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趙蓉江可惡
2021/11/25 02:33
瀏覽633
迴響0
推薦41
引用0


有一個姓的縣令,非常喜歡看戲。然而每當見到台上飾演的是古時候那些奸吝與背恩負心的角色時,就會氣得大聲叱責像雷公要劈惡人似的,一刻也忍耐不住。

 

有一天,縣令正在觀賞演員演出《白蛇傳》中《喝缽》的這一個段子。就見縣令的毛病又犯了,指著台上的角色許宣(或作「許仙」)大罵道:

 

「這個許宣是個什麼東西!如此好的老婆。),你居然聽任那賊禿法海唆使啊?」

 

就下令將扮演許宣的演員拉了下去重重鞭打並戴上了木枷示眾,用紅筆在木枷上的封條上寫下:

 

「枷號:負心人許宣一名,俟改過日釋放。」

 

大意是:戴枷示眾的犯人是負心人許宣,等他真心悔過之日時才予以釋放。

 

這個倒楣的演員懇求同伴們設法請縣衙內的其他官員向縣令說明、求情,好不容易才免去了這場意外之災。只是此時他已經傷痕累累、元氣盡失,無法再粉墨登場了。

 

其他的就像是演出《一捧雪》中的湯裱背、《桃花扇》中的阮大鋮等演員,都曾遭到這個縣令的重責。而且之後縣令仍經常如此禍害演員還不以為意,更自認為此舉是了不起的行為。就是苦了那些倒楣的演員們了。不過這回演員之中有一名頗為聰明機靈某甲,私下對其他演員同伴們說:

 

「我來使出一點小技倆,管教那個自以為是的縣令氣得半死又拿我沒辦法註x2。」

 

這一天,縣令又邀集同僚們一同在縣衙後方的宿舍區看戲。適逢戲台上演出的是《鳴鳳記》中的《嵩壽》這一折戲碼,某甲就扮演嚴嵩的親信趙蓉江(應是指「趙文華」,字元質,號梅村。明朝、嘉靖初年進士,官至工部尚書。),身穿紅袍、腰掛玉帶、曲背彎腰,那副趨炎奉承著相國大人嚴嵩的模樣,可說是極其淋漓盡致。縣令看了果然大怒。但某甲不但沒有收斂,反而更誇張的扭動身軀、表演著那劇中奸黨的種種醜態,將之描摹刻劃得就像是趙蓉江又活生生的就站在眾人眼前。如此使得縣令更加的憤怒,大呼著升堂並命人將某甲押到公堂之上,先賞了他幾下棍子並喝斥著要他跪下受審。沒想到某甲不但不跪,更是站得直挺挺的對著縣令大聲說道:

 

「咄(表示喝叱的語詞)!我趙蓉江,對內掌管陛下的詔書,對外則管理封疆大吏註x2,身份已然極其尊榮。你不過是區區一個小縣令而已,為什麼見了我還不趕緊行大禮拜見於我?況且就算從族譜上來看,我也算是你的祖先。哪裡有後代子孫見到了祖先還如此過分狂妄以為自己了不起的呢註x2?」

 

縣令聽了,氣得急急的朝著某甲的臉吐了口口水,說:

 

「你不過是個演員穿上了戲服而已,那裡會是真的趙蓉江?」

 

某甲等著的就是這句話,馬上向縣令叩頭,說:

 

「大老爺既然知道小人只是個假扮的戲子,又為什麼要打我板子呢?」

 

縣令聽了一愣,只能乾笑幾聲後尷尬的說:

 

趙蓉江可惡!」(那趙蓉江實在可惡。)

 

-----

 

(《夜雨秋燈續錄》作者宣鼎的家鄉有一座戲樓,樓前掛著一幅對聯,內容是:

 

「是一般傀儡登場,漫道這臺上衣冠是假。

不過與癡人說夢,便認做眼前富貴為真。」

 

聽說這是出自初的珂雪和尚釋常瑩,號珂雪松江(今上海)人,婁縣(今江蘇太倉超果寺僧。活動在萬曆崇禎間、卒於清代。)的手筆,只可惜縣令未曾見到過這副對聯吧。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娘行」,女性通稱。另指婦女上了年紀。

 

:「同官」,在同一官署任職的人,同僚。或指官職名位相同者。又,明朝時,内廷中同支派的太監也稱為「同官」。

 

:「湯裱背」,京劇《一捧雪》中的角色,姓,以裝裱書畫為生,綽號「湯裱背」。

《一捧雪》的故事大意是說在明朝、嘉靖年間,奸相嚴嵩當國,睚眥必報、草菅人命。與嚴嵩同榜中式的莫懷古有一家傳玉杯名曰「一捧雪」,嚴嵩仗勢向莫懷古索取,莫懷古懼於其權勢不敢不獻又不甘心就此獻出,於是暗中請能人巧匠仿製一只贗品獻給嚴嵩嚴嵩大喜,遂提拔莫懷古擔任太常寺正卿。但此事卻遭莫懷古的門客湯勤湯裱背)意外探知,而湯裱背曾因多次挑逗莫懷古的愛妾雪艷未果而心生怨恨,就向嚴嵩告密,欲陷莫懷古於死而趁機奪取雪艷嚴嵩命校尉至府搜尋玉杯,幸虧府忠僕莫成早一步帶著玉杯出逃。莫懷古心知嚴嵩此次逼索不得必再威逼,遂攜眷潛逃,卻仍於薊州嚴嵩追兵捉獲,就近解交總兵戚繼光收管。戚繼光莫懷古本為至交,正想辦法要保全老友,但嚴嵩行文已到,命令將就地正法。正無計可施之際,忠僕莫成尋來,了解情況後,因自己與主人面貌相似,表示願意代主受死,因而得以讓莫懷古連夜逃離。

 

:「阮大鋮」,字集之,號圓海,又號百子山樵石巢居士,末、弘光帝福王朱由崧時的兵部尚書。

《桃花扇》的故事大意是說末時軍南下,阮大鋮,遭人唾罵,便想藉由撮合才子侯朝宗秦淮名妓李香君的婚事以挽回聲譽,李香君勸侯朝宗拒之。後阮大鋮欲陷害侯朝宗逃走。李香君又拒權勢逼婚,以額碰壁,血濺團扇上。楊文驄順血跡繪成桃花,李香君蘇崑生將扇帶給侯朝宗

 

:「黠」,音「俠」,聰明而狡猾。

 

註x2:「老公」,宦官、老年人、丈夫等的通稱。今則多指丈夫。

「氣殺」,「殺」音「煞、ㄕㄚˋ」,極點。氣煞即氣到了極點。

 

:「衙齋」,衙門裏供職官燕居之處。

 

:《鳴鳳記》,明朝王世貞所創作。故事大意是說,明朝嘉靖年間,大學士夏言欲收復久已失去的河套地區,奸相嚴嵩堅決反對,與總兵仇鸞勾結阻撓出兵並害死夏言。兵部主事楊繼盛、進士鄒應龍等繼續同嚴嵩鬥爭。最後嚴嵩父子的罪狀被揭發受到制裁。

「嵩壽」,即為嚴嵩賀壽之意。

 

:「介溪相國」,「介溪」是嚴嵩的號。嚴嵩,字惟中,號介溪,又號勉庵明代嘉靖年間權臣、奸臣,官至內閣首輔、吏部尚書、謹身殿大學士。

 

:「絲綸」,帝王的詔書。出自《禮記.緇衣》:

「王言如絲,其出如綸。」

孔穎達疏:

「王言初出,微細如絲,及其出行於外,言更漸大,如似綸也。」

另也指釣絲。或絲,而粗於絲者為綸。

 

註x2:原文影印掃描版此處「封圻」前一字「  」不清楚,按前後文義疑似「理」字。

「封圻」,「圻」,音「期」,疆界、地域。音「銀」,同「垠」,邊際。「封圻」即指封畿、疆土,或指封疆大吏。

 

:「庭叅禮」,「叅」同「參」。封建時代,下級官員趨步至官廳,按禮謁見長官。文職北面跪拜,長官立受;武職北面跪叩,自宣銜名,長官坐受。

 

註x2:「雲仍」,亦作「雲礽」,遠孫。比喻後繼者。或形容沿襲、因襲。

「祖禰」,祖廟與父廟。藉指先祖和先父,亦泛指祖先。或形容本源、起始。

 

:「優孟衣冠」,是指春秋時楚國著名的藝人優孟,其滑稽多智、擅長諷諫。見楚國賢相孫叔敖死後,其子窮困無依,優孟身穿孫叔敖的衣冠,模仿其神態見楚莊王楚莊王見之大驚,優孟乃趁機諷諫,使孫叔敖之子得到封地,保有富貴。故後人以「優孟衣冠」比喻假扮古人或模仿他人。見《史記.卷一二六.滑稽傳.優孟傳》。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六趙蓉江可惡

 

某縣令趙君,性喜觀劇。然每見古之奸吝與背恩負心之徒,即叱吼如雷鼓,殆不可須臾忍焉。

一日,觀伶人演《喝缽》一折,令大罵:

「許宣何物!如此好娘行,爾乃聽賊禿唆使耶?」

即與重笞且荷校,硃筆判封曰:

「枷號負心人許宣一名,俟改過日釋放。」

伶百計求同官緩頰始己。然已困頓,不堪裹首登場矣。

若《一捧雪》之湯裱背、《桃花扇》之阮大鋮,皆遭重責。後屢蹈之不為異,且顧盼自雄焉。眾伶苦之。

會伶中有黠者,私謂同黨曰:

「我出薄技,管教老公氣殺。」

是日,又集同僚入衙齋觀劇。適演《鳴鳳記》中《嵩壽》一齣,黯者狀趙蓉江,紅袍玉帶、曲背彎腰,趨奉介溪相國極淋漓盡致。令果大怒。黠者益宛轉寫奸黨醜態,描摹刻劃幾如蓉江復生。令益怒,呼之上堂,與杖楚叱之跪。黠者挺然不為之屈,且大叱曰:

「咄!我趙蓉江,內掌絲綸,外  (理?)封圻,榮已極矣。汝不過一縣令耳,如何見我不行庭叅禮?且以譜牒敘之,我祖也。豈有雲仍見祖禰而妄自尊大耶?」

令急唾其面曰:

「汝不過優孟衣冠耳,豈真趙蓉江耶?」

黯者遽叩首曰:

「使君既知之,何故杖我?」

令乃乾笑曰:

「趙蓉江可惡!」

 

吾鄉有戲樓,聯云:

「是一般傀儡登場,漫道這臺上衣冠是假。

不過與癡人說夢,便認做眼前富貴為真。」

聞出自珂雪和尚手筆,惜趙令未及見此聯耳。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