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楊柳花三嫂〈一〉
2022/01/20 05:03
瀏覽721
迴響0
推薦48
引用0


在妓院裡從事雜役的大腳婦人之中,也往往有體態輕盈、腰肢袅娜、纖眉畫頰、巧笑多姿之人,雖然只是在一旁添香捧茶,卻也善解人意,頗受歡迎,人們多以「花使」稱呼這一類女子。這些「花使」們裙下的雙足並不像當時裹小腳的女子那般纖細,那是因為她們只希望自己的腳生長的外觀圓滑端正,不求像那三寸金蓮般的纖細嬌小,最多也只是用裹腳布稍稍裹上意思意思而已。像這樣的大腳美人,在江南地區當以南京為最多,在江北則於揚州為最多。

 

話說在邵隄旁便是一條大河,往東可達東淘(位於今江蘇省東台市安豐鎮境內)、往西可至昭陽(今湖南省昭陽市等處,即便是春季時春雨綿綿水勢略急,但一葉輕舟仍然能穩當的在其中航行無礙。在往來航行的船隻當中,有一種雙蓬船不載貨物,專門載送往來渡河的行人,船蓬內空間有限,乘船的男女就算是面對面分開坐著也不免膝蓋相碰,那相鄰而坐的老少乘客自然也就肩靠著肩緊挨著,的確是擁擠了點,但是因為渡資便宜又能節省走陸路的時間與體力,還是有許多人願意搭乘這樣像今日長程公共汽車般的渡船。

 

昭陽縣有某布商,有一日派遣夥計吳三官前往揚州,並交付給他貨款一百二十枚外國銀元,吩咐他到揚州城內某商行結清款項後就馬上回來,同時要他將這些銀元妥善的收在腰包之內,一再叮囑他「財不露白」,千萬不要輕易的讓他人看見身上有錢,又說「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著」,露了財恐怕會遭到那些貌似忠厚、心存狡詐的人盯上江湖中那些心懷叵測的陰險傢伙是很不容易辨識的吳三官恭敬的答應下來,隨即來到渡口搭上了一艘雙蓬船,順風順水朝揚州出發了。

 

吳三官之前已經有幾人登船搭乘,按照慣例先上船的就會主動到船尾處再依序朝前坐下。這次坐在船尾靠近船舵處的是一位看似年少的小美女,雖然穿著布裙、插著荊釵很是樸素,但是她的容貌粉龐俊秀風雅,看起來很像是故事開頭所說在妓院裡打雜的「花使」的模樣。吳三官垂涎女子的美艷,就強行越過了三、四位乘客,硬是擠到美女身旁坐下,還不斷的使眼色企圖挑逗對方。美女對於吳三官這種色瞇瞇的唐突行徑並不生氣,只是斜著眼瞄他還微微發笑。如此反應,讓吳三宮對美女更加的神魂顛倒。過了一會兒,船行駛到了河中央,吳三官就問美女的姓氏住址。美女說:

 

「我姓,家中以姊妹排行稱呼,所以大家都叫我三嫂,住在昭陽縣城北。我ㄧ個人在邵隄鐵牛灣西端的名妓邵小金娘家幫傭已經好多年了。」

 

花三嫂也詢問吳三官的姓名住址,吳三官也都據實以對,同時嘴巴也不老實,夾雜了一些輕薄的話語試圖挑逗對方,花三嫂聽了似乎羞得兩頰都微微發紅,就像是個十六歲的小姑娘那般的羞澀模樣。接著吳三官又故意用手指去搔弄花三嫂的玉腕,花三嫂也沒有顯露出兇悍、憤怒的樣子,更是令吳三官暈頭轉向、就要無法控制自己,恨不得要那太陽速速下山,好讓自己能趁著夜色掩護與花三嫂成其好事。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春波滑芴」,「春波」,春水的波瀾。「滑芴」,水波動蕩不定貌。「春波滑芴」有解釋為「水波平滑的樣子」,大概有點負負得正的意味,待確認。

 

:「番餅」,流入我國的外國銀元的俗稱。

 

:「念秧」,方言。謂以甜言蜜語和貌似忠謹之行做成圈套,詐取行旅財物。泛指設圈套誘騙他人。

 

:「鬼蜮」,「蜮」,音「玉」,傳說中在水裏暗中害人的怪物(見《小小說 – 含沙射影人化蜮》)。鬼與蜮都是暗中害人之物,故比喻陰險的人。

 

:「舵牙」,指舵板。

 

:「頳」,音「撐」,「赬」的異體字,淺紅色。《爾雅·釋器》:「再染謂之赬。」

郭璞.注:「赬,淺赤。」

 

:「陽烏」,神話傳說中在太陽裏的三足烏。用以借指太陽。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七楊柳花三嫂

 

妓館供役之大腳婦人,亦往往有體態輕盈、腰肢袅娜、纖眉畫頰、巧笑多姿者,添香捧茶、善解人意,人多以「花使」呼之,惟裙下雙跌略就束縛但圓滑端正,卽己不求纖小也。此種尤物,在江南以金陸為最,江北以揚州為多。

邵隄之下有大河,通東淘、昭陽等處,春波滑芴,一葦能航。有雙蓬船者不載貨物,惟迎送往來行人,男女接膝,老稚駢肩,頗侷促,但船值似較便易耳。

昭陽布商某,一日遣夥吳三官赴揚,與以番餅百二十元,囑至揚城某行交割卽返。藏腰纏,囑無輕露,恐遭念秧等窺覷,江湖鬼蜮誠未易測也。三官敬諾。即搭雙蓬,好風逕渡。

先三官而登者己不一,其人坐倉尾與舵牙近,則一少年好女子,裙布釵荊,粉龐俊雅,似是花使裝束。三官涎其艷,強越三、四人,偎玉人同坐,眉目送情焉。女不怒,惟斜睇微粲,三宮益惑。少頓至中流,問女姓氏居址。女自云:

「花姓,姊妹行,多呼之曰三嫂,住昭陽北郭,隻身傭於邵隄鐵牛灣西首名妓邵小金娘家有年矣。」

轉訊三官,亦據實以對。挑以游詞,兩頰微頳,幾如二八女郎羞澀故態。旋以指搔其玉腕,亦無戾色、無憤容,三官顛倒不能自持,恨不遣陽烏速墜,俾成幽歡。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