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郭秋卿〈六〉
2022/01/10 00:01
瀏覽777
迴響1
推薦53
引用0

洞房花燭之夜,那些想趁機鬧洞房的賀客好不容易都被一一勸離後,新房之中只剩下銀色燭台上亮晃晃的喜燭映射出的一雙新人的身影。鈕仲卿郭秋卿解開了嫁衣,委婉奉承、萬般愛憐,不忍心有些微莽撞粗魯的舉動。郭秋卿也害羞得請求夫君能溫柔一些,只是她腰腹之際緊緊纏繞束縛的帛帶說什麼也不肯解開。小倆口就這樣完成新婚之夜最重要的雙人運動之後,那按照習俗舖墊在新娘身下的喜巾上並無落紅的痕跡,鈕仲卿心中非常的懷疑,然而因為他愛極了郭秋卿,也就絕口不提、之後也不再追究這件事。

 

兩人結婚數月之間,每天還是像剛結婚一樣,晚上都恩恩愛愛的相擁而眠。忽然有一天晚上,郭秋卿腹痛難忍,鈕仲卿以為她生病了,就坐在床邊輕輕的為妻子撫摸按摩並溫柔的安慰著。見夫君如此對待自己,反倒是讓郭秋卿自慚難過得淚如雨下,嚇得鈕仲卿趕緊詢問妻子為何如此傷心?郭秋卿忍著腹痛強撐起身子下床,跪在床榻畔低聲的認錯,說:

 

「我對不起你,實在沒有臉面對你。就讓我死去吧!日後你續絃之後,希望你還能燒些紙錢給我這個犯了錯的薄命人吧。」

 

說完,郭秋卿哭得更傷心了。鈕仲卿急忙將她抱回床上,說:

 

「我們夫妻倆感情這麼好,可說是恩愛到了極點,妳有什麼話不能對我說而非得要尋死呢?」

 

郭秋卿這才告知夫君:

 

「我其實姓,是老太太收留的義女而非她的親生女兒。之前因為與家中的舂米工人范三喜私通,現在腹痛是因為懷孕屆期即將分娩了。如今我的生死全憑郎君你決定,任你處置我絕無怨言。」

 

鈕仲卿說:

 

「小聲點,妳什麼都不要再多說了,暫且忍著疼痛,等一會兒將那個小孽障生下後,我就親手送它歸西,這件事就算過去了。妳若是忍不住叫出聲而被嫂嫂聽到了,日後妳又該如何做人呢?妳不必怕我,我絕不會怪罪妳。我與妳尚且都希望生生世世能作比翼鳥、連理枝,日後歡聚的日子還長得很。書上說『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妳以前犯的錯,我又何必要為之責怪妳呢?」

 

郭秋卿聽了之後非常感動,一邊哭一邊道歉,掙扎著在枕頭上向鈕仲卿不斷的叩首致謝,鈕仲卿也對她更加的百般勸慰,溫柔的安撫著心愛的妻子。過了一會兒之後,嬰兒出生了,才剛發出「哇」的一聲哭聲就已經被鈕仲卿扼住了小頸子,一條小命就這樣隨風而逝了。只是這嬰兒「哇」的這一聲還是驚動了住在對面房間的嫂嫂,果然本已睡著的嫂嫂聽見異響又驚醒過來,披上了衣服後來到小叔房門外問:

 

「小叔,你有沒有聽見哪裡傳來的嬰兒哭啼的聲音?」

 

鈕仲卿只能撒謊對嫂嫂說

 

「大概是我的媳婦兒剛才打嗝打得急了,嘔一個如小碗般大小的痰塊,所以才發出類似嬰兒哭啼的聲響而已。」

 

嫂嫂相信了小叔的說法,也不再追根究柢,就回自己的房間內繼續睡覺去了。

 

鈕仲卿等到嫂嫂回房、外頭都無人了,自己從窗戶爬了出去,從廚房的爐灶上取來溫水為郭秋卿清洗乾淨,又在床榻之下挖了一個一尺多深的坑洞以掩埋嬰兒的遺體,又端來了參湯讓郭秋卿喝下補補元氣,就這樣來來回回的忙個不停,暈頭轉向的差點沒累的昏倒,那副狼狽的模樣著實令人感到可憐,主要還是因為怕招喚婢女、老媽子來幫忙的話會暴露了這個本就見不得人的事啊。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續鹍膠」,「鹍」音「昆」,指「鵾雞」,古代指像鶴的一種鳥,其筋可作的琵琶弦,稱為「鵾弦」。「膠」指粘合。「續鹍膠」,將斷掉的枇杷弦重新黏合起來,即「續弦」,指正妻過世後再娶的妻子。

 

:「藁砧」,亦作「藳砧」,古代處死刑時將罪人安排在枯草(藳)上並趴伏在砧上,然後用「鈇(鍘草用的鍘刀)」斬殺這個罪人。因「鈇」、「夫」諧音,所以古人就以「藁砧」作為婦女稱呼丈夫的隱語。(這莫非也是「殺千刀的」的典故由來?奸笑

 

:「歡會」,歡樂的聚會,特指男女相會尋歡。

 

:「呃逆」,也稱為「打嗝」。喉間氣逆出聲,即由於橫膈膜收縮過急,空氣入肺,顫動聲帶而發出的動作與聲響。

 

:「蹀躞」,音「跌謝」,小步走路的樣子。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七郭秋卿

 

稻花村郭氏雖農人而族且大、家頗殷。

……

一日,春卿偶詣女室問話,見榻下有男子巾幘墮於地,稔知為范物,問從何來?

……

范導女走四十里,天嚮晨矣。

……

九如叩而敬諾,卽歸而如所云,果慎密無人詠牆茨也。

……

媼得女,視如己出,女亦承順,事事得媼憐。

……

花燭之夕,賀客去後,銀缸背照,替解羅襦。鈕曲意愛憐不忍猛浪,女亦作態丐郎徐徐,惟腰腹牢牢縛緊帛不肯去,且巾上無落紅,心甚疑之,然愛之極亦未便求之苛也。結璃數月,無夕不交頸眠。

忽一夜腹痛不可忍,鈕疑為病,枕上撫摩,慰藉良厚。女惟雨泣,驚訊云何?女強起,跪榻畔低聲自陳曰:

「妾不肖,無以對吾郎,願死於榻下,他時續鵾膠,當以一陌紙錢與負罪薄命人也。」

言己,愈鳴咽。鈕急抱之起,曰:

「夫妻情好,已到極處,有何不能言而作此態?」

女因自陳閨中真名姓,曾私范某,頃孕而將娩,生之死之,惟藁砧之命是聽。

鈕云:

「慎勿言,卿且忍。須臾俟孽障墮地,吾能戕之。若聲張恐入嫂氏耳,卿他日何以做人?卿不必畏我,我絕不罪卿。我與卿且願生生世世作比翼鳥、連理枝,歡會方長也。前此之過,我何責焉?」

女泣且謝,枕上叩首不己,鈕慰益堅。俄頃嬰墜,甫出聲呱呱而鈕已扼其吭,一絲小命隨風颺矣。嫂對戶,果驚而寤,往問阿叔:

「何處兒啼?」

詭告曰:

「弟婦病呃逆,嘔出痰塊盎大,故作此聲息耳。」

嫂信之,仍酣眠。

鈕踰窗牅出,自於灶下取溫水為潔其穢跡,掘榻下尺土藏嬰尸,又以參湯進,往來蹀躞,厥狀可憐,初不敢役及婢媼也。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迴響(1) :
1樓. 麵粉小花貓
2022/01/11 06:04
天啊!小孩何辜?! 
我是一隻好奇的小花貓....

弱肉強食、各有各的難處..... 總有理由可說,這個故事後面也會「有所解釋」的....

 Fox三條線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2/01/11 10:58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