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小娜〈上〉
2022/01/17 05:03
瀏覽807
迴響0
推薦54
引用0


山東境內有一個恩縣,當地有一個特殊的習俗,是在每年春季的正月十五日,縣境內鄉村或是城中的婦女不論美醜、不分老少,都會沐浴淨身、梳妝打扮,換上乾淨的漂亮衣裙,齊聚到縣衙門前,一起恭請縣令夫人穿戴著正式的官夫人服飾出來參加接下來的活動。而在前一日,縣衙也會預先在衙門的庭院內搭建好一座這場活動用的木頭臺子。

 

到了活動當日,縣令夫人在鬢髮插上鮮花以及珍珠之類的首飾、畫好了妝容,乘坐著外型顯赫的小轎子,由婢女們抬著、老媽子們護衛著出門。坐轎才剛出寢室的門,縣裡前來參加活動的婦女們便歡快且哄鬧的聚集上前,爭著去搶抬轎子,沒能搶到抬轎的婦女就取代老媽子的工作,在轎子的前後左右簇擁保護著轎子上的縣令夫人,這場面看起來就像是富貴人家領著許多雲鬢烏黑、身穿紅裙的女子隨侍出行的模樣

 

就這樣一群婦女簇擁著縣令夫人來到庭院,大家就恭請夫人下轎,扶著夫人登上臺子。臺上擺設著一個鋪上了繡花墊褥的寶座,待夫人剛坐好時,就有人升起狼煙通知外面的人燃放了三次火炮,隨即鼓樂聲大作,熱鬧得連人說話的聲音幾乎都聽不清楚。接著婦女們各自向臺上的縣令夫人行「朝叅禮」,態度極其恭敬虔誠,而且不讓縣令夫人答禮,就算只是拱手、微襝雙袖等略表回敬的動作也不行。因此也就預先安排了兩名美人分別站立在縣令夫人的兩側,暗暗的牽制住縣令夫人的手肘,就是擔心她忍不住要動作而能即時的阻止她。

 

等到所有前來參加的鄉城婦女們朝拜完畢後,這些婦女們便毫無顧忌的相互提出自己的評論,有的人說縣令夫人模樣美麗,有人說縣令夫人真得很美麗,有人說縣令夫人的美不是真正的美,有人說縣令夫人的頭美,有人說縣令夫人的腳美,紛紛議論著自己對於縣令夫人不同的見解

 

此時婦女之中有「解事者」(懂得活動流程的人,可視為「活動主持人」。,穿著禮服走到縣令夫人身旁,恭敬以跪姿呈上一小碗蔘湯,若是縣令夫人客氣的略為沾唇意思一下,就將剩餘的蔘湯還給來人,則那名婦人便會長跪著請縣令夫人將蔘湯全部喝完、一滴不剩。等到縣令夫人喝完後,便有絲竹樂聲低聲響起,襯托著現場有些淒楚哀怨的氣氛。樂曲停止後,那名婦女就引導一名女演員來到縣令夫人面前呈上戲曲的劇目,請夫人點戲。若是縣令夫人誤點了內容愁苦悲怨的戲曲段子,大家就又會跪請夫人更換戲目,必須等到縣令夫人點到一齣內容光彩炫麗、富裕顯貴的戲,才能讓大家滿意而開心。

 

戲目決定後,對面的戲臺上演員陸續粉墨登場,箏鼓絃管也開始演奏,婦女們又陸續的依序而進向縣令夫人敬酒,擺設了小筵席並備妥了一些美味的食物請縣令夫人享用。面對如此眾多的敬酒,縣令夫人也只能略沾唇示意回禮,不然很快就會喝醉了。戲臺上的戲劇演出了三、四個段子後,眾婦女便集資湊了十多千個銅錢,如下雨般朝臺上擲灑,美其名為

 

「替夫人打賞。」

 

戲曲都演完後,酒席也撤下,婦女們各自將頭上所裝飾的花朵取下或是取出袖中的香巾,或是從懷中拿出胭脂香粉,或香囊荷包、摺疊扇等物,都要送給縣令夫人,並堆放在夫人的膝下,同樣也不許縣令夫人推辭。至此,婦女們便相互說道:

 

「夫人累了,何不請夫人回房休息?」

 

此時臺階下的鼓樂聲又再度響起,在香烟繚繞、旌旗飄揚中,眾婦女仍舊抬著縣令夫人回到寢室門前,待夫人進入後,大家才歡欣鼓舞的各自作烏獸散。

 

這一場特殊的活動,是恩縣當地以縣令夫人的容貌美醜來預卜這一年的莊稼收穫的多寡。若是縣令夫人天生麗質貌美的話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即使容貌生得很抱歉的,也必定要大大的往臉上塗塗抹抹、換上鮮艷的服裝,用盡各種方法讓自己看起來成為一個有模有樣的美女,這樣才能滿足恩縣當地鄉親們的期望。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望日」,指月亮圓的那一天。通常指舊曆(農曆)每月之十五日。

 

:「黻」,音「符」,古代禮服上黑與青相間的花紋。

 

:「珠翹」,用珠子綴成的婦女首飾。

 

:「珠圍翠繞」,或作「翠繞珠圍」,「珠」,珍珠;「翠」,翡翠。繞以翡翠,圍以珠玉。形容婦女妝飾華麗。也形容富貴人家隨侍的女子衆多。又比喻花木繁茂。

 

:「喧填」,亦作「喧闐」、「喧嗔」,喧譁、熱鬧。

 

:「朝叅禮」,「叅」同「參」,古代百官上朝參拜君主的禮節形式。

 

:「月旦」,即「月旦評」,指品評人物。東漢末年,汝南郡許劭(字子將)與其堂兄許靖(字文休)在年輕時便一起主持對當代人物或詩文字畫等品評、褒貶的活動,常在每月初一發表評論內容,故稱「月旦評」。無論是誰,一經品題,身價百倍,世俗流傳,以為美談。因而聞名遐邇,盛極一時。氏堂兄弟也就是後來武俠小說中「江湖百暁生」一類人物的原型。

 

:「解事」,曉事、懂事。

 

:「吉服」,古時候祭祀時所穿的服飾,祭祀是為吉禮,故稱之為「吉服」。

 

:「如怨如慕」,像在哭泣,又像在訴說。比喻聲音淒楚哀怨。

 

:「把盞」,指宴席上端着酒壺給人斟酒、敬酒。

 

:「旂」,音義同「旗」。

 

:「喬行徑」,不正當的行為。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七小娜

 

魯之恩縣,俗例每年春正月望日,鄉城婦女無妍媸老少,咸粧梳洗、潔淨衣裙,走集於宰官,署公請夫人簪黻而出。預於前一日,公庭樹木為臺。是日,夫人鬢朵珠翹、塗脂傅粉,乘顯輿,婢縕舁之。甫離寢門,而邑之婦女即鬨進,爭奪其舁,代媼御前後、左右擁衛保護,無非綠鬢紅裙,宛似珠圍翠繞。至庭,公請夫人降輿,扶之登臺,設寶座、加繡褥。夫人甫坐定,狼煙火炮轟震者三,鼓樂喧填,人聲幾不能辨。婦女各向上行朝叅禮,極敬極虔,不容夫人答禮,即拱手、微襝雙袖,亦不可。預以兩美女子立夫人兩肘旁,恐其動而禁止之也。

俟鄉城朝拜畢,諸婦女極相評論,或云夫人美,或云夫人真美,或云夫人美而非真美,或云夫人頭美,或云夫人腳美,紛紛月旦各不一。婦中有解事者,吉服驅近,跪進參湯一小甌,夫人略呷,璧其餘,卽膝立請夫人全飲,無涓瀝賸。飲已,細樂低奏,有如怨如慕之情。樂止,解事者導女伶至前呈戲目,請夫人點戲。夫人若誤點愁苦悲怨之曲,大眾又跪請夫人更換,必須華煥富貴始足洽心。

對面臺上粉墨登場,箏鼓絃管,大眾又陸續魚貫進,為夫人把盞;設小筵宴,珍饌亦有些須,夫人略沾唇即已,不敢求爛醉也。演劇三四闋,大眾醵資十餘千青銅,亂擲臺上如雨,云:

「為夫人放賞。」

戲已筵撤,大眾各摘頭上花、袖中巾、或懷中脂粉、或香囊荷包、摺疊扇,公贈夫人,堆夫人膝下,亦不可辭。如是則交相謂曰:

「夫人倦矣,曷請夫人歸休?」

階下鼓吹大作,香烟繚繞、旌旂飄揚,眾仍舁夫人至寢門,各歡欣鼓舞作烏獸散。

是役也,以夫人貌之美惡卜一歲之豐歉。夫人貌美者無論矣,即貌惡者亦必盛加膏沐、炫服爛妝,作喬行徑,方足饜邑人之望。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