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祝大哥〈五〉(完)
2021/11/16 04:42
瀏覽558
迴響0
推薦41
引用0


一年多後,有一名安徽商人乘船載運貨物經過馬棚灣附近的水域,航行到湖中心時,船舵莫名故障無法操控,桅杆也意外的折斷,船隻在湖中直打轉,眼看著就要沉沒了。由於船隻異常的狀況令其他船隻無法靠近搭救,於是救援船上的船夫們就對安徽商人說:

 

「趕快向大哥求救!」

 

安徽商人與同伴們高喊了數次,卻都沒有任何神蹟應驗,而船隻最終翻覆,人員雖然幸運獲救,但是安徽商人一船的貨物全都沉入水中報銷了。安徽商人聽說龐十五曾與這位大哥交好,就氣得前往龐十五處訴苦。龐十五請巫師通靈請問神明原因,巫師說:

 

「那一日總管喝醉了,睡得太死醒不過來才會如此。」

 

龐十五知道後非常生氣,又去往大哥的墳墓,氣得揮舞雙臂、破口大罵並數說他的罪過,又責備說:

 

「你從前還是鬼的時候,我尚且不害怕你,如今你成為神明,我更不會畏懼你。你怎麼能因為好酒貪杯而忘記老朋友的叮矚要保佑過往行人的事?你如果再因為醉酒糊塗而誤事,我一定會將你的遺骨挖出來扔到江水之中!到時候你可別後悔莫及!」

 

因為這樣,自此以後大哥非常的靈驗,一連十幾年再也沒有聽說這一帶有船隻遇難翻船的事。船夫們都感恩於總管的保佑,每年都在湖水彎曲的地方舉辦迎神賽會,巫師們按照禮節、莊嚴肅穆的跳著奇異的舞步、高聲唱道

 

「神之來兮風雨戰,神之去兮星斗煥。蚌吐珠兮光燦燦,鼉擊鼓兮聲悍悍。惟彼神燈燭霄漢,天上酒星來作伴,神有量兮不及亂,患可禦兮災克捍。尻車神馬靈旗轉,穩送星槎登彼岸。」

 

唱完後,巫師恭敬的敬酒,將美酒澆灑於地面時,一陣靈風吹來,並再敬酒之處打轉了好一會兒,似乎是大哥真的前來接受並享用眾人的供奉。見此神奇的景象,所有的船夫們莫不紛紛一拜再拜,並高興的說:

 

大哥真賞臉,相信祂絕對不會輕忽我們的安全的!」

 

後來,龐十五一直到了九十歲高齡那年才過世。臨終前龐十五對家人說

 

「我如今要去當土地公了,職位低微。不敢再罵大哥了!」

 

-----

 

懊儂氏對此評論說:

 

大哥從前是鬼的時候人們大多害怕他,如今成為神明反而變成他怕人們的批評。所以,世上那些士大夫們,行為舉止大多會受到貧賤時期所交往的朋友所約束。

 

龐十五從前是個凡人時大哥這個神明尚且畏懼他,如今他也位列仙班成為土地公,反而因此畏懼大哥這個位階比他高的神明。所以,世上那些雖然為官但只能從旁邊的小門進出的小官們,大多受到直屬上司的館數約制。

 

各位君子看到這裡,應該要明白攀登高位、汲營於仕途是很不容易的。

 

(《夜雨秋燈續錄》作者宣鼎懊儂氏的家鄉鵶口橋(「鵶」同「鴉」)曾經遇到山洪暴漲。有一個嗜酒之人坐在橋旁的石階上以湍急的河水洗腳,忽然感覺水底有一雙手牢牢的握住了他的左腳小腿不放,此人知道這一定是溺死鬼要抓交替,心想硬要掙扎應該也是逃不了的,就反過來假裝醉言醉語、高興的說:

 

「這麼好的河水,腳洗得真舒服,應當順便脫去衣服下水好好洗個澡才是。」

 

話剛說完,便感覺緊抓著左腳的手突然放鬆了,似乎是溺死鬼聞言便等著此人自己下水送死,不用自己如此賣力了。而此人趁機朝後方的岸上一跳,離開水邊後見自己的左腳小腿上已經出現了十個指頭緊握造成的青紫瘀痕,於是對著河水大笑著說:

 

「朋友,我決定不洗澡了!」

 

說完便轉身拔腿狂奔而去,同時還聽見從水底傳來水鬼啾啾然的怒罵聲:

 

「太狡滑了!!」

 

將這則小故事附記於此,博君一笑。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懜」,音「猛」,古同「懵」,心竅迷亂。不清醒,無知。

 

:「蹲蹲」,行爲穩重而合乎禮節。出自《詩.小雅.伐木》:「坎坎鼓我,蹲蹲舞我。」

 

:「童童」,此處形容光潔(光滑潔淨、明亮澄澈)的樣子。又形容樹葉濃密而下垂,或樹木無枝葉、光禿禿的樣子。

 

:「不我唾也」,詞意待查。

 

:「易簀」,「簀」音「則」,竹子或木條製成的華麗的蓆子,「易簀」指更換寢席。比喻人之將死。

 

:「峨冠博帶」,高帽子和闊衣帶,為古代士大夫的裝束。 後以之比喻穿着禮服。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六祝大哥

 

珠湖馬棚灣之北有溺鬼,被神居之爽,吸甓社之輝,與兩大之靈、二曜之正共相吞吐。久遂現影鍊形,啟吻吐詞,自稱為「祝大哥」,從不魅人,惟嗜麯蘖若牲命焉。

……

一夜,又過此,祝語龐曰:

「明午集處路有遺金,重二百兩,布裹多補綴痕者,君可取之,既免充苦役,且可助杖頭耳。」

……

祝一夕謂龐曰:

「過此不須飲我。」

……

又月餘,一夕,迎謂龐曰:

「乞君傳語諸同人,自今以往,真不須以酒至。」

……

又年餘,有皖人乘風破浪,至中流,舵壞、帆檣折,舟旋轉將覆。隣舟囑云:

「速呼救於祝大哥!」

乃呼之再三,卒無靈響,舟竟覆,人雖遇救而貨物全喪,憤而告於龐。龐問巫者,巫云:

「是日神飲大醉,高眠不得醒耳。」

龐怒走至祝墓,攘臂大罵數其罪,而責之曰:

「汝昔為鬼,我尚不畏汝,汝今為神,我更不畏汝矣。而奈何貪杯忘故人囑?敢再懜懜,當掘爾枯骸投諸江!爾其無悔!」

由是,其應如響,十數年不聞有覆舟事。舟子感神佑,迎神於湖曲報賽,巫者蹲蹲而舞、童童而歌曰:

「神之來兮,風雨戰神之去兮。星斗煥,蚌吐珠兮光燦燦,鼉擊鼓兮聲悍悍。彼神燈,燭霄漢,天上酒星來作伴,神有量兮不及亂,患可禦兮災克捍,尻車神馬靈旗轉,穩送星槎登彼岸。」

歌已酹酒,靈風颯然;操橶之徒,莫不再拜。歡躍曰:

「大哥不我唾也!」

後龐壽九十始卒。易簀時謂家人曰:

「吾今為社公,位甚卑,不復敢罵祝大哥矣!」

 

懊儂氏曰:

大哥在昔為鬼人多畏之,今為神且畏人矣。所以世之峨冠博帶者,多受制於貧賤交也。龐老在昔為人神且畏之,今為神且畏神矣。所似世之持手版由角門者,多受制於管束之上官也。君子於此,知攀高履險者之不易。

 

吾鄉鵶口橋山水暴注。有酒徙坐石磴臨橫流濯足,忽水底有兩手握其左脛甚牢,酒徒知溺鬼之為厲也,度不能脫,反詭作喜色笑曰:

「如此好水,洗濯甚樂,當起而解衣裸浴之。」

言已,握遽鬆,躍然起視左脛已有十指印成青紫闌,乃向水大笑曰:

「朋友,我不來浴矣!」

奔而去。猶聞水底啾啾然罵曰:

「狡哉!」

附記之,一笑。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