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小娜〈下〉
2022/01/19 05:04
瀏覽902
迴響0
推薦61
引用0


等到小轎子小娜被抬到臺上後,她那光彩艷絕的容貌與身姿便完全展現在眾人面前。婦女當中有兩、三名大家閨秀見了之後高興得跳了起來並鼓掌說道:

 

「美哉夫人,美如嬙施,倩盼巧笑膚凝脂,無怪翩翩其來遲。夫人美白如玉,蠶上箔兮田有穀,萱蔭方長吾民福。」

 

大意是:夫人真美,美如毛嬙西施!笑容迷人、膚如凝脂,怪不得她姍姍來遲。夫人美白如玉的模樣,象徵著大家養的蠶都能結出好繭、種的田地都有穀物收成,夫人如母親般長長久久庇護著人民吉祥幸福。

 

一些住在鄉村、穿著犢鼻褌(一種齊膝的短褲)、鴉頭襪的村婦們,也用民間農家歌謠的方式歌唱讚美著說:

 

「夫人美如此,插秧勤早起,不怕旱、不怕水,民婦生,夫人喜。」

 

所有參與活動的婦女們都認為見到如此美貌的縣令夫人是豐收的好預兆,因此歡聲雷動,爭著向縣令夫人進獻美酒並祝壽。圍觀的婦女們紛紛聚攏上前,頓時臺前瀰漫著陣陣脂粉香澤,一眼望去都是鬢髮上裝飾美美的女子的頭,大家在見過台上縣令夫人的尊容之後都爭相稱讚著說:

 

「夫人真美,的確不假啊!」

 

而這一年秋季恩縣果然莊稼大豐收。次年,縣令仍然安排小娜替代夫人上場,而縣內農作又迎來了大豐收。就這樣,一連三年皆如此,縣令心中也很感謝小娜願意拋頭露臉代打上場,有意收小娜為妾,無奈夫人生性忌妒而且凶悍潑辣,一定容不下任何比她模樣美艷的女子成為妾室與自己爭寵。然而平時都是由小娜整理相關文書以及捧硯磨墨的工作,因此小娜每天都陪伴在縣令身旁,並且每一件事都做得讓縣令很是滿意,令縣令更加喜愛小娜。只是小娜頗能謹守本分並堅持底線,無論如何都不會讓縣令有機會揩油吃豆腐。縣令也就經常對幕僚們:

 

「美人就好像是花花草草,當花朵在枝頭綻放,迎著和風、接受露水滋潤,才能顯現出生氣盎然的模樣,若是將它摘折下來只為了嗅聞它的香氣,恐怕因此使的它提早枯萎。說實話我也是個好色之人,但絕不是如登徒子那種只求之徒有縱欲放蕩、不合禮制的人。」

 

只不過大家在縣令面前雖然都點頭稱是,背地裡卻都還是嘲笑著,因為大家心知肚明,縣令這一番說詞不過只是自我解嘲的說詞,實際上還是因為害怕家中那河東獅吼才不敢有進一步非分之想罷了。

 

又過了一年,夫人不幸往生了。縣令就要老媽子去向小娜轉達自己的心意,想要將小娜收為小妾。小娜哭著辭謝,對老媽子說:

 

「我雖然被賤賣來當伺候夫人的婢女,然而我的先父也曾是揚州的儒士。況且我連續三年替代夫人拋頭露面,讓許多人一同瞻仰,高坐在台上讓眾婦女們頂禮膜拜,大都對稱呼我『夫人、夫人』。今日大人若是只是為了讓我鋪床疊被而收了我當小妾,我並不會覺得惋惜。但我覺得可惜的是,這樣一來,大家見口中的夫人居然原來只是小妾,未免就讓大人因此失信於民了。」

 

老媽子將小娜的意思轉告縣令,縣令笑著說:

 

「這丫頭還很有志氣,只想當夫人,不願當小妾啊。」

 

只不過此時縣令雖然有意續弦,而且自然要挑個門當戶對、且最好能有助自己仕途的對象,自然不能迎娶一個下人為夫人,因此也就不能讓小娜如願了。

 

不久之後縣令就下聘迎娶了任職某部郎中的某公的女兒某氏。某氏雖稱得上能有助於縣令的仕途,但是她的容貌仍遠遠不及小娜,而且忌妒的功力與已故的夫人不相上下,同樣擔心小娜這麼漂亮,會像狐狸精一樣迷惑自己的丈夫,就私底下叮囑老媽子要盡快將小娜賣掉。

 

還在等待買主議價期間,有一位少年的新科進士某離開京城要前往駐地任職,途經恩縣,按例縣令會為某在縣衙內設宴接風洗塵。某也聽說了縣令府上的婢女小娜模樣美麗,便乞求能一睹芳容。果然百聞不如一見,某見了小娜後大為讚賞,就向縣令說:

 

「後學尚未娶妻,願意下聘迎娶小娜為妻。」

 

只是縣令還是對小娜戀戀不捨,並沒有當場答應。某就私下拿出五百兩銀子送給現任的夫人夫人見機不可失,立刻答應並收下了聘禮,讓某領著小娜一同離開了。

 

第二年的新春來到,新任的夫人仗著自己的容貌就算比不上小娜,但比起已故的夫人來可是強上千萬倍,就當仁不讓的梳妝打扮、親自上場。結果這一年恩縣就發生大飢荒了。

 

-----

 

懊儂氏對此評論說:

 

家中有美人,身受其福而不知,卻徒然以區區「名分」二字吝惜著不願迎娶為正妻。雖是縣令的心頭肉,卻也是妒婦的眼中釘,直到美人遠嫁離去,反到令自己成了陌生人縣令的庸俗固然是無人能比,縣令的愚昧也是無人能敵的。反觀某與小娜之間的夫妻情深,不需多問也能知道。

 

而一縣的莊稼能否豐收,居然全在夫人的玉貌的美醜來決定,而且準確得八九不離十。真是寰宇之大、何其不有啊。

 

月下老人的紅繩早就已經綁定了,雖然小娜在這三年之內仍是婢女身分、輾轉從事著低賤的工作,卻也因緣際會的上場代打而立下大功,這也許是冥之中還有前世因緣之故也不一定吧。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巧笑盼兮」,見《詩經.衛風.碩人》:「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形容女子美好的笑容。

 

:「蠶箔」,也稱為「曲薄」、「蠶薄」。養蠶的器具。多用萑葦、細竹等編成,呈圓形或長方形。

 

:「鴉頭襪」,「鴉」是「丫」的通假字,故也稱為「丫頭襪」,古代女子穿的歧頭襪,一種腳指的拇趾與其他四趾分開的襪子。因江南當地氣候潮濕多雨,人多穿丫頭襪配搭木屐,傳至扶桑日本)就成了「足袋」。見唐朝李白《越女詞》五首、其一:
「長干吳兒女,眉目艷新月。屐上足如霜,不著鴉頭襪。」

 

:「旨酒」,美酒。見《詩經、小雅》.鹿鳴:

呦呦鹿鳴,食野之蘋。我有嘉賓,鼓瑟吹笙。吹笙鼓簧,承筐是將。人之好我,示我周行。

呦呦鹿鳴,食野之蒿。我有嘉賓,德音孔昭。視民不恌,君子是則是效。我有旨酒,嘉賓式燕以敖。

呦呦鹿鳴,食野之芩。我有嘉賓,鼓瑟鼓琴。鼓瑟鼓琴,和樂且湛。我有旨酒,以燕樂嘉賓之心。

 

:「鵾絃」,「鹍」音「昆」,指「鵾雞」,古代指像鶴的一種鳥,其筋可作的琵琶弦,稱為「鵾弦」。參考「續鹍膠」一詞,將斷掉的枇杷弦重新黏合起來,即「續弦」,指正妻過世後再娶的妻子。

 

「埒」,音「勒」、「列」、「類」,動詞時為等同;名詞時為矮牆、界線、山上的水流。

 

:「納幣」,古代婚禮六禮之一,亦稱「文定」,俗稱「過定」。。納吉之后,擇日具書,送聘禮至女家,女家受物復書,婚姻乃定。

 

:「  〔左口右舀〕」,音「但」,同「啖」,「啗」的異體字,吃、或(拿東西)給人吃。

 

:「琵琵北去」,可參照「昭君出塞」的典故。

 

:「陌上蕭郎」,見成語「蕭郎陌路」,蕭郎:舊時泛指女子所愛戀的男子;陌路:過路人。比喻女子對原來愛戀的男子視若路人,不願或不能接近。

 

:「操左券」,見成語「穩操左券」,古代契約分爲左右兩聯﹐雙方當事人各執一聯;左券就是左聯﹐常用爲索償的憑證。比喻有充分的把握。

 

:「膚功」,「膚」,偉大;「功」,功績。故「膚功」即大功。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七小娜

 

魯之恩縣,俗例每年春正月望日,鄉城婦女無妍媸老少,咸粧梳洗、潔淨衣裙,走集於宰官,署公請夫人簪黻而出。

……

有新邑宰盛公,以名進士,工製錦。

……

及舁而登高,光彩艷絕。婦中有兩三閨秀喜躍鼓掌曰:

「美哉夫人,美如嬙施,倩盼巧笑膚凝脂,無怪翩翩其來遲。夫人美白如玉,蠶上箔兮田有穀,萱蔭方長吾民福。」

鄉村愚婦著犢鼻褌、鴉頭襪者,亦俚俗作田歌曰:

「夫人美如此,插秧勤早起,不怕旱、不怕水,民婦生,夫人喜。」

眾女歡聲雷動,爭進旨酒為夫人祝千秋。觀者闐集,脂香粉澤,釵笄叢叢,皆爭道:

「夫人真美,非虛譽也!」

而是年果真大熟。次年仍庖代,又大熟。三載皆然。公亦心德之,思納為小星,奈夫人妒且悍,不能容。然司書捧硯,小娜固無日不在公側,無事不得公憐,惟不容老奴真箇銷魏耳。公每語幕寮曰:

「美人譬如花草,綴於枝頭,迎風浥露,生氣盎然,若折而嗅之恐促其夭。某乃真好色者,非登徒子之徒有淫行也。」

人皆隱笑之,咸知公自解嘲,其實怯於河東吼耳。

再明年,夫人卒。公遣媼示意於小娜,意在遂素志。小娜泣謝云:

「妾雖賤鬻作夫人婢,然妾之故父亦揚州儒士也,且三載內疊代夫人勞,出頭露面,萬目共瞻,高坐堂皇,一時粉黛三千咸頂禮於石榴裙下,莫不曰『夫人、夫人』也。今若充媵抱衾裯,妾不足惜。所惜者,官無以取信於民婦耳。」

媼復命,公笑曰:

「是兒頗有志,然乃公方擬鵾絃,不能下匹如願。」

已而,聘娶部郎中某公女,有內助才而貌不及小娜遠甚,且妒亦與舊人,恐小娜之狐媚也,私囑媒媼售之。方待價,有少年新進士甄公出都,道過是邑,公畱宴署中。聞小娜美,乞玉人一見,即大稱賞,自云:

「中饋乏人,願納幣。」

公猶戀戀。乃私以五百金  (〔左口右舀〕)夫人,竟以禮聘取而去。

次年春,續絃者自恃面目非前匹,慨然妝服而出,而恩邑乃大荒。

 

懊儂氏曰:

室有美人,身受其福而不知,乃徒以區區「名分」二字靳而不與,宰官心上肉,妒婦眼中釘,琵琵北去,置此身如陌上蕭郎,盛之俗固無比,盛之愚亦無匹也。甄君伉儷,不問可知,而一邑之有秋,全在夫人之玉貌,如操左券焉。寰宇之大,亦何其不有哉。月老赤繩早已繫定,而三年之內,竟宛轉司賤役、奏膚功,抑冥冥中別有前因與未可知也。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