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紫葳娘〈三〉
2021/11/19 01:00
瀏覽572
迴響0
推薦42
引用0


第二年,聊城這裡有一名姓的婦人,管教自家的童養媳非常嚴格,這名童養媳忍受不了婆婆的鞭打之苦,趁著三更半夜四下無人之際一時想不開就上吊自盡了。童養媳死後,她的靈魂飄飄蕩蕩的前往地府,向各殿閻羅控訴冤屈。冥府查核之後,同意童養媳回去陽間索命。於是就算是大白天,童養媳也會經常現身向婆婆氏索命。

 

這個惡婆婆氏的姐姐恰巧是小紫葳娘的奶媽,因此氏請姐姐向縣令大人求情,希望縣令能代為向城隍爺求情、關說一下。基於人情,魯時傑也就笑著答應了此事。

 

於是次日晚上魯時傑又前往城隍廟西院中的小房間過夜。城隍來到之後邀請魯時傑一同前往後堂,一邊飲酒一邊暢談。魯時傑也就向城隍提及氏遭到上吊自盡的童養媳索命之事,希望城隍能出面解決、平息鬼怨以解救氏的性命。然而城隍當即拒絕此事,魯時傑再三的懇求,城隍則反倒是顧左右而言他,就是不願再提及此事。如此,魯時傑也有些生氣了,竭力爭辯說:

 

家的童養媳乃是自盡身亡,就算是她的婆婆氏惡意逼得她輕生,根據陽間的律法這氏也罪不致死啊。」

 

城隍理了理鬍鬚、笑著說:

 

「你依照的是陽間的律法,我遵守的是陰間的綱紀。陽間的律法有推就本情、依情節輕重判決的條文,陰間的律法則著重在不問罪行、只根據其用心動機以認定被告的罪狀。這家的童養媳剛來到家時,氏就嫌她模樣粗陋,經常對她的兒子說:

 

『我的好兒子,娘早晚要為你找一個漂亮姑娘當媳婦兒。』

 

這也證明了氏早就有了害死童養媳的心思了。況且在冥界,性命是最被看重的,即便是誤殺了一個動物這樣的舉動都會被稱之為『孽債』。凡是孽債必需償還,無論對像是人是動物、是大是小,地位是高是低,一律平等看待,皆是如此。」

 

魯時傑還想要說些什麼,城隍卻已經先起身拱手為禮向他道別,並伸手推了一把,魯時傑站立不穩向前撲倒,頓時便醒了過來,但一時之間還分不清自己是在夢中還是回到現實。待到清醒後回到衙門,正打算將氏喚上公堂訊問真相是否真如城隍所講的那樣,而派去提人的衙役空手而回,向縣令報告說:

 

氏已經在五更時死了。」

 

而經此事之後,魯時傑再也無法於夢中與韋城隍相會了。這大概是因為魯時傑犯了為人關說的忌諱,城隍再次為了避嫌,只能不再與他相見了。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六紫葳娘

 

聊城宰魯公時傑,良吏也。

……

公至任頗多政聲,偶謁邑神,啟龕帷睨之,宛如舊雨。

……

越明年,里有諤氏婦教養媳太嚴,媳不耐鞭撻苦,午夜自繯畢其命,告諸冥司,白畫現形,索婦命甚急。婦之姊,紫葳之乳母也,得轉達於公,乞公向邑神緩頰,公笑應之。

次夕又眠斗室中,會神至,邀入後堂,盃酒暢敘。公以婦命為請,神不可。公求再四,神益他顧不語。公憤形於色,力爭之曰:

「諤家養媳乃自戕也。即云姑惡逼伊傷生,據陽律亦無死法。」

神掀髯笑云:

「君司陽綱,僕守陰綱,陽律有原情之條,陰律重誅心之論。渠婦初來,姑厭其陋,每私謂其子曰:

『好兒終當為汝覓佳麗。』

是早有死婦之心也。且此間性命最重,即誤殺一物俱謂之『孽』。孽必報,無論人物之巨細、稱謂之尊卑也。」

公尚欲有言,神已拱拜為別,隨推之仆,遽如夢。覺起,訊諤家婦,則己於五更時氣絕矣。顧由是不能與神遇。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