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小娜〈中〉
2022/01/18 05:03
瀏覽817
迴響0
推薦53
引用0


不久之前,恩縣來了一位姓的新縣令就任,這位縣令是當時有名的進士出身,到任後的官聲非常的好。不久之後,縣令與夫人也就首次在恩縣過新年。才剛過年,到了正月十五日縣令隱隱聽見外間庭院處傳來人聲嘈雜的聲響,就召來縣吏詢問外面發生了什麼事?縣吏就將本縣的風俗故事與今日的活動告知,並敦請縣令與夫人共襄盛舉。縣令聽完後笑著說:

 

「這算是無為而治之下的閒情逸致嗎?本官覺得大可不需如此勞師動眾,不如就讓鄉親們都散去吧。」

 

縣吏說:

 

「大人,這是本地一直以來固有的風俗慣例,若是就這樣隨便的打發她們散去,恐怕會讓人心不服,引發騷動啊。」

 

既然如此,縣令也就笑著答應下來了。可是夫人的模樣生得有些抱歉,膚色偏黑且一臉的麻子,腹部肥胖又有些駝背,裙下的鞋子有一尺多長,因此頗有自知之明的夫人堅持不肯出門參與活動。縣令勉強說服夫人梳妝打扮,但打扮完後夫人拿起鏡子照了照,見到鏡中自己的面容卻更覺難堪而更是寧死都不肯出去。

 

眼看著時間已經過了好一會兒,而縣令夫人的轎子卻還遲遲不見蹤影,外面庭院的鼓譟聲也就更大、就像是鼎內的湯水沸騰似的。更有人大聲的說道:

 

「百姓的性命,都在於一年收成的好壞;而秋收能不能豐收,又在於夫人的容貌來預卜決定。縣令夫人未什麼還是閉門不出,難道是吝於為百姓們拋頭露面嗎?縣令大人的心腸為何如此冰冷呢!」

 

面對群眾不滿的聲浪一波波襲來,急得縣令在房內來回踱步不知該如何解決夫人則躲藏在帷帳中,驚嚇害怕得幾乎要嚎啕大哭。縣令見實在無法勸得夫人出馬,就問縣吏,說:

 

「這個活動能夠找替身代為出面嗎?」

 

縣吏稍微思索了一會兒,說:

 

「好像也沒聽說不可以的樣子。」

 

於是縣令將婢女們都喚來看了看,當中只有一名原籍揚州、名喚小娜的婢女,面容潔白得就像是如玉脂,五官端正、纖細的身材如楊柳般的婀娜輕盈,而且裙下的一雙小繡鞋更是織瘦無比(因為裹小腳的緣故),就說:

 

「這個婢女梳裝打扮後,模樣與氣質簡直就像是真的縣令夫人了。」

 

就命令老媽子趕緊幫忙小娜梳好美美的髮型、換上光彩鮮豔的衣裳,打扮得美美的之後便登上小轎子出門了。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以名進士」,辭意待查,暫以字面解釋。

 

:「製錦」,賢者出任縣令之典。典故出自《左傳.襄公三十一年》:(節錄)

子皮欲使尹何為邑,子產曰:

「少,未知可否。」

子皮曰:

「愿吾愛之,不吾叛也,使夫往而學焉,夫亦愈知治矣。」

子產曰:

「不可,人之愛人,求利之也,今吾子愛人則以政,猶未能操刀而使割也,其傷實多,子之愛人,傷之而已,其誰敢求愛於子,子於鄭國,棟也,棟折榱崩,僑將厭焉,敢不盡言,子有美錦,不使人學製焉,大官大邑,身之所庇也,而使學者製焉,其為美錦,不亦多乎,僑聞學而後入政,未聞以政學者也,若果行此,必有所害,譬如田獵,射御貫,則能獲禽,若未嘗登車射御,則敗績厭覆是懼,何暇思獲,子皮曰,善哉,虎不敏,吾聞君子務知大者遠者,小人務知小者近者,我小人也,衣服附在吾身,我知而慎之,大官大邑,所以庇身也,我遠而慢之,微子之言,吾不知也,他日,我曰子為鄭國,我為吾家,以庇焉其可也,今而後知不足,自今請雖吾家聽子而行,子產曰,人心之不同,如其面焉,吾豈敢謂子面如吾面乎,抑心所謂危,亦以告也。」

子皮以為忠,故委政焉,子產是以能為鄭國。

 

:原文「甫更歲琯聞庭外人聲嘈嘈」,此處不知是「歲琯」,亦或是「琯聞」,待確認。

 

:「臥治」,比喻政事清簡,無為而治。典故出自《史記.卷一百二十.汲鄭.列傳第六十》.汲黯:

汲黯字長孺,濮陽人也。……

上賢而釋之,遷為滎陽令。黯恥為令,病歸田里。上聞,乃召拜為中大夫。以數切諫,不得久留內,遷為東海太守。

黯學黃老之言,治官理民,好清靜,擇丞史而任之。其治,責大指而已,不苛小。

黯多病,臥閨閤內不出。歲餘,東海大治。稱之。上聞,召以為主爵都尉,列於九卿。治務在無為而已,弘大體,不拘文法。

……

居數年,會更五銖錢,民多盜鑄錢,楚地尤甚。上以為淮陽,楚地之郊,乃召拜黯為淮陽太守。黯伏謝不受印,詔數彊予,然後奉詔。詔召見黯,黯為上泣曰:

「臣自以為填溝壑,不復見陛下,不意陛下復收用之。臣常有狗馬病,力不能任郡事,臣願為中郎,出入禁闥,補過拾遺,臣之願也。」

上曰:

「君薄淮陽邪?吾今召君矣。顧淮陽吏民不相得,吾徒得君之重,臥而治之。」

 

:「蓮舟」,原指採蓮的船隻,因古代形容女子的腳為蓮足,故將女子的繡鞋稱為蓮舟。

 

:「蒼赤」,時期指貴族,戰國之後通稱平民百姓。

 

:「蹀躞」,音「跌謝」,小步走路的樣子。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七小娜

 

魯之恩縣,俗例每年春正月望日,鄉城婦女無妍媸老少,咸粧梳洗、潔淨衣裙,走集於宰官,署公請夫人簪黻而出。

……

有新邑宰盛公,以名進士,工製錦。甫更歲,琯聞庭外人聲嘈嘈,問何事?吏人以是役為請。公笑曰:

「此亦臥治之閒情耶?曷遣之去。」

吏云:

「此邦俗例。若是恐遣去,不足服人心。」

公笑諾之。而夫人黑且麻,皤腹僂背,裙下蓮舟長尺許,堅不肯出。強之妝,竟攬鏡自照,彌覺難堪。日影移晷而蓮輿猶遲遲吾行,庭外鼓噪幾若鼎沸,曰:

「蒼赤性命,在歲之有;秋而豐與否,又在夫人之容貌。何乃閉置不出,為下民吝乎?宰官何其涼也!」

公往來蹀躞,夫人匿帷中,驚怖幾至號泣。公無已,問吏曰:

「容覓捉刀人可乎?」

吏曰:

「似亦無不可。」

因命媼為之梳雲鬟、披彩服,盛妝而出。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