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鱉犟〈上〉
2021/11/29 00:11
瀏覽669
迴響0
推薦43
引用0


(原文的「犟」字原為「  〔左人右強〕」,二字音義同,音「降」,執拗;倔強。因字型庫無此字,多以圖檔型式顯示,故下文將全以「犟」字替代之。)

 

----- 故事開始 -----

 

俗話說:

 

「鼈犟,鼈犟,一口咬到涼月上。」

 

是說鼈(俗稱甲魚、團魚)的性格堅定而殘忍,凡咬人必使對方痛入骨髓,就算將這隻鱉大卸八塊了牠也不會馬上鬆口,這就是因為鱉的本性所造成這樣的結果。

 

(《夜雨秋燈續錄》作者宣鼎的家鄉天長縣向來沒有野狼出沒危害的事。但自從太平天國興兵作亂後,村莊遭到破壞,百姓逃至外地躲避兵災,使得此地人煙稀少,狼才出沒並在此做窩。剛開始的時候,聽說是有一個老頭趕著數十頭小豬要去集市販賣,晚上到了大河邊要渡河,便大聲呼喚船家、趕著小豬上船。船航行到河中間時,船夫向老頭索取渡船費用,老頭說:

 

「我的豬還沒賣掉所以現在沒有錢,我想就用一頭小豬給你代替船資。」

 

船夫覺得很划算,因此很高興的同意了,就收下了一頭白色的、不時發出呦呦叫聲、活力十足的小豬,將牠拴在了船底的船艙中。

 

次日早晨船夫起床後,去往船上要將小豬牽出來,打開艙門時卻從艙底竄出了一匹狼,那匹狼咬斷了原本應該是綁著小豬的繩索,對著船夫大吼一聲後就跑走了。自此以後此地的狼蹤便多了起來,許多小孩子被狼咬死咬傷,一些孤身獨行的行人也往往遭到郎的攻擊而遇害。

 

有一個住在沂湖旁的農民某甲不久之前才娶了媳婦,家中剛增建了幾個房間,因此最兩側的房間分別與左右鄰居緊密相連,與隔壁鄰居兩家中間各只有一道蘆葦做的牆壁而已。

 

某甲偶然從湖邊向漁夫買了一隻大鱉帶回家,看到這隻大鱉,有人就說:

 

「這隻鱉的頸子伸得那麼長,還彎彎曲曲的,恐怕是修蛇變化而成的,何不先綁著牠的一隻腳將牠吊掛觀察一陣子再說?」

 

見大家都這樣認為,某甲也開始有所懷疑,就按照那個人的提議,綁著大鱉的一隻後腿就將牠吊在屋簷下了。從前的人們大多過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方式,本來天黑之後,忙完農活、勞累一天的某甲也該收拾收拾上床睡去,但某甲好奇這隻大鱉究竟會不會變化,就強撐著睡意等著。但到了夜深時,某甲實在熬不住了,只能放棄,關妥了門窗,抱著老婆研究人生大事去了。

 

到了四更天左右,忽然,中堂那裡傳來有動物嚎叫的聲音,而且來不停的跳躍著。震動撞擊的聲響將某甲驚醒,某甲起身敲打火石點燃油燈,來到中堂後發現聲響就來自門外,就從房門的縫隙中朝外窺看,居然是一匹狼像人一般用兩條後腿直立著又跳又叫的,不知是何緣故。某甲大聲吆喝,狼仍沒有馬上離去。某甲見狀更是害怕,也不能開門逃出去,於是某甲靈機一動,從自家邊間將那蘆葦牆挖開了一個洞,向鄰居求救。

 

鄰居一聽說有狼,立刻招呼家人抄傢伙救人。於是男女老少都拎著棍棒農具前來,仗著人多一起圍攻那匹站著不逃的狼。在眾人的合力痛擊之下,沒多久狼就被打死了,可是牠的身形依舊維持著站立的姿態,大夥兒覺得奇怪,將燈燭、火炬移近些查看,這才知道原來是狼的舌頭被吊在屋簷下的大鱉緊咬著不放才會如此。有人就研判說:

 

「原來是這匹狼乘著深夜跳入短牆內,本來打算偷咬些雞、狗之類的吃,突然見到屋簷下吊著的鱉,牠不知道那是個什麼玩意兒,就懸著兩隻前腳、挺身抬頭,伸出舌頭去舔看看,卻被鱉咬著牠的舌頭不讓牠逃走啊。」

 

鄰居們都覺得這件事太神奇了,可以說是大鱉救了某甲ㄧ家,就紛紛勸某甲將大鱉放回湖中去。可是某甲不但不同意,天亮之後先將狼拉去市集上賣了,回來就將大鱉殺了下鍋,調好薑泥、豆豉等調味料、擺上剛從市集上買回來的酒,正要坐下大吃一頓時,忽然某甲莫名的摔倒在地,就像發瘋似的,一個勁的用手腳前後擺動就像是龜鱉爬行、腦袋也一伸一縮的,活脫脫就像是個龜鱉模樣。那隻大鱉的靈魂就附在某甲身上,藉他之口說道:

 

「我是沂湖中的被甲軍(甲兵)。只不過是喝醉之後出遊,不小心被漁夫捉到了,才被這傢伙買來綁著吊在這在低矮的屋簷下。半夜狼來了,我奮勇的為地方除去這個大禍害,自認對人有功,可以因此得以活命了。哪裡知道居然仍舊被這傢伙宰殺要吃了我,這樣報答救命恩人是多麼可惡啊!我已經向閻羅王告狀,今天是奉命來向他索命的。」

 

鄰居們還繞在四周,替某甲向大鱉苦苦哀求,並表示願意請來高僧作法事道場超渡大鱉,以此乞求大鱉能饒恕某甲一命。只是大鱉仍是憤怒得大聲說:

 

「這件事與你們沒有關係,你們還是趕緊離開吧,我們鼈族生性向來倔強,難道你們沒有聽說過嗎?恐怕你們說破了嘴也是浪費口舌而已。」

   

就這樣,兩日後,某甲就死了。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赭寇」,或作「赭賊」,清朝時,朝廷對太平天國等農民起義反抗勢力的衊稱。

 

:「村僻」,偏僻、或指村野偏僻之處。

 

:「蹢」,音「迪」,同「蹄」,白色蹄子,也代指白豬。見《詩·小雅》:「有豕白蹢。」;音「值」,同「躑」,見《說文》:「住足也。一曰蹢躅,賈侍中說,足垢也。」

 

:原作此處「明晨起,啟艙則一狼騰起,自斷其縶,吼而去。」寫得有些曖昧,彷彿是想讓讀者以為這匹狼是那隻小白豬變的。俺研判應該是半夜狼聽見小豬叫,循聲上船吃了小豬,吃得連渣都不剩,那綁小豬的繩子自然也就被狼扯斷了。

 

:「攜妻歸」,此詞直譯就是「帶著妻子回家」,不過帶著妻子當然是回家,不然要去哪兒?

 

:「囷囷」,「囷」音「軍」,曲折迴旋的樣子。

 

:「修蛇」,亦作「修虵」,傳說中的巨蛇,也叫做「巴蛇」。常比喻壞人。

 

:「葸」,音「喜」,畏懼、退縮。

 

----- 本文完,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六

 

(原文的「犟」原為「  〔左人右強〕」,二字音義同,音「降」,執拗;倔強。下文將全以「犟」字替代之。)

 

----- 原文開始 -----

 

里諺云:

「鼈犟,鼈犟,一口咬到涼月上。」

言鼈性堅忍,凡咬人必痛入骨髓,雖碎其軀未能遽釋,性使然也。

吾鄉向無狼患。赭寇之亂,村僻,人煙稀少,狼遂來營巢。其始,聞一老叟販小豬數十頭,夜臨大河喚渡,舟子至中流向叟索值,叟云:

「無錢,願留一么豚以代。」

舟子喜,因縶豕藏船底。呦呦然,固白蹢也。明晨起,啟艙則一狼騰起,自斷其縶,吼而去。由是多狼,小兒女咸被害,孤行客往往亦為所戕。

有沂湖農某攜妻歸,甫葺數椽屋,與東西隣僅隔一葦籬。偶從湖濱賈一巨鱉歸,人云:

「此囷囷者恐修蛇為變,曷絜一足懸以覘之?」

農亦疑,因如其說,繫茅簷下。

夜闌,堅閉房闥,擁婦就寢。至四鼓,忽聞中堂有物嚎呌且跳躍,震動驚起,敲石燃缸,就門隙窺之,乃一狼作人立,愈跳愈鳴,不知何故。吆喝之,亦不遽去。農畏葸,不敢啟關,穴葦壁入比隣求助。丁男子婦咸以械至,痛擊狼至斃而身猶卓然立。睨之,始知狼舌為鱉所囓,牢牢不遽釋。云:

「緣狼乘深夜躍入短牆,意在攫雞犬,驀見簷下鱉不知何物,始懸兩前蹄、仰其首,以舌試之,而鱉卽銜其舌不容其逸。」

隣人異之,疑放鱉投諸湖。農不可,竟貨狼而殺鱉。是日,調薑豉、貰村沽,方高坐啖嚼,忽倒地發狂,手足爬而行、首伸縮宛作鱉狀,而鱉之魂憑其軀作人語曰:

「我沂湖被甲軍也。醉後出遊,誤為漁人得,在爾矮簷下。狼來,吾奮勇為除一方害,自謂於人有功,可得再生矣。而乃遭爾割烹,報德者固如是之惡與?吾已訴諸冥王索爾命。」

隣人環叩代哀之,願做佛伽會乞貸農命,而魂乃大言曰:

「公等速退,吾族素犟公不聞乎?恐千言萬言徒饒舌耳。」

越兩日,農卒。

……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