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燕尾兒〈四〉(完)
2021/11/24 00:38
瀏覽647
迴響0
推薦51
引用0


壯士一連在家住了兩天,暗中觀察確定某果然是個清貧之人,並非自誇的虛妄言語,非常的感慨,就對某說:

 

「噫!沒想到清廉的官吏竟然因此貧寒到如此境地,老先生想要官復原職,為何不直接將在下綁去交差便是?」

 

某驚訝的說:

 

「這又開的是什麼樣的玩笑,老夫綁了你又有什麼用處?」

 

壯士拍著自己的胸膛,說:

 

「明人面前不說暗話,在下就是燕尾兒。」

 

此話一出,令某更是驚訝萬分,但轉念一想這幾日與燕尾兒相處的情景,已然讓某對燕尾兒生出一股佩服尊敬的心思,便搖了搖頭、嘆了口氣,說:

 

「老夫經此一難,對於官場浮沉早已灰心。今日就算拼得老夫一家繼續挨餓受凍,也不願用為人俠義的你的性命換取老夫的仕途啊。」

 

燕尾兒

 

「老先生若是將在下綁了送往官府,那受理案件的刑官最終也不能自做主張將我處死,必定要將我押解送交給山東巡撫那裡交差。而這期間在下就能夠找到機會飛身逃逸,而同時老先生您已經官復原職重新做回歷城縣縣令,這樣不是比賢伉儷一家人在此挨餓受凍要好上許多嗎?」

 

某始終不忍心做出如此不仁不義之事,燕尾兒某此刻仍如此迂腐,忍不住生氣激動的說:

 

「除此之外難道老先生還有更好的辦法嗎?再說就算老先生能立志挨餓受凍到最後也不願出賣在下,但此舉不但對你我沒有任何好處,更會因此錯失了讓老先生闔府脫離窘境的良機,恐怕還會遭到天下人恥笑啊!。」

 

某聞言感到有些驚慌失措,一再打量著燕尾兒之後,這才下定決心接受燕尾兒的好意,拱手朝對方拜了再拜,說:

 

「不論壯士你是否真是燕尾兒本人,你的的確確是能救人於危難、能起死回生的英雄好漢!那麼,接下來該怎麼做呢?」

 

燕尾兒將手腕上的二枚金鐲子退了下來交給了妻,說:

 

「你們不需要為錢的事擔憂,請將這對金鐲子賣了換成銀錢去買柴薪、米糧,只要大約一個多月,就會有人前來迎接你們回去衙署與老先生團聚了。就請在五更天時讓我飽餐一頓,然後我就帶著老先生一同出發。」

 

既有如此安排,某也就同意燕尾兒的安排。五更時分,某拜別夫人,尾隨著燕尾兒一同離去。

 

這一日,二人這才剛越過山陽縣界,燕尾兒轉頭看著某,無奈的笑著說:

 

「老先生步履蹣跚,誰受得了如此緩慢行走呢?不如請老先生伏在我的背上,讓在下背著你走吧。」

 

某本就是一介書生,加上也上了年紀,早就累得快邁不動腿兒了,不得已,只能聽從燕尾兒的建議,就讓他背著趕路唄。指見燕尾兒邁開了步伐,某就感覺像是騰雲駕霧般在空中飛行似的,耳邊盡是颼颼的風聲,頃刻之間已經前進了一百多里的路程,之後不過才三日,二人便已抵達山東濟南府,一起前往山東巡府衙門拜見巡撫燕尾兒就自己主動將事情經過詳細的告知巡撫,強調是受到某感化才願意隨之投案。山東巡撫又驚又喜,連連點頭稱是,還熱情的握著燕尾兒的手,說:

 

「壯士能自行投案,真是深明大義啊。如此我們這些大小地方官都能對某郡王有所交待了!然而國有國法,本官還是應當請壯士先進入大牢中待著,壯士該不會因此對本官有所怨恨吧?」

 

燕尾兒很乾脆的說

 

「行,沒問題。」

 

說完,便抬頭挺胸的隨著官差走入大牢之中。負責看守的獄卒擔心他又像上次逃走,而且搞不好還饒上了自己的性命,就向經驗老道的老捕頭求教。老捕頭教他們晚上監獄放飯時,暗中在酒中下藥將燕尾兒灌醉,然後用銅絲密密纏繞著他的身體。燕尾兒醒來,想要伸懶腰卻發現自己動彈不得,自知此次是活不了了,就仰天長嘆,說:

 

燕尾兒啊!要當個敢做敢當的好漢男子、為一名清廉的官吏謀得溫飽,就得心甘情願的自投羅網嗎?死就死吧!事已至此,又還有什麼好說的呢?」

 

同時事情發展也不如燕尾兒的預料。山東巡撫擔心時間長了事情會有變化,決定不將活的燕尾兒移送給某郡王,而是速戰速決,第二天就將燕尾兒拉到市場上斬首了。

 

不過某果然還是因功得以官復原職,隨即派人將妻小接回山東歷城。聽聞燕尾兒在到案後第二天就被處決而未能如願伺機逃脫,難過之餘也只能暗中收斂了燕尾兒的遺體並予以厚葬,以表達微薄的感激之意。

 

-----

 

懊儂氏對此評論說:

 

能在遙遠的天空中飛躍而行,有此等絕技之人,那些官吏當然也不敢當面怒目相向了,因此的確夠格看著鏡子中的自己自誇著說:

 

「如此好頭顱,有誰來砍我啊!」

 

燕尾兒目睹了一名清廉的官吏因為自己的案子而落得全家饑寒交迫的模樣,心中因而有所觸動,也因道義而激憤,不惜犧牲自己的腦袋以助某。燕尾兒此人稱得上一個「俠」字!甚至成為令人景仰的神明也無不可啊!

 

燕尾兒的所作所為,就像老子所說的「盜亦有道」一般。對照那種見到自己床頭旁插的一柄散發著凜然寒光的匕首,就嚇得面無人色、不敢繼續盡責追捕犯人的庸官,某遭到罷官後寧可當個忍飢挨餓,隱逸於江湖的老頭子,竟然敢獨自一人與燕尾兒同行而毫無畏懼,他的表現也可稱得上是多麼的偉大啊!

 

太史公司馬遷所撰寫的《游俠列傳》中,應當為燕尾兒添上一筆才是。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原文影印掃描版此處「蕭果貧」前一字「  」不清楚,待查。

 

:原文影印掃描版此處「逕」後一字「  」不清楚,按前後文義應是「縛」字無誤。

 

:原文影印掃描版此處「愛心」前一字「  」不清楚,待查。

 

:「牛衣對泣」,「牛衣」是牛隻禦寒遮雨的覆蓋物,比喻夫妻共度貧困的生活。出自《漢書.卷七六.傳第四十六.趙尹韓張兩王.王章》(節錄):

王章字仲卿,泰山鉅平人也。

……

初,章為諸生學長安,獨與妻居。章疾病,無被,臥牛衣中,與妻決,涕泣。其妻呵怒之曰:

「仲卿!京師尊貴在朝廷人誰踰仲卿者?今疾病困厄,不自激卬,乃反涕泣,何鄙也!」

 

:「繭步」,待查。

 

:「彳亍」,音「赤觸」,慢步行走、徘徊。

 

:「撫軍」,此處指時期巡撫的別稱。原指太子跟隨君王出征,後為魏晉南北朝時期的將軍稱號「撫軍將軍」。

 

:「懟」,音「對」,怨恨;狠戾、兇狠。

 

:「睚眦」,音「牙自」,發怒時瞪著眼睛的樣子。

 

:「斫」,音「卓」,大鋤;亦指爲用刀、斧等砍的動作。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六燕尾兒

 

兗豫之間有響馬劇賊某,忘其姓氏,身輕捷如猱,能飛行空中,且善泅如鷗,能僭伏水底,人多神之,呼為燕尾兒,以其能御風作燕剪行也。

……

後有郡王某以巨舟攜郡主游魯之大明湖。

……

以炭爇泥罏與蕭圍之坐,問蕭云:

「設公能得燕尾其人者,能復此百里侯哉?」

……

居二日,  (?)蕭果貧非虛語,曰:

「噫!廉吏一寒至此哉,使君欲復官,何不逕  (縛)某去?」

曰:

「縛君何益?」

曰:

「某即燕尾兒也。」

蕭大錯愕,轉而生  (?)愛心,曰:

「某冷宦情久矣,拼受饑寒,不願死壯士。」

曰:

「若縛我,刑官終不能死我。但以某解交魯撫,某然後颯然逸,則君已重作新令尹,不愈於牛衣對泣乎?」

蕭終不忍,燕尾兒憤激曰:

「使君捨此,雖飢餓以終,固無益且失事機,恐為天下人笑耳。」

蕭愕,眙再四,乃再拜曰:

「壯士是誠能生死人而肉白骨者也!然則奈何!」

燕尾兒脫腕上金釧二擲付夫人,曰:

「請以此易薪米,約月餘,當有人迎迓入官廨,尚憂貧耶?請於五鼓飽餐我,當挈公同行。」

蕭諾。乃別夫人,尾壯士行。

一日,甫過山陽界,燕尾兒睨之笑曰:

「使君繭步,誰耐煩此彳亍行?請登余背,荷之走。」

蕭無已,從之。

燕尾兒邁步如騰霄漢,耳際風聲颼颼,頃刻百餘里,越三日即抵魯之濟南,同謁撫軍轅下,歷歷自陳狀。撫軍驚喜,握其手曰:

「壯士自投到,可以謝某郡王矣!然國法,當請入囹圄,壯士得毋懟乎?」

曰:

「可。」

昂然走至獄。獄卒恐其逸,謀於老捕,出藥酒醉之,夜以銅絲密密纏其體。燕尾兒醒,欲欠伸而不能,自知命當絕,乃仰天嘆曰:

「燕尾兒!好男子為廉吏謀溫飽而乃自縛以獻耶?死耳!死耳!復何言哉?」

明日斬於市。

蕭果復官,迎妻子至魯,潛厚葬其尸。

 

懊儂氏曰:

飛行遙空,有此絕技,官吏不敢睚眦之,誠堪攬鏡自誇曰:

「如此好頭顱,誰來斫我矣!」

而乃睹廉吏饑寒,動於中(衷)、激於義,不恤以頸血濺。斯人也俠與!神與!

其如老子所云「盜亦有道」者,與床頭匕首寒光凜然即怵而不敢求餌表之術。而蕭老公凍綏餘生,江湖逸老竟隻身與之偕行毫無畏懼夫,夫也亦何其偉哉!太史公游俠傳中當為此公添第一座矣。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趙蓉江可惡
下一則: 小小說 – 燕尾兒〈三〉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