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委宛使者
2021/12/07 00:01
瀏覽637
迴響2
推薦44
引用0


雲南有一位姓的舉人,他繼承了祖父、父親等累積了三世的財富與地位,其中最多的是家中的藏書,那些用牙籤標記、用錦囊套裝的各類書籍,粗估約有數十萬卷之多,因此也特別建造了一幢有著十幾個房間的大樓收藏這數量龐大的書籍。即便如此,舉人依舊孜孜不倦的四處蒐羅那些值得收藏而尚未擁有的書。舉人就為這座書樓提寫了一塊名為「書海」的匾額,又編寫了多達十數卷的《書海目錄》,在這本目錄前自己寫了一篇序文,內容大意是:

 

「我的祖先藏書很多,將藏書之處稱為『書倉』,令從古到今凡是喜歡讀書的人見到了這麼多藏書都羨慕不已。書倉之中千倉萬箱的書籍數量多得就像是豆子、粟米一樣。

 

像那大海,大海能掀起波濤、顯現海市蜃樓的奇景,更能因為接納匯集了百川百谷的大小水流,使得大海在世人眼中一眼望去無邊無際、看不到彼岸,然則這處書倉與大海比較起盈虛、遠近來自是不足以相提並論。而我舉人)則是以自己的身體當作船隻,以手當作船槳,以眼睛當作船帆,以氣息當作風,以口唇當作指南指引方向,以一顆心當作這艘船中的乘客,就能每天遨遊在這個書海之中了

 

這十數卷的書籍目錄不過是書海表面的大小波浪而已註x2。若有意願隨我暢遊書海的人,請不要見識短小淺陋,才能暢遊我這片浩瀚的書海。」

 

話雖如此,但旁人對舉人以及他家的藏書大多是又欽羨又忌妒,以為舉人有書癖,真要想從他那兒借得一本書來看很難嗎?那可真是難中之難的事啊

 

一天,舉人正坐在書樓中一邊整理一邊欣賞著眾多的藏書,忽然,一位滿頭銀白色的鬚髮、帶著一頂青色的帽子、穿著紅袍的老先生,拄著拐杖步履逍遙,自帶著一股令人感到莊嚴的感覺來到舉人身前。舉人請教老先生是誰?老先生說:

 

「我是委宛使者。」

 

舉人以為老先生是神仙,驚訝得趕緊向對方跪拜,並向老先生請教修煉成仙的方法委宛使者說:

 

「非也!非也!我不是你所想的那種修道成仙的仙人。我是守書神,在你家待了近百年,為你家的藏書驅逐各種的蛀書蟲,自認頗為盡職盡責,然而每年的伏祭與臘祭時卻從未得到你們家人的一柱香火、一隻豬腳的祭祀。這回可真的要說聲對不起了,你家的書海即將枯竭了,我也要與你道別了,這才不惜以廬山真面目現身與你相見。」

 

舉人問:

 

「你要離開,是因為神明任職的期限到了,那麼應當會有接任者前來吧?」

 

委宛使者對於舉人還想不明白是怎麼回事的反應而感到驚訝,無奈的說:

 

「你家賣書的人來了,自然你也就不用再為祭祀我的事而傷腦筋了。」

 

說完,委宛使者就緩緩的在舉人眼前消失不見了。這下換成舉人驚訝得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緊接著,家中的婢女前來報喜,說:

 

「老爺,如夫人剛才誕下小公子了。」

 

舉人聞言,隨即想到了那委宛使者所說的「賣書人來了」,心中對於這個剛出生的兒子不但沒有歡喜之心,反而湧出一股厭惡的感覺,於是將這個兒子命名為「貨」、字「勿貨」(此處的「貨」等同於「賣」的意思)

 

曹貨的天資頗為聰穎,十七歲就考中了秀才,然而他的生性好色淫蕩、又只曉得大手大腳的花錢而不願工作掙錢。舉人過世後,就更沒有人管得住曹貨,這傢伙的行為便更加的放縱。剛開始則賣掉家中珠寶玉石之類的貴重物品,沒得賣了就接著賣田產房子,最後就賣書。於是不過二十年,家歷經數代蒐集而成的書海就被曹貨這個敗家子賣得一本不剩了。

 

-----

 

懊儂氏對此評論說:

 

負責管理書籍的鬼,名叫「長恩」。像這位「委宛使者」,則又自稱是神明。按照習俗,每年逢到伏臘祭祀之日,應當供以香花、美酒,虔誠的上香祭祀包括這些管理書籍的家中各類神明,不光只是為了驅除蠹蟲,更是為了祈求神明保佑家族世世代代不會生出不肖子。然而神明之所以選擇留下與否,端看這家的德行好壞來決定。而只要觀察這家的書架上的書籍好壞與多寡(),藏書多的,就知道這家的先祖遺留下的德行必定深厚了。

 

又有人說,像時期被哥哥們譏為書痴的竇威(字文蔚,以及時期自稱有「左傳癖」的杜預(字元凱,這些都是他們累積的福份。

 

從前有一位年老的博學之士,有著許多的學生。老師過世後,他的一個學生提寫了一幅輓聯,內容是:

 

「從今罷立程門雪,到此愁看鄴架書。」

 

以後這名老師的子孫果然不肖,真的將老師的藏書都賣光了。

 

這難道是這幅輓聯能預知呢?亦或是這位老師沒能累積足夠的福份吧。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滇」,雲南省的簡稱。時,雲南省滇國地,故簡稱為「」。

 

:「孝廉」,時期對舉人的雅稱。

 

:「牙籤」,藏書者於書函上所綴的牙製籤牌。上標書名,以備檢取。如古人有用紅牙籤、綠牙籤、碧牙籤、白牙籤來分別經、史、子、集四庫書。

 

:「蜃氣」,傳說中的「蜃(音「甚」)」是一種形似大牡蠣(或大文蛤、水龍)的海怪,吐氣形成海市蜃樓。現代則為光學專有名詞,指光線經過不同密度的空氣層之後發生顯著折射,使得遠處景物顯現在半空中或地面上的奇異幻象。

 

:「汗漫游」,指世外之遊。形容漫遊之遠。典故出自《淮南子.卷十二.道應訓》:(節錄)

盧敖遊乎北海,……

若士者齤然而笑曰:

「嘻!子,中州之民,……吾與汗漫期於九垓之外,吾不可以久駐。」

若士舉臂而竦身,遂入雲中。

 

註x2:「波瀾」,大波浪、波濤。

「波淪」,或作「淪波」,水波。

 

:「以蠡測海」,用舀水的瓢來測量大海的水,比喻見識短小淺陋。

 

:「瓻」,音「痴」,陶製的酒壺。古人藉以作為借書之意。見《集韻》:「畜瓻,甁也。一曰盛酒器。古以借書。」

《韻會》:「大者一石,小者五斗。」

《聞見錄》:「俗語『借書與人爲一癡,還書爲一癡』,嘗疑借書還書,理也,何『癡』之云。後見王樂道與錢四書,云:『《出師頌》最絕妙,古語「借書一瓻,還書一瓻」。』,乃知今人訛以『瓻』爲『癡』也。」

 

:「冲舉」,亦作「衝舉」,飛昇成仙。

 

:「蟫」,音「銀」,即「衣魚」,一種昆蟲,體長而扁,有銀灰色細鱗,常在衣服和書裏,吃上面的漿糊和膠質物。亦稱「蠹魚」。

 

:「禋」,音「音」,古代燒柴升煙以祭天。泛指祭祀。

 

:「入泮」,古代學宮之內有泮水(外型如半月的水池),故稱學宮為「泮宮」,童生初入學為生員(秀才、弟子員)則稱為「入泮」。

 

:「鄴架」,唐朝唐德宗貞元年間,受封鄴縣侯的宰相李泌(字長源)家中藏書豐富。韓愈的《送諸葛覺隨州讀書》一詩中描述:「鄴侯家多書,插架三萬軸。」,因此後人稱人藏書的地方為「鄴架」。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六委宛使者

 

滇中曹孝廉,襲祖父三世富貴,藏書最多。牙籤、錦函,殆不下數十萬卷,築大樓十數楹藏之。殆遍而四方蒐羅猶不無倦。嘗自署樓額曰「書海」,著《書海目錄》且十數卷,自序曰:

「吾遠禰藏書多,曰『書倉』,由古迄今凡淫於書者,莫不艷羨。千斯倉、萬斯箱,如菽粟矣。若海則揚波濤、噓蜃氣,納百川、匯百谷,一望無津涯也。然則倉與海誠未足較盈虛、論遐邇,而余則以身為舟,以手為檝,以目為帆,以氣為風,以口為指南,以心為舟中客,將無日不游於海作汗漫游也。

書之目不過大波瀾、小波淪耳。若有從吾游者,請毋以蠡測海,始得游吾海。」

人多豔而妒之,以為此老有書癖也。若一瓻之借則難乎?其難。

一日,(曹)正擁百城,忽一老叟銀髭雪鬢、蒼帽朱袍,杖履逍遙,岸然而至。曹問伊誰?曰:

「吾委宛使者。」

曹疑為仙,愕然下拜,問沖舉之道。叟曰:

「非也。吾乃守書神,在君家百年,驅碧蠹、禦紅蟫,自謂盡職,而歲時伏臘未得一香火、豚蹄之祝,呼負負也。海將竭矣,行與君別,故不惜以廬山真面目見示。」

曹問:

「神之瓜期屈與,抑當有庖代者與?」

叟愕然曰:

「君家貨書人至,無用明禋。」

言已,冉再而滅。

曹駭愕不知所以。旋婢至,報喜云:

「如夫人新產一男。」

曹心惡之,名其子曰「貨」,字「勿貨」。

貨性頗穎,年十七即入泮,而賦性淫蕩、不事生產。曹歿,益放縱。始則貨珠玉,繼則貨田廬,再則貨書,不二十年而書海為之一空。

 

懊儂氏曰:

司書之鬼,名曰長恩,若委宛使者,則又自命為神矣。歲時伏臘,當以香花酒醴頂禮報虔,非但辟蠹,且求免世世代代生不肖之兒。然而神所憑依,將在德也。觀人家鄴架能豐,知其先祖德必厚矣。

又曰,竇威之痴、杜預之癖,皆福也。昔有宿儒,門生最夥。易簀後,門人某輓聯云:

「從今罷立程門雪,到此愁看鄴架書。」

厥後子孫不肖,果以書藉貨盡。

聯語能預知哉?亦無福甚矣。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 :
1樓. Flying Eagle
2021/12/10 18:33

使者近百年未獲供奉,會不會是曹家人根本不知有此規矩?



中國算是多神信仰,如灶神、門神、承檐神、床神....,家中什麼東西都有神靈依憑。有可能是有祭祀,但祭祀時未指名受祭祀的對象是哪些,以致像委宛使者於這類散神就無法得到香火供奉.....

 Fox無言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1/12/10 23:53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