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郭秋卿〈八〉
2022/01/12 05:03
瀏覽649
迴響0
推薦53
引用0


鈕仲卿拿著紙張返回房內,關好了門窗,點燃了檀香,將郭秋卿扶起來坐著,就以清水依序潑在白紙之上,果然紙張上逐漸浮現如水墨畫一般的小圖。

 

第一張紙上浮現出一名頭戴方巾、衣裳破舊的秀才,似乎手中拿著一張借據正向一名富人爭吵,富人惱羞成怒,命令僕人們對著秀才拳打腳踢,秀才只能一邊哭一邊走避。圖畫上方題寫著一行小字,內容是:

 

「賴貸坑儒,富兒何愚。惡賴惡討,眨眼功夫。」

 

第二張紙上浮現的還是那個秀才的身影,他正挽著一位美女的手,二人相互依偎,看起來非常親密的樣子。圖畫上方題寫的小字是:

 

「隣家小女,強作鴛侶。彼自有妻,渠自有圭。」

 

第三張紙上仍然浮現著秀才的影像,只是看起來更加的窮困潦倒,正被一個無賴漢逼迫著,無可奈何的被剝去了身上僅有的外衣與頭巾,在寒冷的西風中穿著更加破爛的內衣,瑟瑟發抖縮成一團,模樣實在可憐。圖畫上方題寫的小字是:

 

「無賴之子,誘爾為非,傾家蕩產,何靠何依。」

 

第四張紙上仍舊是那個秀才,只見他整個人已經倒臥在風雪中一動也不動,應該是已經被凍死了。有一名美女領著婢女、抱著一張床墊來到,並且揮動鏟子挖掘一旁的地面,像是要掩埋秀才的遺體的模樣。圖畫上方題寫的小字是:

 

「雪地枯骸,綉閣裙釵,情根所種,固結不開。」

 

第五張紙上並沒有任何人影,只浮現出一柄刀子與一個繩環的圖案,上放也沒有任何題字。

 

郭秋卿看完這五張奇異的圖畫之後見之不由自主的笑了出來,而後忽然又哀慟得大哭,像是明白了什麼卻又不怎麼明白的樣子。此時鈕仲卿便急忙按照僧人的吩咐,將紙張晾在罏火旁烘乾,上面的圖案也隨之逐漸隱没消失。鈕仲卿恭敬的像這幾張紙拜了拜,然後引火焚燒成灰,與郭秋卿一起將摻和紙灰的茶水吞服入腹。突然,郭秋卿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完全清醒了,鈕仲卿也頓時有所覺悟的說:

 

「咦!原來我們之間的前因後果,就像這紙上顯現的幻像一樣嗎?」

 

於是夫妻倆各自提筆寫下自己想起關於前生的事,然後互相交換著看,內容居然完全一樣。

 

原來那畫中的窮秀才是(指居住於湖南湖北一帶,原屬於從前楚國屬地的人),他的父親還在世的時候他們家本來還算是富有人家。秀才曾與某乙交情很好,某乙向秀才的父親借了一千兩銀子,也寫了借據,簽了名畫了押,交給秀才的父親作為憑證,秀才的父親就這張借據藏放在箱子中。後來秀才的父親過世了,秀才不善於經營,坐吃山空,因此家境日漸貧困。偶然間秀才再整理先父遺物時,在箱子中找到了這張借據,就拿著借據去向某乙索討欠款,所以某乙就是畫中的那名富人。某乙花言巧語的哄騙秀才,等到秀才上當毀損借據後,某乙便肆無忌憚的賴帳不還,更唆使僕人們毆打秀才。事後秀才因為生性懦弱且借據被毀,更不敢上公堂控告某乙。而今生郭秋卿就是那個窮秀才,而她的父親郭九如就是那個賴帳的富人某乙。

 

窮秀才東邊的鄰居家中有一名模樣豔麗的婢女,秀才曾經誘使該婢女與自己發生了關係。後來婢女嫁人了,洞房花燭夜後並沒有見紅,新郎因此非常嫌棄婢女,致使婢女婚後不久便含恨鬱鬱而終。而婢女轉世投胎就是今生郭家的舂米工人的范三喜

 

再說窮秀才雖然已經貧窮了確還是愛賭博。有一個無賴漢某甲,經常引誘秀才去賭場,秀才每每一次就輸去十多兩銀子,這放在從前秀才的父親還在世時可能還算不上什麼大錢,但如今秀才已經坐吃山空了,這樣一直輸下對於家境更是雪上加霜。終於秀才實在拿不出銀子還賭債了,無賴漢某甲就強行剝下他身上的衣衫、頭巾等抵債。這個無賴漢某甲就是今世那個剛出生就被鈕仲卿掐死的那個私生嬰兒。

 

窮秀才此時家產都被他輸個精光,又沒有謀生的技能,就放棄了讀書而去當乞丐,只是鄉親們都厭惡他始亂終棄等品行不端、違背讀書人應有德行的種種惡行,都不願意給他一文錢甚至一勺飯充飢,因此當遇上冬季風雪滿天之際,秀才就因為飢寒交迫倒在雪地中死了。

 

此時當地有一位美女,因為她的母親向來虔誠的信奉佛法,每天都坐在蒲團上修習禪定功夫,因此美女也喜歡學習佛法,因而精通佛教的經典學問。美女有一名心腹婢女,這天婢女奉命到門外摘取梅枝時,就見到窮秀才的遺體倒臥在附近的雪地之中,覺得可憐,就趕緊回屋向美女報告此事。美女也心生憐憫,礙於禮教,只能等到晚上四下無人時,要婢女抱著家中多餘的床墊,自己拿著鐵鏟,與婢女竭盡全力挖了一個深坑,將秀才的遺體用床墊包裹後埋入坑中。或許因此勞累過度又受了風寒,美女不久之後也因病過世了。而美女轉世即為今生的鈕仲卿。那窮秀才的父親也正是今生的老太太。

 

只有最後那第五張紙上的刀與繩環的圖案,鈕仲卿郭秋卿都參不透那諭示著是什麼意思。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原文影印掃描版此處為「  〔左衤右藍〕縷」,應同「襤褸」。「襤」的異體字似乎沒有「  〔左衤右藍〕」,待查。

 

:「獧薄」,「獧」,音義同「狷」,輕薄;輕佻。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七郭秋卿

 

稻花村郭氏雖農人而族且大、家頗殷。

……

一日,春卿偶詣女室問話,見榻下有男子巾幘墮於地,稔知為范物,問從何來?

……

范導女走四十里,天嚮晨矣。

……

九如叩而敬諾,卽歸而如所云,果慎密無人詠牆茨也。

……

媼得女,視如己出,女亦承順,事事得媼憐。

……

花燭之夕,賀客去後,銀缸背照,替解羅襦。

……

明日,嫂來慰問,女倚枕、臥繡榻,氣息淹淹,自云:

「兒時舊患,發必月餘。」

……

遂以紙歸,扶女起坐,閉繡闥、焚好香,姑如僧語以水試之,潑而果現墨意小圖畫現焉。

第一頁現一方巾秀士衣冠  〔左衤右藍〕縷(襤褸),宛特券向一富兒爭競。富兒怒,麾諸僕施老拳,秀才作泣且走避狀。上題小字曰:

「賴貸坑儒,富兒何愚。惡賴惡討,眨眼功夫。」

第二頁又現秀士影,挽一美女子手,共相偎倚,意態極褻。題字云:

「隣家小女,強作鴛侶。彼自有妻,渠自有圭。」

第三頁仍現秀士影,愈形落拓,為一無賴漢所窘,剝去衣巾,西風露肘,作瑟縮可憐之狀。題字云:

「無賴之子,誘爾為非,傾家蕩產,何靠何依。」

第四頁仍現秀士影,倒其軀臥風雪中,一美女子攜婢挾茵褥至,揮鍤作掩埋狀。題字云:

「雪地枯骸,綉閣裙釵,情根所種,固結不開。」

第五頁並無一人,惟現一刀一環,亦無題字。

女見之啞然笑,忽嚎然慟,似解而不解者。鈕急以罏火熨之使乾,拜而後焚,雙雙吞服。女忽驀省,鈕亦頓悟,曰:

「咦!前因後果,乃如是之幻耶?」

各以筆錄前生事,互觀之,不爽一字。畫中秀士,楚人也。其父在時本富家翁,嘗與某姓善。某貸其父千金,署券畱笥。父歿,秀士不善治生業,家漸貧。偶檢笥得券,向某索逋,某卽畫中富兒也。誘毀其券且叱僕拳之,秀士懦不敢與之訟,竟隱忍。女前身即秀士,今生父即富兒也。

秀士東隣,有婢頗艷,嘗誘與之狎。婢後嫁夫,合巹無元,為夫所不齒,含恨以終。婢再世即范三喜也。

秀士雖貧然性嗜博。有某甲,素無賴,誘之登場,一擲嘗十數金,久益困,故褫其衣以價責。無賴即墮地不育之私嬰也。

秀士家產盡,無以為生,棄呫嗶行乞,里人惡其獧薄,不與以一文錢、一勺飯,風雪滿天,遂傾跌餓而斃。

有美女,其母素好佛,每日坐蒲團習靜,女亦喜禪悅、通內典。其心腹婢某適奉命門外折梅,見秀士尸憐之,奔告女。女心動,潛於夜夕命婢挾自家茵褥來,自則攜鍤,與婢竭蹶掘深坎,裹而埋之。女亦旋夭逝,今生即鈕仲卿也,秀士父卽今之劉媼也。

惟尾幅刀環則不知何所取意。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