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貨郎兒〈九〉(完)
2021/10/14 05:27
瀏覽709
迴響2
推薦46
引用0


當天晚上,某跟隨著俊僕阿容實習,伺候了老闆鍾小憐用完晚餐後,回到自己的房間剛關上門想要睡覺,忽然聽見主人傳喚自己的聲音。某答應著進入了鍾小憐的寢室,就見房內點著亮晃晃的大紅蠟燭,裝潢著精美的紗帷繡帳,主人剛解開了頭巾,床榻上的寢具已經鋪設妥當。某正猶疑著不知有什麼事要做的時候,忽然見到主人打開了箱子從中取出了一錠大銀元寶放在桌上,還發出了鏗然聲響。接著鍾小憐便一把攬住了某的衣袖,親暱的說道:

 

「實話告訴你,我有『斷袖之癖(即「同性戀」)』,想那春秋時期衛靈公的男寵彌子瑕將咬過一口的桃子送給衛靈公一同分享,那滋味未嘗不甘甜;又是誰流傳下來了那首動人的《玉樹之歌》?今日見到你的容貌實在令我心迷神惑,願意以這一錠銀子換取與你一夜的歡好,這也是我兩之間百年修得的緣分,希望你不要拒絕。」

 

某聽了頓時大氣不敢喘一下、羞得臉都紅了,但又考慮到眼下自身的處境以及眼前的那個大銀元寶,不免也有所動搖,心中想著:

 

「這幾年來當個小小的貨郎又如何能賺得到這麼一大筆錢?他又是個美男子,姑且咬咬牙就失身這一回,能夠改變窘困的情況也算值了。」

 

所謂的意隨心動,某想通了自然臉上的表情不自覺得便和緩了許多。鍾小憐心思何等細膩,見狀便知某的想法,笑盈盈的就依偎著某一同進入帷帳,幫著褪去了某的外衣、扒去了褲子,露出了光溜溜的屁股蛋兒。頭一回上場的某還是很害羞,就面朝下趴在床上等著主人發起衝刺進攻,那裡會想到主人突然用手掌對准了朝著某的屁股用力的連續擊打了數十下,某嚇得大叫,就聽見鍾小憐一邊打一邊數落著:

 

「堂堂男子漢難道就這麼下賤嗎?我當日讓阿容假扮我去對付那華亭富二代尚且還能換得數千兩白銀,以你這堂堂七尺身軀難道只值這麼一錠銀元寶嗎?」

 

而聽聞房內發出嘈雜聲響的阿容則已趕來查探情況,正巧見到鍾小憐在邊打某的屁股邊罵著,也只能笑著上前緩頰,說:

 

憐姑息怒,姑爺這般模樣也太可憐了。」

 

某聽著聽著,總覺得這主僕二人說話聲甚是耳熟,掙扎著翻身拉過一旁的棉被遮醜,這才站起身子而起仔細的看著眼前主僕二人,驚訝得結結巴巴的說著:

 

「咦?我是在作夢嗎?」

 

就聽見鍾小憐阿容爭相說著:

 

「是真的!」

 

當所有的誤會都解開之後,某對於自己的誤解與衝動因此更加覺得慚愧,鍾小憐安慰他說:

 

「那麼,就請你安心的留下來做個現成的富翁,可以嗎?」

 

某感激的說:

 

「好。」

 

鍾小憐又拉過阿容某說:

 

阿容曾經假扮我,犧牲了自己去應付那好色的富二代,這是極大的恩德,我們不可以辜負了她。」

 

於是就在鍾小憐的主持下,某將阿容收為小妾。

 

第二天早晨起床後,鍾小憐換回原本的女裝裝扮,頭上插滿了珠翠首飾,穿著一身華貴的絲綢衣裳,裙下纖細的三寸金蓮也穿回原本的蓮鞋。阿容也是一身漂亮的女裝,並按照鍾小憐的吩咐將店舖內的夥計們都召集在一起,鍾小憐隔著一道簾子對夥計們說:

 

「我其實是個婦人。如今丈夫已然歸來,這間鋪子也迎來真正的主人,各位仍要各自恪盡職守,以後生意上的盈虧之事就都向我的丈夫請示,身為妻子的我也就不再過問了。」

 

夥計們知道後都嚇了一大跳,說:

 

「我們在老板手下工作了四、五年,居然不知道老板您居然是一位才貌雙全的女子啊!」

 

眾人爭相迎接某,依序上前敬呈帳本並說明所負責的業務內容,全部報告完畢後,結算下來這間絲綢鋪的資本與利潤合計已經多達十二萬兩銀子了。

 

這天晚上,某在外頭應酬喝醉了回到家,見鍾小憐正暫停了手中的針線活兒發著呆,似乎在想些什麼,就走上前去坐在她身旁,輕輕的摟著愛妻,正要開口詢問時,忽然門外有一位手持燈燭的女子推門進來,某聞聲望去,居然是另一個鍾小憐,再轉頭看看身旁的鍾小憐,二人容貌可說是一模一樣。手持燈燭的鍾小憐伸出纖纖玉指在刺繡的鍾小憐的雙眉之間輕輕拂了一下,抹去了些許妝粉,某順著她的動作再看刺繡的鍾小憐才發現自己摟著的是小妾阿容。這下某才真正的相信當年鍾小憐藉著化妝讓阿容李代桃僵之事絕不是隨便瞎編吹牛的

 

後來,也聽故鄉的耆老提起,聽說那儒士曾經與一名狐精幻化成的婦人非常要好,鍾小憐就是二人所生的女兒,所以鍾小憐不論是算數、經營甚至是化妝的本領,都能達到出神入化的程度。

 

-----

 

懊儂氏對此評論說:

 

有如此易容換形的方法,有誰會真的相信呢?只能說些人想為自己的行為找一個合理的解釋,以此等說法欲蓋彌彰,想想就覺得可笑可笑。至於如這般的「責人太苛、責己必恕」,也是人之常情,與某又有什麼關係呢?

 

又有人說:家中有漂亮的妻子,丈夫才能發財致富,而掩蓋其原本小家貧窮的模樣,換句話說,即便是家中醜妻賢德如孟光東漢詩人梁鴻(字伯鸞)之妻,,仍會因貧窮始得丈夫永無出頭之日。

 

噫嘻!真的是這樣就真的是太悲哀了。

 

----- 偶素分隔線 之 特此聲明 -----

 

以上評論部分請參照原文內容。

俺善意的認為那是原作者以反諷的方式寫下這樣的評論,單以「易形有術,誰實信之」這一點,那是古人沒見識到現代所謂的「亞洲四大邪術」當中的「韓國整容術」以及「日本化妝術」。至於將「律人嚴、寬待己」視為人之常情而替某的作為開脫,以及「美妻致富、醜妻牛衣」之說,只能說以此為榜樣的人八成是個吃軟飯的,單靠他自己十輩子也不可能發財唄……

 

 Fox三條線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鐍」,音「絕」,箱子上安鎖的環形鈕,亦指鎖。

 

:「玉樹之歌」,大概是指南朝陳的陳後主所作的樂曲《玉樹後庭花》,因不久之後陳國覆滅,就被稱為亡國之音。曲已不存,僅存其詞:

麗宇芳林對高閣,新籹艶質本傾城,映戶凝嬌乍不進,出帷含態笑相迎,妖姬臉似花含露,玉樹流光照後庭。

 

:原文影印掃描版此處是「數十」,對照前文可能是印刷錯誤。

 

:「絀」,音「觸」,不足、短缺。

 

:原文影印掃描版此處「言」字前一字「  」不清楚,待查。

 

:「蓽其門圭」,「蓽」,荊竹樹枝之類所編成的籬笆或遮擋物。「門圭」,柴門小戶。比喻指窮人的住處。

 

梁鴻(字伯鸞),東漢詩人。家鄉有氏女,(名,字德曜。名與字是婚後梁鴻為她所取),膚黑貌醜、體胖又力大無窮,能舉起石臼,以德行見稱。曾有多人前來說親都被拒,父母問她要甚麼樣的夫婿,孟光說:

「德行要有梁鴻那般好的。」

梁鴻知道後很是欽慕,重才德不重皮相的梁鴻便迎娶孟光為妻。見《列女傳.續列女傳》.梁鴻妻:

時鴻未娶,扶風世家多願妻者,亦不許。聞孟氏女言,遂求納之。孟氏盛飾入門,七日而禮不成。妻跪問曰:

「竊聞夫子高義,斥數妻。妾亦已偃蹇數夫。今來而見擇,請問其故。」

鴻曰:

「吾欲得衣裘褐之人,與共遁世避時。今若衣綺繡,傅黛墨,非鴻所願也。」

妻曰:

「竊恐夫子不堪。妾幸有隱居之具矣。」

乃更麄衣,椎髻而前。鴻喜曰:

「如此者,誠鴻妻也。」

字之曰德曜,名孟光;自名曰運期,字俟光,共遯逃霸陵山中。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五.貨郎兒

 

邗江鍾儒士之女小憐,絕色也。

……

至則門深閉,梨花撲落滿地如胭脂雪,階下苔花如錢,屐印無幾,握石扣再四,婢始出迎。

……

擇吉成禮,青廬之中互相偎,熨貼萬狀,幾如翡翠之戲蘭苕也。

……

女獨居,將兩年,郎無一字問閨中人。阿容頗以貧為懟。

……

不兩月,假子饋獻已值二、三百金。

……

至明夕,綫果以酒至,阿容亦小具精饌,女飲微醺,嬌紅上頰,杏眼徵餳,因扶之臥繡榻上。

……

倏忽歲殘,郎回家度歲,兩擔歸裝一身蕭瑟。

……

一日微雨,女裹青紗幘、披白羅衫、曳吉莫鞾,坐內櫃,隔紗牖看往來行人,婢亦艷裾軟巾、捧茗椀立其右。

……

是夕,侍膳畢,閉戶將眠,忽奉主人傳喚。入寢室,視紅燭煌煌、紗帷繡帳,主人甫謝頭巾,榻上枕衾已設,略盤旋,忽見主人啟鐍,出白銀一鉅錠置案頭聲鏗然,攬郎袖作昵態曰:

「實告汝,僕有斷袖癖也,餘桃之惠未嘗不甘,玉樹之歌誰能遺此,今見子貌實銷魂,願以我資換抱君背一宿愛,百世緣也。子其無吝。」

郎屏息、面發赭,心搖搖自念:

「作貨郎於何得此鉅資?渠又美男,姑失身一禦窘。」

比意動而兩頰笑渦生矣。女乃偎之入帷,褫外裳而玉股露,正俯臥擬忍受杵鑿,主入忽以掌痛擊其臀數十下,駭且號,主人曰:

「好男兒賤至此耶?妾當日以婢易形得白鏹且數千,以汝七尺軀乃僅值一個鏹耶?」

婢聞而大粲奔視之,見郎正聳臀狂呼,笑曰:

「娘子息怒,郎亦可憐甚矣。」

郎躍起,端視主婢,曰:

「咦?然則夢歟?」

交應之,曰:

「真耳!」

郎益慚,女曰:

「請安坐作富家翁,可乎?」

曰:

「可。」

曰:

「此婢曾以李代桃僵也,不可負。」

乃收婢為妾。

女晨起,返初服,滿頭珠翠,遍體綺羅,裙下蓮鈎始露纖細。婢亦花鈿,傳主毋命,召夥輩隔簾語之曰:

「吾實婦人也。小郎歸來,肆自有主,君等各守厥職,嗣後盈絀問小郎,婦人不敢頇謀。」

夥乃大駭曰:

「賓主四、五載,不知朝奉是女郎!」

爭迎郎出,以簿籍拜呈,子母金蓋己盈十二萬矣。

郎一夕醉歸,視女甫停繡若有所思,趨就之,笑不語。及與之狎,忽門外有燃畫燭者,亦女,玉貌相同,近以織指拂所擁之雙蛾,視之妾也,始知當日易形女非  (?)言。

後聞鐘儒士曾狎一狐婦,女即狐所生也,故術能通神云。

 

懊儂氏曰:

易形有術,誰實信之?欲蓋彌彰,思之可哂,至責人太苛、責己必恕,亦世俗恒情也。于蔡郎何尤?

又曰:

家有艷妻方能致富,而蓽其門圭。其實老孟光牛衣對泣,實永無發籍日也。噫嘻!悲哉。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迴響(2) :
2樓. 玉米蘋果
2021/10/16 23:08

真乃 峰迴路轉

想那 九曲橋也不過如此了吧

有一套喔

Fox什麼

其中一套就是古人變裝,這女扮男裝者還知道少露面以免太過張揚而露出破綻,絕不會像現代的影視劇中收攏頭髮戴頂帽子別人就認不出來那樣好呼巄.....

 Fox恭喜恭喜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1/10/17 06:54回覆
1樓. 【無★言】家喻戶曉的中國人
2021/10/14 08:27

婢聞而大粲奔視之

大粲二字似未譯出。

好男兒賤至此耶?

前曾疑道何以蔡某大名通篇未提,原來如此,既蒙羞,不提也罷。

大粲者,大笑也。有掰,只是程度減輕了些,成了「笑著」。

不然前面那一段久別勝新婚的羞羞大戰,俺也沒照原文如實掰啊.....

 Fox扮鬼臉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1/10/14 09:01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