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香山七娘子
2021/12/02 03:41
瀏覽603
迴響0
推薦45
引用0


梁溪(今江蘇省無錫市梁溪區)欒子期,在家閒居時忽然患了寒疾,因為患者畏寒,故家中門窗都掛上了厚重的帷幕,不讓欒子期吹到風。時日久了,欒子期的病不但不見好轉,反而有加重的趨勢,因此感覺全身乏力、疲憊不已。

 

就在欒子期昏昏沉沉之際,每天總會有一位裝扮得美美的女子前來,掀開他床前的帷帳、斜靠著床柱站著,與欒子期相互凝視,不時微露貝齒對他嬌媚笑著。只是欒子期依舊只能僵臥在床上,就像是夢魘、鬼壓床似的,連問對方是誰都開不了口。那女子似乎明白欒子期的心思,就主動開口、操著浙江口音自我介紹說:

 

「我是香山七娘子。」

 

接著隨口吟誦了一闋詞,內容是:

 

「往事恨悠悠,堆在眉頭,鬟雲臂玉不禁秋,鴈到天寒人去也,明月南樓。

誤上木蘭舟,萍寄杭州,為誰淪落為誰留,袖薄笙寒纔一霎,魂繞汀洲。」

 

吟誦完,七娘子才轉身緩緩的離開了。第二天她又來到,依舊吟誦著同一闋詞。如此又過了一段時日,一天晚上,七娘子來到後,對欒子期說:

 

「我要離開了,三年後,我們將會在杭州湧金門外相見。」

 

不久之後,欒子期的病也豁然痊癒。每當他將病中所見以及那一闋詞對朋友們說,大家都想不透這個夢與詞到底在預兆著些什麼意思。

 

過了三年,太平天國的軍隊打到了梁溪欒子期來不及逃走,被賊兵俘擄並帶到杭州,逼迫他擔任軍中掌管文書的工作。欒子期一心就想找著了機會便逃走,卻不慎被人發覺而逮捕,押到了湧金門外要斬首示眾。

 

就見被五花大綁的欒子期正垂頭喪氣、伸著頸子等著腦袋被砍。忽然,賊兵的頭目又綁了一個美女來到,原來她也是犯了賊兵的軍令而要被處斬的。欒子期見美女的的容貌很是熟悉,再仔細一看,竟然與當年夢中的那位香山七娘子長得非常相似。於是欒子期試著吟詠了那闋詞的前半段,想要藉此看看對方的反應來確認。美女聽完後,也皺著眉頭接著吟詠了下半闋的內容。!

 

於是欒子期七娘子相視一笑,就這樣面對面的被處斬了。

 

當時與欒子期一同身陷賊營的有一位餘姚縣人秀才某甲,他與欒子期交往親近,對於他的故事知道得非常詳細。因此在二人遇難後,某甲悄悄的為他們收斂遺體、入土為安,並讓兩座墳墓面對面的相對著,以安慰二人在天之靈。

 

只可惜不知道這位香山七娘子究竟是那ㄧ家的閨秀啊。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寒疾」,中醫指因感受寒邪所致的疾病。症狀表現為面色蒼白,畏寒、發熱、頭痛、身痛、嘔吐、脘腹疼痛等。

 

:「齵齒」,「齵」音「由」,指牙齒參差不齊。

 

:「赭寇」,或作「赭賊」,清朝時,朝廷對太平天國等農民起義反抗勢力的衊稱。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六香山七娘子

 

欒子期,梁溪人。家居時忽得寒疾,重帷厚幕,不可以風,久益頹憊。昏憒中,每日有艷妝好婦人搴幔斜立,相視凝睇,齵齒焉然。欒則僵臥若,魘不能問誰何。婦操浙音,自稱為香山七娘子,口吟一詞曰:

「往事恨悠悠,堆在眉頭,鬟雲臂玉不禁秋,鴈到天寒人去也,明月南樓。

誤上木蘭舟,萍寄杭州,為誰淪落為誰留,袖薄笙寒纔一霎,魂繞汀洲。」

吟罷,始姍姍以退。翌復來,來必吟。

一夕,謂欒曰:

「妾去矣,三年當於湧金門外相見。」

俄而欒疾亦愈。每舉以告,人咸不能測。

越三年,赭寇至,欒不及遁,為賊擄至杭脅掌書記。得間思逸,事覺,斬於湧金門外。已加縶維,延頸就刃,忽酋長縛一美婦至,亦犯賊令而遭慘戮者。欒視其面貌,即香山七娘子,吟詞之前闕以試之。女入聽,亦蹙額低眉續吟後闕。相視一笑,對面受刑。

時同陷者有餘姚生,與欒最善,故知其詳,且潛為男女埋其骨,兩冢遙對。惜不知七娘子是誰家閨秀也。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紅蕤〈一〉
下一則: 小小說 – 插金花(輔)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