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燕尾兒〈三〉
2021/11/23 01:16
瀏覽644
迴響0
推薦47
引用0


酒足飯飽後,壯士又將燒紅了的炭火放在泥罏中燒熱了做成暖爐,與某一同圍著它坐著聊天。壯士問某:

 

「假設老先生你能捉到燕尾兒這傢伙的話,能官復原職繼續當歷城縣縣令嗎?」

 

某捋了捋鬍子笑著說:

 

「壯士你這玩笑開得……這話該從何說起啊!那燕尾兒將於何時何地現身與消失,連鬼神都不能預測出他的動機,就算出現了連良駒寶馬無法尾隨追之,又要從哪裡下手去抓住他呢?」

 

壯士說:

 

「在下是說,萬一真捉住了他,你想要什麼呢?」

 

某說:

 

「能官復原職、讓拙荊與孩子們吃飽穿暖,如此就算是得道成仙也無法超越這樣的快樂啊。」

 

壯士思索了好一陣子之後,才開口說道:

 

「在下還有一些繁瑣的事要前往海州(今江蘇省連雲港市海州區尋訪一位老朋友,今日清晨出發前去,明日晚間約四更天時便能返回此地。屆時在下將會為老先生你活捉那燕尾兒。」

 

某大笑說:

 

「壯士這玩笑開得可真大啊。先不說能不能捉到燕尾兒,光是海州就距離此地有二百里的路程,哪裡能在一個晝夜就能來回呢?」

 

壯士說:

 

「在下別無長處,就是腳程還算快。還請老先生在此靜候,希望能相信在下、不要有所懷疑。」

 

某想了想,就說:

 

「既然如此,老夫在海州有一個老朋友某某,住在如意山下某處。他的家境不錯,希望請你幫老夫捎個信給他,老夫想向他借十兩銀子好過年,你能順便幫老夫這個忙嗎?」

 

壯士說:

 

「老先生請寫一封信,在下趁著酒意將可立即出發。」

 

某還是半信半疑的,就姑且寫了一封給老友某某的書信請託壯士代為轉交。壯士收下書信後將書信放入懷中,隨即拱手為禮向某道別,然後一個翻身,就像逃脫中的兔子一般迅速離去,消失在茫茫風雪夜中之了。

 

第二天晚上,某正與妻子坐著聊天,忽然傳來一陣急切的敲門聲,某問:

 

「是誰啊?」

 

敲門的人說:

 

「送信之人幸不辱命。」

 

某開門一看,果然是昨夜的那名壯士。壯士一手提著燈籠,一手從懷中掏出了十兩銀子放在桌上,發出了鏘然聲響,接著又拿出一封某某寫的回信交給某。某展信閱讀,果然是老朋友某某的親筆書信,信中殷切問候某,並殷殷叮囑不需在意銀錢之事,有需要儘管捎信過去。某既感動又高興,請壯士在屋內稍作休息,自己親自出門去買酒買肉,熱情的款待這位神奇的客人。暢聊醉飲,賓主二人已然如情誼深厚的好朋友一般同榻而眠了。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爇」,音「若」,燒,烘烤。

「罏」,音「盧」,同「壚」,燃火用的器具。另指一種小口的盛酒瓦器。

 

:「百里侯」,縣級最高行政長官,舊稱縣令、知縣,今稱爲縣長。

 

:「騏驥」,千里馬、駿馬、良馬。

 

:「削札」,「削」原指東周時用來除去書寫在木牘或竹簡上的錯字的動作。「札」指書信。「削札」即指寫信。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六燕尾兒

 

兗豫之間有響馬劇賊某,忘其姓氏,身輕捷如猱,能飛行空中,且善泅如鷗,能僭伏水底,人多神之,呼為燕尾兒,以其能御風作燕剪行也。

……

後有郡王某以巨舟攜郡主游魯之大明湖。

……

以炭爇泥罏與蕭圍之坐,問蕭云:

「設公能得燕尾其人者,能復此百里侯哉?」

蕭掀髯笑曰:

「是何言歟!燕尾兒出沒,鬼神不能測其機,騏驥不能尾其足,從何得之?」

曰:

「萬一得其人將若何?」

曰:

「復其官、溫飽其妻子,雖登仙無逾此樂也。」

壯士審度良久,曰:

「僕有瑣事走海州訪一故人,今晨去,明夕四鼓回君室,當為君生致燕尾兒。」

蕭大笑曰:

「君大言欺人矣。無諭渠不可得,且海州距此二百里程途,豈一晝夜所能來回耶?」

曰:

「僕頗健步,使君且靜侯,幸勿疑。」

蕭云:

「海州有一故人某,居如意山下。彼之境頗豐,祈順作魚鴈為僕貸十金以卒歲,能乎?」

曰:

「使君且削札,僕帶醉卽行。」

蕭且疑且信,戲作一函拜浼之,壯士揣入懷袖,拱手告別,翻身如兔脫矣。

明夕,蕭方夜坐與夫人閑話,忽叩關甚急,問:

「誰何?」

曰:

「寄書人幸不辱命。」

啟視之,果即昨夜之壯士,篝燈出懷中金擲几上聲鏘然,又出復函。閱之,果故人手筆,慰勞甚厚。蕭大喜,自起行沽,殷殷款客,已而抵足眠。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