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鱉犟〈下〉
2021/11/30 05:09
瀏覽619
迴響0
推薦43
引用0


懊儂氏對此評論說:

 

鱉,是腦子不怎麼靈光的動物,卻以性格倔強而著稱,只是牠因為倔強所以蠢笨,越蠢笨就越倔強。當這隻大鼈帶著醉意出遊,漁夫的漁網己經在牠身旁牠卻還不知道趕緊轉頭逃命,這真是倔強啊。那匹狼己經被大鼈咬住舌頭、又被人們圍攻至死,而那大鼈仍不能馬上鬆口,這真是倔強啊。農夫某甲的鄰居們環繞著大鼈代為向他叩首乞求饒命,雖然鄰居們答應做法事超渡而大鼈仍不同意眾人的請求,這真是倔強啊。

 

所以說,天底下最倔強的動物,沒有比鼈還倔強的。凡是遇到這種自以為是、不滿意對方說法而與對方爭鬥,就算面前擺上了刀斧刑具也要執意向前、不願閃避的人物,面對他時也只有恭敬謹慎的道歉謝罪、姑且順著他的話,不必與他多做計較,就是所謂的「識事務者稱為俊傑」,才不至於徒增煩惱、多生事端。而農人某甲卻因自己的口腹之慾竟然就這樣殺了大鼈,享用牠的肥美滋味而忘了牠擒狼救人的大恩大德,如此違背道義之舉,可說是倔強者中最倔強的人啊。而如此類以倔強的方式對抗倔強,也是非常不適合的作為。

 

又曾聽聞在陽穀山(位於今山東省濟南市平陰縣境內)的山中有許多狼,經常出沒咬人,剛開始狼傷人之事只發生在荒郊野外,後來逐漸在靠近城郭處也有事故。當地的縣令拿出自己微薄的俸祿,招募獵人前來捕狼。有一對姓的父子前來報名,縣令就給他們一份縣衙核准的文書、以及官方核准的火器,並對他們說:

 

「你們進入山中後,務必將狼群都捕捉乾淨,不要有漏網之魚再危害百姓。本官每日會給你們每人每天二百文錢的伙食費,捕捉狼的獎勵則以數量為準另行犒賞。」

 

氏父子果然身手了得,每天可以捕獲數頭狼,最少也有一、二頭,因此獲得額外的賞金將錢袋裝得滿滿的,幾乎可以將那每日二百文錢的伙食補助忽略不計了。

 

這一日,氏父子又進入陽榖山獵狼,一段時間後父子倆都感覺有些疲憊,就打算休息一下。找好了位置,將火器分置左右觸手可及之處,父子兩倚靠著樹相對著,便閉目垂首假寐一會兒。不知過了多久,父子倆忽然同時夢見一名老先生,身上所穿的衣冠非常的華麗,身旁跟隨著一名光頭小孩兒,似乎是他的僕僮,就突然闖入父子二人的警戒範圍,徑直來到他們面前呼喚著他們的姓氏,並對他們說:

 

「你們兩個傢伙縣令之所以聘用你們,就是因為我們的同胞在這裡的緣故。你們倆若是將我們都殺光了,之後你們又將從哪裡賺得酒錢?況且我的家族龐大同時也頗多聰明有才能者,所以請你們倆就此收手,不要自找麻煩。」

 

說完,老先生呼喚童子前去奪取他們的火器。氏父子見狀自然大怒,合力與那童子爭鬥,竟然無法勝過對方,身旁的火器遭到童子強行奪去。老先生見狀便拍著手,但發出的不是掌聲,卻像是鴟鴞的鳴叫聲。氏父子頓時驚醒,則見一匹小狼銜火器朝他處竄逃而去,一匹老狼正怒目回視,發出了低吼恐嚇的聲音,過了好一會兒之後,老狼才跳過一處險峻的小山頭離開了

 

氏父子倆你看我、我看你,都感到十分的驚訝。從此以後只要入山獵狼,也只是發射幾發空鎗裝裝樣子後就下山回去。後來認為積攢的銀錢也夠生活了,便辭去了獵狼的工作,省吃儉用的就這樣過完下半輩子了。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斧鑕」,「鑕」音「至」,斬人用的鍘刀,或分別指斧子與鐵鍖,古代刑具。

 

:「鶴俸」,又稱「鶴料」,指官吏微薄的俸祿。

 

:「虞牒」,待查。

 

:「傖」,音「倉」,庸俗鄙賤的人。

 

:「杖頭費」,又作「杖頭錢」,即酒資、買酒的錢。見《世說新語箋疏.下卷.上.任誕》:

阮修(字宣子)……

阮宣子常步行,以百錢掛杖頭,至酒店,便獨酣暢。 雖當世貴盛,不肯詣也。

 

《晉書.卷四十九.列傳第十九.阮籍等》:(從子)阮脩(節錄)

修字宣子。

……

性簡任,不修人事。絕不喜見俗人,遇便捨去。 意有所思,率爾褰裳,不避晨夕,至或無言,但欣然相對。

常步行,以百錢掛杖頭,至酒店,便獨酣暢。雖當世富貴而不肯顧,家無儋石之儲,宴如也。與兄弟同志,常自得於林阜之間。

 

:「自貽伊戚」,「貽」,遺留;「伊」,此;「戚」,憂愁、悲哀。「自貽伊戚」比喻自尋煩惱,自招憂患。出自《詩經.小雅.小明》:「心之憂矣,自詒伊戚。」

 

:「狺」,音「銀」,犬吠聲。「狺狺」,狗叫的聲音,也借指攻擊性的言論。

 

:「巘」,音「眼」,大山上的小山。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六

 

(原文的「犟」原為「  〔左人右強〕」,二字音義同,音「降」,執拗;倔強。下文將全以「犟」字替代之。)

----- 故事開始 -----

 

里諺云:

「鼈犟,鼈犟,一口咬到涼月上。」

……

懊儂氏曰:

鱉,蠢物也,而乃以犟稱,惟犟故蠢,愈蠢愈犟。當其帶醉出遊,漁人網罟己在其側猶不知速返,犟也。狼己被囓、械擊殞身,猶不能遽釋,犟也。農人之隣環叩乞命,雖允以超荐猶不能諾其請,犟也。

夫天下之至犟者,莫如鱉矣。凡遇此輩,自以為是、白眼相爭,雖斧鑕在前有所不避,惟有唯唯遜謝、姑如其說,不必與之較,所謂「識事務者稱為俊傑」。而農人以口腹竟戕其生、肥其味,忘其德、背其義,是亦犟中之至犟者也。以犟伐犟,亦烏乎不宜。

 

又嘗聞陽穀山中多狼,常出而噬人,初在荒郊,漸近城郭。邑宰文公慨分鶴俸,募獵人捕之,得關姓父子,與以虞牒、火器,諭:

「入山務捕之罄,毋為生民害。日各與噉飯錢二百,得狼論多寡另犒勞。」

關果雄健便捷,日得數頭或一、二頭,稱犒金且盈其橐,當不止酒食是議矣。

一日又進山,神倦思寐,以火器置左右,父子倚樹,相對垂首眠。忽同夢一老叟,衣冠甚都,隨一禿髮短童若奴子,闖然至前呼關而告之曰:

「傖!文公之所以豢汝者,似吾輩在耳。若殲之盡,汝從何處得杖頭費?且吾族大亦頗多材也,公請休矣,毋自貽伊戚。」

言已,叱童子來奪伊火器。父子怒,與之力鬪,竟不能敵。叟乃撫掌,聲浪浪若鴟鴞鳴。驚醒,則一小狼銜火器他竄,一老狼怒目回視,狺狺然良久,方踰絕巘去。

父子相顧駭愕,從此入山,但發空鎗以歸。後卒溫飽終其身。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插金花(輔)
下一則: 小小說 – 鱉犟〈上〉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