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槐根銀甕〈二〉
2021/11/08 01:39
瀏覽727
迴響1
推薦45
引用0


第二天早晨,店主人就領著陳金保一同前往城東的千戶家。進入大門後,就見到一位濃妝豔抹的胖女人坐在中堂內,正使喚著另一名身材苗條的婦人進出廚房燒火做飯。店主人叮囑陳金保坐在屋外的廊簷下等一會兒,自己先進去與那胖女人說明兩人談了好一陣子,胖女人就招呼陳金保進來,大致詢問對方的家世背景後,隨即呼喚那名在廚房中忙活的女子前來,並對陳金保說:

 

「她就是先夫留下的那名小妾,沒有生過孩子。況且我們就要回去陜西老家了,又何苦帶著她千里迢迢、長途跋涉而讓她遠離家鄉?她不過比你年長一些,但是縫縫補補、汲水舂米、耕種灌溉等事她樣樣都會做。如果你們彼此之間覺得合適的話,不妨當面將這樁婚事定下來吧。」

 

婦人來到中堂後,低著頭恭謹的站在一旁。陳金保見那婦人約四十多歲,而表現出的舉止風度神頗為秀美、不同凡俗,心中不覺湧出一種奇異的孺慕之情。於是就問胖女人:

 

「這位婦人的身價要多少?」

 

胖女人笑著說:

 

「最少也得要三十兩才行。」

 

於是陳金保與胖女人展開一場喋喋不休的殺價戰。而立於一旁的婦人忽然開口問陳金保

 

「聽你的口音,為什麼很像是石梁人?」

 

陳金保說:

 

「我就是石梁西邊的人啊。」

 

婦人問:

 

「那麼,我能先知道你的姓名嗎?」

 

陳金保就老實報上了自己的姓名,婦人聽了之後顯露出非常驚訝的神情,接著轉變為悲傷,仍強作鎮定的繼續問道:

 

「那麼請問有一位姓、大名是子寬的監生,你認識他嗎?」

 

陳金保說:

 

「他就是我的亡父啊。」

 

婦人接著問:

 

「他是那一年過世的?」

 

陳金保說:

 

「先父不幸於某年遭到作亂的賊寇殺害,那時我才十三歲。」

 

婦人有些激動的追問:

 

「那麼陳玉保還在嗎?」

 

陳金保說:

 

「他是我的弟弟,也在那年被賊兵擄走了。」

 

婦人又問:

 

「你家在某村,其中某宅、某樓閣、某個房間都還完好嗎註x2?」

 

陳金保說:

 

「現在只剩下中堂前後的三間房子,其餘都被燒成了灰燼,現在則已經在原處搭建了十餘間茅舍供佃農們住宿,簡陋多了。」

 

婦人問:

 

「中堂屋後有大一株槐樹,依舊青翠茂盛嗎?」

 

陳金保說:

 

「那顆槐樹已被追擊亂賊的官兵砍掉當柴燒了。」

 

婦人問:

 

「那麼槐樹的樹根周圍那一片地面還平整嗎?」

 

陳金保說:

 

「那裡到現在還都堆著散亂的瓦礫,都長出一片厚厚的苔蘚。」

 

婦人感嘆不已,說:

 

「想不到你家竟然變成了這個樣子!」

 

聽見婦人又如此一說,令不免已然懷疑婦人身分的陳金保驚訝的問:

 

「此地距離石梁十分遙遠,這位夫人又是從何處如此詳細的知道我家的情況?」

 

但見婦人已然淚如雨下,說:

 

「我就是你當年被賊兵擄走的母親啊!你還沒認出我來嗎?」

 

陳金保聽了更是仔細的看著那婦人,突然,陳金保跪伏在地,一邊哭一邊跪行著前往抱著婦人的腳痛哭失聲,婦人也跟著哭得不能自已。突如其來的變化,令一旁的店主人與胖女人既驚訝又贊歎世上竟有如此巧合之事。陳金保也就不再斤斤計較價錢,立即拿出三十兩銀子交給胖女人,贖回了母親。並將剩下的銀子的半數贈送給店主人作為謝禮、另一半做為回家的路費,哀哀烏哺如再世重逢。

 

母子兩回到石梁後,陳金保興奮的將這天大的好消息告訴了所有的鄉親們,大家都對家母子如此奇遇感到驚奇不已。在動亂前陳金保就很孝順父母,如今陳金保與母親重逢,更加的孝順母親自不在話下,事事都能博得母親的歡心。過了一段日子後,母指著那槐樹根對兒子說:

 

「這樹根下埋藏有五個裝著銀兩的甕,都是娘從前與你爹偷偷的埋在這裡的。你可以趁著夜深人靜時,向你爹的靈位祭告後,就將它們挖出來吧。」

 

陳金保按照母親的吩咐,果然在槐樹根下挖到五個甕,裡面都裝滿了銀兩。因此陳金保也搖身一變成了有錢人,就能僱用人幫自己耕田,不需要再親自下田幹活了。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爨」,音「竄」,灶;燒火做飯。

 

:「咮」,音「咒」,鳥嘴。「咮咮」,聲音繁雜的樣子。

 

:「上舍」,上等的館舍。宋朝太學國子監)分外舍、內舍和上舍,學生(依來源分為監生或貢生)可按一定的年限和條件而升級。時稱監生為「上舍」。

 

註x2:「軒」,此處指門、窗、樓板或欄杆。

 

「房闥」,本指宮闈,也指寢室、閨房。

 

:「楹」,廳堂的前柱,泛指柱子。

 

:「黏模」,待查。

 

:「門巷」,門庭里巷。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六槐根銀甕

 

陳金保,農家子也。

……

明晨,主人果偕之往。入其門,見一艷粧皤腹肥女子坐中堂,一苗條婦人往來廚下便炊爨。主人囑陳坐簷下,自入與肥女語良久。肥女召陳入,略詢家世,即呼廚下婦人來,曰:

「即此是吾家阿姨,渠又無出,且吾輩歸西秦,何苦攜之迢迢事跋涉。渠不過年齒稍長汝,至縫紉井臼、耕種灌溉之事無一不能。倘彼此有情,不妨面訂婚議。」

陳視婦四十許人,而舉止風神頗為秀逸,心愛之。問:

「此婦身值若何?」

肥女笑云:

「是非三十金不可。」

陳方喋喋,女方咮咮,彼此較多寡。而婦人忽問陳曰:

「君聲音何以似石梁產?」

陳曰:

「我即石梁西鄙人也。」

曰:

「君之姓者可得聞與?」

陳以實對,婦意頗錯愕,繼而作悲態,問云:

「陳上舍,名子寬者,君識之乎?」

曰:

「是卽某之亡父也。」

問:

「何年棄世?」

曰:

「不幸某年遭寇戮,其時某方十三歲也。」

曰:

「陳玉保尚在乎?」

曰:

「此吾弟,亦被擄矣。」

曰:

「君家村舍某宅某軒某房闥無恙乎?」

曰:

「刻只賸中堂三楹,其餘灰燼,刻已補茅舍十餘間供佃人止宿,殊草草耳。」

曰:

「中堂屋後有大槐一株,尚葱蘢否?」

曰:

「已為游兵伐作薪矣。」

曰:

「槐根一片土尚平坦否?」

曰:

「苔蘚瓦礫依舊黏模。」

曰:

「不圖汝家竟改變至此!」

陳詫云:

「迢迢千餘里,姆從何處悉吾家門巷?」

婦人泫然曰:

「吾即爾母,當日被擄者也!」

陳聞之,遽伏地叩首哭失聲,婦人亦哭。主人與肥女均駭詫且贊歎,遂如數以銀贖母,且以餘資之半謝主人、半作路費,哀哀烏哺如再世重逢。歸則遍告,戚里莫不以為奇。而陳尤以孝稱,事事博母歡。久之,母指槐根語陳曰:

「此下有銀甕五,皆吾昔時與爾父潛埋者也。夜午可祭而掘之。」

(掘之),果得甕,白鏹皆滿,遂富有,不復自耕耨。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迴響(1) :
1樓. 玉米蘋果
2021/11/08 23:38

         好文,大推。

         並期待著續則喔!

         啾 

         

這是一則關於孝順、行善、好人有好報的故事,大約分成5天就可以掰完。

 Fox恭喜恭喜 

事忙,回復稍遲,請見諒.....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1/11/09 23:27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