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插金花(輔)
2021/12/01 03:08
瀏覽563
迴響0
推薦37
引用0


有一個生性愛開玩笑的某甲,他善於製作謎語。某甲曾提出一道謎題讓人猜,謎題是「闈前宗師錄遺」,謎底要猜俗語二句,大家想破了頭都想不出來,就一再的追問某甲謎底。某甲說:

 

「謎底是『一等也不來,二等也不來』。」

 

原來這與清代的科考制度有關。「闈」就是闈場、考生應答之處,也借指考試;「宗師」指主考官;「錄遺」則是指因故未參加科考者及在籍之監生、蔭生、官生、貢生名不列於學宮者,由學政考試,名為「錄科」,相當於補考。「闈前宗師錄遺」就是說在鄉試(秀才考舉人)之前地方學官會舉辦一次補考,讓之前發揮失常的考生能有第二次機會一起參加接下來的鄉試。然而這些考生中,已經獲取鄉試資格的前幾名考生(科考一、二等,以及小省的前五名、大省的前十名),自然是不需補考。所以「一等(生)也不(用)來,二等(生)也不(用)來」。

 

了解箇中原由者,聽到了這樣的答案,莫不捧腹大笑,讚嘆得說這道謎題出得妙啊。

 

然而尚在某些特殊情況下,名列劣等(第三等之後)的前十名,也能被允許隨著前者一同參加鄉試,並不需先參加補考,這種方式便被稱作「插金花」。

 

有一個兼任教書先生的秀才恰巧能參加這次的補考,進入圍場應試期間,晚上就睡在考棚裡。熟睡之後秀才不自覺的開始磨牙,而且聲音極大,吵得隔壁考棚內的考生差點沒因此發狂。之所以會如此,因該是秀才的「心火太旺」所導致,但剛開始的時候秀才並不知道自己有如此嚴重的磨牙毛病。這件事被某甲知道後,就玩笑般的寫了一首五言律詩形容此事:

 

「何處響吱喳?先生夜銼牙,渾如刀切玉,宛似石磨沙。

有鬼魂皆碎,無人肉不麻。問君何切齒?三等插金花。」

 

秀才聽說了某甲這首嘲諷自己的詩之後懷恨在心。之後,秀才打聽到某甲喜歡舔婦人的私處,就據此吟了一首五言律詩回敬某甲,內容是:

 

「越舐越稀奇,公然舐過臍,全憑三寸舌,捲入兩重皮。

味在酸鹹外,聲傳吮呷時,較之呵卵者,猶算討便宜。」

這兩首詩都還算依循唐詩的風格,只是他們兩個將自己的才華用的不是地方,真是可惜。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廋詞」,或作「廋辭」,「廋」音「搜」,即隱語、謎語。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六插金花

 

滑稽子某善製廋詞,嘗舉其一以示人,曰:「闈前宗師錄遺」,射俗諺二句,人咸不解所謂,固詢之。曰:

「是『一等也不來,二等也不來』也。」

莫不捧腹,歎為絕佳。

然尚有劣等前十名,亦許隨眾入,闈并不須來,名曰「插金花」。

某先生適預其選,夜宿銼牙,其聲甚厲,緣心苗火灼,初不自知其咂咂耳。滑稽子聞之,戲占一律云:

「何處響吱喳?先生夜銼牙,渾如刀切玉,宛似石磨沙。

有鬼魂皆碎,無人肉不麻。問君何切齒?三等插金花。」

某先生聞而銜之。後聞滑稽子性喜舐婦人陰,亦口占一律以酬之云:

「越舐越稀奇,公然舐過臍,全憑三寸舌,捲入兩重皮。

味在酸鹹外,聲傳吮呷時,較之呵卵者,猶算討便宜。」

兩詩皆有唐音,惜非正用其才耳。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香山七娘子
下一則: 小小說 – 鱉犟〈下〉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