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崔駢:輕薄言語誤前程
2015/04/14 00:01
瀏覽453
迴響2
推薦54
引用0

時期的宰相李德裕在退朝回家後,經常與表弟裴璟聊天。李德裕因為身居高位,一些芝麻小事也不會勞煩到他,所以他也就不會知道,因此,李德裕常藉著與裴璟聊天之際問一些朝野內外的新鮮事,說到輕鬆處也常開懷大笑。

 

有一天,李德裕又問裴璟

 

「最近還有什麼事值得一提的?」

 

裴璟說:

 

「倒也沒有什麼特別的事。只是昨天坡下(可能指的是位於金鑾坡學士院的郎官們一起為某位外派到湖州(今浙江省湖州市擔任州牧(刺史)的郎官設宴送行,到場的賓客眾多,有一位在倉部(掌諸倉帳入等事)任職的姓員外郎因為是最後一位到達,擔任宴會主持的郎中崔駢正在勸酒,見到員外郎遲到,就要罰他酒,一旁眾人便也就跟著起鬨鬧酒。

 

員外郎原本就因為自己的官卑職低,眾人起鬨(現代可稱之為「集體霸凌」)時自然更是戰戰競競,對於長官這罰酒的命令也不敢推辭。於是崔駢就斟滿了四大杯酒,員外郎陸續乾了三大杯後,心想:

 

『按照慣例,罰酒都只是罰三杯,為何多了一杯?』

 

就端起最後這一杯酒,請教崔駢這第四杯的名目與含義,崔駢說:

 

『這第四杯酒倒也沒有其他意思,但何必要到處出頭惱?』

 

(後面這一句大概有羞辱的意思,待瞭解後再修正,拍謝啦…… 尷尬 )

 

員外郎聽了之後,似乎是喝醉了般(其實是遭到言語諷刺而受打擊)一個踉蹌便撲倒在座位上,起身後,也沒有喝了這第四杯酒便走了。在座眾人有的見狀大笑,也有的人似乎是心有戚戚焉而畏縮不語。

 

這樣看來,只是不知道這位員外郎今天酒醒了沒?能不能起身辦公呢?」

 

(這裡其實有「某遭受如此打擊後能否振作」之意。)

 

李德裕聽了之後,很生氣的說:

 

「還有什麼事能比此事更難令人忍受的!你所說的都是真的嗎?」

 

裴璟說:

 

「這事都是真的。」

 

李德裕就問:

 

「那麼你知道這位員外郎住在哪裡嗎?」

 

裴璟說:

 

「我知道,他住在某坊的某巷弄處。」

 

李德裕說:

 

「那麼就請你替我跑一趟傳個話,請這位員外郎來我家一趟。」

 

裴璟親自前往傳話後,這位員外郎因為不知道宰相李德裕召見自己是為了什麼事,心裡頭十五個吊桶七上八下的擔憂不已,但也只能硬著頭皮前往府拜見。李德裕親切的與這位員外郎談話後,就對他說:

 

「我很久以前就想要對朝中官員的職務做一些調整了,只是朝中與朝外的官員都要一併考慮才行,不過最少十天、最多一個月,朝廷就會發布人事調動的命令了。」

 

不久之後,這位員外郎被擢升為翰林學士。而郎中崔駢外派擔任汾州刺史,又改任洛州刺史,此後便一直都擔任地方的職務,而沒能再調回京城坐回他郎中的辦公室,僅在過世前被任命為鴻臚卿(典客署主管,職掌二王後、蕃客辭見、宴接、送迎及在國夷狄等事)這個閒職而已。

 

改編自 《玉泉子》/《太平廣記》

 

原文:

 

《玉泉子》

李德裕退朝,多與親表裴璟破體笑語,詢以新事。李問:

「更有何說?」

裴云:

「別無新事。但昨日坡下郎官集送某官出牧湖州,飲餞郵亭,人客甚眾,有倉部白員外末至。崔駢郎中作錄事下籌,白自以卑秩,人乘凌竟,更固辭上次。酌四大器,自連飲三器訖,飲一器持之,而請第四器名。崔郎中云:

『亦別無事,但何必要到處出頭惱?』

白踉蹌僕予下座,竟不飲而去。坐中有笑者,有縮頭者,但不知此官人今日起得未?」

李大怒曰:

「何由可奈!弟斯言果有之乎?」

曰:

「固然。」

又問:

「弟知白員外所止否?」

璟曰:

「知其某坊某曲。」

李曰:

「為某傳語曰:員外請至宅。」

白捧命,又憂恐。比至,李曰:

「久欲從容,中外事屏,然旬朔不要出人事。」

既而白授翰林學士。崔駢汾州刺史,續改洛州刺史,流落外不復更游郎署,終鴻臚卿。

 

《太平廣記》.卷第二百六十五.輕薄一.崔駢

李德裕退朝歸第,多與親表裴璟無間破體笑,與李多詢以內外新事。李問更有何說,裴曰:

「別無新事,但昨日坡下郎官集送某郎官出牧江湖,飲餞郵亭。人客甚衆。

有倉部白員外末至,崔駢郎中作錄事,下四籌。白自以卑秩,人乘凌兢,更不敢固辭。上次酌四大器,白連引三器訖。餘一持之。而請第四器名。崔郎中云:

『亦別無事,但何必要到處出脫。』

時白踉蹌仆於下座,竟不飲而去。坐上有笑者,有縮頸者,但不知此官人今日起得否。」李聞之大怒,曰:

「何由可耐。不斯言必有之乎。」

曰:

「固然。」

又問弟知白員外所止否,璟曰:

「是人在某坊某曲。」

李曰:

「為某傳語白員外,請至宅。」

白捧命又憂恐。此至。李曰:

「久欲從容,中外事併,然旬朔不要出人事。」

既而白授翰林學士。崔駢汾州刺史,續改洺州刺史,流落外任,不復更遊郎署。終鴻臚卿。

出《芝田錄》。原闕。據談氏初印本附錄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迴響(2) :
2樓. catling
2015/04/15 19:07
看了好多遍,還是搞不懂。
遲到罰酒喝酒,飲宴中的玩笑話,竟可以讓人升官貶黜,
這似乎跟近日台北的阿帕契照片有異曲同工的玄妙啊~

古人很注重一個人的言行舉止,就算是開玩笑也多戲而不謔。

而且如同之前提到的棋品一般,酒品更能看出一個人的真性情。有些人平常道貌岸然,三杯黃湯下肚就完全變了個人。俗話說:酒後吐真言,某些人一喝了酒就會毫不隱瞞的將自己真實的一面表露無遺。

而身為主管者若是做事說話沒有分寸,看在上司的眼裡便是一種失德的表現,自然會影響到自己日後的發展了。

 Fox想 

這是指古人,現代人嘛...... 尷尬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15/04/15 23:07回覆
1樓. 月海靜霜(荒人
2015/04/14 08:57

亦別無事,但何必要到處出頭惱?

其實應該可以翻譯作:「喝就對了,想那麼多幹嘛」

這樣說也對啦。

不過連著前後的文一起看,這句話的實際涵義在當時似乎比較嚴重一點。

所以宋朝的 [太平廣記] 的內容又改了兩三字,讓意思比較普通明白些。

雖然宋朝唐朝比較近,可能解釋的意思也比較相近,但還是再找找看有沒有更明確一點的說明後再抄過來好了....

 Fox恭喜恭喜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15/04/14 12:55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