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枝娘〈四〉
2021/10/20 05:28
瀏覽626
迴響0
推薦45
引用0


枝娘繼續按著琴絃,運指彈奏出了一曲令人感到悽愴悲切的樂曲。靳明問這是什麼曲子?枝娘說:

 

「這首曲子名叫《文姬歸漢》,是描述東漢末年、曹操以重金向匈奴單于贖回蔡文姬蔡文姬啟程返回漢朝前泣別單于的情景。」

 

靳明說:

 

「樂音如此清越悠揚,似乎沒有結束的時候,就像男女之間的情感,如泣如訴。那護送佳人的錦旗傘蓋簇擁著駱駝註x2,相隔萬里卻也如同近在咫尺啊。」

 

枝娘又以節奏急速的方式彈奏了一段慷慨豪邁的樂曲靳明問這是什麼曲子?枝娘說:

 

「這是《木蘭從軍》,形容花木蘭得勝凱旋,全軍高奏凱歌返回的曲子。」

 

靳明說:

 

「真是雄壯啊!千百年來閨中女子也有如花木蘭這般的巾幗英雌啊。」

 

枝娘又改變了彈奏方式,演奏出令人感覺極度哀傷卻悲哀雄壯的樂曲。靳明問這是什麼曲子?枝娘說:

 

「這是《霸王別姬》中,描述虞姬聽聞帳外四面歌,就在帳內應和西楚霸王項羽的歌聲表演劍舞後引劍自盡的情景。」。

 

靳明說:

 

「英雄事蹟與兒女情事這二種本就都足以流傳千秋,項羽的勇猛堪稱力能拔山,虞姬項羽的情深義重就像玉石般難以割捨,項羽這個『老重瞳』在最危難之際還有美人願意為他付出生命,也算不錯了。」

 

枝娘此時換上了銀製的假指甲,彈奏了一曲令人感覺春風和煦的樂章。靳明問這是什麼曲子?枝娘說:

 

「這是唐明皇唐玄宗手下的梨園子弟,裹著頭巾跳著的《霓裳羽衣舞》的曲子。」

 

靳明說:

 

「聽著聽著就可以想像那楊貴妃早晨起床梳妝打扮的模樣,美得就好比萬花競放,這李三郎唐玄宗排行第三)可真要高興死了啊!」

 

聽見靳明能說出這樣的心得,枝娘理了理衣袖、微笑著對他說:

 

「讓你能夠盡情的聆聽各種樂曲而暢快的體會出其中描繪的人、事、物的心境與情景,那麼距離你能真正領悟如何提筆寫文章的時候也就不遠了。」

 

靳明聞言十分的開心,高興得幾乎忘了眼下是何年何月,像個大孩子般跟著枝娘從事著各種娛樂活動,凡是射覆、藏鈎、圍棋、猜謎等,都學得有模有樣,甚至可說已達樣樣精通的程度,而且在此期間,枝娘則絕口不提任何關於撰寫文章的事。

 

就這樣大約過了二個多月,靳明逐漸能用詩詞與枝娘互相贈答唱和枝娘點頭稱讚道:

 

「行了,現在可以進行下一個步驟了。」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文姬」,即蔡琰(字昭姬)東漢建安年間著名女詩人,晉朝時為避司馬昭諱而作文姬,故後世多稱之為「蔡文姬」。

 

註x2:「繡繖」,「繖」音義同「傘」,指安裝在車上方的錦繡傘蓋。

「明駝」,善於行走的駱駝。

 

:「促柱」,將支絃的琴柱(琴枕、瑤柱)移近使絃緊,多用於彈奏節奏急速的弦樂。故又稱「急絃」。

 

:「重瞳」,眼中有兩個眸子。相傳項羽都是重瞳。因此後世用「重瞳」以借指羽、亦或帝王。見《史記.卷七.項羽本紀》文末作者司馬遷的評論註記。

 

:「酬倡」,或作「酬唱」,以詩詞互相贈答唱和。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六.枝娘

 

雲陽生靳明,字無垢。

……

居月餘,稍有所拂,女反白眼,爭惡聲至。

……

晨起,視甌與硯碎者復整,若無縫天衣。

……

女按絃再鼓作淒悱聲。問何曲?曰:

「此文姬歸漢,泣別單于也。」

曰:

「冷泠然,不知所終。然兒女之私如泣如訴,錦旗繡繖圍住明駝,萬里如同咫尺矣。」

女又促柱作豪邁之音。問何曲?曰:

「此木蘭從軍,奏捷鐃歌也。」

曰:

「壯哉!千載紅閨有健兒矣。」

女又改絃作飲泣悲壯之韵。問何曲?曰:

「此虞姬聞楚歌,作帳下舞也。」

曰:

「英雄兒女均足千秋,勇可拔山,情難割玉,老重瞳,殊不惡也。」

女又更銀甲,作春風和煦之響。問何曲?曰:

「此明皇小隊,裹頭舞霓裳也。」

曰:

「妃子曉粧,萬花競放,李三郎真樂死矣!」

女歛袖徵笑曰:

「為酣移情,會心不遠。」

生大樂,幾忘歲年。女射覆、藏鈎、圍棋、猜謎,色色擅長,而絕口不談帖。括兩月餘,生亦漸能與女酬倡。女曰:

「可矣。」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枝娘〈五〉
下一則: 小小說 – 枝娘〈三〉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