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禿尾龍陽(輔)
2022/01/16 01:46
瀏覽719
迴響0
推薦54
引用0


在海濱有一個大戶人家,家中畜養的騾馬數以百計豢以百計,不過家中內外可見的犬、豬、獐子、兔子等卻經常不按照正常的季節進行傳宗接代的動作。更稀奇的事是馬廄中的驢子當中,有一白一黑二頭公驢子。剛開始時兩頭公驢子相互倚靠在一起,彼此用牙齒幫對方咬著癢處,那模樣看似非常愛憐著對方。接著白驢抬起前蹄攀上了黑驢的背脊,一旁看熱鬧的人以為這兩頭驢子在鬧著玩兒,然而黑驢竟然將自己的「菊花」也湊了上去,那白驢就不慌不忙、若無其事的就開始進行製造新生命的動作了註x2。一陣忙碌之後,打完收工的白驢還帶出了一些像大顆板栗般的驢糞。再看那黑驢對白驢的作為似乎不但不因此而生氣,反而晃動著耳朵搖著尾巴、驢唇還一開一闔的,那副模樣似乎還很快樂的樣子。過了一會兒,黑驢也開始雄壯威武起來,那傳宗接代的工具變得非常的雄偉巨大,同樣黑驢抬起一雙前蹄登上白驢的背,白驢也容許對方的行為,於黑驢就用那大傢伙開始進攻,但大小尺寸有所不合,黑驢進攻的有些吃力,白驢則閉著眼睛、皺著眉頭忍受著,那個樣子似乎是表示非得這樣不足以報答剛才黑驢給予自己的深情厚意

 

那大戶人家的家主就寫信給朋友,說:

 

「昨天我家的兩頭公驢居然互相作出交尾的行為,我想天底下沒有什麼事比這件事更奇怪的。」

 

朋友回信說:

 

「看來你家這兩頭公驢也是『龍陽君(即「同性戀」)』啊!這是披著驢子的外皮的兔子啊。」

 

在從前五代十國時期,南漢的開國皇帝漢高祖劉龑(「龑」音「演」,原稱「劉巖」,又名「劉陟」)經常下令要男女在光天化日之下於後花園中光著身子做出種種淫亂姿勢,強迫他們相互觀摩,藉此為樂,還為此行為命名為「大體雙」。那後花園中原有的鳥獸雞犬看習慣了,也有樣學樣的整天忙著交配。如今那個大戶人家的驢子是否也是感染了什麼樣的特殊氣息才會如此呢?噫!真是奇怪啊!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躈」,音「俏」,古同「噭」,牲畜的口;一說是脊骨的末端,牲畜(馬)的後竅,即肛門。古代用以計馬數。見《史記.卷一二九.貨殖傳》:「馬蹄躈千,牛千足。」

 

:原文影印掃描版此處「豬」後一字「  」不清楚,疑似「麞」,「獐」的異體字,俗稱「獐子」,形似鹿,頭無角。

 

:「齕」,音「河」,用牙齒咬。

 

註x2:「行所無事」,行為舉止從容,不慌不忙,好像沒有發生事情般。

「園莽抽條」,「園」是園林、園圃;「莽」是草木茂盛、莽莽蒼蒼的樣子;「抽條」是草木的拔枝、長出新枝嫩芽。「園莽抽條」即形容園林裡的草木抽出了新的枝條的意思。

 

:「報瓊」,見成語「投木報瓊」,原謂男女相愛互贈禮品。後用以指報答他人對待自己的深情厚誼。出自《詩•衛風•木瓜》:「投我以木瓜,報之以瓊琚。匪報也,永以為好也。」

 

:「疊股之戲」,「疊股」原指左右大腿相互交疊的坐姿。不過此處的「股」非大腿,而是指屁股,兩個屁股疊在一起,那就不用多做解釋了唄……

 

:「龍陽君、兔」,龍陽君是戰國時期魏國魏安釐王的男寵,因「龍陽泣魚」而成為「男色」的典故由來。又古人因為不易分辨兔子的雌雄,誤認為兔子之間不分雌雄都會有愛愛的行為,所以將龍陽君、兔子當作同性戀的代稱。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七禿尾龍陽

 

海濱某巨室,家中蹄躈豢以百計,犬豕  (麞?)兔之交合恒不以時。尤奇者,廄中驢一白一黑,其初兩雄相偎,彼此齕癢,似極愛憐。旋白者騰前蹄登黑者之脊,觀者意與之戲耳,而黑者竟以後庭迎湊,白者興發,亦行所無事,而作園莽抽條矣。事矣,帶出驢糞纍纍如魁栗。黑者不以為忤,且扇耳搖尾唇翕闢,意似樂甚。少頃,黑者亦翹,其具甚偉,騰起登白者之背,白亦容之,乃具大頗枘鑿,白者惟瞑目蹙額以忍受之,其意似非此不足報瓊也。

某因作書與友人,曰:

「昨見舍間兩雄驢作疊股之戲,奇孰甚焉。」

友復書曰:

「然則禿尾亦龍陽君耶!此驢而兔者也。」

在昔五代,南漢劉龑每令男女白晝裸淫後院,相視為樂,名曰「大體雙」。後苑中鳥獸雞犬皆見慣,亦鎮日交合。今巨室之驢又鍾何氣耶?噫!異哉!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