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三短唱粉牆兒高似青天〈下〉
2021/11/28 01:42
瀏覽609
迴響0
推薦38
引用0


(《夜雨秋燈續錄》作者宣鼎從前在中州(古豫州,今河南省一帶)遊玩時,見到過一位雜技演員,年約二十五歲,是一位已婚的婦人,名曰「矬姑」,因為她的身材短小,看起來就像個三、四歲的小嬌娃。

 

每天早晨,矬姑的丈夫將她扛在肩頭上行走著算是在打廣告、招攬觀眾,在人來人往的街市之中找到ㄧ個合適的地點後,就張開青色的油布圍成一個圓形的小帳棚。等到被召來的觀眾們逐漸的將圓棚周圍擠得水泄不通後,打扮得十分豔麗的矬姑就走出帳外向觀眾們說些開場白,簡單致意後就返回棚內開始表演唱曲兒。

 

剛開始的時候,帳幕內只傳出了輕微細小的歌聲,接著變成了悠揚綿延、就像有二、三名美女在對唱著吳越地區一帶)的最新流行歌謠。很快的又有如琵琶、胡琴、阮咸、箜篌、箏笛之類的絲竹樂器一齊競相合奏,婉轉激昂、循腔合拍。演唱完畢,矬姑從棚內出來答謝觀眾,則僅僅只有她這麼一位身材矮小的女子,因為那小小的帳棚內原本就沒有、也不可能容得下第二個人在裡面幫腔演奏表演。有好奇之人趁著矬姑的丈夫不注意時,偷偷的從布幕的縫隙窺探裡面的情況,則見到矬姑獨自一人端坐其中,用二隻手指頭捏放按壓自己的腮幫子,口中便能發出各種相關的聲音,原來這一切都是她神奇的口技表演,真真堪稱是絕技了。

 

演唱樂曲表演完後,矬姑又表演各式的雜技,舉凡如行走高空繩索、轉盤子、吐旗、吞劍,或是躺著仰面朝上以雙腳蹬著大甕、托舉著梯子,種種精采表演都精采絕倫,令觀眾們不住的鼓掌喝采,毫不吝嗇的打賞,擲出的銅錢如雨點般紛紛落入場中。

 

第二天,我應邀在主簿的家中飲酒,碰巧胡主簿也邀請矬姑前來家中表演助興。表演完後,矬姑來到席前向主家致敬。她站在我面前時,即便是頭上盤著的髮髻也只到我的膝蓋的高度。我與矬姑交談了一會兒,很榮幸她也曾聽聞過我的名字,她就拿出了一柄白團扇向我索取墨寶,我便試著做了一首輕鬆的七言律詩送給她,內容是:

 

「身材雖小技偏長,短薄筵前作戲場。不嫁臧孫真怨偶,偷歸平仲定專房。

留仙好作掌中舞,入市生愁跨下藏。竿木隨身亦淪落,何曾飽死傲東方。」

 

我曾想,如果當年能讓這位矬姑嫁給那大戶人家的兒子某甲或者是捕快短翁,或許他們夫妻之間的感情會比一般夫妻更好。可惜月下老人一時糊塗,未能做出如此恰好的撮合方式,真是可惜啊。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角觝」,漢代對各種體育活動和樂舞雜技的總稱。包括角力、扛鼎等雜技、幻術和裝扮人物、動物的樂舞表演等。

 

:「」,音義同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六三短唱粉牆兒高似青天

 

有巨室生兒極短小,年十八猶似嬰孩,而堂宇階砌極高,出入以僕從抱之上下。

……

又聞,長安城有六十叟,無姓字,自稱「短翁」,名捕也。

……

余昔遊中州,見一角觝兒,二十五歲,婦人也,名曰「矬姑」,形質短小,猶似三、四歲小嬌娃。每晨其夫肩而荷之,游於市四達之衢,張青油幕團團焉,觀者如堵墻矣。女艷粧出,排場數語即入幕度曲,始則嚶嚶,繼則裊裊如二、三好女子對謳吳越新調,旋如琵琶、胡琴、阮咸、箜篌、箏笛之屬一齊競奏,婉轉激昂、循腔合拍。女出,則僅一如拳之軀,初無第二人厠其中也。人有穴幕睨之者,則女方端坐,以兩指拈兩頣離合之出繫響耳。然技亦絕矣。

曲己,又獻雜技,凡跴索、舞盤、吐旗、吞劍,或以足承甕、承梯,無不精妙。觀者喝采,撒金錢如雨矣。

明日,余飲胡主簿宅中,適招矬姑至。立余前,其盤鴉僅平余膝,戲與之語,女出白紈扇索書,余戲占一律贈之云:

「身材雖小技偏長,短薄筵前作戲場。不嫁臧孫真怨偶,偷歸平仲定專房。

留仙好作掌中舞,入市生愁跨下藏。竿木隨身亦淪落,何曾飽死傲東方。」

 

當日若以此女故適巨宅兒或短翁,必伉儷非常情。惜月下老懵懂,並無此巧撮合也,惜哉。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