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楊柳花三嫂〈三〉(本文完)
2022/01/22 01:44
瀏覽728
迴響1
推薦47
引用0


眾人讓開了一塊地方,圍觀船老大解開那個小包袱,裡面的洋銀元一個個都雪白蹭亮的沒有任何印記在上面,大家看得眼都直了,也都不敢再多說些什麼,吳三官看了之後哭得更是傷心。船老大思索了好一會兒,似乎是下定了什麼決心,起身婉轉的向花三嫂說:

 

「還請三嫂不必再對這個小子惡作劇了,他的舉動固然太過於輕挑無禮,然而妳若能饒恕他這一回、放他一條生路,也算是積了一份極大的陰德啊。」

 

儘管如此,花三嫂依舊堅持那是自己的洋銀元。見對方給臉不要臉,船老大也有些惱怒了,說:

 

三嫂,這真的是妳的東西嗎?如果真的是,那就請妳張開妳的嘴讓我們看看。」

 

花三嫂不肯張嘴,船老大只能來硬的,說著「得罪了」的同時也上前捏住了花三嫂的下顎關節處,花三嫂不由自主的張開了櫻桃小口,則在她的貝齒齒根與牙縫間滿是黑色墨汁的痕跡。原來花三嫂趁著在與吳三官嗯嗯啊啊之際偷偷的摸走了那腰包中的洋銀元,然後趁著吳三官睡著後,忙著在天亮前將銀元含在口中、一一用靈活的舌頭將上面的墨印舔得乾乾淨淨,只是殘留在牙齒甚至是臉頰上的殘餘墨汁,因為還來不及上岸盥洗,所以無法清除乾淨。見此鐵証,船老大不免動氣,卻不是針對花三嫂,而是以退為進的回頭大罵吳三官,說:

 

「你這個狗奴才!你是沒長眼睛嗎?你眼前的這位是邵隄有名的楊柳花三嫂子,豈你能輕易冒犯的?你還不趕緊向她磕頭認錯、求三嫂開恩,饒了你這一條小命!」

 

一眾乘客直到現在才恍然大悟,原來是吳三官冒犯花三嫂在先,才會遭到如此報復,大家便也都指著吳三官的鼻子破口大罵,吳三官也當眾向花三嫂不停的磕頭認錯。眾人就建議由吳三官拿出洋銀元十元送給花三嫂當作遮羞費,其餘的就還給吳三官花三嫂笑著說:

 

「我豈是真為了貪圖他的錢財才對這小子出手的嗎?只是因為這小子實在太過輕狂,我才姑且與他鬧著玩而已。若是說這麼區區一點洋銀元,我還真的是不看在眼裡呢。」

 

說完,玉臂一伸,露出了手腕上黃澄澄、閃亮亮的金手鐲,而且還有五枚;還將腰際的腰包內的珍珠、寶石都陳列在小桌之上,當中隨便一件的價值都能值上數百兩銀子,看得大家眼睛都捨不得多眨一下。花三嫂說:

 

「雖然如此,他腰包中的東西為什麼會到了我的身上,那還得要他自己說清楚講明白。否則我寧願與他一起前往公堂之上對質,也不能就這樣將這些洋銀元還給他。」

 

大家就追問花三嫂

 

「妳究竟想要如何才願意了結這一樁孽案?」

 

花三嫂說:

 

「要解決倒也容易得很。我就解開衣襟,他則跪行到我面前,一邊吃我的奶一邊喊我親娘,喊三聲就當作是洋銀元十元,我也不會再向他要什麼遮羞費了。不這樣做就想要我將洋銀元還他,那看來就很困難了。」

 

眾人看熱鬧不嫌煩,都代吳三官答應說:

 

「行,就這麼辦。」

 

只是人要臉、樹要皮,當事人吳三官畢竟還是想要留點面子,一時之間還舉棋不定猶豫著。見他如此模樣,船老大說:

 

「拙!混小子!這還不是便宜了你嗎?

 

沒有辦法,吳三官只能按照花三嫂開出的條件,跪行到花三嫂面前,猶豫了一小會兒之後便下定決心吃著奶、學著孩兒模樣嬌呼「娘親」喊了三次,而花三嫂也回應了三聲「乖!我的好兒子!」,然後說:

 

「江湖行路難,千萬不要輕易的動了邪念。今日你幸好遇到的是老娘我,若是別人,恐怕一定不會輕饒了你啊。」

 

眾乘客也都捧腹大笑,花三嫂這才將洋銀元扔還給吳三官。之後,船老大私底下對熟識的乘客們說:

 

「這個花三嫂的娘家本姓,原本嫁給姓的,姓的過世後,她又再嫁給姓的,所以人們都稱呼為『楊柳花』。因為她的床上功夫很是了得,許多達官貴人或是鄉紳都不惜花大錢要與她親近一番。也可以說她是隱身於花使中的妓女。

 

乘客們聽了之後都大為驚訝,而且都很佩服舟老大有見識以及善於調解的能力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靈犀」,原指傳說中一種形似犀牛的神奇異獸,犀角有如線般的白紋,可相通兩端感應靈異。後比喻不須透過言語表達,便能讓彼此情意相投。此處借指為舌頭的典故則待查。

 

:「阿堵物」,代指錢。出自南朝劉義慶《世說新語.規箴》︰

王夷甫(王衍)雅尚玄遠,常嫉其婦貪濁,口未嘗言錢字。婦欲試之,令婢以錢遶牀不得行。夷甫晨起,見錢閡行,呼婢曰:

「舉卻阿堵物」。

 

:「珠還」,比喻失而復得或去而復返,見成語「合浦珠還」或「珠徙珠還」。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七楊柳花三嫂

 

妓館供役之大腳婦人,亦往往有體態輕盈、腰肢袅娜、纖眉畫頰、巧笑多姿者,添香捧茶、善解人意,人多以「花使」呼之,惟裙下雙跌略就束縛但圓滑端正,卽己不求纖小也。此種尤物,在江南以金陸為最,江北以揚州為多。

……

已而日暮,舟子各與以晚餐。女出筐中自製路饌分贈,三官啖而甘之。

……

及解袱閱之,皆光光乍無一印記,眾皆瞠視,罔敢與辨白。三官哭益哀,舟子審度良久,因婉與女語曰:

「三嫂不必與此子惡作劇,渠誠儇薄,然恕而生之亦莫大陰隲也。」

女固執為己物,舟子怒曰:

「三嫂,此定汝物耶?果若是,請闢櫻唇示我輩。」

女不肯,強挈之,一啟檀口則齒根牙縫墨痕滿焉。蓋於交合時潛取其蚨,不惜一夜以靈犀遍舐其墨跡,特無如齒頰餘瀋終不能淨耳。舟子乃大罵三官曰:

「狗弟子!汝目盲耶?此邵隄有名楊柳花三嫂子,豈汝所能干犯耶?尚不叩首求三嫂恩佑也?」

眾至是始悟,群起叱詈之。三官果崩角不已,眾請以洋蚨十元贈三嫂作遮羞資,餘仍璧返。女笑曰:

「妾豈真圖若金始不利於孺子耶?特年少輕狂太甚,姑與之戲耳。若云些須阿堵物,妾尚不屑下眼覷。」

言已,出腕上金釧燦燦然環玉臂者五,腰際珍珠寶石陳列案頭,價皆值數百金。眾目為之眨。女曰:

「雖然彼腰中物何得至我處,渠當自言是事,甯質之官庭,不能與以蚨。」

眾問三嫂:

「究將若何始了此一重孽案?」

曰:

「易耳。妾其敞襟,渠膝行至前,口含我乳,呼我親娘,三聲卽十元,亦無須分潤耳。否則望珠還,良不易。」

眾曰:

「善。」

三官尚猶夷,舟子曰:

「拙!此尚不便易汝耶?」

無已,如其言,逡巡含雞頭,因宛轉嬌呼,三呼而女三應之,曰:

「好兒子!江湖行路難,毋輕動邪念。幸遇老娘,恐他人不汝宥也。」

客皆鬨然。因以番蚨擲還之。舟子潛告客曰:

「此女本姓楊氏,初嫁柳氏,夫故,旋又醮花氏,故人皆呼為楊柳花。床笫多戰功,一時冠葢縉紳咸與暱,不惜纏頭資,葢隱於花使者也。」

客皆大愕,且服舟子有卓識能調停。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迴響(1) :
1樓. Flying Eagle
2022/02/08 16:00

登徒子被修理,快哉!



同感。

 Fox恭喜恭喜 

只可惜那是古人多還要面子、知羞恥,如此反擊尚且有用。

今人已然上行下效的秉持著人不要臉,天下無敵」的宗旨行事,加上恐龍司法不彰,以及事不關己的旁觀者(如鍵盤俠等)自以為是、隨意批判的推波助瀾,恐怕只會讓受害者將不只受到n次傷害啊.....

 Fox無言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2/02/08 18:12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