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郭秋卿〈四〉
2022/01/08 05:03
瀏覽681
迴響0
推薦52
引用0


郭九如按照老師的「明修棧道暗渡陳滄」之計,對外謊稱女兒郭秋卿病逝並下葬了一副空棺,果然慎密得沒有人在背後說什麼閒話。再加上郭九如向來對待家中奴僕不錯,奴僕、婢女、老媽子們也都知恩圖報,都不忍心對外宣揚這樁家醜。即便是聽聞外間有人懷疑為什麼家的姑娘好好的怎麼就突然死了?但那些人大多也只是對家對外宣稱的死因半信半疑而已,之後也都沒有再深究下去。

 

等到郭九如再度回到老師的住處時,老師已經預先為家父女倆準備好了一輛車子、一頂轎子以及信得過的僕人與老媽子各一名,並對郭九如解釋說:

 

「你就將你的女兒帶往揚州,將她賣給鹽商之類的大戶人家做婢妾,都說侯門深似海,又有誰會去追究這丫頭的身世呢?唉!」

 

嘆了口氣的老師接著又說:

 

秋卿這丫頭模樣漂亮,本來論起身價也能算得中上,遺憾的是你就只能低價盡快的將她賣給一戶好人家,這樣你才能算是解決了這樁棘手之事、放心回家了。」

 

郭九如聽了之後雖然無奈,卻也覺得只能這樣做,才能保住女兒的性命與氏一族的名聲,就帶著女兒出發前往揚州。途經揚州城北方的雷塘,就投宿在一位姓的老太太經營的旅社之中。

 

但見這一對父女模樣的客人,父親愁容滿面枯坐著,彷彿被掃不盡的憂鬱所壟罩著;女兒則是整日眉頭緊皺、淚流不止,滾落的淚珠在粉頰上留下的許多痕跡,那雙原本明亮的美眸也變得毫無生氣。父女倆雖然在同坐在一個房間內,彼此之間的距離卻像是隔著天河那般的遙遠。

 

見多識廣的老太太見此情景覺得其中必有隱情,就私下向隨行的僕人、老媽子打聽。僕人與老媽子仍謹記著老師的叮囑,並沒有多說什麼,僅透露了他們是一對父女的身分而已。於是次日白日無事時,老太太就主動與郭秋卿搭話,言談之中感覺這丫頭實在可愛;又去與郭九如聊天,閒談之間郭九如多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還不時嘆氣。老太太就問道:

 

「我看你們父女倆的相貌與言談舉止,想必你府上也是個好人家,但是你為什麼如此憂愁呢?」

 

郭九如搖著頭無奈的說:

 

「我們父女即將就要分別了,怎麼能不難過呢。」

 

老太太打鐵趁熱的追問:

 

「究因為了什麼事導致你們必須要骨肉分離?你們又打算到了什麼地方再分別呢?」

 

無法實話實說的郭九如只好隨便編了一個理由,說:

 

「其實是因為家中打官司的連累,不得不要將女兒賣了湊錢還債啊。」

 

老太太聽了之後非常的驚訝,長長的嘆了一口氣後隨即阻止著說:

 

「這麼一個聰明伶俐又漂亮的一個丫頭,你真忍心要賣掉她,那麼你也真是太殘忍了啊!既然如此,你打算要多少身價才足夠償債,能說給我聽聽嗎?」

 

郭九如說:

 

「我這個丫頭只不過是個鄉下的小丫頭,不會刺繡、也不善於彈奏古箏、琵琶之類的樂器、更不識字,不過只會一些煮飯、縫紉之類尋常婦人會的家務活兒,又如何能求得高價售出?若能賣得二、三百兩銀子的話也算是個好價錢,對家裡的情況也算不無小補了。」

 

老太太想了許久之後,對郭九如說:

 

「老婆子我二十歲時就成了寡婦,遺憾先夫未能留下一兒半女,以至於我現在年老了膝下無兒無女相伴,想到百年之後沒有兒女能為我送終,不免也感到悲傷啊。如果能收得你的女兒當作我的女兒,將來我還能為她尋找一個好夫婿入贅我家以光耀門楣,那就不只僅僅有了眼下女兒的膝下承歡了。然而你提出的身價,對那些鹽商而言不過是筆小錢,對老婆子我來說可就算是昂貴了。我想請你答應我就用二百兩銀子,在加上我立下契約保證一定善待你的女兒,這樣行不行呢?」

 

郭九如說:

 

「既然如此,那就這樣決定吧。」

 

不過郭九如接著對老太太說:

 

「我信得過妳,以後我的女兒就是妳的女兒,也不必寫什麼契約字據了,而且這筆銀子也還需要暫時放在妳這兒,我還有事要前往京江(今江蘇省鎮江市長江沿岸一帶)一趟,事情處理完之後將會回來向妳拿取這筆銀子。」

 

次日起床後,郭九如就與女兒道別。郭秋卿嚶嚶低聲啜泣著,請求老父帶話給母親,就說:

 

「女兒不孝,恐怕一輩子也不能報答爹娘的養育之恩了!」

 

郭九如也老淚縱橫,卻也似乎不願意再開口多說一個字。看時間也差不多了,也就強自忍著淚水,登上車子、帶上奴僕與老媽子,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牆茨」,原指宮廷淫亂之典實,泛指閨門淫亂。出自《詩.墉風.牆有茨》:「牆有茨,不可埽也。中冓之言,不可道也。所可道也,言之醜也。」

毛傳:「牆,所以防非常;茨,蒺藜也。欲埽去之,反傷牆也。」

鄭玄箋:「國君以禮防制一國,今其宮內有淫昏之行者,猶牆之生蒺藜。」

《詩序》並毛傳:衛宣公卒,惠公庶兄公子頑與宣公夫人宣姜私通,國人疾之而不可明言,因作此詩以譏刺之。

 

:「興風木悲」,參考成語「風木含悲」,比喻父母亡故,兒女不得奉養的悲傷。

 

:「阿堵物」,又作「阿堵」,代指錢。出自南朝劉義慶《世說新語.規箴》︰

王夷甫(王衍)雅尚玄遠,常嫉其婦貪濁,口未嘗言錢字。婦欲試之,令婢以錢遶牀不得行。夷甫晨起,見錢閡行,呼婢曰:

「舉卻阿堵物」。

 

:「報劬」,指「報答劬勞」,「劬勞」指父母養育子女的勞苦。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七郭秋卿

 

稻花村郭氏雖農人而族且大、家頗殷。

……

一日,春卿偶詣女室問話,見榻下有男子巾幘墮於地,稔知為范物,問從何來?

……

范導女走四十里,天嚮晨矣。

……

九如叩而敬諾,卽歸而如所云,果慎密無人詠牆茨也。奴僕婢媼素得九如恩,亦不忍播揚。即聞有云:

「秋姑何殂之暴?」

亦疑信叅半焉。

比九如重至先生宅,則已為之備一車、一輿、一僕、一嫗,云:

「攜若女赴揚州,貨之鹺商大家為婢妾。侯門似海,誰識本來色?艷兒值,賤舊最速。君可脫然歸矣。」

九如悵惘,攜女走雷塘,寓劉媼家。九如坐愁拂鬱,女則珠淚涓涓、縱橫粉頰,慘黛修眉,終日厭盈盈秋水。雖在一堂,如隔宵漢。媼甚疑之,私詢僕嫗,知是父女。日來與女閒話,女真可人。因又與九如談,九如惟有愁歎。媼云:

「觀君面目行止,想亦好門庭,何其憂也?」

曰:

「父子將別,那得不悲。」

曰:

「究因何事骨肉乖離?將於何處行遠別也?」

曰:

「實因訟獄負累,不得不貨女償積逋。」

媼大駭,旋大噓曰:

「如此玉人忍貨之去,君亦忍矣哉!雖然,值之低昂可得聞與?」

曰:

「鄉俗小兒女,不習刺繡文,不工彈箏琶,不善理文墨,不過炊煮縫紉如尋常婦,安能沽重資?若云二、三百金,即云美價耳。」

媼審度良久,曰:

「老婦二十卽孀,老無子嗣,興風木悲。若得君女為吾女,將來覓佳壻作好門楣,當不止目前慰情。然身值在鹺商則賤,在老婦則昂,請以二百金署券,可乎?」

九如曰:

「善。」

繼而謂媼曰:

「吾汝即汝女,不必事楮墨,啊堵物亦權留汝家。吾尚有京江之役,事竣當重來面領也。」

次日即起,與女別。女嚶嚶啜泣,煩老父寄語阿母:

「恐終身無報劬日矣!」

九如亦酒涕不己,惟絕無一言。泣已,即乘輿攜僕嫗遽去。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