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狐俠〈四〉
2022/01/27 04:07
瀏覽699
迴響0
推薦50
引用0


打從東方曼與那少年偶遇後的第二天開始,外頭便有謠言傳說著:

 

「京城通政司的主官公的愛女遭到匪人誘拐並被賣入妓院。又,鴻臚寺的官員某的三公子不幹正事、一昧閒遊,結果在金陵惹惱了地頭蛇,被關押在妓院的地牢之中。而且最近幾日就會有欽差大臣前來查訪、追緝匪人,看來又要牽連許多人入獄受罪了。」

 

謠言如野火,很快的長江南北兩岸的街頭巷尾,人人都對此事議論紛紛,都為此擔心不已。

 

就在那少年向東方曼指定的那一天晚上,某正在燈火通明的水榭中飲酒作樂,自然還是拉著徐無雙陪同,悠然自得的消遣著。徐無雙在旁撥弄著琵琶伴奏助興,接連不斷的傳出了鏗鏘清脆的樂音。忽然,有二名身穿褐衣、頭戴紅帽的差役模樣的人盛氣凌人的闖了進來,大聲疾呼著說:

 

「欽差大臣到!

 

頓時全妓院的人都驚慌失措,某更是嚇得就鑽進了繡榻下躲藏,而一位身穿紅袍、頭戴烏紗帽、留著長鬚、面容嚴肅的人,已經挾著一股莊重、嚴正的氣息走進水榭中,面朝南方端正的坐在差役們備妥的椅子上,在門外台階下恭敬的立正站好的人員都是高階武官,還有手持蛇皮馬鞭、頭戴雉羽帽的車夫,以及一排排腰後插掛著弓箭、手拿著木棍的護衛,那副氣派與聲勢令人感到頗為整齊嚴肅。就聽見欽差語調嚴厲的下令說道:

 

「速速將此間的老鴇拘押至此,不可讓她逃了!」

 

當老鴇被押到欽差面前,欽差一拍桌子,喝問著:

 

「妳竟敢買來良家女子並逼良為娼嗎?來人,先依律打她五十大板再說!」

 

左右得令,果然上前將老鴇按壓在地並重責五十大板,打得老鴇的臀部與大腿部位的肉幾乎都要脫落了。欽差又對徐無雙說:

 

「依律本官應當將妳移交給官媒,將妳賣了之後所得銀兩則移撥作為軍餉之用。」

 

徐無雙連連向欽差叩首請求著說:

 

「請大人開恩,民女早已與秀才東方曼有婚姻之約。」

 

欽差點了點頭,就說:

 

「既然如此,姑且先將此人傳喚前來,本官再做決定。」

 

此時東方曼正按照少年的交代等候在屋外的屋簷下,哪知來了一大群官差衙役將此處團團圍住,東方曼無處可逃,只能像隻受了驚的刺蝟般蜷縮在矮牆旁的陰暗之處。忽然,來了一個雄壯威武的差役握住了東方曼的手喝問道:

 

「你是秀才東方曼嗎?」

 

東方曼戰戰兢兢的回答說:

 

「正是在下。」

 

差役說:

 

「欽差大人叫你進去。」

 

東方曼只能尾隨著差役進入,惶恐不安的屈膝拜見欽差。欽差大致的將東方曼從頭到腳看了一遍之後,便笑著對徐無雙說:

 

「你們二人果然是天生一對啊!」

 

就飭令東方曼徐無雙繳交贖身費用十五兩銀子,叱令老鴇收下並取回賣身契約後,徐無雙從此恢復自由之身。欽差就諭令東方曼

 

「趕緊帶著徐無雙乘船快快離開這個是非之地,以免再多生是非,影響官府查辦相關案件。」

 

突然得此結果,令東方曼徐無雙激動的齊齊向欽差大人叩首道謝。只不過他們倆實在不知道為什麼憑空來了這麼一位不知從何處、又為了何事而來的欽差,竟然意外的幫助了二人團聚。東方曼帶著徐無雙返回住處,用剩下的銀子結清了房資,連夜僱了艘船便離開金陵渡江而去了註x2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銀臺」,「銀臺」本為宮門名。設有「銀臺司」,掌受天下狀奏案牘,因司署在銀臺門內故名。置「通政司」,職掌相當,故稱通政司為「銀臺」。

 

:「星使」,古時認為天節八星主使臣事,因稱帝王的使者為星使。

 

:「胡床」,又稱「繩牀」,以繩子、木板組合而成可摺疊、便於攜帶的椅子。

 

:「虞候」,原是管理山澤之官,以後為高級武官的職稱。

 

:「官媒」,亦稱「官媒婆」,舊時官府批准以做媒爲業的婦女,亦從事販賣婦女等活動。或指官府中的女役,負責女犯的看管解送等事。

 

:「悚仄」,亦作「悚側」。惶恐不安。

 

:「嘉耦」,美好的配偶。互敬互愛、和睦相處的夫妻。

 

註x2:「夤夜」,即深夜。寅時的黑夜,爲凌晨三點至五點,古代稱之爲「夤夜」,據說是人心最脆弱的時候。

「買櫂」,「櫂」,音「照」,同「棹」,划船用的槳。借指船。「買」此處同僱用,不是購買。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七狐俠

 

西秦東方生,名曼,字倩孫,弱冠,美姿容、善修飾,顧圭璧其身、金玉其行,且生性好結納,尊開北海,裙屐少年多樂與之游。

……

明年,太守卒,幕寮盡散,而生獨戀戀於女,不逾年而阮囊益澀。

……

一日,挾女遊雨花臺,旋棹船而歸,金尊檀板,雙漿嘔啞,與笛聲互答。

……

翌聞外間謠言四起云:

「京都大銀臺向公有愛女為匪人誘賣入勾欄。又,鴻臚寺金氏三公子流蕩金陵為娼家陷地穴中,不日,有星使來訪緝、興大獄。」

江之南北岸街談巷議、眾口沸騰焉。

女一夕正與孔君坐水榭,張燈火、開綺筵,淺斟低唱,撥琵琶錚錚然、縷縷然。忽有褐衣紅帽者二盛氣奔入,大聲疾呼曰:

「星使至矣!」

舉室倉皇,孔驚竄伏繡榻下,而星使紅袍紗帽、鐵面長髯,已岸然入,據胡床南面坐,階下鵠立者皆虞候,蛇鞭雉帽,韜弓矢、執木梃者,護衛林立,勢頗森嚴。星使厲聲傳呼:

「速拘鴇至,無使之逃。」

比至,拍案曰:

「汝敢買良家女為娼妓乎?笞之!」

左右果按鴇笞五十,臀肉幾脫。又謂女曰:

「汝當發官媒賣之充戰士餉。」

姬叩首自陳:

「與東方生有婚姻之約。」

曰:

「且傳渠來。」

時生正蝟縮短牆暗畔、去留不可。忽為赳赳者握其手問曰:

「汝東方秀才耶?」

曰:

「然。」

曰:

「星使喚汝。」

乃隨之入,悚仄屈其膝。星使略審視,笑曰:

「果嘉耦也!」

飭繳身值十五兩,叱鴇領訖,諭卽駕輕橈速去。

生與女稽首謝,實不知星使何處來、來又為何事也。攜女返寓,出餘資酬房主人,夤夜買櫂,擊檝渡江。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