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枝娘〈一〉
2021/10/17 03:30
瀏覽701
迴響0
推薦56
引用0


四川雲陽縣(今重慶市雲陽縣有一位儒生靳明,字無垢。他的先祖都曾入朝為官,也算是官宦之後。只是靳明二十三歲了尚未娶妻,又遇上了這年莊稼收成欠佳,於是靳明決定外出闖天下,帶上了家傳與常用的文房四寶搭船沿江而下來到了揚州,在西郊一位姓的富翁家擔任家庭教師,教導氏子弟讀書,主賓之間相處得十分融洽。

 

有一天,有一個乞丐婆帶著一個女孩來到村中乞討,這名乞丐婆已經病得很重,不久便斷氣了,那女孩在她身旁哭著不知道該怎麼辦。靳明看了十分的不忍,就從自己的薪水中拿出了二千錢買了一副棺材將她收斂入棺註x2某因靳明的義舉而深受感動,也捐出一塊地安葬這名乞丐婆。

 

而乞丐婆所遺留下的孤女,據她自稱她已經十八歲了。只是這女孩的容貌奇醜無比,流著鼻涕、手腳上的肌膚處處都是汙垢、那粗短如蒜瓣的手指還不時的到處抓癢,而且還駝背,眼睛泛黃、一雙大腳丫子長足有一尺二寸,衣衫破爛不堪,露出的了手肘不知是髒還是傷而呈現紫黑色,人人見了她這副模樣都避之唯恐不及。女孩哭著直到她的母親下葬完畢後,對著靳明慎重的磕了幾個頭表示感謝,又說:

 

「我成了孤兒而且長相醜陋,以後哪裡還有我能去的地方呢?」

 

靳明很是可憐這女孩的遭遇,就向某建議,說:

 

「東家何不收留她這個孤兒,給她一份工作養活她自己呢?」

 

某也大方的同意了,隨即命人帶她去清洗身子、換上一套粗布衣衫,跟著家中的僕役、老媽子們做些粗活。女孩也很勤勞,舉凡生火煮飯、打水澆灌都搶著做,大家也就都接受了她,稱她是「黑牡丹」。

 

過了一年多後,靳明忽然罹患風痺之症,精神疲累、委靡不振,手足彷彿被拆卸掉般不聽使喚,整天只能躺臥在木榻上,連上廁所都需要有人幫忙才行。某知道靳明孤身一人漂泊至此並無其他家人,又可憐他到現在還是光棍一個,就對他說

 

「你如果不嫌棄的話,我想將黑牡丹派過來給你供你使喚、照顧你的生活起居。只是這丫頭似乎天生蠢笨,若有什麼不順心的你還得多多寬容、原諒她吧。」

 

畢竟眼下自己的確需要一個專人幫忙照護,靳明也就點頭同意說:

 

「這樣也好,總比我獨自一人強多了。」

 

某隨即將黑牡丹帶來,叮囑她要好好的照顧靳明黑牡丹盡心盡力的做好伺候湯藥等工作,只是她的手腳不是很俐落,反應也有些笨拙,靳明見她的左手多了一根指頭,就將她改名為「枝娘」,希望能藉由改名讓她能人如其名、變得更為聰慧一些。枝娘也就直接在靳明躺臥的木榻旁的地上鋪上乾草當床,就近睡在一旁,以便能隨時照顧到靳明

 

一天夜裡,靳明內急,呼喚著要夜壺方便枝娘偶然間一個失手,夜壺敲到木榻破掉而裡面的穢物將棉被、墊子都弄髒了,枝娘驚嚇得楞在當場,眼看著都要哭出來了,靳明卻忍住了性子沒有發脾氣,反倒是先安慰了枝娘之後,才提醒她趕緊幫自己清理以及更換寢具。又有一天晚上,枝娘端茶時,一個不小心將靳明心愛的一只古瓷碗打碎了;又在幫靳明整理書桌時,將靳明家傳的香菱硯摔碎了。枝娘對於自己粗手粗腳造成如此結果非常的慚愧而惶惶不安靳明依舊是沒有生氣,反而安慰著說:

 

枝娘妳不要因此擔心害怕,杯子、硯台這些東西的存留或是損壞,都是上天注定的。」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維揚」,時期揚州的舊稱,也專指今揚州市維揚區

 

:「訓蒙」,教導剛入學的人或幼童。

 

註x2:「修羊」,即「束修羊」,亦作「束脩羊」,即用做束脩的羊,泛指「束脩」。古人以肉脯十條紮成一束,作為拜見老師最起碼的禮物。今用以稱老師的酬金。

「竿」,原可視為計算長狀物體的單位,如一根竹竿為「一竿」。而一千個銅錢串成一串也可視為長條狀物體,一串銅錢稱為「一竿」,也稱為「一貫」。

 

:「泥首」,叩首至地而泥汙額頭。引申為謝罪。

 

:「風痺」,「痺」音「必」,中醫學指因風寒溼侵襲而引起的肢節疼痛或麻木的病症。

 

:「鶴骨」,此處形容病人瘦骨伶仃。亦指修道者的骨相、或指鹤骨笛。

 

:原文影印掃描版此處「曰」字前一字「  」不清楚,疑似「况(同「況」)」字,待確認。

 

:「虎子」,即便壺。因形作伏虎狀而得名。傳說漢朝的飛將軍李廣打獵時一箭就射死了一隻老虎,就把老虎的頭砍下來當枕頭,以顯示和紀念自己的勇猛;又用銅做了一個銅虎當尿壺,以顯示對老虎的壓制和輕視。故稱尿壺都稱為虎子。

 

:原文影印掃描版此處「女」字後一字「  」不清楚,應為「慚」字無誤。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六.枝娘

 

雲陽生靳明,字無垢。其先世家子。歲歉,橐筆走四方。年二十有三尚鰥,附舟至維揚,館西郊富室程氏宅,代訓蒙,主賓頗相得。

一日,有丐婦來乞食村中。婦將死,生慨然,分修羊二竿為婦謀棺歛,程亦以尺地葬之。遺女一,自云年十八矣。貌奇醜,鼻涕膚垢、蒜指爬搔、駝背黃晴、金蓮尺二,衣百結鶉、時露其肘作紫黑色,人爭唾棄之。哭葬其母畢,對生泥首曰:

「兒孤且陋,將何所歸?」

生憐之,請于程,曰:

「君家何惜一碗閒粥飯豢此孤雛?」

程諾。即命盥濯、更粗布衫,雜傭媼供操作,炊爨提汲頗示殷勤,舉家容之,名曰「黑牡丹」。

年餘,生忽病風痺(音必),精神疲敗,鶴骨支離,鎮日臥木榻,便溺需人。程知其無家,又憐其鰥,  (况?)曰:

「君如不棄,願以黑牡丹供驅策。然穢惡在骨,當曲恕之。」

生以為可,曰:

「聊勝無也。」

程即以女至,藥餌茶湯初頗妥帖,然體生硬、性笨拙,生見其左手有枝指,遂為之更名曰「枝娘」。由是藉草臥榻下。夜索虎子,偶失手,虎子碎而溺流,衾褥皆汙,生容忍之。又一夕為生奉茶,誤碎生之心愛古磁甌;又為生檢點案頭,誤碎生之家傳香菱硯。女  (慚),不自安,生不怒反慰之曰:

「枝娘無恐,是物成敗皆有數存也。」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枝娘〈二〉
下一則: 小小說 – 蓮塘春社〈下〉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