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狐俠〈五〉
2022/01/28 03:16
瀏覽781
迴響0
推薦53
引用0


第二天中午時分,東方曼徐無雙便已抵達真州(今江蘇省揚州市轄儀征市,租了一間房子,簡單的安排了一些家具,二人準備開始過著如隱士般淡泊脫俗且安逸的日子,出雙入對恩愛非常,鶼鰈情深不亞三國時期曾任東吳上虞縣縣令的劉綱與其妻夫人。忽然,門外傳來道賀聲,有賀客已然站在門外,東方曼開門查看並迎接客人,原來客人正是那名在樹下拍撫自己肩頭的少年,東方曼隨即熱情的邀請對方入內就座。徐無雙聽說是當日勸慰夫君的恩人來了,也打扮得美美的出來拜見,少年笑著對他們說:

 

「昨夜真沒有嚇著你們吧?雖然陣仗搞得有些驚人,但若非如此則不足以撮合你們二位啊。」

 

東方曼問道:

 

「那位假扮欽差大人的人究竟是誰?」

 

少年說:

 

「那就是我啊。」

 

東方曼不可置信的說:

 

「兄臺你的模樣生得如此俊美,為何突然變得一臉如同怒虬(有角的小龍)的絡腮鬍子?而且那些位列左右的武將、差役們又為何個個都像真得一樣?」

 

少年說:

 

「這些不過都是我施展的幻術而已。」

 

東方曼徐無雙這才明白箇中奧祕,夫婦倆便一起重新再向少年行大禮跪拜,感謝少年出手相助成全了二人的姻緣。東方曼就吩咐徐無雙擺設杯盤、烹飪佳餚以款待恩人註x2。少年卻是連連說著「不用了」,僅僅舉杯一口乾了杯中酒意思一下之後便起身拱手為禮要與他們道別,夫妻倆堅持要留他下來用完餐再離開,但少年搖了搖頭,對東方曼說:

 

「你的願望已經實現了,我此次前來原本也是多餘的。只不過見你之後的日子將還是會過得頗為艱難,因此我還得幫你想想出路、謀劃生計,這就是所謂的『救人要救到底』啊。」

 

說著就從袖中取出二粒如豆子般大小的小明珠,對他們說:

 

「這二粒珠子也分雌雄,你們夫婦靜下心來誠心的向這一對珠子跪拜後,按照雌雄分別服用。之後,東方兄你每當想要寫文章時,專心的想像著珠子散發出的光芒,便能立即綺思泉湧,讓所寫出的文章就像是自然而然寫成,而不曾刻意加以斧鑿雕琢。尊夫人在刺繡前,專心的想像著珠子散發出的光芒,當那繡花針頭落下之際就能隨意組織,刺繡出嶄新的花樣,猶如針神薛夜來那般的神妙。如此,賢伉儷各自擁有擅長的絕技,還擔心日後生活貧窮嗎?」

 

接著在少年的指點之下,徐無雙東方曼分別吞服了雌雄二珠。雙方互道數聲珍重,就見到少年身形未動便騰躍而上到了屋頂,然後發出一聲清嘯,就突然消失了身影,不知去往哪裡了。而東方曼徐無雙也都感覺到自己的心智果然變得更加的通透明亮,於是他們向街市商戶商量,在某商戶門旁貼出了一張告示

 

「男賣文、女刺繡,文速且工,繡奇而秀,不能速而奇,雖有青鈇吾不敢受。」

 

大意是:男的代筆,女的刺繡,文章寫的又快又好,刺繡圖案新穎而秀麗。如果做不到又快又好,就算有錢我也不敢收。

 

第二天,果然有當地的讀書人前來與東方曼談論古文詩詞,想要掂掂東方曼的斤兩,而東方曼不但應對得體而且對答如流。當讀書人出了題目讓東方曼寫一篇文章來來瞧瞧時,東方曼提起筆來三兩下就寫好了一篇文章,而且文章內容就像是已經構思了一整夜準備好了的樣子,令讀書人大加讚賞。另有許多有錢人家的小姐爭相派遣婢女帶著荷包、扇囊等物前來委託徐無雙在上面刺繡,心靈手巧的徐無雙就像是月中嫦娥一般,更有人覺得她繡得比織女還要精巧,連許多精於刺繡的女子看了她的作品都甘拜下風。一時之間真州境內的士人、女子多主動前來拜二人為師,不過短短二個月,東方曼徐無雙光是各自所收的學費就已經多達一千兩銀子。於是夫妻倆另外購買了一幢華麗的宅邸,雇用了僕人、老媽子,換上了精美的服飾(),也能享用著美食。雖然如此,夫妻倆也更珍惜自己的名聲,謹慎言行、端莊穩重,也仔細的挑選學生與客戶,不輕易的將自己的技藝傳授給他人以心血與人。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筆床茶竈」,掛筆用的架子與煮茶用的小爐灶,形容隱士淡泊脫俗的生活。出自唐朝陸龜蒙的事蹟,見《新唐書.卷一百九十六.列傳第一百二十一.隱逸》.陸龜蒙(節錄):

陸龜蒙,字魯望,元方七世孫也。

……

不喜與流俗交,雖造門不肯見。不乘馬,升舟設蓬席,齎束書、茶灶、筆床、釣具往來。

 

註x2:「膾」,音「快」,切細的肉絲。切割。

「臛」,音「或」,肉羹。做成肉羹。

 

:「抗手」,舉手施禮、示意告別。又形容匹敵、對手。

 

:「薛夜來」,指三國時期魏國魏文帝曹丕的美人薛靈蕓。見《拾遺記》.卷七.薛靈蕓:(節錄)

魏文帝所愛美人,姓薛名靈蕓,常山人也

……

靈蕓未至京師十里,帝乘雕玉之輦,以望車徒之盛,嗟曰:

「昔者言『朝為行雲,暮為行雨』,今非雲非雨,非朝非暮。」

改靈蕓之名曰「夜來」,入宮後居寵愛。

外國獻火珠龍鸞之釵。帝曰:

「明珠翡翠尚不能勝,況乎龍鸞之重!」

乃止不進。

夜來妙於針工,雖處於深帷之內,不用燈燭之光,裁制立成。非夜來縫制,帝則不服。宮中號為「針神」也。

 

:「七字門」,辭意待查。

 

:原文影印掃描版此處「月」字後一字「  」,待查。疑似通「妭」字,音「拔」,容貌美麗的婦人。又通「魃」,旱魃,迷信傳說中指造成旱災的鬼怪。

 

:「星娥」,神話傳說中的織女。也指明眸的美女。

 

:原文影印掃描版此處「錦」字後一字「  」不清楚,待查。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七狐俠

 

西秦東方生,名曼,字倩孫,弱冠,美姿容、善修飾,顧圭璧其身、金玉其行,且生性好結納,尊開北海,裙屐少年多樂與之游。

……

明年,太守卒,幕寮盡散,而生獨戀戀於女,不逾年而阮囊益澀。

……

一日,挾女遊雨花臺,旋棹船而歸,金尊檀板,雙漿嘔啞,與笛聲互答。

……

翌聞外間謠言四起云:

「京都大銀臺向公有愛女為匪人誘賣入勾欄。又,鴻臚寺金氏三公子流蕩金陵為娼家陷地穴中,不日,有星使來訪緝、興大獄。」

……

明午,至真州,甫賃館舍,草草安筆床茶竈,雙雙鶼鰈不亞劉樊。忽有賀客到門,迓之,即樹下拊背之少年客也。邀之入坐,女艷妝出拜,客笑曰:

「昨夜特毋驚乎?雖然,非此不足以撮合。」

生曰:

「詭作星使者究是伊誰?」

客云:

「卽某是也。」

曰:

「子本俊人,何頓髯飄飄如怒虬?且虞候列左右者何皆能神酷似?」

曰:

「此僕之幻術也。」

夫婦乃重與禮拜,感荷玉成。因命女料理尊罍,烹飪膾臛款客。客略仰杯中物即蹶然起抗手與別,堅留之不可,曰:

「君願遂矣,僕本多此一行。然君之旅況誠難堪也,尚欲為君謀生計,所謂救人須救澈耳。」

因袖出小明珠如豆者二,曰:

「夫婦分雌雄,拜而吞之。君每臨文,注想珠光,即綺思泉湧,文章天成,不假人工思索。夫人刺繡,注想珠光,落鴛針之杪,卽隨意組織,無不花樣簇新,如薛夜來之神妙。兩擅絕技,尚憂貧耶?」

吞盡,卽數聲珍重,騰躍登屋,清嘯一聲,砉然不知何往。生與女心地果通明思,借市人資謀,七字門前署一榜曰:

「男賣文、女刺繡,文速且工,繡奇而秀,不能速而奇,雖有青鈇吾不敢受。」

翌果文士來與生論詩古文詞,應對如嚮。及指題,則援筆立就,無不如宿構焉。富家閨秀爭以荷包扇囊等物浼女手製,則靈通月  (妭?),巧奪星娥,工女紅者罔不拜下風。一時真州士女多執贄於夫婦座下,不兩月,各獲修脯已千金,乃購華廬、募僕嫗、服錦  (組?)、饜珍饈,益自矜重,不輕易以心血與人。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