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折齒佳人〈上〉
2022/01/14 03:28
瀏覽676
迴響1
推薦52
引用0


有一個姓的知府曾兩度擔任大郡的主官,因此納入私囊中的錢財頗多。知府同樣有著天下男子都有的通病,那就是口袋有錢了人便不老實,見到自己的結髮妻子怎麼看都感覺她就像是個「老孟光東漢詩人梁鴻(字伯鸞)之妻,」,穿著樸素、不善打扮,因此心中生出厭惡髮妻的念頭。於是知府花了一千兩銀子,從蘇州買得一名美艷的女子回家當小妾,並為她取名為「珠珠」。珠珠剛入家大門時,侍奉夫人還算有禮貌。只是夫人生性懦弱,對於這個小妾事事都會特別寬容對待。沒過多久,珠珠摸清了夫人的脾氣,便逐漸開始不將夫人放在眼裡,頗有蹬鼻子上臉的態勢。即便如此,夫人仍逆來順受主動忍讓,但這樣做不但不能得到知府的讚許,反而使得知府更加的寵溺這個小妾珠珠,也更加的冷落夫人了。

 

有一次,知府赴宴結束後返家,見到珠珠背對著燈燭挺直著身子恭謹的端坐著,一句話也不說,連知府上前詢問,她也不開口。知府再追問,則見珠珠的淚珠便不斷的滴落下來。知府臉色嚴肅的問她:

 

「莫非是夫人委屈妳了?」

 

但見珠珠故意不明說,只是一個勁兒的抽泣、嗚咽,進而淚如雨下的大哭起來。知府因此更加的厭惡夫人了。此後凡是得到了什麼珍寶、古玩、或是綾羅綢緞、絲繡珍品等物,都藏放在珠珠的房間內,而夫人的房內也就變得像是空窯一般空空如也

 

珠珠的貼身婢女偶然間與夫人的貼身婢女玩著爭棗粟、捉迷藏等遊戲時,因為遊戲過程中難免有些小衝突而出現一些爭執,沒想到卻因此驚動了知府,知府每每都偏袒珠珠的婢女而處罰夫人的婢女。之後,珠珠有時候深夜失眠睡不著,因此煩躁得雙眼目光呆滯、滿臉愁容。知府見狀,就將夫人的婢女召來並命她長跪,想藉此來逗珠珠開心發笑,只要珠珠一刻臉上沒有轉愁為喜,夫人的婢女就一刻不能站起身子告退離去。知府對珠珠的寵愛就是到了如此不可理喻的程度。

 

有一天,知府要外出,隨行的僕人們都已經站在路旁恭敬的等候著,就在知府即將攀住馬鞍上馬時,忽然想起自己隨身的檳榔袋忘了帶上了,就叮囑僕人們原地等候不要亂跑,自己轉身入門去屋內拿取。知府才剛跨過內室的門檻,見到珠珠正背對著自己、倚靠在檻杆旁,就著日光專心的刺繡中。知府便輕手輕腳的走到珠珠的後方,突然伸手遮掩住珠珠的眼睛逗弄她,就聽見珠珠嗲聲嗲氣地說

 

「你這個急色鬼又犯了『口渴病』了嗎?主人才剛出門,你就馬上前來索討『瓊漿』喝嗎?昨晚你那一副像乞丐般乞討索要的模樣,說有多難看就有多難看呢!」

 

知府臉色大變,突然放開了手讓珠珠看看是誰,同時生氣的說

 

「嘻!你們這一對賤人真該死!」

 

若非還有公務要外出,知府恐怕便要當場動手。眼看時間快要來不及,知府也只能先氣憤不已的拿上檳榔袋出門去了。等到傍晚回來時,知府第一時間就要拿珠珠問罪,哪知ㄧ問之下才發現珠珠已經捲款隨著與她私通的僕人一起逃走了。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太守」,於明、清時期為知府的雅稱,也稱郡守、明府、府公、府君、使君、府尊、太尊等。

 

梁鴻(字伯鸞),東漢詩人。家鄉有氏女,(名,字德曜。名與字是婚後梁鴻為她所取),膚黑貌醜、體胖又力大無窮,能舉起石臼,以德行見稱。曾有多人前來說親都被拒,父母問她要什麼樣的夫婿,孟光說:

「德行要有梁鴻那般好的。」

梁鴻知道後很是欽慕,重才德不重皮相的梁鴻便迎娶孟光為妻。見《列女傳.續列女傳》.梁鴻妻:

時鴻未娶,扶風世家多願妻者,亦不許。聞孟氏女言,遂求納之。孟氏盛飾入門,七日而禮不成。妻跪問曰:

「竊聞夫子高義,斥數妻。妾亦已偃蹇數夫。今來而見擇,請問其故。」

鴻曰:

「吾欲得衣裘褐之人,與共遁世避時。今若衣綺繡,傅黛墨,非鴻所願也。」

妻曰:

「竊恐夫子不堪。妾幸有隱居之具矣。」

乃更麄衣,椎髻而前。鴻喜曰:

「如此者,誠鴻妻也。」

字之曰德曜,名孟光;自名曰運期,字俟光,共遯逃霸陵山中。

 

:「蘇臺」,即「姑蘇台」,又名「胥台」。位於蘇州西南的姑蘇山上。相傳為春秋時吳王闔廬所築,夫差於台上立春宵宮,作長夜之飲。 越國太子戰敗,遂焚其台。又因蘇台地處蘇州,故亦用以藉指蘇州

 

:原文影印掃版此處原為「聞」,疑應是「問」字之誤。

 

:「鶴行鷺步」,或作「鷺行鶴步」,像鷺一樣行走,像鶴一樣的邁步。原本是比喻朝官的行列,亦借指朝官。此處則是指行走的方式如同鷺鷥、鶴行走時的悄然無聲。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七折齒佳人

 

蔡太守兩典大郡,豐於囊。夫人如老孟光,布衣椎髻,心厭惡之。出千金往蘇臺購一艷姬為妾,名曰「珠珠」,初入門,事夫人頗有禮。夫人素懦,遇小星,凡事能優容,漸施冷眼,夫人亦含忍。太守嬖之甚。

偶宴歸,見珠珠背缸危坐,默默無一言,問之亦不語,再聞(問)之則淚盈睫不斷者如縷。問:

「夫人委屈汝耶?」

則抽咽而雨泣。大守由是遂深惡夫人,凡珍寶玩好、綺羅絲繡,皆儲於珠珠室,而夫人房內如空窯也。珠珠婢偶與夫人婢爭棗粟、捉迷藏,因嬉戲兩相忤、共口角,太守必直珠珠婢而撻夫人婢。珠珠偶深宵不寐,凝睇含愁,太守必呼夫人婢來膝立逗珠珠笑,珠一刻顏不為之霽,婢即一時膝不為之伸,嬖如是也。

一日,太守出,僕已拱立道左,將據鞍上馬。忽憶檳榔袋未曾攜至,因囑僕勿妄動,自入門取之。甫履內閾,見珠方背身倚檻,就日影刺繡紋,乃鶴行鷺步,潛至身後,叉兩手環掩其目,珠珠作睨聲曰:

「急色兒又病渴耶?主人翁甫出門,即討瓊漿飲耶?昨夕窮乞相亦何可醜!」

太守驀示以面,曰:

「嘻!狗賤骨當死!」

即憤氣出,比日暮歸來,問珠珠,己挾資隨僕僭遁。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迴響(1) :
1樓. Breaking waveS
2022/01/19 09:09

看故事..............感覺好棒!!

謝謝  放鬆心情真好 

是您不嫌棄,歡迎來殺時間.....

 Fox恭喜恭喜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2/01/19 09:23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