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紅蕤〈一〉
2021/12/03 01:52
瀏覽563
迴響0
推薦43
引用0


有一位姓、字鳳巢的書生,是一位美少年,雖然為人灑脫卻也注重儀容修飾,同時他身懷屠龍絕技,也擅長創作詞藻華麗的詩文,而他柔和中略帶雄偉的悠閒情趣,則又如同是李商隱(字義山潘安之流的人物。

 

安鳳巢曾客居在中州(古豫州,今河南省一帶),應當地某地方官的邀聘擔任幕僚工作,在處理業務的閒暇之餘,常會一邊喝上幾杯,一邊欣賞著春色美景,不免多有感觸,想要有個紅粉知己的念頭也油然而生。有一次,安鳳巢倚靠著窗戶,一隻體型極大的花蝴蝶歡快活潑的飛來並停留在桌子上,又飛上膽瓶吸食插在瓶中花朵的花露。安鳳巢覺得好奇,就試著招呼蝴蝶飛來,那蝴蝶似乎善解人意,頗為溫馴的飛上了他伸出的手指頭,更令安鳳巢不忍心傷害它。於是安鳳巢玩笑般的創作了一闋小詞,用蠅頭小楷書寫在薄如蟬翼的紙箋上,而且在末尾寫下了自己小字「鳳巢」二字,再用髮絲將這張詩箋繫在蝴蝶的腿上,就放它離去了。

 

第二天,那隻大蝴蝶又飛來了,而腿上的詩箋還在。安鳳巢稍微用團扇一招,那隻蝴蝶就飛近並停留在他的手掌之上。此時再看一眼那張詩箋,才發覺已經不是自己昨日所用的那一張,上面的詩詞也已經不是自己寫的。新詞的字跡娟秀清晰、詞意鮮新,似乎是出自女子的手筆,末尾還蓋上了一個小印,印文內容是「紅蕤(音「ㄖㄨㄟˊ」)倚聲」四個字。安鳳巢就將詩箋取下後放走了蝴蝶,並對著飛去的蝴蝶一拜再拜,祝禱著說:

 

「如有真的有這位署名『紅蕤』的佳人,那麼恐怕還要請你(指蝴蝶)為在下牽線作媒了,在下如何敢不先下拜感謝呢!」

 

此後,安鳳巢早晚都吟誦著那闋詞,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彷彿時刻都能感覺到佳人就在身旁的樣子。

 

一個多月後,安鳳巢偶然感到身體不適,主人請來大夫診治。大夫在問診時聽到了安鳳巢的姓名後,突然很驚訝的問道:

 

「先生就是那『鳳巢詞人』嗎?」

 

安鳳巢說:

 

「正是在下。」

 

大夫說:

 

「真是冤孽啊!先生你曾經將一闋小詞繫在蝶蝶的腿上嗎?」

 

安鳳巢有些不好意思的說:

 

「似乎曾經做過這件事,這也是因為作客他鄉期間的無聊之舉,鬧著玩而已。」

 

大夫說:

 

「此事對於先生來說雖然只是一場小遊戲,卻可能因此斷送了一名女子的生命啊!」

 

安鳳巢聞言有些緊張,連忙追問:

 

「大夫你為何有此一說?」

 

大夫說:

 

「我有一個外甥女,是我的姊姊的女兒,姓,小字紅蕤,年方十七,尚待字閨中,喜歡研讀蘇東坡辛棄疾的小令(篇幅短小的詞),有時也會如東施效顰般試著創作詩詞,倒也學得有模有樣。前些日子她偶然捉到一隻蝴蝶,在蝴蝶腳上取下一張紙箋,拜讀上面的小詞後不停的稱讚,說是該作者可稱得上是北宋柳永復活了,問遍了親朋好友知不知道『鳳巢』是誰?可惜大家都不知道。此後她因為每日思念,竟然因此得了相思病,最近已經因此臥病在床,不只原本漂亮的小臉蛋,連香軀都消瘦得只剩下一把骨頭了!」

 

安鳳巢聽了之後突然站起身子,說:

 

「原來真有『紅蕤』此人嗎?在下還以為是哪一個有才之人的化名,引得在下思憶入魔罷了。既然知道令甥女如此看得起在下,在下能為她做些什麼呢?」

 

大夫說:

 

「俗話說,心病還需心藥醫。若能請先生你親自去一趟,當著她的面吟誦您的創作,以此當作靈丹妙藥,管教那丫頭的相思病能霍然痊癒。」

 

安鳳巢欣然同意願隨大夫一同前往探望紅蕤的病情。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據後文「鳳巢」二字應是主角安某的字而非名,古人常以字行(僅稱呼此人的「字」以代名)。

 

:「繡虎」,比喻擅長詩文、詞藻華麗的人。

 

:「潘騎省」,即指晉朝的美男子潘安(本名潘岳,字安仁)。見《昭明文選.卷十三》.晉、潘安仁(岳)《秋興賦·序》:(節錄)

晉十有四年,余春秋三十有二,始見二毛。以太尉掾兼虎賁中郎將,寓直于散騎之省。高閣連雲,陽景罕曜,珥蟬冕而襲紈綺之士,此焉游處。

 

:「蓮幕」,指「儉府」,也作「芙蓉幕」、「蓮府」。見《南史.卷四十九.列傳第三十九.庾杲之王諶孔珪劉懷珍(原文網址: https://ctext.org/wiki.pl?if=gb&chapter=468936 )》,南朝齊高帝蕭道成時,時年二十八歲、善於禮儀典章的左長史王儉(字仲寶東晉名相王導五世孫)遷任尚書右僕射,領吏部,封南昌縣開國公,後再轉任尚書左僕射,兼任太子詹事。王儉官高德重,幕僚多為碩學名士,當時的人便將他的官署比作「蓮花池」,進入王儉幕府擔任幕僚稱作「入蓮幕」。後便以「蓮幕」稱誦讚美大官的幕府。

 

:「判尾」,待查。

 

:「棖觸」,「棖」音「城」,感觸。

 

:「幽情」,深遠或高雅的情思。

 

:「蕉窗」,應是指窗前種植有芭蕉樹的窗戶。

 

:「棐几」,「棐」音「匪」,用棐木做的一種長一丈左右、寬一尺多的狹長形桌子(稱為「几桌」、「條几」)。亦泛指几桌。

 

:「姊氏女郎」,姊姊生的女兒,即外甥女。

 

:「柳七」,即北宋著名詞人柳永,字耆卿,原名三變,排行第七,時人或稱「柳七」而不直稱其名;又以屯田員外郎致仕,故又稱「柳屯田」。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六紅蕤

 

安生鳳巢,少年美姿容,倜儻善修飾,技可屠龍,才能繡虎,而閑情旖旎,則又李義山、潘騎省一流人物也。

嘗客中州,應宰官聘入蓮幕,判尾餘閒,扶頭買醉,春懷棖觸,幽情悄焉。偶凴蕉窗,一極大花蝴蝶栩栩然集於棐几飛上膽瓶吸折枝花露,戲招之,意頗馴,不忍狀其生。戲填小詞,用蠅頭楷書蟬翼箋且署小字,以髮絲繫於蝶臂,縱之去。

明日,蝶來,而箋固在。略以紈扇撲之即在掌上,睨小詞已非自家手筆,字跡明媚,詞意鮮新,似是閨人口吻,尾緘小印曰「紅蕤倚聲」。因取詞而縱蝶且再拜曰:

「如有其人,恐仙驥為我作氷矣,敢不下拜!」

朝夕諷誦,魂夢皆香。

月餘,偶抱清恙,居停延醫士來診。醫問訊,轉愕然,曰:

「君即所謂『鳳巢詞人』耶?」

曰:

「然。」

曰:

「冤孽哉!君曾以小詞繫蝶臂耶?」

曰:

「似曾有之,亦客中無聊之戲事耳。」

曰:

「君雖小遊戲,因此斷送玉人生。」

急問云:

「何?」

曰:

「余有姊氏女郎,葉姓,字曰紅蕤,年十七,尚待字閨中,喜讀蘇辛小令,間一效顰頗能合拍。日偶撲蝶得一詞,讀之津津稱道不倦,幾稱柳七復活,遍問『鳳巢』不知誰氏,久久思憶,竟召病魔,近已偃息在床,香桃骨瘦無一把矣!」

生蹶然起曰:

「紅蕤非子虛烏有耶?僕以為才人託名引某入邪魔耳。既女郎如是青睞,然則奈何?」

曰:

「請君一行,以吟身作藥樹,管教閨秀病霍然也。」

生欣然願與偕往。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紅蕤〈二〉
下一則: 小小說 – 香山七娘子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