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柳聲〈四〉
2022/01/02 02:59
瀏覽626
迴響0
推薦46
引用0


酉娘領會了楊柳聲的御夫之術的心法後,過了幾天,珍郎果然開始主動接近酉娘求歡,那副模樣就像是雨後啼叫求偶的笨拙的斑鳩。又過了幾日,家的人逐漸聽見樓上傳出了辱罵的聲音,罵聲大到甚至在閨房門外都能聽得一清二楚,大家這才發現那竟然是平日賢淑安靜的酉娘在叱責她的丈夫珍郎。起初還不曾聽到珍郎回嘴反罵酉娘,樓下的吃瓜群眾們正感到奇怪之際,接著就又聽見酉娘拿著竹杖痛打二名小妾,兩名小妾痛得哀嚎不止,以及珍郎跪在酉娘面前為小妾們求情的聲音。然而酉娘似乎怒氣未消,抬手就賞了珍郎一個大巴掌,那拍擊臉頰的聲音清脆響亮。狐老太太前往勸止媳婦兒,卻反而遭到酉娘的辱罵,指責狐老太太溺愛縱容兒子。就這樣,樓上住著的狐族鬧得是沸沸揚揚,樓下的家人都不知道該怎麼辦,只有楊柳聲聽了之後高興的說:

 

「我有高足弟子得到了我的衣缽真傳了!」

 

第二天,珍郎悄悄的摸到了樓下來找康馥,像是害怕被旁人聽到似的,附在康馥耳邊小聲的對他說:

 

「我在你家已經住了十多年了,沒想到就要與你道別遠離,怎麼能不令我心中感到沮喪呢!」

 

康馥聞言大吃一驚,趕緊訊問珍郎要去哪兒?珍郎說:

 

「我的妻子為人溫柔和善,這你是知道的。可是自從最近她與你的夫人開始往來之後,她也成了河東獅吼之輩了。你本來就有如陳季常般的懼內,現在我也像是那王欽若一樣的怕老婆了;你不妨隨陳季常一樣自號「方山子」,我則如同王欽若去蓋一間「四畏堂。這讓外人知道了豈不是要譏笑個不停了嗎?」

 

康馥說:

 

「我的懦弱是出自於本性。你本來就是個勇武剛強之人,為何不自己振作起來、奮力反抗,好為我們男子出一口惡氣?」

 

珍郎搖了搖頭,嘆了口氣,說:

 

「不知何故,從前我看酉娘她就像是個三歲的小嬰兒,如今看她卻像是個九子魔母(《佛經》中的「鬼子母」),僅僅一個皺眉、一個微笑,都能讓我嚇得膽顫心驚。大概是因為我由愛她而生出尊敬之心,也由尊敬她而變得膽怯畏縮了。家母也感到害怕,說:

 

『我們與家住在一起,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咱們家的酉娘極有可能從家的媳婦兒楊柳聲那兒有樣學樣的學到了什麼奇怪的方法,這樣下去不知酉娘還要折騰到什麼程度啊?』

 

所以我們才下定決心搬家,慢慢等待著酉娘她能回心轉意了。」

 

康馥聽了珍郎吐的苦水之後,也只能低著頭長長的嘆了一口氣而已,什麼忙也幫不上了。

 

次日,狐老太太果然前來與母話別,酉娘也前來與楊柳聲依依不捨的道別楊柳聲就在閨房中設宴為酉娘餞別,兩人一直到晚上才分手散去。臨行前,珍郎悄悄的對康馥說:

 

「你的妻子實在太可惡了,我一定會設法報復她。」

 

到了第二天,樓上已然寂靜無聲,這一定是狐族一家老小趁著夜晚搬走了。而康馥私下心中惴惴不安,擔心珍郎若真的報復楊柳聲,屆時一定會增添自己的罪過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雨後之拙鳩」,出自宋朝俞桂、《雨後》:

雨後新晴日轉西,桑間猶有拙鳩啼。十分愁意無人管,紅蓼黃蘆水滿溪。

 

:「膝立捉跽」,「膝立」,直跪、雙膝跪;「跽」,音「記」,長時間雙膝着地,上身挺直。「捉跽」則詞義待查。

 

:「伯通廡」,漢朝梁鴻與其妻孟光來到地(蘇州),依附當地富豪皋伯通並住在他家的一處廊屋下為人賃舂謀生。見《後漢書.逸民傳.梁鴻》。後以「伯通廡」指簡陋的居處。

 

:「陳季常」,陳慥(音造),字季常,自稱龍丘先生,又曰方山子。與蘇東坡為好友。

 

:「王文穆」,王欽若,字定國,諡文穆北宋宋真宗時期的宰相。

 

北宋時期主和派代表人物、兩度為相的王欽若,有一次在家中後院蓋了一間書房,名曰「三畏堂」(「三畏」,儒家指「畏天命、畏大人、畏聖人之言」。)。同僚便打趣他,說:

「你還有第四畏呢!」

王欽若問:

「是什麼?」

同僚說:

「畏夫人。」

 

:「齒冷」,開口笑久了,則牙齒變冷,故稱譏笑為「齒冷」。

 

:「矯矯」,勇武的樣子。見《詩經.魯頌.泮水》:「矯矯虎臣,在泮獻馘。」

 

:「萱堂」,本指母親的居室,後借指母親。

 

:「師弟」,此處指老師與弟子。

 

:「翳於胡底」,或作「伊于胡底」,要到什麼地步才算完啊。出自《詩經.小雅.小旻》:「我視謀猶,伊於胡底?」

 

:「攀戀」,見成語「攀轅依戀」,攀住車馬,不勝依戀。常用於表示對良吏的眷戀。

 

:「祖餞」,或作「祖道」,一種隆重的餞行儀式,祭拜路神後,在路上設宴為人送行。

 

:「罪戾」,罪惡過失。見《左傳.莊公二十二年》:「赦其不閒於教訓而免於罪戾。」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七柳聲

 

康生名馥,小字荀郎,揚州鹺商子也。

……

初果賢淑且穎慧,事舅姑能孝謹,處姊姒宛若有禮,御奴僕婢媼有恩,即葭莩戚誼無遠近咸饋送近情。

……

生母不堪其虐,潛對狐嫗飲泣,……

……

越數日而珍郎果近婦求狎,如雨後之拙鳩也。再數日,漸聞樓上有詬誶聲,聲且達於閫外,聽之惟酉娘罵夫。初不聞珍郎罵婦,旋聞以竹杖撻兩妾,妾負痛呼號,珍郎膝立捉跽為妾乞貸,而酉娘怒猶未已,手批珍郎頰清脆其音,狐媼禁止之不可,反遭罵辱,闔室沸騰焉。女聞之喜,謂:

「高足弟子傳衣缽矣!」

明日,珍郎來尋生,耳語曰:

「居伯通廡下十數年矣,一朝遠別,能無黯然!」

驚訊何往?曰:

「內子不惡,君所知也。乃近從君夫人游,亦作河東獅子吼。君固陳季常,僕亦王文穆;君號方山子,僕築四畏堂。外人聞之不幾齒冷耶?」

曰:

「僕之懦弱,根於性也。君固矯矯者,何不自振,為鬚眉吐氣?」

曰:

「不知何故,前視彼如三歲嬰兒,今視渠如九子魔母,一顰一笑,無不驚心。因由愛而生敬,亦由敬而生餒也。萱堂恐怖,云:

『芳隣咫尺,不無師弟,淵源翳於胡底。』

乃立意遷徙,徐待回心。」

生聞之,亦俯首長歎而已。

翌果狐嫗來與生母話別,酉娘與女攀戀猶殷,祖餞香巢,至夕方散。珍郎告生曰:

「君夫人太惡,僕當有以報之。」

至次日,樓上寂然,則狐眷果巳於是夜遷去。生私心惴惴,恐狐之報乃眷也,必為己添罪戾。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