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紅蕤〈二〉
2021/12/04 01:43
瀏覽590
迴響0
推薦42
引用0


安鳳巢隨著大夫來到紅蕤的住處,但見眼前庭院幽深、小徑彎曲,種植了許多花草綠竹,外圍以亂石堆砌成墻,紫滕爬滿了牆壁註x2,還有一隻小狗嗷嗷吠叫、搖著尾巴迎接前來的客人。大夫先行入內,與一名小婢女低聲說明了來意,小婢女就轉身去往內室。過了好一會兒,一名老婦人隨著大夫出來,邀請安鳳巢入內就座。大夫向安鳳巢介紹老婦人,說:

 

「她就是紅蕤的母親。她只有紅蕤這一個女兒,所以疼愛如掌上明珠般寶貝得很吶。」

 

安鳳巢觀察老婦人的穿著打扮頗為整齊潔淨,就恭敬的向她拱手作揖行禮並稱「阿姆(對年長女性的通稱)」。老婦人請客人稍坐,自己進入女兒的閨房,稍作安排後便又出來邀請安鳳巢,說:

 

「這小丫頭聽說先生來了,激動得就要馬上起床梳妝打扮出來拜見。老身我擔心她的身子不能承受如此突然的來回折騰,想勞煩先生請你移步前往對小女當面賜教,如此老身我將感激不盡。」

 

安鳳巢略為客套謙遜了幾句,就與大夫隨著老婦人一同前往探望紅蕤。進到小姐閨房,見紗帷高捲,一名柔媚豔麗的美女倚靠著枕頭斜臥在床上,睫毛上還留有些許晶瑩的淚珠,雖然眼下僅粗略的蓬亂的秀髮稍微整理、隨意的插著髮釵,玉容因肌膚消瘦,卻仍隱隱散發出動人的風采,就像是天上的仙女一樣。

 

安鳳巢不禁臉紅的上前開口安慰著紅蕤紅蕤也落落大方的回應著,雙方咬文嚼字中暗示著深厚情意,各自述說著自己對於對方的傾慕之意,可終就還是碍於老婦人與大夫在旁,二人都不敢過於露骨的說出隻字關於相思的詞語。之後,小婢女送來了香茶,似有暗示送客之意。安鳳巢接過茶水輕呷一口後便起身告退,臨別時也只能說些請紅蕤珍重香軀、日後當有吟詩唱和的機會之類的場面話而已。

 

第二天安鳳巢將自己創作的一闋小詞密藏在一枚蠟丸之中,派遣僕人前往送到紅蕤手中,詭稱是對病情有幫助的藥丸。此時紅蕤的病已然痊癒,剝開臘丸發現裡面的詞箋,拜讀之後明白了安鳳巢有意與自己結為夫妻,就在一柄折扇上畫了一枝海棠花,並且在花旁寫了一闋詞,詭稱是想請安鳳巢酬和詩詞,請安鳳巢的僕人拿回去交給安鳳巢,就當作是回信)

 

安鳳巢收到了紅蕤回贈的禮物,對她更加的思念。自此以後便經常藉口去拜訪紅蕤,然而她的母親、那老婦人卻始終會待在二人旁監視著。安鳳巢試著贈送財物給老婦人,想讓她自覺一些,能留給二人一點獨處的機會,哪裡知道老婦人卻生氣的說:

 

「我家雖窮卻也還吃得上一口稀飯,更不是那倚門賣笑的娼家!你只可以做小女吟詩作對的文友,不可以做那花前月下的情人。若是你妄想與小女幽會,就隨便灑錢(,我們就算收下了,豈不是也證明了你的品行也不過是如此而已?」

 

安鳳巢被訓得慚愧不已,連連謝罪。雖然遇到了有這樣的小插曲,但安鳳巢與紅蕤彼此吟詠風月景物、亦或是佳人美姿,互相以詩歌贈答的往來方式也與恩愛夫妻差不了多少了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扶踈」,音義同「扶疏」,枝葉茂盛,高低疏密有致。

 

註x2:「朱藤」,即紫滕的別名,又另稱藤蘿、黃環。

「挂」,音義同「掛」,懸吊。

 

:「神光離合」,「神光」,神異的靈光。亦形容精神、神采。「神光離合」,形容水波蕩漾時那種忽離忽合的神奇。出自曹植的《洛神賦》。

 

:「刀圭」,中藥量藥的器具,形如刀,尾端尖銳,中間下窪。借指藥物、醫術。亦為乳酪類的食物的別名。或指湯匙。

 

:「萐」,音「煞」或「節」,以竹子、羽毛製成的扇子。

 

:「珠玉」,珠和玉,泛指珠寶,亦比喻妙語或美好的詩文。

 

:「還雲」,飄回的雲朵,指回信。

 

:「饘粥」,「饘」,音「沾」,濃稠的稀飯;「粥」則指稀的稀飯。後就以「饘粥」做為稀飯的統稱。

 

:「桑濮」是「桑間濮上」的簡稱,指春秋時期,位於濮水(一名「濮渠」)流經衛國境內的地區,因該區段土地平闊、氣候溫和而遍植桑樹,故稱此地區為「桑間濮上」。又參考成語「桑濮之行」,即在桑林間男女一邊勞作一邊歌舞、自由談情的行為,一方面顯示出當時當地的繁榮景象,另一方面卻被衛道人士認為這是一種不合禮法的男女幽會、淫蕩的風俗。

 

:「秋胡」,春秋時魯國人,新婚不久即前往陳國任官,五年後才回家,見路旁有一美婦正在采集桑葉,秋胡便贈金以調戲之,但婦人並沒有收下且生氣的離去。秋胡回到家後,母親喚其妻出來相見,原來妻子正是那採桑婦!而妻子見丈夫竟是路上所遇的輕薄男子,斥責秋胡調戲路旁婦人,忘母不孝、好色淫佚,羞憤之下便投河而死。見漢朝劉向、《列女傳.魯秋潔婦》。後以「秋胡」泛指愛情不專一的男子。

 

:「嘲風弄月」,或作「弄月嘲風」,「弄」,玩賞;「嘲」,嘲笑;「風、月」,泛指各種自然景物。「弄月嘲風」指玩賞、吟詠風月等景象(或有關風花雪月、無關痛癢的事)而思想內容貧乏的寫作。

 

:「滴粉搓酥」,形容女人的臉頰嬌嫩。

 

:「裁答」,作書答覆。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六紅蕤

 

安生鳳巢,少年美姿容,倜儻善修飾,技可屠龍,才能繡虎,而閑情旖旎,則又李義山、潘騎省一流人物也。

……

至則一庭幽曲,花竹扶踈,亂石堆墻,朱藤挂壁,小犬嗷嗷,搖尾迓客。醫先入,與小婢耳語。良久,旋一老嫗出,邀生入坐。醫云:

「是即紅蕤母也。渠只此小嬌娃,掌上珠無此寶矣。」

生視嫗亦頗修潔,因拱揖稱「阿姆」。嫗入繡閨,略經營即出邀生曰:

「小妮子聞君至,即欲力疾而起,恐不能遽挫折,意屈玉體俯就而面教之,老婦幸甚。」

生略謙遜,即隨醫入。視紗帷高捲,一曼麗好女子倚枕斜臥,淚睫盈盈,雖鬢亂釵橫、氷肌消瘦而神光離合,真天上仙娥也。生赧然慰藉女,暗示殷勤,各道傾慕,終碍嫗與醫不敢道相思隻字。小婢以香茗進,一呷遽退,惟請珍重香軀,倡酬有日而已。

明日,生密製小詞一闋藏蠟丸中,遣僕寄女,詭云刀圭。時女疾已愈,閱之知生有意婚姻,亦自畫海棠一枝於萐,且題倚聲,詭云乞生珠玉,藉僕復主,以代還雲。生得之,愈益思念。由是時訪女,然老嫗終不離左右。與以金帛,嫗怒云:

「貧家不乏饘粥,非倚門娼也!郎君只可作吾女韻友,不可作花下情人。妄意桑濮、浪擲秋胡金,婦即受之,如郎君品止何?」

生愧且謝。然嘲風弄月,滴粉搓酥,裁答殆不啻伉儷也。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紅蕤〈三〉
下一則: 小小說 – 紅蕤〈一〉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