他。每當有風雨時,王祥擔心果子會被風雨吹落,就抱著樹哭泣,這風雨不久便停止了。

朱氏在冬天嚷著要吃鯉魚。王祥就就到河邊,見河面已結成一片厚厚的冰上,手中又無斧鑿之類的工具可用,便打算脫去衣服想用體溫溶化這河冰好抓魚。不料,王祥才剛解開衣服,河面上的冰就突然自己裂了開來,從底下的河水中躍出兩隻鯉魚在冰上跳著,王祥就將魚捧了回去。

氏接二連三的找碴,又說想要吃烤黃雀,可是大冷天的到哪兒去抓黃雀?卻見數十隻黃雀飛進屋內停留在王祥的床帳之內「從容就義」,讓王祥烤了交差。

鄉鄰們都驚嘆萬分,認為這都是王祥的孝順感動了神靈的結果。

氏也生了ㄧ個兒子,就是王祥同父異母的弟弟,名叫王覽。這王覽的第五代子孫就是歷史上有名的書法家【書聖】王羲之

氏虐待王祥的時候,王覽才只是個幾歲大的小孩。看到哥哥王祥被母親鞭打時,就抱著王祥哭著幫他擋鞭子。

幾年後,兄弟倆都長大娶妻了,可是氏仍然不給王祥好臉色看。王覽便時常勸母親不要虐待哥哥,甚至與妻子一同自願跟著兄嫂,兄弟之間友愛的名聲也傳遍了鄉里之間。

王祥的父親過世後,王祥依舊對朱氏非常孝順,因此他的名聲越來越大。氏很是忌妒,想要用毒就害死王祥。這狠毒的心思被弟弟王覽知道了,顧全母親的面子便沒有對哥哥說,而是直接搶走哥哥的酒杯要喝。王祥也不是傻子,知道這其中必有緣故,最有可能的就是酒中有毒,那怎麼可以讓弟弟喝到呢?便搶著要把酒取回喝掉。兄弟倆正僵持時,氏害怕親生兒子受害,乾脆自己把酒搶下來了裝作打翻了灑了ㄧ地。

後來每當氏給王祥準備飲食時,王覽都要先吃吃看,氏怕毒死親生兒子,終於放棄了下毒的念頭。

有一陣子,王祥的妻子回娘家省親,王祥便獨一人睡。氏居然趁深夜提刀來殺王祥,結果王祥正好去上廁所,氏這幾刀只刺到了被子。王祥上完廁所回來,見母親在房中提刀猛刺自己的被褥,就跪在氏面前領死。氏見狀,手中的刀卻像是被誰拽住一般始終提不起來,終於感悟到王祥的一片孝心,對自己的自私忌妒深感後悔,終於除去了心中的那一層魔障,把王祥當成自己的親生兒子一般看待了。

東漢末年天下大亂,王祥帶著氏以及弟弟王覽全家到廬江避難,這一避就是三十多年,已經改朝換代,魏國已經取漢朝而代之了,州郡官方有人前來相請,他都以要照顧母親為由不肯答應去作官。後來氏往生,王祥依禮守喪,難過到形容枯槁,要靠撐著拐杖才站得起來。

徐州刺史呂虔再度上門聘請王祥當他的左右手,王祥卻以年以半百、年事已高拒絕。但是弟弟王覽勸他,如今天下已經平定應該去做官,還替哥哥準備好了牛車要送他去,王祥才同意接受。

王祥代刺史呂虔署理徐州事務,常親自率領兵士清剿盜匪,因此境內治安良好,政令推行也無窒礙,百姓安居樂業之餘,感激的唱道:

「海沂之康,實賴王祥。邦國不空,別駕之功。」

呂虔推舉王祥為秀才,此後便一路升遷到九卿之一的大司農一職。

魏國朝中政情詭譎。司馬師廢掉魏國第三任皇帝曹芳,扶植十四歲的高貴鄉曹髦即位為帝。

王祥受封為「關內侯」,先當了光祿勳(掌管宮內諸事)後又轉任司隸校尉(京城保安官)。後參加討伐毌丘儉叛亂有功,再受封為「萬歲亭侯」,任「太常」(掌管禮樂社稷、宗廟禮儀)一職。

由於王祥的學問道德深受眾人推崇,皇帝再任命王祥為太學院的「三老」之一,持杖面南,當皇帝的老師。

魏甘露五年五月己丑日,皇帝曹髦已無法忍受司馬氏的擅權專政,想要除掉司馬昭,卻反而被害身亡。王祥聞訊痛哭,涕淚交流,眾人面有愧色。

司馬昭實權在握,立曹奐為帝,自任相國。

司馬昭王祥做三公之一的「司空」(掌管水土、營建工程),又轉任「太尉」(全國最高軍事長官)兼任「侍中」(皇帝的親信),加封「睢陵侯」。

魏景元四年,司馬昭蜀漢後自稱晉王

王祥荀顗前往拜會。荀顗對王祥說:

「相國身分尊貴,我們今天就尊敬一點向他行跪拜禮吧。」

王祥說:

「相國、晉王的身分是尊貴沒錯,卻只是魏國的宰相。我們名列魏國的三公,這位階與晉王也只差一階而已。哪有天子下面的三公動不動就向他人行跪拜禮的呢!

君子要以禮愛人,向這種有損魏國朝廷的威望,有虧晉王的德行的事,我不能做。」

等進了王府,荀顗還是向晉王司馬昭行跪拜禮了,王祥卻只有長揖而拜。

司馬昭見狀並不生氣,反而感嘆的說:

「今日我才體會到你王祥為什麼這麼受重視啊!」

到了第二年的十二月,司馬炎登基為晉武帝,依照周朝的古官制拜王祥為三公中的「太保」,睢陵侯進爵為「睢陵公」。同時仍請王祥等老臣繼續入朝,另外特別派侍中任愷負責向王祥諮詢施政計劃,並隨時提醒注意自己的行為有何得失。

西晉晉武帝泰始五年,八十九歲的王祥以年老多病告老退休後辭世。死後來上香祭拜的只有朝中的賢人與往日的同僚下屬。所以他族中的孫輩、也是竹林七賢之一的王戎嘆息說:

「太保可謂清達矣!」

改編自 搜神記/晉書

原文:

搜神記卷十一 王祥

王祥,字休徵,瑯邪人,性至孝,早喪親,繼母朱氏不慈,數譖之,由是失愛於父。每使掃除牛下。父母有疾,衣不解帶。母常欲生魚,時天寒,冰凍,祥解衣將剖冰求之,冰忽自解,雙鯉躍出,持之而歸。母又思黃雀炙,復有黃雀數十,入其幙,復以供母。鄉里驚歎,以為孝感所致。

 

晉書王祥王覽傳

王祥,字休徵,琅邪臨沂人,漢諫議大夫吉之後也。祖仁,青州刺史。父融,公府闢不就。

祥性至孝。早喪親,繼母朱氏不慈,數譖之,由是失愛於父。

每使掃除牛下,祥愈恭謹。父母有疾,衣不解帶,湯藥必親嘗。

母常欲生魚,時天寒冰凍,祥解衣將剖冰求之,冰忽自解,雙鯉躍出,持之而歸。

母又思黃雀灸,復有黃雀數十飛入其幕,復以供母。

鄉里驚嘆,以為孝感所致焉。

有丹柰結實,母命守之,每風雨,祥輒抱樹而泣。其篤孝純至如此。

漢未遭亂,扶母攜弟覽避地廬江,隱居三十餘年,不應州郡之命。

母終,居喪毀瘁,杖而後起。

徐州刺史 呂虔檄為別駕,祥年垂耳順,固辭不受。覽勸之,為具車牛,祥乃應召,虔委以州事。

於時寇盜充斥,祥率勵兵士,頻討破之。州界清靜,政化大行。

時人歌之曰:

“海沂之康,實賴王祥。邦國不空,別駕之功。”

舉秀才,除溫令,累遷大司農。

高貴鄉公即位,與定策功,封關內侯,拜光祿勳,轉司隸校尉。從討毌丘儉,增邑四百戶,遷太常,封萬歲亭侯。

子幸太學,命祥為三老。祥南面幾杖,以師道自居。天子北面乞言,祥陳明王聖帝君臣政化之要以訓之,聞者莫不砥礪。

及高貴鄉公之弒也,朝臣舉哀,祥號哭曰“老臣無狀”,涕淚交流,眾有愧色。

頃之,拜司空,轉太尉,加侍中。五等建,封睢陵侯,邑一千六百戶。

及武帝為晉王,祥與荀顗往謁,顗謂祥曰:

「相王尊重,何侯既已盡敬,今便當拜也。」

祥曰:

「相國誠為尊貴,然是魏之宰相。吾等魏之三公,公王相去,一階而已,班例大同,安有天子三司而輒拜人者!

損魏朝之望,虧晉王之德,君子愛人以禮,吾不為也。」

及入,顗遂拜,而祥獨長揖。

帝曰:

「今日方知君見顧之重矣!」

武帝踐阼,拜太保,進爵為公,加置七官之職。

帝新愛命,虛己以求讜言。祥與何曾、鄭衝等耆艾篤老,希复朝見,帝遣侍中任愷諮問得失,及政化所先。

祥以年老疲耄,累乞遜位,帝不許。

御史中丞侯史光以祥久疾,闕朝會禮,請免祥官。

詔曰:

「太保元老高行,朕所毗倚以隆政道者也。前後遜讓,不從所執,此非有司所得議也。」

遂寢光奏。

祥固乞骸骨,詔聽以睢陵公就第,位同保傅,在三司之右,祿賜如前。

詔曰:

「古之致仕,不事王侯。今雖以國公留居京邑,不宜复苦以朝請。

其賜幾杖,不朝,大事皆諮訪之。

賜安車駟馬,第一區,錢百萬,絹五百匹,床帳簟褥,以舍人六人為睢陵公舍人,置官騎二十人。

以公子騎都尉肇為給事中,使常優游定省。

又以太保高潔清素,家無宅宇,其權留本府,須所賜第成乃出。」

及疾篤,著遺令訓子孫曰:

「夫生之有死,自然之理。吾年八十有五,啟手何恨。不有遺言,使爾無述。

吾生值季末,登庸歷試,無毗佐之勳,沒無以報。

氣絕但洗手足,不須沐浴,勿纏屍,皆浣故衣,隨時所服。

所賜山玄玉佩、衛氏玉玦、綬笥皆勿以斂。

西芒上土自堅貞,勿用甓石,勿起墳隴。穿深二丈,槨取容棺。

勿作前堂、布幾筵、置書箱鏡奩之具,棺前但可施床榻而已。

脯各一盤,玄酒一杯,為朝夕奠。

家人大小不須送喪,大小祥乃設特牲。無違餘命!

高柴泣血三年,夫子謂之愚。閔子除喪出見。援琴切切而哀,仲尼謂之孝。

故哭泣之哀,日月降殺,飲食之宜,自有製度。

夫言行可覆,信之至也;推美引過,德之至也;揚名顯親,孝之至也;兄弟怡怡,宗族欣欣,悌之至也;臨財莫過乎讓:此五者,立身之本。

顏子所以為命,未之思也,夫何遠之有!」

其子皆奉而行之。

泰始五年薨,詔賜東園祕器,朝服一具,衣一襲,錢三十萬,布帛百匹。 

時文明皇太后崩始踰月,其後詔曰:

「為睢陵公發哀,事乃至今。雖每為之感傷,要未得特敘哀情。今便哭之。」

明年,策諡曰元。

祥之薨,奔赴者非朝廷之賢,則親親故吏而已,門無雜弔之賓。

族孫戎歎曰:

「太保可謂清達矣!」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